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流水的文案:(白婧依)看了想做的段子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2-03-12 责编: 人气:

瞬间流水的文案:(白婧依)看了想做的段子

白婧依樱唇微张,口中溢出细碎的呻吟声,和AV画面里女优的娇喘交织在一起,快感一波波涌来,就在高潮快要来临时,咔嚓的门锁声传来,只是声音太小,白婧依又太投入,根本没听到。

 

直到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门外的阳光映照在她脸上,将窗帘紧闭幽暗的房间照亮,白婧依下意识转头望向房门处,见自己的老公高大的身躯,站在门口。

 

四目相视间,气氛尴尬到极点,还是顾绍先反应过来,迅速将门关上。

 

白婧依也终于回神,忙将手从双腿间抽出,慌忙找到遥控器将屏幕关掉。

 

还好她穿着睡裙,一站起身,裙子自动滑落,盖上了未着寸缕的下身,红着脸支吾着问道:“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回来呀?”

 

他一向朝九晚五,结婚一年几乎没有早回过家,白婧依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在客厅里自慰。

 

“有些不舒服,所以提前回来了。”顾绍放下公文包,换上了拖鞋,平静回应道,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

 

走到了白婧依跟前后,即便他努力平复心绪,眸底隐隐燃起的欲望,仍是遮掩不住,他喉结滚动,嗓音低哑问道:“需要我帮你吗?”

 

说罢,他将目光落到茶几上的各种情趣用品上。

 

白婧依瞬间脸红到耳根处,这种尴尬的情况竟然被他撞见了,他肯定会觉得自己饥渴难耐,她简直想找个地洞钻下去。

 

“不!不用了!!我约葛菲喝下午茶,我要换衣服出去了!!”白婧依言语慌乱,说完捂着脸,一路小跑到自己卧室,然后嘭的一声将门关上。

 

天呐!!她简直不想活了!怎么这么丢脸的事让顾绍碰到啊!

 

虽说他是自己的老公,他们也结婚快一年了,但从来没有过过夫妻生活,他们甚至连手都没牵过,也就比陌生人要熟悉一些而已。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白婧依承认这一切确实怪她,她和顾绍是相亲结婚的,当初她只是抱着跟谁结婚都是结的心态,才和顾绍相处结婚的。

 

况且顾绍的条件,她父母是一百二十个满意,个子高大长相英俊,又是海归工作好工资高,有房有车,对于白婧依的条件来说,简直是金龟婿。

 

至于为什么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会和她相亲,主要还是因为小时候他们做过几年时间邻居,那时候顾绍十八,她十三,成绩好长的又帅的邻居哥哥,她那时自然是喜欢的,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转悠。

 

不过他大二那年就出国留学了,之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早就生疏了,直到一年前,顾绍来处理这套房产,碰到了她妈妈,被她拉着问东问西。

 

听到顾绍还是单身后,立刻张罗着要给他和自己相亲,顾绍出于礼貌也就答应了,两人见面后可能都觉得对方还不错吧,就继续相处了。

 

毕竟以他的长相和条件,要什么样的妻子没有啊,用的着忍她这么久?!

 

不过和他结婚之后,白婧依确实过的舒服多了,顾绍烧的一手好菜,早中晚餐都是他做,午餐没办法现烧,也都会在早上给她做好,放到冰箱里。

 

工资卡和他的储蓄卡更是领完证当天就交到了她手中,等于把全副身家都交给了她,他们的婚房是结婚前就全款买好的,本来顾绍说要加上她的名字,但白婧依主动拒绝了。

 

毕竟能和他走多远,她自己也不清楚,工资卡可以随时还他,还房子手续就麻烦多了,她当然不能要。

 

穿戴整齐后,白婧依先是打开了一点门缝,瞄了一下客厅,确定没人后,白婧依才垫着脚小心翼翼的出门,毕竟刚刚发生了那么尴尬的事,她也实在不知该怎么面对顾绍。

 

谁料刚出卧室门,顾绍的声音就从背后响起。

 

“一年了,你还没有准备好吗?”

 

白婧依回头,见顾绍竟站在卧室门旁,他今天的脸色确实不太好,像是阴沉沉的天气,让人觉得闷闷的,很压抑,也不知是身体不舒服,还是碰到了她的丑事,不高兴。

 

在往常,无论是她熨坏了他昂贵的西装,或是因为婆婆频繁催生,她忍不住顶撞了婆婆,惹的大家不快活,顾绍都会笑笑,揉揉她的发顶,安慰她:“没关系,有我在。”

 

“葛菲她在催我呢,等我回来再说。”白婧依说完,忙逃也似的离开了家。

 

说实话,尽管顾绍平日里温和可亲,感觉在他身边,自己可以无法无天,可他真沉下脸来,白婧依还是害怕的,甚至都不敢和他对视。

 

到了葛菲家里后,白婧依包一扔,生无可恋的瘫倒在沙发上,再葛菲接连追问后,白婧依只得全盘托出。

 

听完后,葛菲笑的前仰后合,捂着肚子笑道:“谁让你大白天在客厅里自慰!你就那么饥渴啊!!”

