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苏雪和送外卖的那些事|楼梯间做|上一层楼梯就顶一下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0:10:05 责编: 人气:

第二天早上,王琅在一阵刺耳的闹铃中醒来,懒洋洋的溜达下去餐厅,乐了,林琦还没起床?
  
  要不要去叫他起床咧?那必须不要啊……
  
  美滋滋的咬一口面包,吸一口牛奶,扭头看看墙上的挂钟,哦哦哦,快8点了,有人要迟到喽……
  
  直到王琅吃完早餐背上书包,才见林琦一边伸懒腰一边从楼梯上晃了下来,穿着睡衣乱着头发。
  王琅满脸含笑,心怀叵测的打招呼:“早啊!”
  “早。”林琦也很好心情的应了他一声,然后坐下开始慢条斯理的吃早餐。
  
  草莓酱细细的涂到面包上,香肠和煎蛋也切好,然后慢慢往嘴里送。
  “你家的钟点工阿姨做的饭很好吃。”林琦满脸真诚的称赞。
  
  切,你就装吧,装淡定,活该迟到!王琅不屑的哼了一声,抓上书包出了门。
  一路上还在想,奇了怪了啊,地铁上怎么一个认识的同学也没有?
  到了学校,就见大门紧闭,于是突然就想起来,今天全校去郊区学农啊!十点直接在东城的巴士公司集合!自己怎么跑来学校了?!
  
  卧槽啊!
  
  王琅心里飙出血和泪,赶紧爬上一辆出租车:“师傅快,十点之前赶到城东。”
  “十点之前?”师傅瞪大眼睛,“小伙子,你当我这是法拉利噻?”
  王琅无力的趴在后座上,想起今早自己出门前林琦眼里那一丝笑意……那绝对是红果果的嘲笑!
  “我和你势不两立!”王琅愤怒的冲着车顶怒吼。
  
  正在开车的师傅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狂踩刹车。
  “哦!”王琅脑袋撞到车玻璃,于是惨叫。
  “对不起对不起。”师傅一边道歉一边埋怨,“你说你好好的坐车,突然叫个啥子噻?”
  王琅捂着脑袋满眼泪水,心想这次回去后买条开过光的红内裤穿吧,改改霉运……
  
  拐过三环,前头的车排起了长龙,司机师傅满脸无奈,“小伙子,堵了噻。”
  “我知道。”王琅哽咽。
  
  好容易排除万难千辛万苦的赶到车站,却还是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停车场。
  “你们学校包的车刚走啊。”管理人员很好心的替他出主意,“要么你从这出去,坐103路到终点,那有很多车去农场。”
  “谢谢叔叔。”王琅道过谢,顶着大太阳,步伐沉重的往公交车站走。
  
  在车站等了许久,才见到一辆破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蓝色的车身上四处掉漆,挡风玻璃上写着血红色的103,一个售票员正悬挂在车门口,吼得气壮山河:“终点一块一块一块一块啊……”
  复读机么?王琅膜拜的看了眼那售票大姐,诚惶诚恐的掏出一块钱上了车。
  
  车上满满都是人,王琅还没走两步就听有人在叫:“小伙子!你当心我的白菜!别踩喽!”
  “是是是。”王琅赶紧往左边靠靠,却被一阵刺鼻的香气熏得打了个喷嚏。
  “唉哟。”身旁浓妆艳抹的大妈厌恶的捂住了鼻子,“没道德,感冒了还来坐公车。”
  
  王琅欲哭无泪,画着蓝色眼影的大妈,光着膀子的纹身男,戴着掉色金链子的光头,顶着火红色头发的暴露女,这是公交车还是盘丝洞?
  
  就在王琅抓着扶手,拼命祈祷这破车快点到站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司机的一声怒吼:“娘个腿儿的,敢跟老子比速度,找死啊!”
  
  又出了什么状况?王琅疑惑的扭头,就见车窗外赫然又是一辆103,正在和自己这辆并驾齐驱!
  飙,飙,飙车?
  
