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渡(限) 桃子高H*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2-05-23 责编: 人气:
清欢渡(限) 桃子高H*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

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

王水根和李桂芬本来在屋里商量着家里未来的一些事情,突然门外传来了轿车的鸣笛声,接着便是一片鸡鸣狗叫的嘈杂声。

  “又有什么事了吗?”王水根疑惑的看了看门外。

  要知道,在这大山之中,轿车可算是非常难得的稀罕物了。对于文学村这样山里的村庄来说,就算是一个有辆拖拉机的家庭都算是很不错的了。

  梨村的老刘半年前买了辆二手桑塔纳,整整请了一堆亲戚来喝酒庆祝,至于那辆二手桑塔纳,差不多也是方圆几十里几个村子唯一一辆轿车了。而且那辆桑塔纳对于老刘来说也是充门面的成分比较大。

  可今天,王小刚家门前,先是停了王立国的宝马车,现在又停了一辆不知是谁的轿车,对于文学村来说可是相当罕见的一件事情。

  王水根好奇的打开了房门,看着面前从轿车上下来的一个肥头大脑的中年男子,瞬间一愣:“你这是……”

  “王老哥,都怪我钱大木最近没管好底下那坨兔崽子,让您受了这么大的伤,我现在来给老哥您赔罪来了……”看见门一打开,中年男子像是亲爹受了重伤一般,趟着眼泪哭着嗓子冲过大声嚎叫道。

  而看到打开大门的王水根时,钱大木发出一声怪叫,惊异的说道:“他们不都说王老哥您是瘫痪了么,怎么这……”

  “治好了!”李桂芬的性子向来泼辣,冷冷的说道:“我们家水根不是因为操作失误受的伤要负全部责任么,你来陪什么罪啊!”

  “原来是治好了!那太好了!”钱大木脸上一阵激动,一把扑到地上抱紧王水根的大腿,哭喊道:“上天保佑啊,好人有好报啊!要是王老哥您真要在床上躺一辈子,我钱大木也不想活了……”

  王水根是个老实人,此时有些不知所措,泼辣的李桂芬责在一旁冷哼一声。

  钱大木讪讪的抬起头来,有些尴尬的说道:“李大姐,那个定性操作失误是我手下那些个混蛋干的,上天为证我可是一点都不知情,你看我一得知真相,就急急忙忙来向王老哥赔罪来了……”

  一边说着,钱大木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话说着,我都快忘了,我弄了不少保健品,王老哥您这回受了这么大伤,要多养养……”

  钱大木回到车上,大盒小盒从后座拿出了十几盒保健品来,一个个包装精美,看上去价值不菲,一个个搬到了王水根家中……

  其实钱大木话只说了一半,当初王水根受伤的时候他自然是知情的,故意定性为操作失误他也是知道的,不过资本家么,为了钱什么事做不出来,手下这么做符合他的利益,他自然也没理由戳穿。

  本来以为以王水根家的条件,上面也找不到人,家里也没厉害点的亲戚,肯定只能认命。没想到居然听说王水根的儿子王小刚和县城大老板王立国以兄弟相称,吓得钱大木当时都差点尿裤子了。

  王立国是什么人,那可是政协委员,全县数一数二的大老板啊!和他钱大木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那种大老板想收拾自己不是一只手的事情么……

  思前想后的钱大木,手足无措之下,只得立马开车来到这文学村,准备向王水根一家登门道歉。

  村民们听见动静纷纷赶来,王家门前顿时围满了不少人,大家都指指点点,低声讨论,知道一些情况的人开始向不清楚的阐述真相。

  王水根和李桂芬此时都不知如何是好,他们本来都是本分的农民,看见钱大木毕竟是一个小老板,这么在他们面前低声下气,纵然心中有气也消掉了**分!

  聪明的王雨琴见势不妙,此时则偷偷跑走去叫王小刚过来了。

  而人群中围观的兰婶是最为明白其中的真相的,她站了出来,指着钱大木的鼻子高声说道:“你便是那钱老板吧,人在做天在看,要有点良心!水根叔跟你后面干了多少年的活计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人家为你干活时受伤了,你居然想一脚将他踢开什么都不管!”

