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梯间开车|楼梯每走一步就用力往上撞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0:11:11 责编: 人气:

嗯,她二哥眼光还不错。

 

“芝芝,你觉得这件衣服怎么样?”许尽欢那张粉若桃花的脸上带着笑意。

 

芝芝这是第三次见到她二哥的老婆,长得确实很漂亮,而且人淡如菊,不枉二哥喜欢多年。

 

女方家里由于没有伴娘,她听二哥说因为许尽欢的好友已经结婚,无奈之下赶鸭子上架,让芝芝帮忙当伴娘。

 

芝芝方才还在走神,上个星期碰到顾淮北。

 

她有意无意地撩拨他,事后想想太唐突了,不过再次见到顾淮北,芝芝仍会觉着耳根子发热。

 

许尽欢让她进去试衣服,淡青色的抹胸裙包裹着女孩姣好的身材。

 

从上往下看,精致的锁骨露出来,芝芝脖颈修长,看起来宛若美丽的孔雀。

 

芝芝没怎么穿过这种类型的裙子,镜中的自己当真是美的,女人圆润的肩头又白又细腻。

 

许尽欢觉得自己虽身为女人,看着顾芝芝都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许尽欢走过去,她笑得温婉可人,“好看的,要了这件吧?”

 

芝芝应了声,选好衣服后,俩人又逛了逛。俩人在一家店坐下,顾芝芝点了份提拉米苏和卡布奇诺。

 

“嫂子,我二哥的遂愿终于了了,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呀。”

 

许尽欢双颊泛红,顾盼生辉,那双眼里都是盈盈笑意,“芝芝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有啊,嫂子,你说我要不要分奋勇前进呢?不过估计那个人也知道吧,只不过装傻罢了。”

 

“不会的,我们芝芝这么好看,性格又十分好,那人啊,说不定也喜欢你呢。”

 

“是啊,情不知所起。”

 

……

 

最近几日,顾氏内部员工都在讨论顾总这是怎么了,气压低得不能再低了。

 

策划案交上去打回,企业的收购并购案屡次被驳回,没人敢去问发生了什么。

 

“郑哥,您能不能去打听一下,最近是什么风向?”

 

“对啊对啊,再这样下去,我们都要被冷空气冷死了。”

 

“听说最近顾总心情不好,但是又找不出原因,好几次啊,人事部的张哥上班迟到,被顾总冷眼一瞧,吓得那人连续好多天,天天第一个来公司,顾总是不是失恋了?”

 

“怎么可能?顾总都没谈恋爱,不是说和冷白蓝是一对的吗?”

 

微信群里的声音叮叮响个不停,众人都想知道自家老总怎么了,于是派顾总心腹郑之行去打探消息。

 

郑之行是顾淮北的助理,跟顾淮北又七八年了,他是认识顾芝芝的,但四年前俩人不知道为何突然就断了联系,而那位顾家小姐则独自跑到国外去读书。

 

那时候他觉得顾芝芝一个人怪可怜的,于是顾淮北某次去英国出差,他问顾淮北要不要顺道去看看顾芝芝。

 

男人没有微微皱起,隼一般的眼很是凌厉,“不去,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郑之行一向搞不懂一家顾总的心思,只得敲了敲门,“顾总,下午的谈判还去不去?”

 

顾淮北抬头看他,这几日被顾芝芝搅得心烦意乱,顾老爷子知道芝芝回国后,便让顾淮北带她回家。

 

而顾芝芝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对于她,顾淮北也是无奈的。

 

小姑娘从小就不怕他,甚至还有点恃宠而骄,每次做了坏事便撒撒娇,顾淮北便溃兵千里,输得一败涂地。

 

“怎么?我有说过取消?”