  “超了他!”车上有乘客激动的大喊。
  “超了超了嗷嗷嗷……”立刻有无数人跟着起哄。
  
  “好嘞!”司机兴奋的满脸通红,双手凶狠的握住方向盘。
  
  OH NO!王琅大惊失色,赶紧手忙脚乱的抱住自己身前的扶手,就觉得车速骤然加快。
  
  传说中的超值服务啊……
  王琅热泪盈眶。
  公交的价钱,飞机的速度。
  大叔难道是整了容的杨利伟?还有这车,莫非是放倒后的神舟七号?
  
  终于,在全车人的欢呼声中,司机大叔光荣胜出,王琅脸色铁青,虚弱的握着栏杆,觉得自己已经在超音速中穿越到了异次元。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王琅跌跌撞撞冲下了车,双腿发软嘴唇苍白,宛然一朵一米八五的虚弱娇花。
  红内裤买两条吧,王琅抱着电线杆一边吐一边想。
  
  然而万里长征才刚走了一半,因为管理员大叔说了,还要再换一次车才能到农场。
  “千万不要再是那种破车啊!”王琅嘴里念念叨叨。
  
  车来之后,王琅彻底崩溃。
  三轮车……
  弯着腰进去,车厢里又闷又热,一堆鸡鸭叫的正欢,对面的男人一边抠脚一边吃西瓜。
  王琅突然就觉得,刚才把胃吐空了实在是件好事。
  
  到了农场,王琅钻出三轮车,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进门,结果一扭头,就见在不远的前方,全校同学队伍站的整整齐齐,正在集体看着自己。
  
  金色的烈日下,长风高中的学生会主席王琅迎风而立,张着嘴巴,面色菜绿,衬衫扣子扯到胸口,领带别在腰里,书包拎在手中,脑袋上还粘着鸡毛。
  
  “这人是是谁?”队伍里的洛小夕表情痛苦。
  “我不知道。”许霆悲哀的扭头,“我不认识他。”
  
  晕车中暑再加上被众人围观,王琅终于成功的上吐下泻,躺在农场的诊所里一病不起。
  被围观了……太惨无人道了……太血腥了……没脸见人了……
  伤心的挠墙。
  
  “吱呀。”病房的门被小心的推开,进来一个熟悉的身影。
  清爽的头发白色的衬衣,薄薄的嘴唇抿在一起,好看干净的像天使。
  可是王琅知道,在他天使的外表下有一颗多么缺德的心。
  
  “你没事吧?”林琦坐在床边问他。
  “要你管!”王琅愤恨的转身,虚伪!假惺惺!
  
  “我没想到你会坐小三轮过来。”林琦声音软软的。
  “那我怎么过来?飞过来?”王琅更生气了,坐起来和他对视,眼里往外冒火。
  “不是的,坐城市快轨直接能到这。”林琦眨眨眼睛,“你不知道么?咱学校门口就有。”
  
  ……!!
  
  这人绝对是故意来刺激自己的!王琅不耐烦的指着门口:“出去出去!”
  林琦欲言又止,放下手里的饭盒出了门。
  
  哼!王琅气呼呼的想继续睡,鼻子里却传来一阵阵香气,眼睛瞟一眼林琦带来的饭盒,那个,闻着挺香的。
  揭开看了眼,有米饭和鸡汤,还有绿绿的蔬菜,旁边的小保鲜盒里有切好的水果,苹果黄桃樱桃蜜瓜,还有一小袋橙子糖。
  
