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良凰后母后乖乖让朕爱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11:11:06 责编: 人气:

赵浪是农家之首,秦始皇当然知道。

而六国之王之间的争斗,他也看得清清楚楚。

毕竟是赵王赵浪亲自和他说的,再加上赵高没事儿还能从技院得到一些消息。

所以,他知道赵浪现在和项氏可不对付。

但农家现在却依附了项氏?

秦始皇要是连这都看不出来是赵浪在给项氏下套,那也统一不了六国。

“哼,这小子,倒是机敏。”

秦始皇笑着说道。

只要想想,两军交战的时候,自己这边突然有人倒戈相向,那可真就要命了!

一旁的赵高听得一愣,说道,

“陛下是说这是公子浪故意安排的?”

秦始皇

 

的头微微扬起,带着几分笑意说道,

 

“如今没了赵浪他爹给浪儿钱财,农家的日子可不好过。”

“浪儿又是个良善的性子,就是如今,也还在帮助普通的农人。”

“只靠他的那点收益,怎么可能养的起农家?”

“所以,他这是用项氏的钱财帮助农人度过难关。”

赵高这时候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惊叹道,

“原来如此!公子浪真是大才!”

身为中车府令,他当然也想的到这些事情,只是做奴才,就要有做奴才的觉悟。

有些风头,该让的就要让。

再夸夸公子浪,比夸陛下还要强!

看看,陛下的心情不就一下就好了么?

当然,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

“陛下,可是老奴还听闻墨家似乎也依附了项氏,这会不会有些麻烦?”

赵高带着几分担忧说道。

秦始皇这时候却摇摇头,很快说道,

“诸子百家不会完全的依附一个势力,应该只是派了一些弟子,用工匠的身份前去而已。”

“别忘了,就是朕的匠作监也有不少墨家弟子。”

“不过,墨家不是一般的诸子百家,听闻他们近些时日展示的新墨家秘术极为神妙,墨家声势高涨了一些。”

“你也要留心。”

墨家的实力还是极为雄厚的,哪怕是秦始皇也要多留心几分。

一旁的赵高听得连连点头,然后笑着回道,

“公子浪还有儒家的支持,现在辽东的事宜,都是儒家弟子在操办。”

“这么想来,倒是也不怕墨家。”

现在的大秦,诸子百家里面,还是儒墨两家当道。

赵浪有儒家撑腰,倒是不怕墨家。

听到这话,秦始皇再次露出一个笑容。

就在这时候,一名黑冰卫匆匆走了进来,说道,

“陛下,公子浪来信。”

听到这话,秦始皇的眼睛一睁,接过了信件。

才打开,里面就掉出来一个玉佩。

秦始皇看完了信件之后,拿着手里的玉佩,神色略有些古怪的说道,

“这小子居然又收服了韩王室。”

一旁的赵高这次是真的震惊了一下,说道,

“怎么会如此之快?”

现在离六国之王起事才过去多久?

赵浪居然就已经拿下了五国!

这也太不真实了。

谁知道秦始皇这次却没有太多的意外,把玉佩放到了一边,冷然道,

“这倒是不奇怪。”

“如今项氏用楚伪王的名义,发出了入关中者称王的号令。”

“无数六国贵族,自带军士,粮草,准备跟着项氏入关称王。”

“六国王室当然坐不住了,哼,恐怕就连楚伪王也是如此。”

项氏的做法就是在挖六国之王的根基,他们直接恐怕早就是离心离德了。

所以秦始皇现在反而是不奇怪了。

只是现在却又有新的问题了。

“那,陛下...要放了公子浪的爹吗?”

赵高这时候神色有些古怪的问道。

按照之前的约定,赵浪只要能掌控几家王室,再给秦军通风报信,不得和秦军直接起冲突。

那么,以王室玉佩为凭证,秦始皇就要放了赵浪的老爹。

现在赵浪的这些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做到了。

那要不要...或者说,怎么放了赵浪的老爹?

毕竟,这世上可只有一个始皇帝。

秦始皇这时候也罕见的露出一丝犹豫,最后还是说道,

“这事倒是不急,彻底扫除六国余孽,就在明年的开春一战,朕分心不得。”

“嗯,告诉浪儿,就说冬日不便行动,等明年开春再说。”

“对了,记得找浪儿拿到项氏的具体动向,他有农人在项氏大营,这些信息还是很容易的。”

这次的称王之战,几乎聚集了所有有野心的六国余孽。

留在原地的,都是愿意顺从的。

歼灭了这些野心贵族,大秦安稳的基础就算是打下了。

但是,这次对方声势浩大,就连他也不得不打起精神。

赵高连连点头,不过露出一丝迟疑说道,

“陛下,如今大势已成,不如表明身份,和公子浪一起夹击项氏...”

