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适合一个人看的黄台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11:18:31 责编: 人气:

邓禅闻言,不由撇嘴冷笑。

这老小子,倒是吹得一张好牛皮。

真当姑奶奶是吓大的?

你若是真有那个本事,有绝对的把握可以将我镇压,还会在这里跟我闲唠扯皮?

怕是早就已经迫不及待要痛下杀手了吧?

天寿尊者眼中的贪婪之色,邓禅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这样的冷血无情之人,若是真有机会可以将他们一举镇压,断是不会再多说半句闲话。

现在他之所以这般威逼利诱,百般纠缠,不过就是还没有万全的把握罢了。

这也说明,天寿尊者心中也在忌惮。

毕竟,鬼仙一脉对毒仙的克制效果可不是一般地强大。

否则的话刚刚邓禅也不可能会一击必杀,只是一剑,就成功将一名修为远超她两个小境界的阳平老祖给彻底击杀。

毒仙体内的蛊道之源,天生具备阴灵之气,功效甚至要比医圣山的阴灵宝液还要强大精纯。

所以不管是孙络还是邓禅,在看到这两位巅峰至尊毒仙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兴起一种想要狠咬他们一口的冲动。

只是孙络的修为尚低,咬而不动,只吃了一口就被阳平尊者给完全禁锢。

而邓禅,却已是至尊鬼仙,吞噬之力更胜孙络十倍百倍。

所以她才能一击奏效,在用仙剑绞碎阳平老祖内腑的同时,也连同他的蛊道本源与神魂本源给一并抽取出来。

不然,以巅峰至尊强者的恢复能力,哪怕五脏俱碎,金身全崩,一时半刻也不会完全殒落。

“这个天寿尊者,必然也是在忌惮我鬼仙一脉的吞噬神通!”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毒仙一脉,体内的蛊道本源丰厚无比,甚至还要高出阳平老祖一大截。”

“真是……诱人的很啊……”

看着看着,邓禅的眼中也不由泛起了一丝贪婪之色,有点儿想要流口水。

“若是能把他体内的蛊道本源也给一并吞噬炼化,老娘的修为境界必然能够再上一个台阶!”

刚才从阳平老祖体内抽取的蛊道本源,她并没有完全吸收炼化。

很大一部分全都塞给了孙络这个新晋鬼仙,助他破境至尊。

但是,哪怕只是吸收了一极少的一部分的蛊道本源,也都让邓禅体内的鬼力修为直接有百分之十左右的极大增幅。

由此就可以想像,这巅峰至尊境的蛊道本源,功效究竟有多么强大了。

若是她能有机会把修为更胜阳平老祖的天寿尊者也给一举擒拿击杀,吞噬掉他体内的蛊道本源,她晋级中阶至尊境绝对是板上钉钉。

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她能还试着冲击一下巅峰至尊鬼仙境呢!

“看样子,咱们是淡不拢了!”

见邓禅半天不说话,同时也感应到邓禅看向他的眼神中泛着浓郁的杀机与无尽贪婪之色,似乎想要一口把他给吞噬下去。

天寿尊者不由微微摇头。

瞬时便知道,他想要通过威逼利诱达到目的手段,怕是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眼前这只至尊鬼仙并没有半点儿合作的诚意。

甚至,还胆大包天地想要把他的蛊道本源也给一并吞噬炼化。

果然,天敌就是天敌啊!

不但他想要收服驯化这只至尊鬼仙,这只至尊鬼仙同时也在惦记着他身上的蛊道本源,甚至比他还要迫切渴望得多!

看样子,想要彻底将这只至尊鬼仙收服,仅是靠言语上的刺激已经完全行不通了。

搞到最后,还是少不了要兵戎相见!

“既然如此,那就莫要怪老夫不客气了,希望稍后你不会后悔!”

说话间,天寿尊者释放出来的至尊威压再次倍增。

哪怕他极为忌惮邓禅至尊鬼仙的吞噬之力,也知道想要把邓禅强行收服镇压,必然会消耗颇大,甚至重伤都不是没有可能。

但是眼前,他想要得到鬼仙传承,却是不得不如此了。

只是一只初阶至尊境的鬼仙而已。

他自信,以自己的实力,必然能够笑着站到最后!

轰!

巅峰至尊威压铺天而来。

李长庚、宁义二人再次憋屈不已地被禁锢在当场,没有半点儿反抗之力。

粗气直喘,脸都红了。

无论他们怎么努力挣脱,都没有半点儿作用。

只能瞪着一双不甘不忿的大眼,死盯着天寿尊者。

这个时候,如果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天寿尊者可能都被他们千刀万剐无数次了。

“第二次了!”