  咽了咽口水,肚子开始咕噜咕噜叫。
  
  吃不吃?吃不吃?
  为什么不吃!王琅拿着筷子狼吞虎咽,傻子才跟自己过不去,吃饱了才能和某人斗智斗勇!
  林琦在门外偷偷往里看,侧脸轮廓清秀,笑容温暖甜蜜。
  
  洛小夕和许霆良偶尔心发现,也会买点吃的送来病房。
  
  “这是什么啊!”王琅一脸嫌弃的翻着那堆塑料袋。
  “酱骨头,鸭脖子,卤鸡爪,毛豆角,咸花生。”洛小夕一样样解释。
  “老子在生病,你们就让我吃这个?”王琅暴躁。
  “不吃拉倒。”许霆收了塑料袋拽过洛小夕,“走,我们不要理你这个挑三拣四的表哥。”
  
  王琅气得呼哧呼哧,躺在床上大喘气。
  
  “这样不太好吧?“洛小夕出了病房还是不放心,“表哥生病呢,要不我们去给他买点别的?”
  “放心吧。”许霆叼着鸡爪子指给洛小夕看,“有人这几天借了厨房,天天给你表哥做饭!饿不死他的。”
  
  夕阳下,林琦正抱着一堆饭盒往门诊走。
  
  今天的晚饭是红烧鱼和油麦菜,王琅吃的不亦乐乎。
  “喝水。”林琦坐在一边陪他,左手举着水杯,右手拿着纸巾,伺候瘫痪一样伺候王琅。
  
  “嗯,咦你手怎么了?”王琅抓过林琦的胳膊看。
  
  白皙纤长的手指上包着创可贴,手背上还有几个亮晶晶的水泡。
  
  “没,学农的时候不小心弄的。”林琦收回手,抿着嘴笑笑。
  “小心一点啊。”王琅摇头,“你这手是弹钢琴的,弄伤了多可惜。”
  “嗯。”林琦点点头,低着头拆糖果,“你喜欢听钢琴么?”
  “听不懂。”王琅很无奈的摊手,“我是一粗人。”
  “下次我弹个你能听懂的。”林琦脸上有些小小的狡黠。
  “好啊。”王琅觉得他其实也不算很讨厌。
  
  “林琦。”
  “嗯?”
  “我们和好吧。”
  
  林琦先是一愣,然后笑的露出酒窝。
  “好不好啊?先前我有错,你也有错,那个,扯平了。”王琅摸摸脑袋,目光躲躲闪闪,有点期待又有点焦躁。
  
  “好。”林琦点头,“我们和好。”

 学农时间长达一个月,王琅在床上躺了十天之后,终于不好意思再继续娇弱下去,在第十一天扛着镰刀下了地。
  说是学农,其实也就是大秋游,现在小孩谁会务农,不把粮食糟蹋掉已经算是万幸。
  
  “林琦。”瞅瞅四周没什么人,王琅迅速跑到高一,凑过去跟他一起掰玉米。
  “你不去你们班?”林琦抬头问他,鼻子上有亮晶晶的汗水。
  “没事。”王琅蹭掉他鼻子上的汗,“你累不累?累的话去那边休息一下。”
  “不累。”林琦摇头,“大家都在忙呢,我怎么好意思。”
  “那你要不要喝水?”王琅保姆指数直线上升,一连声的追问,“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湿毛巾?”
  “我不要。”林琦低着头笑。
  “那累了跟我说啊,别强撑着。”王琅念念不忘的叮嘱,一步三回头的往自己班走,总觉得这人那么白又那么瘦,随时都有可能晕过去,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实在是不放心。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王琅饥肠辘辘的坐在食堂等饭,想想前几天的清炖鸡红烧鱼,口水哗哗直流。
  
  可是等菜上来后,王琅差点把桌子掀了。
  “卧槽啊,这是什么?”大铝盆里煮了一大盆的糊糊,细看好像是白菜炖土豆。
  “菜啊!这还不认识?装什么不食人间烟火!”一旁的许霆鄙视的看着他,“你是来学农的,难不成还想吃满汉全席?你以为你皇帝啊?”
  “可是前几天我病的时候吃的不是这个啊,难道是医院的病号饭?”王琅抓头,早知道就不出来了,多喝两天鸡汤也是好的。
  许霆笑的意味深长,眼睛往高一那边瞟了眼,就见林琦正低着头吃饭,脸红,耳朵也红。
  
