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宝贝暖心的情话,白洁第二部全文阅读目录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29 22:19:12 责编: 人气:

“念初,位置发你了,那狗男人就在会所。”那边笑意盈盈的声音。

“知道了,我在路上。”不轻不重的声音,挂断电话。

港城有名的会所,门口灯红酒绿的牌子,晃的人眼睛都睁不开。

白色的轿跑猛然刹住车,发出刺耳的声音。

南念初停稳车子,一身高定的裙子,手里拎着一瓶酒,直接朝会所走过去。

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到了一包厢门口,南念初推开门。

一屋子的奢靡,烟酒味儿极浓。

男人和女人,在这风月场所,就那档子事儿。

南念初扫了一眼,目光落在一男人身上。

男人搂着一女人,女人衣冠不整,男人也没好到哪儿去。

“江少,你好坏啊…”女人笑骂着,娇滴滴的。

南念初突然出现,整个包厢都静了下来。

两人四目相对,南念初嘲讽的勾了勾嘴角,拿着手机拍了照片。

男人一慌,推开怀里的女人,朝着南念初走了过来。

“念初,你怎么来了?”江名干笑着整理衣服。

南念初抬眼,目光平静地可怕:“我打扰江少好事儿了?”

“没有的事儿,我们去外面,你听我解释。”江名要解释。

南念初嫌恶的往后退了两步。

江名面子有些挂不住,再次赔笑:“念初,你听我说。”

南念初和江名到了门口。

江名再要说话,南念初已经冷声开了口:“回去跟你家老爷子说,订婚取消。”

“念初,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江名急了,伸手要去扯南念初。

南念初躲开,江名力气大,又着急辩解。

忽然,南念初只觉得拿着酒瓶子的手被人握住。

手和酒瓶子跟不受控制似的,直接朝着江名的头过去。

酒瓶子碎了一地,酒顺着江名的头,流了一地。

江名的衬衫浸透了,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南念初转过头,看了过去,身边站着一男人

一米八几的个子,足足比南念初高出一个头。

男人穿着类似工作服的制服,作战靴。

一张侧脸,紧绷而刚毅,没看见正脸,也能猜得出,这男人好看。

男人周身的气势,压的人喘不过气。

江名被爆了头,懵了一会儿,反应过来,搓了把脸,瞪着面前的男人

“你谁啊?”江名问着面前的男人,打量着。

“陆湛。”男人不重不轻的回道。

陆湛看着江名眼皮子微抬:“今天来,是警告你,不该动的人别动,要不然,下次就不是爆头,而是断你一条胳膊。”

南念初看着男人,说不震惊是假的。

直接用酒瓶子爆了江名的头,还要断江名的胳膊,解气。

她知道陆湛肯定是替别人出头,不是为了她。

但结果和目的一样,都是教训江名,其他不重要。

江名笑了,只是看着面前的陆湛,不像个好惹得。

可他也不是好惹得。

“来人,把他给我打死。”江名喊了一声。

有人带着人过来,直接冲上去,要跟陆湛动手。

南念初本想拦着,陆湛已经跟那帮人打了起来。

一时间,场面混乱,对方人多。

南念初以为陆湛会吃亏,直接喊道:“江名,别打了。”

江名听见南念初维护陆湛,气坏了,跟着喊道:“给我打,打坏了算我的。”

江名一说,那帮人更狠了,抄着家伙,不管不顾的上。

南念初瞪着江名,刚要说话。

忽的,陆湛拿着一钢管,越过人群,直接捞过江名。

钢管压着江名的脖子,脖子上的冰凉,让江名瞬间冷静了不少。

“陆湛,你想干什么?”江名声音有些颤抖。

陆湛又狠又绝的开口:“弄死你。”

陆湛说着话,手里的钢管又压了几分,江名觉得呼吸有些困难。

江名怕死,声音软了不少,陪着笑脸:“别冲动,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让他们滚。”陆湛显得有几分不耐。

“好,好。”江名连忙说道,转而让自己的人离开。

那些人走了。

陆湛才松开江名,手里的钢管直接扔在地上,发出脆响。

陆湛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南念初看着眼前的一幕,才回过神,心里不由感慨,这男人真够狠辣。

