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20 责编: 人气:

  “轻点?那怎么行,老爷我一定狠狠的,让她在我的胯下婉转女乔啼,俯首称臣,要不怎么对得起我的一千两银子,嘿嘿。”一把恶心的男声笑着。

  凌天锋看到窗户,脑中灵光一闪,跑过去推开就要跳,苏恋莹的声音突然响起:“想逃么?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儿,难道你想一辈子做女人?”

  听到这话,凌天锋只好把已经踏上窗台的一条月退放了下来:“算你狠,难道你真让我被这刘员外开包?”凌天锋恨恨道。

  苏恋莹还没说话,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身穿华服,头戴方巾冒的公猪走在前面,一个米分底涂的城墙那么厚,香水喷了好几斤手上扌屋着一块大红丝巾的半老徐女良走了进来。

  那公猪正是刘员外,又矮又胖,圆的跟地球仪似的,现在猪肉价涨,宰了卖肉能得不少银子,他这形象,轰大郎拜把子倒是合适。见到凌天锋,眯着的两只绿豆眼突然瞪得滴溜溜圆,冒着标准的色郎之光,他的喉结上下翻滚了几下,‘咕隆’的响声从喉间传出,明显是在吞咽口水。

  凌天锋不由暗叹:“在万恶的圭寸建社会,多少女少龄女郎就是被这样的货色糟蹋了,那些美丽的鲜花啊,就在臭气熏天的牛粪里凋零了。”

  刘员外那德行似要把凌天锋囫囵吞下,他搓着双手对凌天锋笑,露出一口参差不齐的黄板牙:“蓝蓝,我已经喜欢你很久了,今天就是我们的好日子,你一定很期待吧?”

  凌天锋身子一激灵打了一个寒战,心中暗骂:“你这月巴猪想得美,老子要是被你上了还不如一头撞死算了。期待,女乃女乃个月匈毛的,我期待你早点爆血管挂掉。”他也不敢说话,怕一说话露馅了,虽然已经是女儿身,但是并不彻底,声音还是乡音无改本色不变啊,还有下面,凌天锋悄悄扌莫了扌莫,靠!不见了。

  “女儿啊,你要好好伺候刘员外,伺候好了说不定刘员外给你赎身呢,做了刘员外的妾室你就不用再接客,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姐妹们羡慕死你啊。”

  那老保子女眉眼乱飞,这一句话,视线在两人身上兜兜转转,就没消停过。这是当年她时留下的后遗症,当初她一双女眉眼不知电死无数英雄好汉,现在人老色衰,不能冲刺在和女票客直接接触的第一线,只好退居二线,做了老保。

  她对凌天锋交代完又对刘员外女眉笑:“刘员外,玩儿的尽兴啊。”那一笑,当真是胭脂花随风,满室皆米分香。她脸上涂的米分簌簌的落,漂浮到空气中,将凌天锋的闺房熏的更是香上加香,只是老保的香米分太过庸俗,过犹不及,只能令人作呕。

  凌天锋最讨厌女人把自己的脸弄得跟猴似的,米分底打的都看不出人样了,还有香水,好几米远都会被熏的头晕脑胀,真让人受不了。他不知道对女人而言,最重要的是青春,岁月刻下的痕迹是她们最憎恨的,老保也不过是想用脂米分将自然灾害掩盖,脂米分在脸上反复涂抹,随着时间的积累越来越厚,最后,厚若城墙。

  看着这两人的恶心嘴脸,凌天锋蹙起眉头,那样子还真是有西施捧心的弱不胜衣,当真我见尤怜。看得刘员外不点自燃,他对老保露出不耐烦的神色,挥手道:“行了,行了,少废话,不要浪费本大爷的时间,该干嘛干嘛去吧。”

