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细致入微的肉车片段 一手抚大(po)泱暖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0:13:46 责编: 人气:

描写细致入微的肉车片段 一手抚大(po)泱暖

热水已经给她放好了,将人放进浴缸里,他有些不自然地问,“能不能自己洗?”

 

顾芝芝还是不太清醒,她手忙脚乱地扯了扯身上的抹胸裙,扯了半天扯不动,她有点泄气。

 

女孩双手搭在浴缸外沿,双眼湿漉漉的,委屈巴巴地说,“小叔,我解不开。”

 

顾淮北欠身往前探去,双手往浴缸里探,寻了会儿,才找到拉链口,帮忙将拉链拉下来 。

 

他指尖不经意触碰到一团柔软,细腻灼热的触感仿佛要把他指尖给灼伤。

 

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然后退出去,带上门。

 

顾淮北来到厨房准备等下要用的材料,准备煮醒酒汤,忽的,浴室里传来一阵惨叫声。

 

砰地一声,女孩细细的呻吟声,他健步如飞,三步并作两步来到浴室门口。

 

顾淮北还是有所顾虑,他敲了敲门,“芝芝,还好吗?我能进去吗?”

 

顾芝芝泡个澡之后头脑已经有点清醒,她本来想从浴缸出来,扯下浴巾裹住赤裸的身体。

 

奈何浴室里太滑了,她摔了一跤,起不来,她对着顾淮北喊,“你进来吧,我动不了了。”

 

顾淮北开了那扇有点磨砂质感的浴室门后,发现里面一副旖旎的景象,他心不由得加速几分。

 

女孩赤裸的身体躺在光滑的大理石上,浴室里热气氤氲,顾芝芝不着寸缕。

 

他依稀可以看见女孩优美的线条,胸前光可鉴人的皮肤白皙细腻,以及一双修长的腿微微弯着。

 

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看到这种迷离的景象也会产生邪念,顾淮北喉结滚了滚。

 

“顾淮北,我难受。”

 

女孩娇娇软软的声音打破他的邪念,顾淮北终于找回自己的思绪。

 

他扯下干净的浴巾,将人整个包住,一只手托着她的腿,一只手穿过腋下把人打横抱出去。

 

顾芝芝方才觉着痛,可现在她一点都不觉得痛,因为自己整个人都贴在顾淮北怀中,那种真实的触感,让她心生满足。

 

其实她摔得并不严重,因为倒下去的时候,她抓住了浴缸的边缘,之所以这样子完全是为了……勾引顾淮北。

 

芝芝完完全全可以站起来的,她是故意的,她就是想让顾淮北方寸大乱,让他看见自己的美好的身体。

 

想着想着,顾芝芝忍不住嗤笑一声,她勾着顾淮北的脖子,润泽的唇微微往上移,亲在了顾淮北的喉咙处。

 

顾淮北顿了顿,他清了清嗓音,声音中带着点点颤音,不仔细听会听不出来。

 

“别胡闹!”

 

芝芝身体陷入柔软的大床中,浅灰色的床单上女人闲散地躺着,她像是很热似的,伸手扯掉浴袍。

 

“我好热,小叔叔。”她一边说,一边爬起来,而后双手攀上顾淮北的脖颈处,双手牢牢将人扣住。

 

芝芝呼出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味,顾淮北却不觉得很难闻。

 

顾淮北双眉微微拢起,他声音充满着警告意味。

 

“顾芝芝,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吗?”

 

“知道呀,顾淮北,我想上你啊,又不是没上过。”

 

“胡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小叔啊”芝芝一脸无辜望着顾淮北,双眼宛若迷离富有诱惑力的湖水。

 

顾淮北心像什么东西塌陷一样,软了大半,他将人安抚好,正准备离去时,身后贴上一具灼热而柔软的身体。

 

女孩胸前软的不像话的两团浑圆紧贴着男人结实线条完美的后背。

 

她呢喃着,像是不开心的自言自语,又像是和顾淮北对话。

 

“小叔,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我好想你啊,你一次都没去看过我,我好想你,当年的事我错了还不成吗?小叔,原谅我好不好?”

 

哈哈哈,小叔快把持不住了,论老男人的沦陷。小可爱们怎么这么高冷呀,偷个猪猪留个言和我聊聊天也好呀

 

顾芝芝手脚并用地趴在顾淮北后背上,搂得更紧,迟迟不肯松手,顾淮北被她撩拨得浑身燥热。

 

顾淮北的声音有点沙哑,他克制着嗓子,唤道,“芝芝,你该睡觉了。”

 

“不,我要小叔和我一起睡!”

 

“不闹了,乖”

 

顾淮北像小时候一样哄着她,让她乖乖去睡,可顾芝芝是何许人也,在顾家小辈中最小的女孩,也是唯一一个女孩。

 

从小就在大哥二哥们的保护中长大的,更何况顾淮北对她宠溺有加,简直是无法无天的地步。

 

他转身,一只手箍着她的腰,以防顾芝芝掉下去,顾芝芝瞄了一眼他那肿胀的肉刃,便笑嘻嘻地说,“小叔,禁欲不好,我知道你想睡我,四年前那一次你要了我三次,小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正经的外表下跟个狼一样。”

 

“顾芝芝,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她不提四年前还好,一提顾淮北就火大,他其实还没真正原谅她。

 

顾芝芝软软的手攀上他宽阔的肩膀,整个人都埋在他怀里。

 

她细细地听顾淮北的心跳声,那张潋滟的小嘴吧啦巴啦说个不停。

 

“顾淮北,你就是个胆小鬼,你没胆量,心跳那么剧烈还一直克制。”

 

“顾芝芝,你醒来别后悔!”

 

“后悔什么?免费睡你,我开心还来不及。”

 

顾芝芝双颊染上醉人的酡红,顾淮北动作有点急,将人推到深灰色的大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