南念初不多想,转身离开。

江名朝着南念初喊了一声:“念初。”

“闭嘴。”南念初头也不回,嫌弃的喊道。

她真是一刻也不想跟江名多待,恶心。

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跟江名在一起,江名会演戏,哄得老爷子高兴。

两家又有生意上的往来,老爷子便想着两家联姻。

她不想惹老爷子心烦,含糊着答应了。

她等着抓到江名的把柄,再取消婚约,老爷子和江家也就没什么好说的。

今天来抓江名,她有备而来。

也是提前得到林娜透给她的消息,说江名在这儿找女人。

她来抓人。

没成想,遇上今天的好戏。

南念初出了会所,目光四处找寻着。

只见不远处,那穿着制服的男人,上了一辆SUV。

南念初二话不说,直接上了车,发动车子,打了方向盘,跟上那辆SUV。

起初,两辆车子,一前一后,在主路走着。

忽的,前面的越野车上了辅路,去的是郊区,车速快了不少。

南念初微微皱眉,踩了油门,追了上去。

车子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附近停下,穿着制服的男人下了车。

南念初没有多想,跟着停了车,目光追着男人而去。

南念初刚刚停稳车子,下了车,再去找那男人,哪儿还有影子。

“跟丢了?”南念初小声嘀咕。

可心里不甘心,南念初小心翼翼的朝胡同走,寻找着。

这小区算不上太旧,可也有些年头了,巷子很窄,不能过车。

南念初正顺着巷子走着。

忽然,只觉得手腕一紧,南念初心里一慌,惊呼一声:“啊…”

再下一秒,南念初撞上一堵肉墙,疼的发晕。

空气里,一股子烟草味儿。

南念初惊恐的抬起头,看着面前的人。

不等南念初说话,一声痞笑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

“害怕了?”声线很低,有压迫感。

南念初看清楚是陆湛,整个人松了口气。

不清楚为什么,她不怕他。

南念初没有说话。

陆湛语气不善,再次开口:“大晚上跟着一个男人,跟了那么久,现在才知道害怕?”

从南念初跟着他起,他就发现了。

他以为是江名的人,没成想,是这个女人。

胆子还真够大的,大晚上,她跟着一个男人,到这么偏远的地方。

还一个人跟着,不怕死!

陆湛的话,让南念初心里一“咯噔”。

她确实没想那么多,只是跟着陆湛就来了。

她觉得陆湛应该不是坏人。

要不然,也不会去教训江名那个渣男。

两人四目相对,南念初这才打量着陆湛。

个子很高,穿着制服,身材好,跟衣架子似的。

五官冷硬,不是那种精致的好看,而是另一种,用林娜的话,浑身上下,透着荷尔蒙。

很硬,很有股子致命吸引人的魅力。

她还是头一次遇上这样的男人

很硬很有压迫感。

陆湛任由着南念初打量自己,顺势目光扫过南念初的脸。

刚刚在会所,没太看清,现在才发现,面前的女人,精致的五官。

皮肤很白,说肤若凝脂也不为过。

整个的气质有些清冷,又有些单纯,但是一双眼睛,又很勾人。

又纯又欲来形容,真是恰到好处。

两人对视着,陆湛收了目光,不冷不热的开口:“看够了吗?”

南念初这才回过神,敛了些面色:“松开我。”

南念初说完,陆湛松了手,直接转身离开。

南念初顾不得被抓疼的手腕,透着陆湛的温度,快步跟上陆湛。

她跟踪陆湛,不是为了看陆湛的脸。

陆湛在前面走着,南念初踩着步子跟着。

“陆湛。”南念初喊了一声。

陆湛好似没听到一样,直接走着。

南念初加快步子,只见陆湛到了一路边摊坐下。

南念初慌忙过去,坐在陆湛对面。

陆湛扫了南念初一眼,跟老板点了单:“一份馄饨,一个饼。”

“好勒,马上。”老板笑着应了一声。

陆湛没看南念初,拿着水烫了自己的碗筷。

看的出来,这男人有洁癖。

没一会儿,老板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馄饨和一个饼,放在桌子上。

南念初见陆湛没有跟自己说话的意思。

看了陆湛一眼,南念初起身离开。

再回来的时候,南念初手里拿着碗。

陆湛调好了酱料,正准备吃馄饨,彻底无视南念初。

南念初也没生气,直接拿着碗和勺子,去舀陆湛碗里的馄饨。

那架势,好似跟他很熟,很亲密。

陆湛这才抬起头,看向南念初,眯了眯眼:“你想干什么?”