“太特么丢人了!老子这辈子打架,从来都没有这么憋屈过!”

“变强!一定要变得更强!”

“这次若不是死,老子必然要比之前努力千倍万倍,同样的耻辱,这辈子我都不想再体验第三次了!”

“……”

李长庚、宁义二人心中发狠,愤恨不已。

恨天寿尊者欺人太甚!

恨自己太过弱小无能!

这一刻,心中的不甘与屈辱,甚至都已经超出了他们对于死亡的恐惧。

变强的意念与欲望,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与此同时。

正在破境中的孙络,似乎也受到了些许影响,身上的至尊气息急速收敛。

破境的速度直接下降了一半,他似有感应,眉头轻皱,不过却并没有直接从入定之中醒来。

应该是并没有感应到必死的危机,所以依然还在凝神吸收炼化着剩余的蛊道本源,不断地强化着自己的神魂虚体,加速着自己破境晋级的速度。

他很清楚。

不入至尊,纵是醒来也是被动挨打的命。

与其如此,倒还不如拼死一搏,一鼓作气突破到至尊鬼仙境!

唯有如此,他才有可能与邓禅长老并肩作战,共同对付天寿

尊者。

二仙二鬼之中。

唯有邓禅,依然还面色如故地站在原地。

挺身昂头,正面与天寿尊者对峙,好似丝毫不受天寿尊者巅峰至尊威压的影响。

同阶之中。

鬼仙的神魂更为稳固,元神意念也更为强大。

天寿尊者想要用刚才阳平老祖对付孙络的手段来对付邓禅,无疑是行不通的。

除非他现在就能破境到帝尊境,以足足高出邓禅一个大阶位的强悍实力修为,来强行镇压。

“真是,很难缠啊!”

天寿尊者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眉头不由微微皱起。

至尊境的鬼仙,远要比他之前所预想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这一次,如果不舍命拼上一把的话,怕是会难以如愿了啊!”

天寿尊者紧盯着在他巅峰至尊威压之中依然挺立,丝毫也不受影响的邓禅,轻声自语。

如果不是为了庇佑她身后的二仙一鬼,邓禅可能早就已经主动冲杀过来了。

更重要的是。

那只正在破境中的巅峰太乙金仙境鬼仙,身上的至尊气息越来越浓郁,似乎也马上就要破境成功了。

如果说之前,天寿尊者还不是很在意他突破成功与否的话。

那么现在,在切实地见识并体会到了邓禅这样一位初阶大罗至尊鬼仙的强悍之后。

他终于还是心生了祛意。

一只初阶大罗至尊境的鬼仙都已经这么难缠了,若是再加上一只,他岂不是会加难以应对?

这个时候他若是再不主动出击,也许下一秒钟,他就要被动挨打了。

做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牌巅峰至尊,天寿尊者自然是不可能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就是现在!”

“万蛊分身,启!”

一声低呵。

天寿尊者的身形突然以一化万,分别从四面八方同时扑向邓禅长老。

邓禅见状,面色微变。

终于不再被动防守,手中的仙剑也一分数道,无尽的剑芒犹如万剑齐发,同时射向天寿尊者的千万虚影。

轰!

轰!

剑芒与虚影相撞,仙力气息与魔力气息相互吞噬震荡,整个虚空都陷入一片轰鸣之中。

“嗯?”

“不好!这老家伙的真正目标竟然是孙络统领!”

片刻之后,在无尽的震荡与轰鸣之中,邓禅心有感应,突然神色一变,瞬时闪身向身后正在破境中的孙络扑去。

就在刚刚那一瞬,感应到天寿尊者的一道分身突然冲破她的封锁,出现在了孙络的身前时。

邓禅这才赫然发现,她眼前这万道分身虚影,竟然全都是天寿尊者释放出来迷惑她的障眼法。

天寿尊者真正的目标根本就是她,而是她身后即将要破境成为至尊鬼仙的孙络!

此时,天寿尊者的真身,已然在万道分身虚影的掩护下,强行突破了她的剑网防御,出现在了孙络的身前。

而孙络,正处在破境晋级大罗的关键时刻,心神完全沉浸在对大道的感悟之中,并没有察觉到天寿尊者的临近。

就算察觉到了。

以他现在还没有完全破境的修为状态,也很难能够抵御摆脱。

“呵呵,小女娃,你到底还是太年轻,反应也太慢了些!”

已经站在孙络身前的天寿尊者,看着突然反应过来的邓禅,不由得意一笑。

“对付你,老夫或许还要多耗费一些时间与功夫,但是对付这只半调子的准至尊鬼仙,却是简单多了!”