 

“没……没就是问问您。”

 

郑之行手颤颤巍巍关上办公室的门,一大堆迷妹在他跟前摇尾巴。

 

“都去工作,顾总心情好着呢。”

 

郑之行腿都是抖的,他家顾总心情绝对不好,大概是顾家那个古灵精怪的小妖精回来了,顾总心情起伏比较大。

 

办公室里顾淮北,揉了揉太阳穴,整个身子往背椅上靠,那双黑如曜石的双眼里闪着点点笑意,他轻轻嗤了声。

 

昨天这小妖精在他耳畔上的呼吸仿佛还在跟前,是淡淡的玫瑰花香,很迷人。

 

刚刚顾从今来电话,说顾芝芝当了伴娘。

 

他的小姑娘真的长大了,还当了伴娘。

 

顾淮北笑了笑。这小妖精就是专门来折磨他的。

 

顾医生出来打打酱油,嘿嘿,上次没写顾医生的婚礼,所以这次要写一下。小可爱们偷个猪猪给我可好?中午十二点还有一更,芝芝喝醉酒了。哈哈哈

 

顾从今和许尽欢的婚礼是中西结合的。新娘子穿着中国传统红色喜服,头戴凤冠霞帔。

 

酒店的装饰是偏古色古香的,有抄手廊,以及后花园,水池,整个酒店很像旧式园林的感觉。

 

因着芝芝是伴娘,而新娘没人敢灌酒,叶崇文那厮虽是伴郎,根本就喝不了太多酒,酒量都还没顾芝芝好,所以酒大多数都是顾芝芝在喝。

 

顾芝芝看着自家二哥笑得灿烂,而自己则悲催地要被劝酒。

 

芝芝酒量好,来者不拒。一杯一杯的香槟滑入喉咙,肚子里都是水。

 

芝芝喝高了,周围的人和事都开始旋转起来,头顶上是精致华丽的吊灯,耳边响起的是今天我要嫁给你了的歌。

 

芝芝环顾四周,没发现顾淮北的影子,她有点沮丧,顾淮北为什么还没来。

 

沈鹤城寻了半天,才找到顾芝芝,她喝醉了,缩在沙发一角,抱着个酒瓶闭着眼。

 

“芝芝,还好吗?”沈鹤城摸了摸她的脸颊,烫得惊人,她双颊染上红晕,整个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

 

“不,我还能喝,沈鹤城,你别管我,我还能喝!来……干杯”

 

顾芝芝断断续续说着话,一会儿跳起来,一会又搂着沈鹤城哭,也不知道在哭什么。

 

顾淮北就是这种情况进来的,男人立在远处,遥遥望着。

 

他看见顾芝芝傻傻的搂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沈鹤城,他是认识的,城西沈家小儿子。

 

顾淮北因着刚从帝都出差回来,刚一下飞机便赶来酒店。

 

婚礼确实很热闹,因为是后半场,所以有一半的人都是喝醉的。

 

顾淮北眉头微不可闻皱了皱,他眸子像冬日里的雪,又冷又瘆人,他迈开长腿,三两步走到角落处。

 

“沈先生,芝芝给你添麻烦了,不好意思,我来照顾她就好。”

 

沈鹤城看着对面的男人,他墨色的眸子里是笑意浅浅,灯光映着男人的脸,他给人一种疏淡又冷漠的感觉。

 

这时,顾从今从远处走来,他搭着男人的肩膀,神色轻松,“小叔,你终于来了,她喝醉了,今晚让她去你那里吧,她一个人住酒店我不放心。”

 

原来是顾家小儿子,沈鹤城有听过顾家小儿子的传闻。

 

顾家小儿子是天生的商界奇才,后来接手顾氏集团之后,杀伐决断,果敢又富有远见的他,让顾氏重获辉煌。

 

圈子里的人,个个都是公子哥,有的人会有些不太好的癖好。又或者混迹声色犬马,花街柳巷。

 

但这位顾淮北,但是沈鹤城没听过他的风流韵事,只听说和冷白蓝走的近。

 

可他还是觉着心中疑窦暗生,刚刚顾淮北看他的表情充满敌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顾从今都出来说话了,他再怎么样都不能不放手啊,于是,沈鹤城笑得一副人模狗样,“那正好,她烦的紧,麻烦顾先生了。”

 

沈鹤城这话说的妙,既彰显了自己和顾芝芝之间的关系,又体面地把顾芝芝推过去。

 

顾淮北何等聪明,哪能听不出来,他淡淡地应了一声,“不麻烦,应该的,芝芝是我侄女。”

 

顾从今看着俩人你一言我一语,他笑道,“那小叔先回去吧,接下来的场合估计你不太喜欢,先把这醉鬼带回去吧。”

 

“行,那我先带她回去了。”

 

顾从今是了解顾淮北的,他这个小叔一向是喜静的,由于信佛的原因,小叔看起来会有种青灯古佛的气质。

 

所以在顾从今眼中,顾淮北终究是不太适合这种太过于喧闹的场合。

 

小剧场:

 

亲妈:哇,情敌见面了,怎么这么平静呢?