秦始皇这时候笑了一声,说道,

“告诉浪儿,大秦始皇帝是他爹?你如何和他明说。”

“就算是你自己前去分说,他明面上答应的好好,其实早以为你投敌了。”

“等真上了战场,你以为他会和朕一起夹击秦军,信不信,他转身就看我等和项氏争斗,然后坐收渔翁之利,把两家一起收拾了。”

赵高听得瞠目结舌,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

“不至于吧...”

秦始皇笑着摇摇头,

“罢了,此事你按朕的吩咐去做就是。”

“再通知辽东的边军,长城合龙,关闭去往草原的通道。”

“遇到如此境地,浪儿到底会如何抉择,明年开春也就知道了。”

“对了,记得用浪儿老爹的名义回信,让他好好为朕提供情报。”

“你再去一趟技院,看看浪儿有没有什么信息要私下说的。“

赵高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现在都成了技院的常客了。

技院的人都知道,咸阳如今有个出手大方,但洁身自好的贵人。

只是他也没得选,不再迟疑,赵高很快退下。

宫殿内,秦始皇却没有立刻继续处理政务,而是带着几分笑意,走到了门口。

看着白茫茫的一片,这肃杀的景色,在他眼里也变得有了生机。

别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却知道,赵浪的这些做法,已然是帝心初成!

一颗帝王之心的最基本,就是心怀天下!

“浪儿的帝心初成,就看你敢不敢踏出那一步了!”

心怀天下的人不少,但最终还是要看,敢不敢真正的踏出那一步!

秦始皇看向赵浪的方向,一时间,神色莫名。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

墨家的庄子上。

等项氏走了之后,接到了消息的奴等人也过来和赵浪汇合了。

他们已经做好了制造混乱,救出赵浪的准备。

好在没有到这一步。

只是赵浪这时候没有时间安慰对方,因为他还有几大车的财物要处理。

“这里的钱财都足够这一地的百姓过几次冬了吧。”

看着面前几大车的钱财,魏豹有些愣愣的说道。

他这些的确是穷怕了。

但一旁的魏王咎却把他拉到了一旁,这些钱财是赵浪的。

他没有权力找对方要什么,而且赵浪的农家已经付出的足够多了。

赵浪却也没有说话,而是看向钜子。

虽然这些钱是自己坑的项氏,可到底是墨家派了那么多弟子出去。

这些钱财还是要先过钜子的手。

钜子这时候却极为干脆的说道,

“先生还是早些把这些东西处理了,好来教教我这造纸术!”

和造纸术比起来,这些钱财,算得了什么?

一根毛都比不上!

而且墨家什么时候缺过钱?

那么多工匠,只算工钱,墨家就不会缺钱。

赵浪微微思量了一下,很快说道,

“奴,给墨家留下一车钱财,其他的给当地的农人处理。”

就算墨家不缺钱,但该给的还是要给。

这些钱刚好帮助魏地的百姓过冬,而且从某种方面说,这些钱财其实本来就是魏地百姓的。

现在只是还给他们而已。

但是这时候魏王咎神色动了一下,想说什么,犹豫了之后,却还是没有说话。

很快,赵浪就把这里的事情全部安排妥当,所有人都各司其职。

然后他就被钜子拖到了房间里。

让墨家游侠把院子围得严严实实之后,钜子才开始让赵浪说出造纸书。

看着钜子这么严肃的样子,赵浪有些苦笑不得,

“白老,不用这么夸张。”

钜子摇摇头,

“此事关乎整个华夏,马虎不得!”

赵浪见对方这么坚持,也只能随他去了。

很快就把造纸术的过程告诉了对方。

“制造这神物的成本居然如此之低?”

钜子有些愕然的看着赵浪给出的制造方法。

赵浪点点头,说道,

“等工匠熟悉了流程,这成本还能更低。”

听到这话,钜子几乎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因为他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让完全可以把墨家的学问,传播到整个天下!

不等钜子说话,赵浪继续说道,

“对了,还有和这纸张配套的印刷术,白老你一起记下。”

赵浪很快把印刷术的原理和作用说出来。

然后提前把手放到了钜子身后。

下一瞬,果然就顺利的扶到了差点往后倒下的钜子。

四大的发明的威力,那不是吹的,赵浪当然会准备。

把这些东西全都给了钜子,赵浪很快说道,

“白老,这些就都交给您了,我还有事,很快就要返回韩地了。”

冬天的看似很长,但还要整备军事,做好来年的准备。

加上天气寒冷,办事的效率难免变慢,这么算的话,时间只能说刚刚够。

要不是有项氏的那么多物资支持,那情况就不好说了。

钜子点点头,他也知道赵浪现在的身份和处境,都不能像之前一样那么自由了。

“不过,先生能不能看看我对‘气’的新发现?”