  歇了两口气,兰婶继续说道:“水根叔他们家什么情况你恐怕也是知道的,以他们家这条件哪有钱治这病啊,你这是逼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啊,要不是小刚回来了,恐怕他们家都要沦落到卖女儿的地步了……”

  兰婶子说的义正言辞,周围的村民们也纷纷侧目,得知真相的村民们,也开始指责钱大木起来。

  “对!兰婶子说的没错!”一道冷漠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是小刚!”

  “小刚来了!”

  村民们纷纷为王小刚让开一条路,让他走了进来。

  王小刚冷冷的看了钱大木一眼,继续说道:“钱老板你回去吧,东西你也带回去,你和我们家之间的恩怨,我和我大哥会解决的!”

  郑大木这么一听,顿时慌了神。

  王小刚的大哥自然便是王立国了,听到他要找王立国,他匆匆忙忙从车里拿出一个大箱子。

  钱大木低声下气的说道:“小刚啊,都是我钱大木的不是,都怪我,这不,我带了五十万现金,来给你们家赔罪来了!”

  五十万,村民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王水根和李桂芬此时脸色都变得有些不太自然了!

  “再说了,小刚!给王老哥定性成操作失误的真不是我啊,我是真不知情啊!那做出这事的小子已经被我辞退了,我……”一边说着,钱大木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看着钱大木这可怜巴巴的表情,王水根不禁也有些心软,轻轻对王小刚说道:“小刚,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吧……”

  听到当事人父亲都这么说,王小刚轻轻点了点头。平心而论,这钱大木和自己家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这些东西他脸色上自然不会表现出来。

  只见王小刚继续冷冷说道:“五十万而已,我们家不缺钱!”

  这话不假,上次王立国买了他的那瓶药液就给了他五十万,而且王小刚相信以他的医术赚这么些钱也是轻而易举的!

  居然不缺钱,五十万都不要,周围的村民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小刚。五十万啊,对于这些普普通通的农民来说简直是一笔巨款。

  钱大木也慌了神,开始看王水根和王小刚的表情已经可以说是原谅他了,可是现在自己这五十万的现金他居然都看不上眼……

  不过想想也对,钱大木暗自想到,王小刚既然和王立国这种大老板以兄弟相称,五十万对他来说自然不是个大数目了……可钱大木他毕竟只算是个小老板,五十万已经是他可以掏出的所有流动资金了!

  “这……这……”钱大木突然灵机一动,说道:“小刚兄弟,既然你不缺钱的话,要不我将这整座大山的租借权送给你?”

  “整座大山的所有权?”王小刚一愣。

  “是啊是啊!”钱大木说道:“前两年国家搞什么退耕还林,我托关系将整座大山和周围的一小片土地租了下来,拿到了五十年的租借权!”

  钱大木思来想去,既然钱王小刚是看不上的,那么只能走感情攻势了。王小刚毕竟是这大山附近长大的孩子,对于这座大山想必感情会很深!

  两年前钱大木的确是抱着开发大山的心态,花了不少钱才拿下这租借权的,不过这两年他发现山上的收益并不高,甚至会入不敷出,所以这些开发的打算渐渐打消了,整座山也荒废在这里,如果能送给王小刚做个顺水人情也是极好的。

  “大山是么……”一个计划瞬间从王小刚的脑海中滋生,点头说道:“那行吧,我们把手续办好,这事算是一笔勾销了!”

  听见王小刚同意了,钱大木顿时一阵大喜,在他眼中,这座荒废了的大山的租借权甚至远远不如五十万现金。钱大木认为自己的感情攻势对王小刚起了作用,忙不迭的点头,像是生怕王小刚反悔似的。

  李桂芬此时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在她看来这座破山哪里值五十万了,还是租借权,刚欲开口说话,便被一旁的王水根拉住。

  王水根向妻子使了个眼色,同时轻声说道:“这事就交给小刚吧,他现在也长大了,我们还是别管了!”

  李桂芬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和钱大木稍微商议了一小会,很快,王小刚便和他达成了协议,拿到了大山的租赁开发合同,钱大木欢欢喜喜的开车回去了。

  钱大木离开后,之前议论纷纷的村民们开始渐渐散去。

  王小刚也正欲回家,却被人拉住。

  “怎么了?兰婶!”王小刚回头看了看,是兰婶,于是便问道。

  …

  

清欢渡(限) 桃子高H*在公交车上震蛋器折磨自己 一次销魂交换经历更多完整内容请持续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