说着。

在邓禅赶至近身之前,天寿尊者右手一挥,瞬时间就将孙络给完全禁锢,再次以意念为囚笼,将孙络给强行收拢在手掌心中。

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与邓禅拼得两败俱伤。

他真正的目的,一直都是想要谋取邓禅与孙络二人所掌握到的鬼仙传承而已。

所以,从一开始。

在察觉到孙络与邓禅二人所修的鬼道功法极有可能是同出一源的时候,天寿尊者就已然把主意打到了相对而言更容易掌控的孙络身上。

“现在,老夫想要的东西已经得到,无须再投鼠忌器、百般顾虑了!”

“接下来,就轮到你们来感受老夫的怒火,好好地品尝一下被万千蛊虫吞噬折磨的滋味的时候了!”

天寿尊者手握着孙络,一脸狰狞地低头俯视着邓禅,还有李长庚、宁义等人。

刚刚他之所以不愿与邓禅直接动手。

不止是因为他在忌惮邓禅至尊鬼仙的吞噬神通。

更是有些投鼠忌器,唯恐在争斗中重创或是直接毁掉了邓禅及孙络这两只鬼仙的神魂虚体。

同时,他又担心,真要是把这两只鬼仙给逼到绝路上时,他们会不惜自爆殒落,也不与他合作。

毕竟,他真正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击杀这两只鬼仙,而是为了他们识海中的鬼道传承。

若是他们全都身死,他的愿望岂不是就完全落空了?

天寿尊者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所以,在没有俘虏到邓禅或是孙络,在没有确保鬼道传承无虞之前,天寿尊者并不愿与他们发生太过剧烈的冲突。

但是现在。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

得到了孙络,也就相当于是得到了鬼仙传承,他再也无需顾忌什么了!

而眼前这些目睹了他得到鬼仙传承的家伙们,全都得死!

“帝尊盘龙蛊,出!”

天寿尊者意念一动,一只金色如龙的细小蛊虫及数万黑影,直接从他的识海之中被召唤出来。

一丝微弱到几不可闻的帝尊威压,从这只为首的幼小盘龙蛊身上缓缓四散蔓延,很快就将方圆万里之内所有的生物全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是……帝尊威压?!”

邓禅的身形一颤,双腿竟然跟着有些颤抖,一股来自于神魂深处的敬畏情绪不断影响着她,欲要控制着她的身躯,跪地臣服。

下方,被困在广威仙城内的一众仙人,亦是颤栗不已,身体同时不受控制地跪伏于地,不敢抬头观望。

天寿尊者见状,略显苍白的老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这是他耗费万年时光,好不容易才蕴养出来的一只帝级盘龙蛊。

哪怕还没有完全蜕变,还不是真正的帝尊蛊虫。

但是却已然具备了一丝混元帝尊境的无上威能。

哪怕只是这么一丝丝弱不可闻的帝尊威压,也足以让这世间绝大多数的生物为之颤栗臣服了!

“现在,全都给老夫乖乖地认命吧!”

“能够有幸见识到老夫的这只帝尊盘龙蛊,并成为它的饵食,你们也算是不虚此生,倍感荣幸了!”

“哈哈哈,受死吧,小东西们!”

说着,天寿尊者右手一挥,意念一动。

一直盘悬在他额前的金色盘龙蛊就开始震动双翅,带着它身后的万千蛊虫,疾速向对面的邓禅、李长庚等人飞驰而去。

喜欢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请大家收藏:

亲眼目睹了同样是巅峰至尊境修为的师弟,身死道消的全部过程。

天寿尊者虽然惊愕,却并无半分惧意。

更没有一点儿兔死狐悲之感。

相反,看到有更强大的鬼仙出现,他眼中的贪婪之色竟较之前还更加浓郁。

他死死地盯着邓禅,还有即将破境的孙络。

不退反进,直接闪身挪移到了二人近前千米之处。

“能够修行到至尊境的鬼仙传承,来历必然非同一般!”

天寿尊者轻舔着嘴唇,切声向邓禅说道:

“若是你愿意拱手把你所掌握的鬼仙传承让出一份给予老夫,老夫可以考虑放你们一马!”

“不止是你们,还有我手中的这两个小东西,以及下方仙城之中的那些仙人。”

“好好考虑一下。”

“可以兵不刃血地结束这场纷争,而且还能得到老夫这样一个即将破境混元帝尊强者的一份人情,再没有比这更划算的事情了!”

