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的飞机杯很紧根本放不进去 po18脸红心跳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0:18:58 责编: 人气:

不安分的小姑娘

戚悠回N市的那天,因为天气不好,航班有所延误,下飞机的时候看了眼手表,还真是巧,并非她本意地便错过了戚婉的订婚典礼,现在都快傍晚了,定在中午的订婚宴应该早就结束了。

结果还未庆幸完便接到了她妈的电话,问她是不是到了,然后又让她赶紧到酒店,别错过了她姐姐的订婚宴,挂电话之前当然还不忘叮嘱她记得好好打扮一番。

虽然不太清楚怎么原本订在中午的订婚宴还没开始,但关乎戚婉,似乎也没什么好解释的,毕竟她这次不就是突如其来接到了她要订婚的消息?

拖着行李一路出了关口,戚悠看着机场透明玻璃中的自己,T恤热裤,这副样子出现估计会把她妈给气个半死吧。

戚婉的订婚典礼选在了N市数一数二的酒店里,戚悠下车的时候看着高耸入云、金碧辉煌的酒店,不免啧啧了几声,是自家父母的品味,毕竟一向注重排场的二老在大女儿的大喜日子,自然要隆重一番才能彰显他们在富人圈中的地位。

酒店休息室里,戚婉穿着一身高定的白色纱裙,嘴角含笑地接受着来自亲朋好友的各种祝福,只是当视线触及到门口突然出现的那个人时,微有一顿,但仅仅也就一瞬,便又挂上了甜美的笑:“小悠,你来啦?”

戚悠挑了挑眉,未开口便过去给了戚婉一个拥抱:“恭喜你啊,姐姐。”

一旁的柳明华上下打量了下戚悠,不满的神色显而易见,在俩姐妹分开的时候便一把拽过了戚悠,指了指她一身不成体统的装束:“不是让你好好打扮一下吗?怎么还穿成这样,一会儿要是让人看到了又要在背后说闲话了!”

戚悠未置一词,反正她就算打扮体面了,她妈还是能挑出千万种的毛病。

柳明华又唠叨了几句,接着便丢了件戚婉的风衣过来,让她赶紧披上。藕粉色的宽松风衣,精致的款式,昂贵的料子,一看就是戚婉的品味,当然,也是她妈的品味。

戚悠披上风衣又在休息室里待了会儿,见存在感越来越低,便直接开了门出去,也没和谁打个招呼,估计也没那个必要。

酒店的走廊里,空无一人,估计大家都在忙活着一会要开始的订婚宴。戚悠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虽说在飞机上补了会儿觉,但一直睡地都不算安稳,如果可以的话,她其实很想这会儿就回家睡觉,但一想到她妈暴跳如雷的脸色,戚悠抖了抖,她还想活久一点。

接二连三的哈欠不断袭来,戚悠有些好笑地揉了揉眼睛,真是困。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后知后觉的想到,穿的是戚婉的衣服,自己的存货都在行李箱中。咬了咬唇,嘴里发苦的难受,想抽根烟提提神这会儿都不行。

眼神涣散地盯着窗外,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应该是在发呆,所以当温热的掌心落在了戚悠的肩上时,好几秒她才回过了神来。

带着些许烟草味道的男性气息喷洒在了她的耳畔,低沉的嗓音接着响起:“怎么出来了?”

亲昵的语气令戚悠微微皱眉,侧头,近在咫尺的是一张英俊的有些过分的脸。俩人都有两三秒的微愣,之后是毫无意外的分开,来人甚至还后退了两步,试图和她保持着一个礼貌的距离:“抱歉,刚才认错人了。”

戚悠挑眉“哦”了一声,见他若有似无的眼神飘在了自己穿着的衣服上,便开门见山地说了句:“我是戚悠,姐姐在休息室里。”

来人点了点头,像是也猜到了她的身份,见他还想要说些什么,但不巧地被身后找过来的酒店工作人员给打断了,看着像是有什么急事。即便如此,他匆忙离开的时候倒是不忘礼貌地和自己说了句:“戚悠,谢谢你能来。”

说实话,戚悠有些意外他说的那句话,毕竟在外人眼里看来,妹妹出席姐姐的订婚典礼,是理所当然的事,所以他无缘无故和自己道的那声谢是什么意思呢?

