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挤的公交车写情书,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流踩脚蹋鞋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2-08 责编: 人气:

夜幕降临,褪去了白日的灼热,阵阵凉风袭来,清爽恣意。

林夕言漫步在校园小径,无视他人的侧目打量,只朝着女孩宿舍的方向走去。

越靠近那栋红砖白墙的宿舍楼,男人的步伐便愈发急促,内心燃起焦灼的烈火,非要将那人搂入怀中才能稍稍缓解。

拥挤的公交车写情书

他近乎贪婪的仰望那扇窗里透露出来的模糊人影,眼角酸涩茫然。

泱泱,如果这只是场梦该怎么办?

醒来你依旧在这世界的某个角落,我却费尽一生都找不到。

真正见到她的那瞬,恐惧感才铺天盖地的涌来,他再不能承受相遇后再失去的后果。于是,短短分开几个小时,林夕言忍不住再次来到这里。

想确定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昏暗的灯光氤氲在男人身上,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彷徨。良久,他才拿出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按键上灵活的舞动……

与此同时,裴泱正坐在凳子上,一脸无奈的听着她两科普林夕言,还顺带坏笑的打探自己和他的关系。

大有不挖点八卦出来誓不罢休的感觉。

手机适时的响起,中断了叽叽喳喳的询问。裴泱松了口气,拿起来看了一眼,顿住。

“我明天八点来宿舍楼下等你,早点休息,晚安。”

他发的短信。

裴泱勉强按捺住心头的荡漾,圆润的指腹戳了几下按键,回了过去。

*****

是夜,女孩躺在床上辗转难眠。

她转头看着室友们酣然入睡的模样,有些咬牙切齿。

都怪她两,在她面前憧憬那么多干嘛?也怪他!为什么要那样看自己?

害得她也胡思乱想了。

翻了无数个身,女孩在几近深夜才勉强寐出一点睡意。

这样的后果便是睡过了头。

裴泱是在一阵尖叫中被惊醒的,伴随着肩膀处大力的摇晃,睁眼便看见朱缘兴奋的脸,

“泱泱,快起来,林学长在楼下,肯定是在等你!!”

她懵了片刻,瞬间惊醒,掀开被子后连忙下床。

完了完了,昨完他说过要带自己去报道的,她把这回事给忘了!

站在阳台上洗漱的时候,裴泱看着两个室友一脸花痴的趴在栏杆上,她踌躇了片刻,也跟着走了过去。

那人还是穿着简单的白衬衫,梧桐树下,清冷矜贵。周围那么多捂着嘴窃窃私语的女生,可他仿佛没瞧见,只漠然的注视着不远处。

似有所感,男人倏地抬头,和她的视线直直相撞。

裴泱下意识的缩了回来,手里的牙刷随着心慌意乱快要掉落,只能在一片晕晕沉沉中听见胸腔里“咚咚”的心跳。

女孩凌乱的拎着背包出门,刚跨出宿舍楼就对上他深邃灼烫的目光,周围的存在一下子就变低了,她不自在的走到男人面前。

“先去吃饭。”

林夕言嘴角含笑的看着她低头闪躲的眼神,大手接过女孩手里的小包,挂在自己的背上。

唉?

“学长,我自己…”

裴泱叫住男人,在他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中,默默咽下后面的话。

气场太强也不好,让人都没办法说话,女孩静悄悄的跟在身后腹诽。

到了食堂更是如此,几百个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过来,林夕言安然自若的找了两个空位,淡淡的嘱咐了句,

“坐在这等我。”

未等女孩回应男人便朝窗口走去,裴泱不太习惯别人打量的眼神,只低头尽量减少存在感,连着他的话都没听清。

几分钟之后一盘食物放在女孩的眼前,林夕言直接在她旁边坐下。

浓烈的气息一下子扑面而来,裴泱有些不适,连着呼吸骤紧了几分。她低头垂眸,吸了一口牛奶。

要不吃完赶紧溜吧,还是不麻烦他了,要找什么借口呢……

等再喝几口,猛的顿住,这是人家买的东西!!!