 

“喂!!我也25了!这是正常需求好不好!!我怎么知道他会提前回来!!”白婧依现在想起那个画面,还臊的不行。

 

“既然那么想要,你就从了他呀,说实话就算是迟昱条件也没他好呀!精算师诶,国内顶级的精算师屈指可数,长到你家顾绍这么帅的,估计更是凤毛麟角了,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葛菲边笑边劝解道。

 

白婧依坐起身子,端起水杯连喝了几大口后,揶揄道:“你拉倒吧,你还不是跟我一样,连精算师是做啥的你都不知道,百度了一下,就觉得自己啥都懂了。”

 

“那我也不会像你一样,说人家是算数的。”葛菲翻了个白眼。

 

白婧依想起第一次和顾绍相亲的画面,还是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她记得那时候她随口问顾绍是做什么的,顾绍说是精算师,她张口就道:“哦!这个我知道,算数的,你数学肯定好。”

 

顾绍愣了一下,笑了笑,点头道:“嗯,你说的对。”

 

葛菲突然正经起来,疑惑问道:“婧依,你俩到底怎么回事,一年了还不上床,到底是你有问题,还是他有问题?”

 

白婧依闻言,也收起笑意:“不知道,但是我自己心里,还是接受不了现在就和他上床的,新婚夜的时候,我以为我都准备好了,可真到了那一刻,我还是做不到,而且,你知道吗?他下面也......”

 

“这就前夫了?你还真想和顾绍离婚啊?!”葛菲震惊道。

 

“没~没有,我现在也乱的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白婧依说的实话,她虽然觉得和顾绍的婚姻生活很安逸,但是又觉得,两人性子差的实在太多,他实在太木讷无趣,即便两人过上了夫妻生活,那日子也是一眼能望到头的。

 

想到一辈子就这么过下去,她又觉得不甘心。

 

在葛菲家里混到了十点以后,白婧依才回去,因为顾绍作息准时,十点他是准时要上床睡觉的,这个点她回去,就能避免尴尬了。

 

谁料,回去后一打开门,顾绍在沙发上做的笔直,再一看厨房,她妈端着汤出来,见到她忙招呼道:“婧依,你来的正好,快来把这汤趁热喝了,我特地托人从青海带来的,可难得了呢。”

 

“妈,你怎么来了?”白婧依坐下后假笑道。

 

“我再不来!什么时候能抱上外孙!!小顾过来,你们一人一碗,快趁热喝了。”白妈热络的招呼顾绍。

 

白婧依看着眼前褐色的汤汁,嫌弃道:“这什么汤啊,一股怪味。”

 

“鹿杂汤,你别看颜色不好看,可珍贵了,这里面有鹿茸鹿鞭鹿血是大补啊!快趁热喝下去!”白妈将碗递给两人后,恨不得捏着鼻子给他们灌下去。

 

白婧依从小最怕的就是她妈,倒不是她有多吓人,主要是太有毅力太啰嗦,只要不顺着她,她能坚持不懈啰里啰嗦,说到你同意为止。

 

为了耳朵清净,白婧依给顾绍使了个眼色后,两人一鼓作气,把汤给喝下去了。

 

而后,白妈把婧依拉到一旁,小声道:“我估摸着你们俩现在都怀不上孩子,绝对不是亲家母说的那样是你有问题,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有问题,顾绍他都三十了,力不从心也正常,我今晚给你们炖的汤大补,那什么你们晚上那个完后,你倒立一会,我准保你们这次能怀上。”

 

白婧依红着脸道:“妈!你瞎说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要孩子,你能不能别操心啊!你是不是快退休没事干了?去跳跳广场舞不好吗?”

 

“我操心什么是你说的算吗?照我说的做,我今天睡在你们卧室旁边,我要是听不到动静,我就在这住到你怀上为止!!”白妈直言道。

 

而后扯着嗓子越过白婧依,笑着问顾绍道:“小顾啊,我在你们这住段时间,你不介意吧。”

 

没等顾绍回答,白婧依耸拉着脑袋回道:“好好,我会照办的,你明天赶紧走啊,你来的多才影响我们过夫妻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