钜子带着几分求知的神色说道。

赵浪看到这一幕,怎么可能拒绝。

很快,就跟着钜子到了一间密室。

只是当赵浪看到一个铁锅的时候,整个人还是不由自主的麻了。

“这是用先生所教的炼铁法制造的,只是这铁有些脆,我等又加了一些金属。”

“我还发现,这窄口的锅煮水,产生的气,似乎更容易掀翻盖子,这是不是说明,口子越小,气的力量越大。”

“先生您看!”

钜子一脸兴奋的边说边演示。

很快赵浪就看到,那窄口的铁锅受热之后,直接将那小盖子冲飞出去数米。

“先生,您说,我如果做一个封闭的铁箱子,只留一个小口出气,那么这气是什么能举起更重更大的东西少!?”

钜子这时候满怀期待的问道。

赵浪整个人直接目瞪口呆。

这算什么?

大秦青铜铁合金?再加上蒸汽机?

看着钜子求知的眼光,赵浪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白老,理论上的东西,我到时候全部写给你。”

“在实际操作上,你已经完全超过我了。”

赵浪倒不是谦虚,他自己本来也就是个半吊子,钜子现在的进度,委实有些可怕!

虽然以现在大秦的工艺,不可能这么快做出来。

可这么发展下去,一百年之后呢?

别人还怎么玩?

听到这话,钜子微微有些失望的点点头。

他心中其实有许多疑惑,原来是想指望赵浪解惑的,可现在只能是靠自己了。

但是这失望只持续了一瞬,很快,他便重新打起了精神。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每一天都得到新的学问的感觉了!

“白老,这墨家信物...”

昨天的调令他已经做好了。

今天就会有近百名墨家工匠,前往辽东。

现在他还是要把信物还回去的。

可钜子这时候却没有接,而是看着面前的铁锅说道,

“先生,我已经没有精力再管墨家的事务了,还请先生代劳。”

“长老们会协助你的。”

对赵浪接手墨家钜子的位子,长老们也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那造纸术和印刷术,就足够了!

赵浪听得神色微动,但最终,还是将信物留在了手上。

他现在的确是需要所有的力量!

“多谢白老!赵浪必不敢有负墨家。”

赵浪这时候行礼道。

如果说农家和医家,都是被他的财大气粗所折服,那么墨家这边,他可没有付出什么金钱。

这些技术,也多是些上辈子极为常见的。

说到底,赵浪还是觉得自己占了墨家的便宜。

很快,赵浪便行礼告退。

看着赵浪离开的背影,钜子露出一个笑容。

墨家的身家性命是何等重要?

选人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品性。

赵浪这次对于财物的处理,更说明了这点。

把墨家交给赵浪,他放心。

当然,他也并非没有留后手,他没有将墨家钜子的位置交出去。

如果真的事有不对,他还是能护住墨家的传承。

很快,赵浪便带着人出发,准备回韩地。

只是这次楚王咎要求一起同行,

“你不在这里帮着百姓过冬?”

赵浪有些奇怪的问道。

对方的性子他也是了解的,怎么会在这时候离开魏地。

魏王咎淡然说道,

“我本来就不能现身,此地有农家安排,魏豹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不会有什么问题。”

赵浪嗒嗒嘴,对方这话倒是说的没错。

只是这事儿哪哪儿都透着古怪,很快,赵浪心中一动,明白了什么。

露出一个笑容,说道,

“你是想把自己的当做人质。”

看到魏王咎脸色一红,赵浪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魏王咎见赵浪已经说透了,这时候也不再掩饰,说道,

“如今魏地百姓的存亡,全在赵王一念之间,而现在又投入了如此多的钱财。“

“我等实在无以为报,所以...”

赵浪听得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大方的说道,

“魏王倒是不必如此,更不必愧疚,本王做这些事情,倒不是为了其他人,而是为了自己。”

魏王咎听得神色微愣,

“为了自己?”

赵浪这时候目光微微闪烁,说道,

“这天下农人,本来就都是本王的人,有没有魏王,本王都会帮助他们!”

“再往后看,这天下的儒生,工匠,医师,也都是本王的人。”

“本王帮助天下人,也就是帮助自己人,那又何须魏王的回报?”

听到这话,魏王咎的神色狂变!

身为王者,他太明白赵浪这话中的含义了!

赵浪居然和那始皇帝一样!

要的是整个天下!

这就是赵浪的野心!