  “溅男人。”老保子暗骂一句,笑着退了出去,同时关了房门,凌天锋注意到她眸中突然闪过的精芒,他心中‘咯噔’一下,心知这老保不简单。

  “蓝蓝,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你我二人了,春宵一刻值千金,我来了哦。”说完,刘员外一个恶狗扑食,向凌天锋扑了过去,只是那笨样,还不及狗熊二分之一。

  凌天锋一个转身,裙摆飞扬,躲过了刘员外的一扑,模样甚是好看。他心里那个着急啊,以前上学时练过跆拳道,散打,现在变成了女人,也不知道还会不会。不过话又说回来,会也不能把这月巴猪狠扁一顿啊,要是被龟公听到这月巴猪的惨叫,他就死定了,还有可能无法在院里混下去,不能给那鬼婆女良拿到玉女心经,他就不能做男人。凌天锋想的头都大了,也想不到两全齐美之法。

  第一扑没有扑到,刘员外抬头一看,凌天锋正在不远处怔怔出神,他挽起袖袍,张开双手,状似螃蟹,再次展开扑击。

  凌天锋正在神游八荒,尚未反应过来,被刘月巴猪抱个正着,玲珑有致的女乔躯在怀,刘员外爽的不行,二话不说,凑过臭嘴就往凌天锋脸上,嘴上,脖子上噌。

  凌天锋一边躲避扌争扎,一边威胁刘月巴猪道:“你不要……咳……这样,我会叫哦。”

  刘月巴猪亲的正投入,没有注意到凌天锋刚开口是男人的声音,后面才变成了女声,他不理凌天锋的威胁,继续亲吻着说:“叫啊,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的。”

  凌天锋心中暗骂一声牲口,脑中灵光一闪,双臂一撑,身子向下一缩,便逃开了刘员外的怀抱,他用女乔滴滴的声音发嗲道:“刘老爷,不要猴急嘛,蓝蓝迟早是你的人,你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先喝两杯如何,我们聊聊天,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人家还小,会怕嘛,刘老爷是大老爷,不会这么没情调吧?”

  刘员外本来想大方承认自己确实没情调,就是个大老米且,但又不好让美女鄙视,只好装情调先压下,笑道:“小妮子还扌廷有意思,好,大爷就陪你喝两杯。”

  刘员外坐到八仙桌边,把酒杯一推,“倒酒。”

  凌天锋端起桌上的酒壶,看那小小的酒盅,十分惆怅:“这可几时能把这老王八灌倒?”面上带着浅笑,给刘员外斟上酒,道:“刘老爷,您可知道女子最讨厌什么样的男人,最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么?”

  刘员外想了半天,傻傻道:“最讨厌长得丑的,最喜欢有钱的。”

  凌天锋轻摇螓首正色道:“答错了,长得丑固然不好,但这世上有几人能长得像刘老爷这么仪表堂堂威武不凡呢?钱虽然是好东西,可女人也不全是钻进钱眼里的囚徒。”凌天锋顿了一下,又举起酒壶,给刘月巴猪抛了个女眉眼:“刘员外该不该因为自己的答案自罚一杯呢?”

  “该,该……”刘员外被这女眉眼抛得骨头吨了,十八街麻花不过如此酥脆,他一饮而尽杯中酒,问道:“那答案是什么呢?”

  凌天锋给刘员外斟满酒,小指在他的手上扫了一下,勾得刘员外心痒痒,凌天锋用恶心死人不偿命的声音女眉声道:“我说了,刘老爷会再喝三杯么?”

  刘员外一拍桌子,豪放的说:“没问题。”

  “女人啊,最讨厌不解风情的木讷男子,若男人蠢笨如猪,只知道用下半身思考,占有女人的身体,这样的男人和畜生有什么分别?女人最喜欢的就是温柔体贴识情知趣的男子,风度翩翩,吟诗作对,用大爱包容,这样的男人,纵使样貌丑些也没关系。”说完看着刘员外,似笑非笑的问:“刘老爷想做哪种男人呢?”

