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下让老子爽死你 老熟富婆私密spa推油盗摄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9:22:59 责编: 人气:
苏婉婉疼得睁开眼。
两个男人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啊快点拔出来快回来了 “大哥你快瞧这妞没死!醒了!”猥琐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开车晚上看有痛痛的声音免费
别急 妈妈教你做 苏婉婉捂着生疼地后脑勺坐起身,她不是在出任务时坠机了吗?怎么没死?

“这里是……”

缓缓抬头看向长方形的夜空,四周竟都是土墙?她在地里?

“嘿,还真的!哟哟瞧瞧这脸蛋儿长得多标致啊!”

“大哥,咱们赶紧爽一把!”

局限的视线中探出两个猪头,二话不说就扑入狭窄的土坑。

“敢打我主意?找死!”苏婉婉上一秒还迷糊的眼神瞬间犀利如刀,抄起土坑里的石块就是一痛猛砸!

几声杀猪叫后,苏婉婉从土坑里爬出来,拍落身上的泥土看向放在一旁的铁锹,面不改色地继续完成方才这两头猪没完成的事——埋人。

多年的杀手经验让她很快适应新环境,伴随着脑海中种种画面浮现,她知道自己穿越了!穿越到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原主与自己同名同姓,亲娘出自将门世家,外祖一家不仅位高权重还家财万贯,亲爹虽说只是个三品官员但混的还算可以,按理来说应该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娃,却不想因娘生小弟弟的时候难产早逝,继任的丞相夫人不知吹了什么枕头风让爹将她送去了在上城养老的外祖父家抚养,早早地脱离了首都东陵城的交际圈,而他们则是用着原主亲娘的万贯嫁妆买首饰添房产做生意,在东陵过得风生水起!

本以为老死不相往来了,却不想皇帝再提当年她与八王爷的婚约一事,一心升官攀恩的父亲就将她从上城接了回来。

只不过,东陵城似乎有人不想她完璧归城,半路派人假冒山匪来抢人,却不料原主是个刚烈的,见难逃黑手索性一头撞死,这才有了苏婉婉睁眼被埋的那一幕。

理清一切,苏婉婉拍着胸脯仰天大笑。“老天有眼,本宝宝终于不用再为组织卖命了!再也不用被那死老头约束了哈哈哈哈!小可怜你放心,他们欠你的,我必让他们千百倍地偿还!”

又是用力一拍,苏婉婉直接把自己拍吐血。

奶奶的腿儿,好脆的身子!

不对,怎么那么烫?

心头一咯哒,该死的,她忘了原主被下了药!

赶紧左右张望,按照穿越套路,她附近应该有个超级无敌霸道帅哥给她解毒才是,人呢?

“嗨~”

奇怪,那边呢?

“亲看这里哟~”

是脑震荡嘛,怎么眼前总有只丑萌丑萌的生物晃来晃去?

“亲请不要忽视人家哟,人家不丑只萌哦,人家什么都听得到哟哼唧~”粉色的猪鼻子直接贴到眼前。

苏婉婉面如死水。

上辈子杀手,这辈子穿越,她还会为一只会说话的飞天小猪惊讶?

两指猛戳猪鼻孔。“难道这就是我的金手指?猪?”

“什么金手指,人家是神兽!”粉红猪拍打翅膀挣脱苏婉婉的魔爪,蹄子直指苏婉婉鼻头。“妹纸,人家已经等候你一千年了,你就是天选之子!”
“帅哥帅哥,开荤开荤。”苏婉婉完全没要搭理人的意思。

哼唧急了,“本神兽是你外祖祁连家的守护兽,是你的到来唤醒了本兽兽,所以本兽兽一生一世都要和你在一起!”

“守护兽?那我祁连家除了我和我外祖父以外所有人都死绝了,你就是这样守护苏家的?” 祁连家虽为将门之后,深受天恩,可不管儿子还是儿媳各个都命短,生娃后必上战场,上战场后必殉国,殉国后必殉情,这一代唯一存活的苏婉婉还被人打小丢去了乡下,这是守护吗?

这分明是灾厄啊!

“冤枉啊妹纸,哼唧因为太饿了,所以一直在冬眠……”

“那你醒来做什么?守护我?那两个肥猪已经被我解决了,你早干嘛去了。”

“哼唧刚醒嘛……妹纸你是万中无一的灵魂,只有你降临于世我才能苏醒!”

苏婉婉挑眉,这猪知道自己是新来的?

“妹纸你来一趟不容易,就收下本兽兽吧!只要你把哼唧喂得饱饱哼唧就是你的专属守护兽!”哼唧急的啃蹄子。

“喂饱你?我拿什么喂你?”

“金子!”哼唧一说到吃的就忍不住流口水。“哼唧最爱吃金子!只要有金子哼唧就是你的百宝箱~”

苏婉婉挑眉,不愧是神兽,竟以金子为食,这是多金贵啊?

摸了摸手腕,“这金镯子怎么样?”

话还没说完哼唧直接一口咬上来,金光一闪,苏婉婉手腕上就空了!

苏婉婉瞪眼。

败家啊!

哼唧打了个饱嗝儿,猪蹄摊开,“请妹纸收下这瓶万能解毒丹!”

苏婉婉二话不说就吞下一颗,这可是她的金镯子换来的,不吃白不吃!

闭上眼,细心感受着体内的变化。

一秒。

两秒。

三秒。

……

“干!怎么还是那么热?你这是假冒伪劣产品吧?”苏婉婉拿起瓶子嗅了嗅。“怎么味道有点怪?”

哼唧眨巴水汪汪的大眼。“妹纸别急,只是过期了三百年,还是能吃的,顶多药效差一点~哼唧~”

苏婉婉一拳将猪打飞,“还是找个帅哥解毒靠谱。”

“这大半夜的深山老林里怎么可能会有别人,你还是再等等药效……”话音刚落,就见苏婉婉从一块大石头后抱起一男人

一人一猪,四目相对,傻眼。

还真有帅哥送上门!

苏婉婉咽下口水。

皎洁月色下,一看起来二十五六的男子倒在石头上,容颜如雕塑般冷俊绝美,薄唇微抿,合着棱角分明的轮廓,浑然天成的逼人盛气扑面而来,王者般不容忽视。

他浑身散发着肉眼可见的寒气,长发披散在肩头,沾着汗珠,渐渐结成了冰晶,他躺在苏婉婉怀里就像是冻肉放上烧烤架,冰火两重天!

男人的衣衫上满是裂口,身上也多处伤痕,似是刀剑所伤,人虚弱得说不了话,唯有那双鹰隼眸子透着骇人的寒光刺向苏婉婉。

“老天有眼,电视剧诚不欺我!”苏婉婉搓着手就要开荤,完全不理会男子几乎能把人冻成冰棍的目光。

“等等等——妹纸你要做虾米??”哼唧赶紧拦下。

“看不出来吗,他身子冷我身子热,我们天作之合啊!”苏婉婉一巴掌拍开哼唧。“帅哥借你身子降降火!来日有机会必当重谢!”

贴上去的刹那,苏婉婉难以克制地发出声叹息——冰冷冷滴太酥服惹!

突然一阵杀气传来,苏婉婉顿了顿,再次对上男人那冰刀子般的眼神。

好摄人的气势!

干了一辈子杀人勾当的苏婉婉都不禁被震退两寸。

“不让上就不让上呗,你又不亏……”

苏婉婉撇撇嘴挪开压着人的身子,却在男人的杀气随之消失后,一个武松骑虎,速度之快让人始料未及!

两眼弯成狐狸眼。

“帅哥,知道什么是天上人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