 

顾总拉着自家侄女,又把自己的西装外套披上,“毕竟他连对手的算不上。”

 

沈鹤城:“喂喂喂,你怎么这样!!太欺负人了!”

 

小姐妹们偷个珠珠给顾总好吗?毕竟要带一个醉鬼回家,太不容易了!!

顾芝芝喝得实在多,而她这个人有一个毛病,一旦喝酒就会变得很话唠。

 

“小叔,你怎么才来,今天一天都没看到你!”她软软的趴在顾淮北怀中,车上的空间狭窄。

 

俩人坐在后面,而顾芝芝则是手脚并用地整个人趴在他身上。

 

驾驶座上的郑之行不敢看后面,缓慢而又平稳地开着车,黑色奥迪在公路上不疾不徐地行驶。

 

他听见后面顾家小姑娘的撒娇声,不由得看了看后视镜。

 

恰巧碰上自家顾总冷漠的眼神,只得兢兢战战转回目光,安分守己地开车。

 

顾淮北银灰色的西装套在芝芝的身上,她不老实,伸手扯了扯,西装扔到一旁。

 

顾淮北高级定制的西装就这么被顾芝芝践踏了,顾淮北也不生气,他搂住女孩的腰,低声警告,“别乱动,小心我把你从这里扔下去。”

 

听闻顾淮北如是说,顾芝芝也老实下来了,但那双黑溜溜的杏眸一瞬不瞬地盯着顾淮北。

 

似西湖上泛着水雾的湖水,澄亮清澈,还带着点点委屈。

 

“你凶我,顾淮北,你太可恶了!四年都没去看过我,现在还在这里凶我。”

 

顾芝芝眼泪似真似假地往下掉,打湿了顾淮北里头的衬衫,他白色的衬衫上是濡湿的痕迹。

 

顾淮北揉了揉女孩软软的头发,“我没凶你,没去看你也是有原因的。”

 

“你不就是生气嘛,不就是一个初夜嘛,小气鬼!!顾淮北我不要喜欢你了。”

 

顾芝芝觉得委屈无比,顾淮北对她一点都不关心,自己在外面那么多年,他从没去看过她,而且连电话都不曾打过,不曾关心过她。

 

她觉得自己的真心都付了狗吃。

 

女孩吸了吸鼻涕,微微站起来,等来双腿,往顾淮北腿上坐,一双柔荑松松垮垮搭在顾淮北的脖子处。

 

“顾淮北,你无情无义,冷漠又冷血,还特别自私!”

 

“嗯,我无情无义,冷漠自私。”

 

顾芝芝骂骂咧咧地骂了顾淮北好几句,到最后累了,只得趴在男人强劲有力的胸膛上睡觉,嘴上还咕哝着,“顾淮北,大坏蛋!”

 

“嗯,我大坏蛋。”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顾淮北很少听到顾芝芝再叫他小叔叔了,她不喜欢这样称呼顾淮北,她更喜欢直呼其名。

 

就叫他的名字——顾淮北

 

郑之行觉得真是活久见,自家顾总任由一个小女生撒泼打滚,卖萌撒娇,还真的是活久见,而且自家顾总还没有任何不悦的情绪。

 

这要让办公室里那群女人知道那得了。

 

顾淮北住的房子是一处高档小区,装修有点古色古香,文人墨客居住的感觉,这房子清净他挺喜欢的。

 

顾芝芝醉得不省人事,他把人放到沙发上,正想着要怎么给她洗澡,她自己没有换洗衣服,现在又是半夜。

 

他平日里不大喜欢有人在他房子里,所以都是请钟点工打扫房子的。所以现在给顾芝芝洗澡是一个大问题。

 

顾淮北揉了揉眉心,微微叹气,稍后俯身,揉了揉她的脸,问道,“芝芝,能自己洗澡吗?你先洗个澡,我给你煮醒酒汤。”

 

“能,我没醉,我还能喝!”

 

顾芝芝伸出双手,让顾淮北拉她起来,她的声音软,像小猫一样,挠着顾淮北心尖尖。

 

“小叔,抱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