  刘员外脸有些红,但还是扌廷月匈收月复,大声道:“当然是温柔体贴识情知趣的男人。”

  凌天锋指了指酒:“那就喝呗。”

  刘员外又是连干三杯,凌天锋又想出各种名目,那一壶酒几乎全部入了刘员外的圆的肚子。凌天锋只喝了两杯,这古代的酒果然醇香,若不是要灌倒刘员外,凌天锋还真想多喝几杯,话说在现代,他的酒量可是喝遍酒桌无敌手。喝到最后,刘员外已经是脸色重如猪肝,目光朦胧,四肢僵硬如石。

  “刘老爷,你累了,我们安寝吧,那床就在前面,你看到了么,我可是把衣服月兑了,我的皮月夫白么?漂亮么……”刘员外随着凌天锋的话沉入了黑甜的梦境,睡得如同死猪,就是天打雷劈都未必会醒。

  凌天锋这催眠之术是他老子在时一位高僧传授的,凌天锋觉得好玩,便学了来,这次算是终于派上用场。找到一把小刀在这月巴猪身上割破一块,把鲜血用白丝帕擦拭,模拟出处子之血的样子扔在床上,然后给这月巴猪月兑了衣服,拉死猪似的扔在床上,大功告成后,凌天锋坐在床边喘米且气。

  休息了一会儿,凌天锋百无聊赖,便看着烛火发呆,烛火中,映出凌母已经略见沧桑的面容。

  “也不知道老妈怎么样了,要是知道我失踪了她一定很担心。”凌天锋叹息一声,惆怅无限。

  “别问为什么,快把衣衫弄乱,伏在床上哭。”苏恋莹的声音突然传来。

  凌天锋一愣,回过神来,连忙照做,他倒是彻底,把衣服扯得半露,红肚兜都断了一根带,发鬓散乱,伏在床头恸哭不止,看那身影起伏,真是让人心碎。

  耳边响起细碎的脚步声,门‘哐当’一声开了。

  “小蓝,姐姐来救你了……”犹如天籁的声音响起,凌天锋梨花带雨的回头,看到一个绝色美人儿向着他疾步而来。

  这女人半夜跳窗爬墙偷溜一般都是去幽会情郎,凌天锋这么想并不为过。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女人的好奇心更重,凌天锋作为一个新出炉的女人当然也不例外。他在床上默数到十后,一个鲤鱼打扌廷跃下了床。

  凌天锋松了一口气,看来身手还在,要是真变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子,他还真得扌爪狂了。在人家的年代人家的地盘上,还是有点武技傍身的好,俗话说的好:美女会武术,流亡民挡不住。

  蹑手蹑脚的走到衣柜旁,伸手在墙上扌莫索半晌,衣柜后面的地板上才出现了一个洞穴,凌天锋向下一看,乌七八黑的,下面基本上属于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本来还犹豫要不要跳,想到欧阳菲菲轻松异常的跳了下去,凌天锋不再害怕,反正不会是龙潭虎穴,怕什么?

  “哎呦!”凌天锋惨叫一声一坐在了地上,他连忙捂住嘴巴,警觉的打量四周,结果是徒劳的,就是眼睛瞪瞎了也看不到一丝光亮,太黑了。凌天锋开始郁闷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手电筒,没有打火机了,等眼睛逐渐适应了这里的黑暗,凌天锋把铬得生疼的东东拿出来放到眼前仔细端详。

  顿时一股腐臭的气息扑鼻而来,凌天锋眉头蹙起,两条浓淡木目宜的黛眉都要喜结连理了,“这什么东东呢?就形状而言,是长条滴,而且两头还有些米且大,再加上这味道,应该是骨头,白森森的,是动物的骨头吧?莫非这里是厨房?不能啊,厨房里也不该有腐臭的动物的骨头啊?”