食物一下子哽在喉咙,变得无比尴尬,女孩的脸被憋得涨红,默默的咽了下去。

算了,下回再还他吧。

“京都艺术馆这周有画展,有没有兴趣去看看?”林夕言偏头询问。

呼吸一下子轻拂在女孩的侧脸上,窜起丝丝电流,她僵在座位上,仿佛只要一抬头,就能轻触他坚毅的脸庞。

四周一片嗡嗡私语声,裴泱讷讷的点头,掩饰尴尬的拿起左边的牛奶,抓了个空,

嗯??

抬眸,那瓶喝了一半的牛奶正被男人拿在手里,性感的薄唇含住吸管,喉结上下滚动间,牛奶一口一口的被他吸进嘴里。

裴泱小脸瞬间爆红。

那瓶是她的!!!


林夕言毫无察觉一般,喉咙不断发出细腻的吞咽声。在喝完剩下半瓶后,才缓缓的将盒子放在桌上。似乎感应到了女孩的视线,偏头疑惑的问,

“怎么了?”唇角处还沾着吸管上粉红的唇釉。

裴泱呼吸顿住,滚烫的热度直冲头顶,满脸赧然。

这让她怎么说啊??

你喝错了,那是我的,你唇边还沾着我的……

女孩窘得不行,只得垂眸讷讷的摇头,未曾注意到男人眼底一闪而过的笑意。

周围早就炸开了锅,低头吃饭的众人实则偷偷的打量着那边的一举一动,自然也看见了男神拿错了别人的早餐,都猛地吸了一口冷气,讨论声越来越激烈。

有的甚至将视频传上了论坛,一时之间,热议纷纷,

“呜呜呜,男神你拿错了!”

“所以男神这是在谈恋爱吗??求那个女生的全部资料”

“他旁边那个女生好漂亮!”

“只有我觉得林夕言是故意的吗?哈哈哈哈……”

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流踩脚蹋鞋

“对女人不屑一顾的人居然破天荒的去接待新入校的学妹,告诉哥们,你打的什么主意?”

林夕言扫了眼赵北嘻嘻哈哈的模样,竟体会到一种朝气蓬勃的清晰感,重活一世的患得患失在无数次亲历之后慢慢变得真实。

他并未像以往那样面露不耐,只好整以暇的勾起嘴角,“不关你事。”

赵北鲜少看到他这幅温和的模样,正准备穷追猛打的追问,还未开口便被大力的踢门声打断。

身材高大的男人抱着篮球走了进来,一身球服运动鞋,手里还拎着喝了大半瓶的矿泉水,热得满脸通红。他浑不在意的拍了下汗湿的头发,满满的阳光气息扑面而来。

“卫逸,这么热的天你还去打篮球?”赵北无语。

卫逸双手一抛,篮球沿着弧线掉进镶在墙上的篮筐里,他双腿叉开坐在凳子上,无所谓的笑笑,

“早习惯了,谁让小爷我精力满满。”他抬眼便看见林夕言正盯着自己,眼眸深邃不明。

“言哥,你看我干什么?”

卫逸插科打诨的调侃,“我发现你这半个月老这样盯着我,该不会突然对我有什么想法吧?”

他性子虽然粗枝大叶,但被林夕言无端的盯了很多次之后,也是莫名其妙。

干嘛用那种深沉难解的目光看着他?

“我可是直男!”说完还炫耀性的撩起衣袖,展示下自己胳膊上的肌肉。

“你脑子怕是有屎吧!”赵北上前拍了拍卫逸的肩膀,好意的提醒,

“人言哥已经对新入校的学妹下手了,贴吧上满满都是他两的桃色新闻,他还能管你这糙老爷们?”