  好不容易学农回家,两个人都变成了脏兮兮的小猴子,一进门就冲去洗澡。
  洗完澡后的两个人斜七扭八的躺在沙发上,抱着电话叫外卖。
  
  “后天又要上课了啊。”王琅一边啃披萨一边叹气,一想起来就头疼。
  “那明天你有事么?“林琦盘腿坐在一边问他。
  “没有,你也没有吧,要不我带你去游乐场?”王琅擦擦手,从包里掏出来两张票,“小夕给我的,再不去要过期了。”
  “好啊。”林琦接过那两张皱巴巴的票,小心的装进自己的裤兜里。
  
  第二天,两人一大早就去了城郊的游乐场。
  因为不是旺季,所以里面也没多少人,倒也不用排队。
  
  “你想玩什么?”王琅站在过山车前,“这个要不要?”
  “不要。”林琦狂摇头。
  “哟,害怕啊?”王琅笑的贼兮兮。
  “切。”林琦满脸不屑,转身上了激流勇进。
  “唉你等我啊。”王琅一边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雨衣,一边挤在林琦身边。
  
  皮艇沿着人工河道慢悠悠的往前行驶,沿途不断有人拿着水枪扫射。
  林琦睁大眼睛好奇的往岸上看,结果好巧不巧的被一小股水射中,于是惨叫一声捂住眼睛。
  
  “喂你没事吧?”王琅被吓了一跳,拉下他的手准备看看他有没有伤到,结果这时候皮筏艇偏偏进了山洞上了索道,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
  “林琦你有没有怎么样?”王琅手在他脸上乱摸,心想那么好看的眼睛,要是受点伤就惨了啊。
  “没事。”林琦摇头,话还没说完就觉得眼前一片光明,然后整个人急速下坠。
  
  周围有人兴奋的尖叫,一大片水花排山倒海的扑面而来,把两个人淋成了落汤鸡。
  
  “你眼睛没事吧?啊?”王琅顾不上自己满头满脸的水,船一停稳就抱着他的脸使劲看。
  “没事。”林琦摇头,眼睛睁得大大的给他检查。
  “呼,吓死我了。”王琅拍拍胸口。
  林琦看着他笑,伸手帮他擦脸上的水珠。
  
  “那现在想去玩哪个?”王琅看看周围,“海盗船?森林屋?冒险岛?宇宙船?”
  “鬼屋吧。”林琦眨眨眼睛。
  “啊?”王琅有点吃惊,看不出来啊,胆子挺大。
  
  鬼屋在游乐场的最东边,两个人一路走过去,就见一个小小的女生正抱着他男朋友哭的眼泪汪汪。
  “都说了不让你去,非要去。”男生好气又好笑,满眼宠溺的抱着她哄,“好了不哭了。”
  
  “这么恐怖啊?”王琅感慨,拽拽一旁的林琦,“说好了啊,你可不许哭!”
  林琦翻白眼,从门口的服务生手里接过3D眼镜进了通道。
  
  王琅跟在林琦后面走了两步,觉得不够男人,于是追上去挡在了他前面。
  
  通道里又黑又暗还阴风阵阵,只有靠近地面的蓝色箭头一闪一闪,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拐过一个弯,突然从脑袋上哗啦啦掉下来一个吊死鬼,脸色惨白眼睛血红,穿着白衣服荡啊荡。
  
  我了个去啊,王琅被吓了一大跳,伸手紧紧拽住自己身后的林琦:“你你你别怕啊。”
  林琦点头,嘴角弯弯的回握住他的手。
  
  沿途不断有各种诡异的玩意出现,骷髅僵尸鬼爪子直直的往人身上扑,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王琅的手越握越紧,心里直骂娘,卧槽啊,这破玩意要走多久才是个头?
  