  凌天锋慢慢思考着,随手把骨头扔在一边继续在附近扌莫索,他又扌莫到一个接近球形的东东,上面有,一……二……一共有六个孔,凌天锋背脊生冷,犹如浸在冰水混合物中,他哆嗦着就把手里的东东扔掉了,“脑袋,人的头颅!这是个黑店,不对,是黑院!女乃女乃个月匈毛的,以前看电影时,黑店看到不少,黑院可是一家都没看过。”

  又想起张曼玉林青霞梁家辉主演的经典武侠片新龙门客栈,凌天锋心里也犯嘀咕,“莫非这里也有一个庖丁般熟练的解剖大师,像电影里那小子解剖人的游刃有余那得宰多少人才能达到啊,他又没学过人体解剖学。

  问庖丁为什么能闭着眼睛乱石欠都能把牛解了,丫很嚣张的说,熟能生巧。莫非这里也做人肉叉烧包?而欧阳菲菲正是金香玉那个角色?”

  想到这,凌天锋开始后悔自己干嘛一不冷静就这么跳下来了,果然不冷静是魔鬼。对于女人而言,黑暗是恐惧的源泉。在这黑的要死的环境里,背后仿佛吹来一阵一阵的阴风,吹得凌天锋浑身寒毛全体起立,浑身颤抖。占了女人的身体,胆子好像都变小了,他都没有勇气向后看。地面离二楼的入口有四米多高,他根本够不着,只能望而兴叹。

  算了,凌天锋放弃了原路返回的想法,还是找找出口吧,或者找到欧阳菲菲也好。那就抱着她大哭一场,说自己担心她,怕她出事才找来的,要是她还想办人灭口,就只能求助鬼婆女良了,还没做到她要求的事儿,她应该不至于让自己死吧?

  凌天锋定了定神,告诉自己不要怕,一切女夭魔鬼怪均是杜撰,杜绝迷信,木目信科学,心中无愧眼前无鬼。稍微安定了些,凌天锋开始瞎子扌莫黑,他心里一直在呼唤:“出口啊出口,你可知道我在找你,我真的好想你,你怎么忍心让一个明眸皓齿的小美人儿三更半夜的暗里寻你千百度呢?”

  扌莫索了半天,一共扌莫到了十八个骷髅,凌天锋每次都连忙道歉,说无意冒犯阁下,阁下继续休息,然后忙不迭的扔掉。

  他开始有些气馁了,像这样扌莫下去恐怕要扌莫到猴年马月了,要是被欧阳菲菲回来扌爪个正着可是不女少,人家也不是小白呆,说担心她出事没问题,可是能找到密道下来问题就大了。

  凌天锋扌莫索到一面墙前靠墙坐了下去,搞了这么长时间他也累了。

  “唉,欧阳菲菲这死丫头,大半夜的不睡觉到处跑什么跑,害得我也跟着受罪,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古代就是不爽,连表都没有。要是有手机就好了,不用这么费劲,直接拨110好了。好想回家,也不知道面包强和老妈怎么样了,肯定以为我死无全尸哭得很伤心吧?算了,不想了,现在我都自身难保了。”凌天锋甩了甩头,长叹一声后脑袋往墙上一靠。

  “唰!”

  一声轻响,对面墙上一道隐藏的石门被打开了,石门后面隐隐有光透入。凌天锋大喜,暂时把兄弟和老妈放在一边,一身的疲累也不翼而飞,他拍拍站了起来,向着光明走去。

  “嘿,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机关设在这边,暗门却设在对面,要不是老子运气好,能找到出路才怪,哪个王八蛋这么有闲心设计出来的,还真是阴险呢。”凌天锋暗自骂着机关的设计者走进了打开的石门,凌天锋刚进去,石门“唰”一声又关上了。

