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不戴乳罩的寂寞熟妇 伸进老师的丝袜短裙里的揉捏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9:40:47 责编: 人气:
想通厉害关系,章管家赶紧给身后的小厮使了个眼色,不过片刻朱红色的大门就打开了。
公共场合高HNP
他越猛我就越想要 “哎呀大小姐,您瞧今日这日头那么大,朱漆都干得快了呢!”王婆子捧着笑脸圆场,小碎步来到章管家身侧,悄声说道:“这大小姐是个只认死理的,管家您别和她一般见识。”
叫出来啊叫出来我就放过你
马蚤货你是不是欠c 王婆子是夫人的亲信,她都这般说了自然是没错,章管家脸色好了几分,端起大管家的风范亲自出门迎接。“大小姐,您请随老奴进府吧!”


苏婉婉眨眨眼,瞧瞧那打开的大门,再瞧瞧管家和王婆子,白净的小脸蛋上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颜,纯真无邪。“太好了,我还担心要等上许久会错过夫人特意为我准备的糕点呢,要是辜负了夫人的盛情,我可真是要后悔死。”

“怎会呢,大小姐只要懂得珍惜夫人的这份心意就算不得辜负。”章管家多瞅了苏婉婉几眼,见她一脸纯真,寻不见半分不满,这才放下了心。

“章管家,劳烦您带路吧。”苏婉婉眉眼笑成两道弯弯的月牙儿,对丹心比了个手势,丹心立即将一袋金瓜子塞到了章管家手里。“章管家,我家小姐刚从上城回来,许多事还望您多担待些。”

管家垫着锦囊分量就知数额不少,他可是夫人的人怎能收苏婉婉的钱?当下刚要婉拒却被苏婉婉按住。“我十年没回来可谓是战战兢兢,好在一路上王嬷嬷教了我不少东陵现在的规矩,还请管家收下这点子心意。”

听到这话,章管家当即撇了眼正在马车那下行李的王嬷嬷,眼色变了变,几分猜忌很快就掩了下去。“大小姐请随老奴来。”

穿过庭院长廊,苏婉婉环顾周遭的景色,倒是比外头看起来更气派华贵,就连廊柱子上都雕着精美花纹,水榭楼台,可谓是一步一景。

苏婉婉眼里闪过幽光,可不知其中花了娘亲多少钱?

又约莫走了半盏茶的时间,一行人来到了花厅。

一小厮笑盈盈地迎上来,“见过大小姐,老爷和夫人已在里头恭候多时了。”

“大小姐,请吧。”章管家将门打开,语气凉飕飕的。

这丫头是不是真乖巧,夫人一测便知,若敢和他们耍心计,苏宅断容不下她!

苏婉婉撇了章管家一眼,掩去冷冽的幽光,将哼唧交给丹心,迈步入内。

窈窕的身影一出现,原本热闹的花厅瞬间安静,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

苏婉婉端着内敛沉稳的姿态,任由各色目光打量着自己,毫不怯色。

朝着主位上的苏秉成见了礼,苏婉婉微微抬眸将厅内扫了个遍,惊讶于这厅内奢华的装饰和家具,就连地面也都是用昂贵的月纹砖砌的,光可鉴人,绝非一个三品侍郎家能用得上的。

冷冷勾起嘴角,可不都是她娘留下来的钱?

“婉婉你可算回来!”主位上温柔娇美的女子款款走来,面上是慈爱的笑容,十分耀眼,却照不进心里。

这便是当今苏宅的女主人尹氏。
苏婉婉见她靠近,下意识退后半步,却依旧没躲过尹氏的爪子。

“快让为娘瞧瞧,多年不见,都出落成大姑娘了!”尹氏眯着笑眼,说着话就将手腕上的翠玉镯子褪到了苏婉婉手中,“好孩子,这是给为娘给你的见面礼,你可喜欢?”

“大小姐,这位是夫人,您应喊一声娘亲。”章管家见苏婉婉不吭声,提醒道。

“我……”苏婉婉小脸一红,攥着镯子低下头,没人瞧见她眼里闪过的寒光。

这个尹氏当初就是她娘房里的一个丫鬟,心机婊上位,让她叫娘,尹氏也配?

“管家你别逼她,孩子害羞呢!”尹氏又将苏婉婉扫了一圈,见她低着头羞得都说不出话来,心里不免嘲讽,看来是个好拿捏的。

牵着苏婉婉来到主位的苏秉面前。“老爷你瞧,婉婉真不愧是姐姐的女儿,长得一样水灵!”

苏婉婉依旧噙着乖巧的浅笑微微低首,没有正眼去看苏秉,他不配。

“确实,长得和琴儿真像。”苏秉将苏婉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眼前的少女打扮得素雅却不失大家风范,水蓝色的长衫外罩着云锦绣木兰的浅粉色披袄,完美衬托出她娇好白净的脸蛋,因三月刚入春的天还有些冷,小巧的鼻子一路走来冻得有些红,更显得她肤色白皙,似出水芙蓉。

尤其是她这双眼睛,水汪汪的,好像会说话,长长的睫毛扇子般扑闪,微微一笑怕是要将人的魂都勾去!

苏秉微微抽吸一声,这般好颜色,定能牢牢抓住八王爷的心,到时候他便是皇亲国戚,还愁仕途不能再上一层?

面目温和了些。“一路回来辛苦了。”

“爹爹……”苏婉婉噗通一声突然下跪,把花厅内的人都吓了一跳。“女儿不孝!”

少女红着眼眶,桃花眸子里盈盈盛满了晶莹的泪珠。“爹,女儿多年来都没回来看您,是女儿的不是,还请爹爹责罚!”

这话一出,尹氏懵圈。

把苏婉婉送去上城的是他们,怎得被她说得像她自个儿跑去的了?

可偏偏苏秉就吃这套。“好孩子,当年若非你外祖父执意要求我也舍不得将你送去上城,这么多年让你在外头受苦了。”

他本还思忖着如何将当年的事盖过去,不成想苏婉婉直接搬了台阶给他下,这孩子如此通透,实属难得。

当下对多年来的不闻不问又生出了几分愧疚,“现如今你回来了,为父定加倍疼你,有什么不习惯的或想要的尽管提!”

“爹爹,您对婉婉真是太好了,婉婉本还以为多年不见爹爹定早已忘了我,不想您是这般牵挂,女儿让您操心是女儿的不是,将来一定加倍报答您的养育之恩!”苏婉婉挤出两滴泪,心里却冰冷一片。

好家伙给点颜色还真开染坊,说什么外祖父执意要接她去上城,分明是他这个亲爹和尹氏合起伙来将她丢出去的!

苏秉微微颔首,紧蹙的眉头舒展开来,这丫头虽说是乡下长大的但还懂礼仪孝道,只是这身装扮……

目光落在苏婉婉的发髻上,只有简单的一根白玉簪子,再往下,脖子手腕上空空如也,虽说天然去雕饰,但这也未免太过素简了。再看一旁的尹氏和两个小女儿,各个打扮的光彩夺目,这才是东陵城的大家闺秀该有的样貌。

女人生来就是给男人看的,不打扮得好看些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