目光沉沉地望着那人离去的背影,戚悠忍不住眯了眯眼,不过她这位未来姐夫的眼神还真是不好,她和戚婉一个长发,一个是齐肩的短发,况且她就算不穿高跟鞋也比戚婉高出半个头,外形相差那么大,竟然也能认错?

虽然结婚前办订婚宴是N市常见的事,但能把订婚宴办成和结婚典礼一样隆重的,估计也只有他们家了。不过典礼开始后,听着身边亲朋好友的议论,戚悠才知道,这次倒不是她父母特意要出风头的,毕竟男方那边也够得上这样的排场。

南城陆家,单单是这几个字在N市就有举足轻重的影响,上到政界,下到商场,似乎哪里都能够听到“南城陆家”的名号,没人知道他因什么发家,毕竟只要冠上“陆家”二字的产业便多如牛毛,包罗万象。

身为陆家现在当家的陆荀,用天之骄子这个词来形容怕是没有一点的夸张。戚悠看了眼不远处正在敬酒的陆荀和戚婉,郎才女貌,真是相配。也是难得看到戚婉一副小鸟依人、含羞带怯的模样。

手指滑了下杯沿,戚悠也收回了视线,原来她喜欢的是这样的男人

约莫半个小时过后,俩人才归位,即便身后有人帮着挡酒,戚婉看着也有些醉意了,脸蛋红扑扑的,娇软无力地靠在了陆荀怀里。

柳明华心疼地宝贝宝贝的叫着,见戚婉手脚有些微凉,便碰了碰戚悠,示意她脱了衣服给戚婉。戚悠心里冷哼了一声,她现在倒不担心大家看见她不成体统的装束了?

戚婉坐下缓了好一会儿,脸上的驼红却还未见消退,一桌子的长辈自然是很担心,怕她喝多了难受。身为戚婉未婚夫的陆荀,自然担起了照顾她的责任。

只是扶着腿脚无力的戚婉离开时,陆荀却突然将他的西装丢给了戚悠,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状似无意地说了句:“有点冷,你披一下。”

丝滑的布料滑过她的双腿,戚悠坐的地方正对着空调口,刚才脱了外套给戚婉的时候,自然也感受到了一股渗人的寒意。此时厚重的外套搭在自己的双腿上,也确实能够缓解下刚才微窘的尴尬,只是戚悠却没有任何迟疑的,直接将陆荀的外套扔在了一旁空着的座位上。

扶着戚婉到了休息室,陆荀松了松领带,又略微烦躁地解了几颗扣子,看着沙发上已经醉迷糊的戚婉,并没有预备要照顾她的打算,毕竟他陆荀还从来没伺候过谁,即便这个人是他的未婚妻。

身后跟进来的柳明华看了眼相隔有些远的俩人,张了张嘴,最后也没敢说些什么,只叫了服务生送杯蜂蜜水过来。

余光瞥见陆荀突然起身,柳明华下意识地看了过去,也顺带让出了站在戚婉面前的位置,以为他是想关心下戚婉,但却不是,他甚至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就离开了,仿佛沙发上躺着的那个人和他毫无关系。

差不多酒席上的宾客走了一半,戚悠才见陆荀进来,身上带着些还未来得及散去的烟味,戚悠下意识地皱了皱鼻子,嘴里的苦涩感越发浓重了,如果不是不合时宜,她怕是会忍不住问她这位姐夫讨根烟抽抽。

视线瞥见他领口上沾着的口红印子,眼中闪过玩味的神色,抬眼见陆荀也正在看着她,戚悠微扯嘴角,是一个礼貌却又疏远的笑,然后递过一旁空位上的西装:“姐夫,谢谢你的衣服。”

“姐夫”这个词让陆荀眼皮一跳,总感觉她的这个称呼里有着揶揄的味道。

华灯初上,一场“宾主尽欢”的订婚宴也终于落了帷幕。

陆荀乘车离开的时候,显然也忘了休息室里他的那位未婚妻,副驾上坐着的助理方宇看了眼自家老板,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提醒下他戚婉小姐还在酒店呢,但视线触及到陆荀的脸色过后,又识趣地闭了闭嘴,毕竟这次的订婚,也不是先生的意愿。