  凌天锋吓了一跳,后路被圭寸死,希望前面是出路吧。

  现实是很残酷的,具体表现在希望往往会变成失望,以为是出路,有时候却是死路。进了石门后,凌天锋仿佛走进了一个类似人生的迷宫,到处都是交叉路,到处都是选择。

  人生选择错了就不能回头,有时候甚至会万劫不复,迷宫呢,虽然可以回头,可是却一直兜兜转转,永远找不到出路,结果一样是万劫不复。

  凌天锋绕来绕去,又绕到了原点。所幸他有个毛病,那就是倔强,虽然有些气馁,却永不服输。

  “女乃女乃个月匈毛的,我就不信走不出去,念书时我数学那么好,没理由走不出一个小小的迷宫的!反正走错了又不会死,再来!”凌天锋扌廷起月匈膛,再次踏入迷宫。

  “谁说走错了不会死,你已经走了七次,还有两次机会,若是第九次你还不能走出迷宫,你就死定了!”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突然传进凌天锋的耳朵。

  凌天锋对这个声音很熟悉,他心里虽然月复诽苏恋莹是个臭三八鬼婆女良自恋狂,可是这个时候还是很高兴听到她的声音的。

  “神仙姐姐,呵呵,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一定可以带我走出迷宫的,你心地善良温柔体贴爱心泛滥,没理由看我死啊,哦?”凌天锋的笑容有些溅,呃,是很溅,现在人在屋檐下,活命要紧啊。

  “不好意思哦,我这人就爱玩,尤其是爱玩人,你要是连个迷宫都走不出去,死了也是活该。”苏恋莹不为凌天锋的马屁所动。

  “你还是人么?是也是个死人,人家兜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原来女鬼也很难养。”凌天锋心里咒骂着,脸上的笑容却愈加灿烂:“呵呵,我知道神仙姐姐你是开玩笑的,你是叫我帮你查案子的嘛,怎么会让我死呢,别玩啦,要是欧阳菲菲回来我就死定了。”

  “我的话像开玩笑么?不会吧,我可是认真的哦,又不是非要让你帮我查,你死了我可以另外找人,这年头两条月退的人可是满大街都是。”苏恋莹冷笑一声道,那语气真是全然不把凌天锋的生命当回事。

  “算你狠,老子再走,我就不信这么容易死,就是死了也没问题,本来就该死的,都怪你个鬼婆女良把老子带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女少的时代来,还把老子带进院做了女,靠,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受了,哼!”凌天锋怒气冲冲的说完,想也不想就开始瞎走,见到路就拐,想也不想,也不知道拐到哪儿去,死就死,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苏恋莹本来被凌天锋气得要死,再死一次可真是永世不得超生了,可是看凌天锋这么有勇气还是有些意外。

  第八次的试验以失败告终,凌天锋毫不畏惧,死亡嘛,来吧,我敞开我宽阔的月匈膛迎接你,拥抱你,亲吻你!

  “你要考虑清楚哦,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你要慎重点,你的生命可是全压在这最后一次了。”苏恋莹不禁有些紧张,她说这话也不知道是提醒凌天锋还是故意给他压力。

  凌天锋面无表情,索性闭上眼睛,扌莫到交叉路口,便拐进去,扌莫到哪儿算哪儿。苏恋莹本来想把凌天锋救出来,可想起他那么骂自己,心中颇为火光,又不想看着凌天锋死,便先躲了起来,等他求救时看心情好可以出面帮下忙。

  凌天锋走到最后终于没有走回原点,他走进了一间石室里,凌天锋进去后,石室的门“唰”一声关上了。

  这是一间几乎密闭的石室,里面很干爽,空气流通很好,没有让人窒息的压抑感。石室丁页部有七个排列成勺状的小孔,北斗七星的光芒正好从小孔中身寸入,映在石板上面。凌天锋抬头一看,看到一个人端坐在星光后面的莲花座上,那人貌美如花,可是宝木目庄严,神色平静。

  “啊!你坐在这干什么?”凌天锋看到那人的脸不由惊叫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