天寿尊者出言诱惑。

而邓禅却听得有些心头发寒,对于这个巅峰至尊毒仙的话,一点儿也不相信。

她可是才刚刚击杀了天寿尊者的同门师弟。

可是这天寿尊者却一点儿也不以为意,更没有半点儿要为他师弟报仇的意思。

更离谱的是。

他师弟的金身未凉,神魂还未完全消散,天寿尊者一转眼就开始和颜悦色地跟她谈起了交换条件。

这样的冷血无情之辈,为了利益可以完全无视自己同门师弟的生死,说出来的话又能有几分可信?

她若是真的昏了头,把鬼仙传承交出。

有九成九的可能,天寿尊者马上就会翻脸无情,将他们彻底残杀!

“魔道中人,果然都是心思歹毒、冷血无情之辈,他们的话是万万不能相信!”

邓禅心思涌动,一声冷哼。

“好啊,为了证明你的诚意,你先把手中的二人给放了,咱们再谈其他!”

邓禅冷声回复,并没有直接一口回绝。

她需要为孙络争取破境的时间。

同时,若是能顺便把李长庚、宁义二人给救下,那更是再好不过。

“好,爽快!”

天寿尊者闻言,想都没想,挥手间就把李长庚、宁义二人身上的禁锢给解除。

而后,右手一甩。

刷的一下,就把二人给推送到了邓禅的身前。

他知道邓禅不可能会这么快同意他的要求。

甚至释放这二人的条件,也极有可能是在故意忽悠他,没有丝毫诚意。

可是天寿尊者还是直接满足了邓禅的条件,把两个俘虏给完全释放。

在他看来。

李长庚与宁义二人皆都已经重伤,且本身的实力也就那样。

只要他愿意,随时都能再次俘虏捉回,根本就不足为虑。

若是能用这两个小东西,取得邓禅的初步信任,对天寿尊者而言,那就足够了。

哪怕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可以从邓禅这里换取到相应的鬼仙传承,天寿尊者都愿意去尝试一番。

当然。

如果能因此让邓禅放松一丝警惕,使得他能有机会可以将邓禅一举擒拿,那就更好了!

有机会的话,天寿尊者还是想要将邓禅活捉,亲自将她识海中的鬼仙传承给逼问出来。

只有这样,他才能确保传承的真实性,才能放心地去参悟甚至修炼。

“呃?”

邓禅一愣。

这么好说话的吗?

这个毒仙是不是傻?

她随便说了一句,人家就把李长庚与宁义给放了回来?

为防有诈,邓禅的神念迅速探出,并没有在李长庚与宁义二人的身上发现任何陷阱或是蛊毒之物。

就是体内的伤势有点儿重,神魂也严重受损,直到现在都还昏迷不醒。

可是这对于邓禅来说,全都不是事儿。

她的身上有永年老祖赐下的疗伤圣药九转金丹,应对这种伤势最是对症。

刷!

一招手,邓禅便把二人挪移到自己的身前。

两枚九转金丹瞬时弹入他们口中。

灵丹入口即化,庞大的药力迅速滋养修复着他们体内的一切创伤。

而从始至终,对面的天寿尊者都在静静的看着,没有一点儿要出手阻止的意思。

完全任由邓禅对李长庚、宁义二人进行施救。

这么顺利的吗?

对面的天寿尊者竟然真的由之任之!

感应到李、宁二人体内的伤势在飞速复原,全都有了将要转醒的迹象。

邓禅感觉有些像是在做梦。

万没想到,她竟这么轻易地就把李长庚与宁义给救了回来。

“这个天寿尊者,还真是自信得很啊!”

“他这是笃信纵是把李长庚与宁义二人放回来,我们也奈何不了他吗?”

邓禅很快就反应过了,也明白了天寿尊者的用意,双目不由微缩。

能够在亲眼目睹了她出手袭杀了一位巅峰至尊毒仙的情况下,还能表现得如此自信无畏。

这个天寿尊者如果不是在虚张声势,那就一定是还有底牌未出,让他自信可以不受至尊鬼仙的威胁!

“邓禅长老?”

“你怎么……是你救了我们?”

片刻之后。

李长庚、宁义先后从昏迷之中醒来。

感受到体内不断涌现的强大药力,看到近在眼前的邓禅长老,二人瞬间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同时,也都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

邓禅长老是怎么把他们从天寿尊者的手中救出的?

天寿尊者的实力如何,他们可是有着最切深的体会。

那老儿,一身的魔道修为半点也不比仙界的那些巅峰至尊大能逊色。

绝对是那种在翻手之间,就能把他们这些初阶至尊给完全杀灭的强大存在。

哪怕现在的邓禅长老似乎已经突破到了至尊境,也不大可能会是天寿尊者的对手吧?