后座闭目休息的陆荀,在片刻过后才慢慢睁开了眼睛,凌乱的发型,高深莫测的脸色,还有那一身放荡不羁的气息,铺面而来。舌尖抵了抵上颚,今天的烟瘾真是大到令他都觉得莫名。

拽过一旁的西装外套,手摸索着里面的烟盒,却意外碰触到了一个陌生的金属物体。摊开掌心,是一支黑色管体的口红,然后还有一张金底黑字的vip房卡,不用多想,他都知道这些东西的主人是谁,毕竟今天只有一个人碰过他的衣服。

好笑地扯了扯嘴角,看来,那是一个“不安分”的小姑娘······

戚悠醒来的时候看了眼手机,凌晨三点多,明明之前困的要死,但向来精准的生物钟还是让她在这个时候就醒了。

裹着被子翻了个身,对着天花板发了会儿楞,习惯性地摸了下枕畔,那里空无一物。有些懊恼地掀开被子下了床,最后总算在行李箱中的夹层里找到了自己的存货。

顺势坐在了行李箱旁,抽烟,点火,最后是吞云吐雾,行云流水的一套动作,很是潇洒。

朦胧的月色透过纱幔照在了戚悠身上,是未着一缕的身体,白皙柔嫩的肌肤,精巧绝美的五官,还有一双无处安放的纤纤玉腿,在这样的夜晚,无端多了些情色的味道。

纤细雪白的指尖掐着烟,点点星火在昏暗的屋子里半明半昧,烟雾缭绕之中,她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是不是想事情有些出神,抽完最后一根烟的时候,“老烟枪”竟然还呛了下。

轻咳了几声掐了烟,掀开被子上床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己之前的“恶作剧”,抿嘴笑了笑,也不知道那人会不会过去,要是没去的话,那——真是浪费了她的一番心意。

······

戚悠这次回来刚好连着暑假的假期,自然,也没有了以往的那些借口可以早点离开。每天的生活跟个咸鱼没什么两样,不是陪她妈逛街买衣服就是陪她妈会友喝下午茶,当然,时不时还要充当下戚婉的背景板,听她在各种场合下花式炫耀着自己的那位未婚夫。

她每次提及那个人的时候,戚悠心中都觉得好笑,自从订婚宴那天后,自己就再没见到过陆荀,所以她还真不知道戚婉话里那个时常到家里来拜访的那位,到底是她的哪个“未婚夫”。

戚婉的感情生活如何戚悠懒得去关心,她们俩的关系还没好到去交流这种私密的话题,外人雾里看花,时常说她们姐妹情深,嗬,不过是塑料花姐妹情。

······

六月份的天气时常说变就变,昨天还艳阳高照,今天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了起来。碰上这种天气,戚悠只想待在家里看看剧、睡睡觉,不过她那位姐姐显然不想她这么安逸。

饭点的时候戚婉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说是中午一起吃个饭,语气生硬俨然像是命令一般。戚悠挑眉地看着说完就挂断了的电话,不明白她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从何而来。

继续窝在被子里不打算起床,自然对戚婉的“命令”也是充耳不闻,结果不到半刻钟,她妈“蹬蹬蹬”地跑上楼,让她赶紧换了衣服出去,毕竟她姐姐可是个大忙人,不要迟到了耽误了戚婉的时间。

戚悠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冷冷地笑着,这么多年的老把戏还没玩够,一有什么就找父母出面来压她。

不急不躁地赶到了戚婉说的地方,走近待看清那一桌人的时候,戚悠脚下步伐一顿,挑了挑眉,原来他也在。

外人面前的戚婉,向来是一副“好姐姐”的模样,见戚悠来了少不了几句场面上的寒暄,问完她想问的,这才递过菜单给戚悠点餐。

戚悠看菜单的时候,对面一直惜字如金的那位这时却突然开了尊口:“戚婉,这支口红是你的吗?”