“吃馄饨啊。”南念初学着陆湛的样子,眯了眯眼。

“馄饨是我买的,我刚付钱了。”南念初扬了扬下巴,理直气壮。

陆湛审视的目光,看了南念初半晌,没有说话,再次低头,吃了起来。

两人自顾自的吃着。

陆湛吃的很快,没一会儿,馄饨和饼吃完了。

陆湛摸了桌子上的烟,吧嗒一声,点了烟,火星子一闪一闪。

陆湛盯着南念初看着。

南念初吃完馄饨,放下碗,对着陆湛说道:“我叫南念初。”

陆湛眼皮子微抬:“我对你没兴趣。”

又冷又决绝。

一句话,炸的南念初半天说不出来话。

想了想,南念初才觉得,自己跟着陆湛,一路到了这破旧的老小区。

自己还抢了陆湛的馄饨,一切稀奇古怪的行为。

大概在陆湛看来,自己是对他有兴趣。

希望引起陆湛的注意。

她确实对他有兴趣,也想引起他的注意,但不是男女之间的那种。

“陆先生,你可能误会了,我不是那种意思,我找你,是有别的事情。”南念初慢条斯理的说着。

陆湛没说话,南念初再次开口:“我能不能雇你几天?”

她来找陆湛,就是为了这个。

“雇我干什么?”陆湛吐了烟,要笑不笑。

南念初抿了抿唇:“住在这种地方,我看你应该很缺钱,你身手很好,我一个月后要去云南,我想雇你保护我。”

她需要陆湛这种,身手好,身份又低调的人陪她一起去云南。

陆湛掐了烟,脸上这才有了笑意,在南念初满脸期待中:“不去。”

“你是不是有什么顾虑?价钱什么的都好说,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就几天,给你五十万怎么样?或者,你开个价。”南念初急了。

陆湛看都没看南念初,直接抓了桌子上的车钥匙,起身离开。

陆湛没走几步,兜里的手机响了。

那边传来声音:“湛哥,你把江名打进医院了?”

“嗯。”

“湛哥威武啊,谢谢你帮小静出头,可要是江名查到你了,找咱们麻烦怎么办?”那边有些担心。

陆湛有些不耐烦:“出了事,我顶着。”

说完,陆湛挂了电话。

桌子边,南念初楞住了,看着陆湛决绝的背影。

她以为陆湛会欣然答应,毕竟,住在这里的人。

几天赚五十万,不是小数目。

可陆湛的态度,一如他的性格,又冷又决绝。

陆湛走了,南念初起身离开,开着车子,回了南家。

觉得没意思极了。

车子回了南家。

南念初刚刚进门,坐在沙发上的南琪,直接朝着南念初冲了过来。

“姐,你怎么回事儿?”南琪很是不高兴的说道。

南念初冷着脸,看着面前的南琪:“什么怎么回事儿?”

“你带着人把江名打进医院了?你怎么能这样呢?江名那么喜欢你。”南琪气不过。

南念初是大房的女儿,老爷子的心头肉。

南家和江家联姻,南念初要嫁给江名。

多让人羡慕的事情,江名长得好,家世也好。

南念初居然把江名打进医院,太狠了。

南念初冷笑一声:“我把江名打进医院的事儿,你怎么知道?”

“江名告诉我的。”南琪语气急。

“大半夜的,江名给你打电话干什么?还是说,你跟江名之间关系不简单?”南念初一字一句的说道。

南琪是二房的小女儿,南琪这个人没脑子。

平时一派姐妹情深,演的不动声色,今天是藏不住了。

她之前就觉得南琪看江名的眼神不对,看来猜对了。

“没有,不是那样的,他好歹是要跟你结婚的人,他再怎么不对,那也是逢场作戏,你不能让人打他。”南琪连忙说道。

南念初收了笑,目光一冷:“我就是打了他,你能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