看着魏王咎的神色,赵浪淡然说道,

“现在,魏王还想和本王一起走么?”

魏王咎顿时脸色惨白。

赵浪这时候已经朝前面走去!

天下一统是无可争议的!

这也是为什么,哪怕赵浪准备撤到草原,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天下一统的信念,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因为天下一统,这是数千年来,不可更改的!

现在,他已经有了云梦泽,辽东,韩魏齐三地。

身后还有着农家,医家,儒家,墨家!

要说他心里没有一点野心,那也太假了。

现在哪怕知道始皇帝没死,赵浪也觉得,自己可以试试了!

当他把秦军的主力掉到南方去,和项氏还有六国贵族硬碰硬。

等他们相互消耗,自己乘虚而入,也不是没有机会!

到时候如果真的能成。

那么地方上,有野心的六国贵族都已经被项氏入关中称王的说法带走。

留下的都是愿意服从的。

如果大秦弄不死他们,自己也弄死他们。

反正,这些不甘寂寞,想要称王的六国贵族,死定了!

自己的农家从底层入手,掌控地方!

儒家弟子锁定中层!随后再用综合学院的弟子替代,考试这种东西也该出来了。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所以,如今哪怕始皇帝在世!他也敢想一想!

心里盘算着,赵浪一路往前,等到到了晚上扎营的时候,也微微有些回过神。

却发现魏王咎还在队伍里,

“知道了本王的野心,还跟着?”

赵浪挑了一下眉头问道。

魏王咎这时候带着几分认真说道,

“赵王仁德,如果当今这世道,一定要有一个人掌管天下的话,我希望是赵王。”

魏王咎其实看到很清楚。

大秦暴虐,连连征辟。

项氏如今却似乎也一样。

其他诸王,都早已经成了附庸。

只有赵浪,有实力,对百姓又是极好,这种好不是装出来的。

听到这话,赵浪笑了一声,淡然说道,

“那你就跟着吧,也监督监督本王。”

从现在开始,魏王咎也算是上自己人了。

正当赵浪想和魏王咎聊一聊时,奴急匆匆的走了过来,说道,

“主人,商姑娘急报!高句丽有异动!”

听到回报,赵浪很快接过来写着字的布帛。

看完了之后,赵浪就皱起了眉头,自语道,

“高句丽是疯了吗?”

情报上显示,高句丽在入冬前,就开始大肆的招兵买马,囤积物资了。

看那的规模,并不只是装装样子。

这些人还真的敢攻打大秦?

是疯了吗?!

要知道,大秦的边军,他如果没有黑火药和连弩,都不想和对方硬拼。

赵浪有些看不懂高句丽的情况。

但是他也微微有些担忧,他的基地可就在辽东,要是真有个什么闪失,老家被端了,那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传令给大猫,大狗,还有陈平,让他

 

们准备好物资,和农人军士,以防万一。”

 

“再去告诉海哥,让他做好支援的准备。”

赵浪连连吩咐到,他还是小心点好。

只是这么一来的话,他的进度也就要加快点了。

拿出从韩成那里得到的玉佩,赵浪给了奴,说道,

“送到咸阳去!”

他要尽快把老爹要出来!

这样,无论天下形势如何变化,他也能进退自如!

如今他已经送过去五国玉佩,还有所有的情报,始皇帝也该放人了!

很快,一匹匹的快马就离开了队伍。

几天后,咸阳皇宫。

白皑皑的大雪,此时已经覆盖了整个咸阳。

天和地此时是同一个颜色。

只有咸阳皇宫里,一直有人打扫着积雪,露出了皇宫的样子。

宫殿内。

秦始皇还是一如既往的处理政务。

“蒙毅的大军都给他了么?”

秦始皇淡然的问道。

赵高回道,

“军事调动的命令,在入冬前就已经下达了。”

“中间需要时间调度,现在北方却又是大雪,调动恐怕有些障碍。”

“但是,到了初春,一定能全部到蒙毅将军手中。”

秦始皇点点头,说道,

“朕听闻,如今项氏已经在定陶聚兵数十万!看来野心不小啊。”

赵高笑道,

“不过是一群叛逆而已,蒙将军自然能够应对。”

看着秦始皇还是有些皱着眉头,赵高接着说道,

“老奴最近却是听到一些消息,但是觉得太过于可笑了,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说。”

得到了秦始皇同意,赵高这才说道,

“项氏近来似乎在宣扬,自己得到诸子百家的支持,老奴原本有些担心,但是细问之后又觉得极为可笑。”

“那项氏居然说,自己得到了农家的支持。”

听到这话,秦始皇顿时一阵愕然。

(安)

喜欢大秦:不装了,你爹我是秦始皇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