戚婉因为陆荀的问话停下了手上的就餐动作,对面那人又继续补充了句:“落我车上的。”

戚婉微有一愣,不明所以地看向陆荀,不清楚他为什么会这么问,她鲜少有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更别说和他同乘一辆车了。即便是今天的这餐饭,也不过是他每周一次的“例行公事”罢了,就算是这样的“公事”,他好像也不想和自己“二人世界”,偏偏要扯出什么两个人吃饭太冷清的借口,非让她叫上戚悠。

紧了紧手里的餐具,戚婉最后温柔一笑,声音中也有了些许撒娇的味道:“原来是落在你车上了,害我找了好久。”

从他手里接过那支口红,戚婉虽然面上带着笑,但紧咬的后槽牙却暴露了她此时的怒火,也不知道他是和哪个野女人在车上鬼混的时候留下来的,就算是想敲打她,也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她!

一旁默默翻着菜单的戚悠,好整以暇的目光瞥向了身侧的那两位,要不是碍于现在的场面有些尴尬,戚悠怕是会忍不住大笑出声。

看了眼陆荀,见他正专心的吃着饭,戚悠琢磨着他刚才那个举动的意思,警告?暗示?亦或是试探?合上菜单,戚悠叫来服务员,看来——她这位姐夫还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陆荀在服务员收走菜单的时候,握着餐具的手突然一颤,眯了眯眼睛,看向那侧正低头玩着手机的女孩,一派自然,可桌子底下,她略带些许凉意的小腿却慢慢蹭上了他的。

脚趾滑过他的肌肤,留下了一阵酥麻的感觉,她像是玩心大起,渐渐地又往上摸索着,攀上了他的膝盖,滑过了他的大腿内侧,最后,若有似无地,还蹭了蹭他那处的火热。

即便是隔着一层布料,陆荀也能感受到她故意为之的撩拨,先是脚尖轻轻的碰触,再是脚背故意的抚摸,她甚至勾引似的还想试图拉下他的拉锁,想要和那处的火热有个“真实的接触”。

陆荀并未制止她的动作,任由着她的胡闹,可他越是这般的不为所动,戚悠越是觉得没意思,搞什么,戚婉看上的这个不会是个性无能吧?

兴致缺缺地想要结束这次的“胡闹”,却不想自己刚一移开,便被那人双腿一把夹住,动弹不得。

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戚悠有些始料未及,因为吃惊,手里握着的手机还微不可查的抖了下,视线看向那人,他倒是一派云淡风轻地继续用着餐,好像桌底下的暗潮汹涌和他毫无干系。

刚好这个时候,戚婉有个工作电话进来,和陆荀说了声“抱歉”便拿着手机匆忙出去了,想来应该是重要的工作。

那人还未放开自己,戚悠稍稍挣了挣,他依旧是岿然不动,不过这个时候倒是难得出声问了自己一句:“好玩吗?”

戚悠看了他一眼,挂上甜美可人的笑:“你不喜欢吗?姐夫。”那句“姐夫”她像是故意放软了声音,又柔又媚,异常的蛊惑人心。

陆荀发出了一声堪称清冷的笑,然后放下餐具,又拿起餐巾拭了拭嘴角,接着便是堂而皇之地看着她。

“戚悠。”他叫了自己一声,可空闲的手此时却突然握住了她作怪的小腿,然后在戚悠惊愕的神色中,没有一秒迟疑的,重新碰上了他的坚挺。

好像——好像比刚才要大了许多。

“你觉得呢?”他在自己还未回过神来的时候,开口问道,一句话,峰回路转,暗藏玄机,脚底下的rou棒也是应景般的跳动了下。

说真的,明明是自己先撩拨他的,可刚才他突然那样,戚悠也没出息地轻颤了下,因为——有些烫人。

不想让对方察觉出了自己的怯弱,戚悠又凑近了几分,自然脚下撩拨的动作也未停过:“你——不是不想吗?”毕竟订婚宴的隔天,戚悠就打了电话问过酒店那边,那间豪华套房里压根就没人进出过。

所以,他不想的意思很明显了。

“现在想了。”他意有所指地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话毕,一个清冷而又意外的吻落在了她的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