  等两人出了鬼屋,王琅觉得自己后背有点湿。
  别说,还真,真有点恐怖。
  不过死都不能承认。
  
  ”那个,你别怕啊,没什么好怕的。”王琅一脸镇定的扭头看林琦,“没吓到你吧?”
  “没。”林琦摇头,“疼。”
  “疼?”王琅纳闷了,再一想,我靠,刚里面是有个工作人员扮鬼到处抓人,自己就被他摸了把屁股,难道他不仅摸了自己,还掐了林琦?要不然怎么会疼!
  
  死变态啊!王琅怒了:“他掐你哪了?”
  “手疼。”林琦满脸都是笑。
  王琅低头,就见自己还在死死的握着他的手,松开后,满手的冷汗。
  林琦原本白白的手被自己捏的红一块白一块……
  
  丢TM死人了……王琅正在想着怎么转移话题,就听林琦又说了一句:“腿也疼。”
  “腿疼?”王琅疑惑的低头,自己没抓着他的腿啊。
  “刚在里面磕了。”林琦一跳一跳坐到椅子上。
  
  “给我看。”王琅蹲下,伸手把他的裤管撸起来,就见膝盖上擦破了一大块皮,血淋淋的。
  “你看你,非要来玩这个!”王琅皱着眉头埋怨,伸手在兜里掏了掏,没找到纸巾,可是看他的膝盖还在往外渗血,于是低头,凑过去用舌头舔了舔。
  
  “你……”林琦愣住。
  “好了吧。”王琅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抬头问林琦,“疼不疼?”
  “不……好了,谢谢。”林琦有点慌乱。
  
  看着林琦脸颊泛上的绯红,王琅乐了。
  
  “哟,又不是小姑娘,怎么还脸红?”王琅双手支在他的身侧,鼻子险些蹭到他的脸,嘴边满是戏谑的笑意。
  “……”林琦连耳朵都红了。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王琅心情很好的站直身体,“走吧,带你去吃饭。”
  林琦跟在他身后,脸上的红好久都褪不掉。
  王琅吹口哨,原来这家伙这么爱脸红,那以后可以多逗逗他,挺好玩的。
  
  在游乐场买了蛋挞,林琦一点一点,吃干净里面的蛋奶液。
  “哪有你这么吃的。”王琅皱眉。
  “不爱吃蛋挞皮。”林琦苦了脸。
  “我靠,你上辈子是豌豆公主吧,这么多毛病。”王琅从他手里接过蛋挞皮,塞进自己嘴里。
  
  “你不嫌啊?”林琦瞪大眼睛。
  “我嫌你干什么。”王琅大大咧咧的喝水,余光无意中瞥了眼林琦,怎么觉得他刚刚正常的脸又有点红。
  是太阳太大了么?
  
  接下来的时间里,两个人见到什么玩什么,包括林琦死都不肯上的过山车。
  
  “就玩一次。”王琅死拽活拽把人拖了上去。
  
  索道几乎是垂直于地面,翻转穿梭间,觉得灵魂都快要脱离身体。
  在一群姑娘的尖叫声里,王琅伸手紧紧抱住了自己身边的林琦。
  
  从过山车上下来之后,林琦脸色惨白,坐在椅子上半天不说话。
  “你没事吧?”王琅着急了,抱着他的脸又捏又拍。
  林琦摇摇头,冲到洗手间狂吐。
  王琅后悔了,早知道就不拉他去了,看给人难受的。
  
  晚上回了家,林琦早早的就窝上了床。
  王琅偷偷摸摸往屋子里瞅了几次,确定没给他吓出毛病才放心的回去睡。
  
  临睡前,王琅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自己带林琦坐过山车,本来是想看他的狼狈样,然后好嘲笑他的啊。
  结果他倒是真的狼狈了,可,可自己怎么把嘲笑他的事情给忘了?
  就光顾着担心和自责了。
  挖嚓,我果然还是太善良啊……王琅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