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高潮的纯肉小说 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09:52:17 责编: 人气:
“小姐,这话怎么说?”

苏婉婉见丹心一脸懵懂,拍了拍她的肩头,“你这丫头以后多留几分心眼,别人家送你东西就觉着是好人,苏家不比祁连家,这儿就是个虎狼窝,没一个想我回来的。”


苏婉婉将首饰盒盖上,断绝了哼唧热切的目光,缓缓坐下。“我才多大年纪,怎沉的住这些黄金头面,若再搭配银色系的浮光绸缎作衣裳,不仅老气,还又土又俗,像个暴发户。”

“要是穿这么一身去宫里,还不被人笑话死?这样一来,我这苏家嫡长女的名声可是一出场就被坏了。”苏婉婉再次警醒丹心:“院里新来的三人你可都盯紧着点,别忘了我们路上都遇到了些什么破事!”

眼睛眯了眯,苏婉婉声音压低,“我看今日尹氏和苏清荷的态度,想来山匪就是她们安排的,为的就是能从我手上夺过同八王爷的婚约,丹心,以前在祁连家你人缘最好,消息也灵通,这几天去打听打听八王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她又加了句。“还有,问问看现如今东陵有哪几个王爷,性子样貌都要了解!”

“记住,只需打听,其余的事你一该不要理会,尤其是你这个暴脾气得收敛,万不得人家挑拨几句你就火急火燎的。”苏婉婉认真说道:“适时的忍让不代表无能,而是为了更完美的反击。”

“奴婢记住了!”丹心严肃应下,心里对苏婉婉多了几分崇拜,以前在上城风平浪静的没觉着,如今来了东陵才发现小姐虽看着病怏怏的心思却细腻得很!

另一边,章管家回到尹氏的馨水苑复命。

“东西都送过去了?”尹氏正拿鲜花汁子润手,瞧着章管家一脸犹豫,冷笑,“怎么?莫不是那丫头看出了什么?”

“这倒不是,那丫头就是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岂能察觉到夫人您的心思,只不过……”章管家眼珠子转了转,将下人被退了大半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说完后章管家自己都捏了把汗,等着尹氏怪罪,却不想对方娇笑出声,“我当是什么大事,那丫头毕竟是老将军手把手带出来的,若是什么都依我的我反倒是要堤防了。”

擦干手让婢女们都下去,尹氏抚摸着柔嫩的手背,眼里荡着幽光,“我派人调查过,这个苏婉婉确实喜静,平时体弱也不常见人,我让你带那些下人去本就是想试探看看,她收下,那就是故意卖乖给我看,不全收下,才是对我没防备。”

章管家恍然。“夫人您真是心思细腻,老奴是万万想不到的。”

尹氏睨了章管家一眼,嗤笑,“祁连初琴当年那般厉害还不是死在我手里,她这个病秧子女儿又怎可能斗得过我。”

“那几个山匪的事查得如何,到底怎么会让苏婉婉给溜了的?”提到山匪,尹氏的脸色就不好。

原本路上就能解决掉的人却好端端地出现在她眼皮子底下,这下倒好,进了苏宅她倒不好下杀手了,否则岂非给自己这个掌家的添堵?“我问了王婆子,那丫头身边的婢女是个练家子,是她把我们的人击退的。”章管家压低声音。“夫人,其中两人完全断了联系,怕是被杀死了!”

尹氏立即甩去个晦气的眼神。“把事情处理干净,别扯到我们头上。”

“是是!”章管家连忙点头,“还有件事老奴务必向夫人禀报。”

说着从袖口掏出苏婉婉给的锦囊放桌上。“大小姐一进门就给了老奴一袋金瓜子,说是路上王婆子教的规矩,想来王婆子一路上收了大小姐不少好处。”

尹氏皱起眉头,章管家不管得了谁的好处都会上交给自己以证清白,对后院那些莺莺燕燕更是油盐不进,这才让她放心把管家之位交给他,可这王婆子却收了苏婉婉的好还只字不提,其衷心有待考证!

“夫人不好了,三小姐和四小姐去云澜阁闹起来了!”突然一婢女慌忙跑了进来,尹氏立即动身。“那俩不省心的丫头,刚叮嘱过她们不要找苏婉婉的麻烦!”

云澜阁——

苏婉婉坐在红木椅子上,一脸为难。“三妹妹,这些首饰是夫人专程派人送来的,为的就是十日后的赏春宴,我当真不能让给你。”

苏雨敏双手叉腰。“什么让不让的,说的好像这些东西是你的一样!哼,我告诉你,只要我苏雨敏想要的,就没有得不到的!”

小姑娘仰着下巴恨不得鼻孔看人。“这么好的金饰,你这个乡巴佬怎么配得上?”

苏婉婉眼里闪过狡黠,面上却纠结得很,“妹妹说的是……我可从未戴过金子打得首饰。”老娘的首饰可都是最好的翡翠和珠宝做的,还多是皇帝赏赐,可比这些庸俗货珍贵多了!

“可是妹妹你年纪还小,怕是也用不上这些金饰,只有阅历丰厚有眼界的人才衬得出金饰的贵气。”苏婉婉故意露出很想要的神情,苏雨敏见状更不放手了。

一旁的苏雨瑶听出了她的话外音,“三姐,这土包子讽刺你书读得少!”

苏婉婉一脸无辜,“四妹妹你可别误会,我没那意思……呀!”

话还没说完,苏雨敏就冲上来要甩巴掌,苏婉婉眼里精光一闪,她虽看起来弱不禁风,可皮囊之下的灵魂早换了!

一个细微的侧身,脸颊贴着苏雨敏的指甲划过,她控制的力道很好,正好留下几道划痕,却不至于毁容。

“小姐!”丹心赶紧把人护在怀里,见苏婉婉脸上的血痕,心都疼死了。“三小姐,大小姐可是你的长姐!你岂能对长辈如此无理!”

苏雨敏看着苏婉婉白净的脸蛋被自己刮花,心里总算舒坦了些。“就这土包子还想做我大姐?野鸡攀高枝,也不怕把自个儿摔死!”

环顾一圈屋内的装饰,破破烂烂的,唯独床上的被褥闪耀夺目 ,“这床被褥的面料色泽这般好,娘真是太抬举你了,你们,去把这被褥也拿走,其他的东西都给我摔了!”

苏雨瑶抿嘴偷笑:“三姐姐你也别做太过,总要留点家什给她睡觉,我想上城虽乡下但还不至于睡地板吧,一会儿让人去柴房取些稻草来,想必大姐姐睡得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