“卧槽,真的?”卫逸惊呆,不可置信的目光投向林夕言。

要知道他宿舍这位可是绝对的高岭之花,四年有多少女生拜倒在林夕言的西装裤下,可男人一如既往的淡漠疏离,连个眼神都不带给的!

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林夕言不动神色的观察着卫逸脸上的神情。震惊,八卦,隐隐兴奋……

一丝一毫都未放过。

他没有上一世的记忆,那个眼神冷厉,每每和自己争锋相对的男人永远留在了过去。

他也没有想起来,不然早就和自己撕破脸,在入学第一天就不顾一切去寻她了。

前世的卫逸执念有多深,林夕言一清二楚。

不然怎么会孤苦伶仃了近二十年,在家人的逼迫下才和别的女人结婚。

男人的心底说不清是轻松还是什么,但自他重生那刻起就知道,

这辈子,无论卫逸是否记得,都不能从他身边夺走泱泱!

林夕言眉目深邃,在抬眸看向卫逸的那刻,薄唇微张,

“嗯,她是我的。”

目光对视之间,卫逸隐隐觉得周围的空气僵持了几秒,正纳闷间——

“我去!!要不要这么霸道?”

赵北咋咋呼呼的声音打断了这片刻的宁静,转眼之间,冷硬的氛围荡然无存。卫逸没放在心上,跟着嘻嘻哈哈的胡侃,

“所以说禁欲的男人动心是很可怕的!”

“赵北,把贴吧里的东西翻出来看看,我瞧瞧让言哥心动的人什么模样?”

“我给你说,绝对的大美人。”

公交车写情书,大型大巴车最后一排被轮流踩脚文段

昏暗的灯光穿过玻璃,隔着蒙蒙的雾气投向器材室,满室朦胧。

裴泱环抱住上半身,脸上挂着若隐若现的泪痕,整个人凄惶无助的蹲在墙角。

女孩甚至不敢拍门大叫,如果是男生进来,看到自己这幅样子怎么办。那她还怎么在学校待下去?

她受够了别人指指点点的目光,以为换个地方可以重新开始,为什么又要再一次经历这种事?

绝望的情绪在心头一点点蔓延,快要将她淹没。泪眼朦胧间,一个模糊的人影出现在她脑海中。

那个人。

那个刚入校就无端的闯进她视野的男人,就像一场遥不可及的梦一样。

他会来救自己吗?

裴泱怔忡片刻,随即无声的苦笑,他根本就不可能知道,就算知道又怎么样?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

只不过带你去报道罢了,怎么就开始妄想呢?

女孩紧呡唇默默垂泪,嘴角的液体又湿又咸,心底的苦涩源源不断,却夹杂着点点希冀。

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林夕言,你可不可以立刻出现在我面前?

“泱泱??”

发愣之际,一声低沉的男音自楼道远处传来,打断这死寂般的宁静,

是他!

女孩不可置信的抬头,红唇微张的瞬间眼泪像止不住的洪水,倾闸而出。她起身点了点头,声音低低的小小的,如同小动物可怜的呜咽,

“…我在这。”

即使知道男人听不见,裴泱也哽咽着重复,“我在里面……”

她的心完全放松了下来,委屈一点点的盈满胸臆,快要溢了出来,仿佛找到了依靠那般,再不用伪装着坚强。

沉重而凌乱的脚步声停顿在门前,林夕言的嗓音急切,

“泱泱乖,别怕,我来了!”

明明是在安慰女孩,大手扯碎布条时却止不住的轻颤,阵阵冷汗浇灌在林夕言的背脊之上。

他明明发过誓再不让她受到伤害,却才不到几天,又让她跌进了别人设计的泥潭里。

男人低哑的安抚让裴泱渐渐从惊喜中反应过来,低头一看,上半身完完全全的光裸着,连内衣都没穿!

“等等!!!”

惊叫声脱口而出的瞬间门已经被推开,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楞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