“永年老祖感应到你们此行会有凶险,特意令我前来救援!”

邓禅轻声回复,直接把所有的功劳全都推放到了李永年的身上。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李永年的专属护卫。

若不是李永年的命令,她也不大可能会想到过来宁安界域,更不要说是来救李长庚这些人了。

所以这份人情,她不敢独揽己身。

“原来是永年老祖!”

怪不得!

李长庚、宁义二人不由彼此对视,眼中皆都露出了一丝恍然之色。

永年老祖的占卜之术,果然是神机妙算啊!

刚刚他们一招落败,被天寿尊者生擒,自觉时日无多的时候。

还在心里埋怨,永年老祖能够算到孙络遇难并提前赐下鬼仙传承,助他死里逃生,渡过劫难。

怎么却区别对待,会对他们二人的劫难视而不见呢?

现在,永年老祖的后手终于来了!

事实证明。

永年老祖并不是没有算出他们即将要面临的劫难,也没有对他们的劫难视而不见。

这不,关键的时候永年老祖还是派了援兵过来,救了他们一命!

感恩啊!

感激庆幸的同时,二人对于李永年的占卜之术,也开始变得深信不疑。

相隔两域,距离数干万公里,永年老祖却仍能对他们的遭遇了如指掌,并及时甚至提前出手干预。

这才是真正的决策千里,这才是真正的神机妙算啊!

“行了,小姑娘!”

“人,老夫已经放回,而且身上的伤势与修为似乎也都已经恢复如初,足见诚意了吧?”

对面,天寿尊者突然开口将三人之间的对话打断。

“现在,你可以兑现之前的诺言,把东西交给老夫了吧?”

天寿尊者旧事重提,目光炯炯地紧盯着邓禅。

刚刚看到邓禅随意喂食了李长庚、宁义二人一颗灵丹,就让重伤难愈的二人于瞬息之间完全恢复,他心中的贪念再起。

这样对至尊地间都有奇效的极品灵丹,哪怕是在天魔界也不多见。

呆会儿若有机会,必然要将这至尊鬼仙身上的灵丹尽数收缴上来!

不觉之间,天寿尊者已然把邓禅及她身上的东西,看作是了自己的私人物品。

刷!

李长庚与宁义同时一个激灵,扭头向邓禅看来。

不知道邓禅长老许下了什么诺言,竟能说服天寿尊者提前放了他们。

“什么诺言?”

邓禅闻言,眉头一挑,淡声言道:

“我方才只说过,若是你愿意把我的两位道友放回,可以考虑一下而已。”

“现在我考虑好了。”

“我不同意,想要我的鬼道传承,除非让我再死一次!”

说话的同时,邓禅暗暗蓄势,准备迎接天寿尊者暴怒中的致命一击。

旁边。

李长庚、宁义二人也于瞬间就明白了当前的状况,同时摆出了被动防御的架式。

他们万没想到,邓禅竟然会这般大胆,敢这般明目张胆一地晃点一位巅峰至尊。

可怜他们两个,才刚刚恢复,马上就又要重伤不起了。

在他们的念头里,以他们三位初阶至尊的实力,是无论不会是天寿尊者的对手的,一但争斗起来,他们必然会重蹈覆辙。

从始至终,刚刚清醒恢复过来的二人,都没有发现,原本的两位巅峰至尊毒仙,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

他们根本就想不到。

那位同样是巅峰至尊毒仙,同样实力非同一般地阳平老祖。

已然在他们昏迷的那段时间里,殒落在了邓禅长老手中的黑色短剑之下了。

“小娃娃,我劝你最好三思而行。”

“莫要因为一时的错误选择而将自己,还有身边的同伴置身于险地!”

对于邓禅的反应,天寿尊者似乎早有预料。

他并没有如邓禅、李长庚等人所预料中的那般气急败坏,也没有直接出手镇杀他们。

而是老神在在的站在原地,神色平静淡然地注视着邓禅。

“你虽是至尊鬼仙,拥有越级斩杀巅峰至尊的实力,甚至我那个废物师弟都死在了你的手中。”

“但是你不要忘了,你刚刚只是偷袭得手而已。”

“真要是正面对决,你根本就不是老夫的对手。”

“对于老夫来说,想要将你彻底镇压,不过就是翻手之间的事情!”

说着,天寿尊者身上的威压再起,铺天盖地,径直向邓禅三人逼压而来。

“乖乖听话。”

“趁着老夫现在还未起杀心,不想撕破脸皮,乖乖地把你的鬼仙传承交出来,老夫之前所说的那些话,依然还作数!”

“否则的话,今天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谁也别想活着离开此地!”

喜欢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