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开嫩苞小说 舌头伸进我下面很爽的动态图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10:05:15 责编: 人气:
“小姐你怎么都不说道说道她们,否则她们也太猖狂了!”丹心看苏婉婉一脸淡定,真是替她着急。

“有什么好说的,说了给她们反咬一口怪我心眼小?”苏婉婉盖上茶碗看向丹心,“这事我自有分寸,你不必担心。”

“我就知道小姐有法子!”丹心瞬间笑开了花,正想来一波彩虹屁,抱着的哼唧忽然挣扎了两下跃入苏婉婉怀中。“这小家伙方才就不安分,想必是闻着席面上的菜饿着了。”

苏婉婉低头看了眼哼唧,小家伙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圆滚滚的身子肉眼可见瘦了圈。

嗯,确实是饿了,不过让这小东西馋的可不会是山珍海味。

“我休息会,你先下去收拾吧。”

刚屏退丹心,哼唧就扑上来,眼泪鼻涕全擦在苏婉婉领口。“妹~~纸~~这个宅子……这个宅子太香惹!!”

苏婉婉眨眨眼。“难道这苏宅还是用金子做的不成?”

哼唧一脸沉醉,猪鼻子不断抽动:“不,是这座宅子到处都充斥着金子的香气,好多金,哼唧喜欢!”

又嗅了嗅,“金子靠近了!”

“靠近?”下一秒房门就被敲响,刚走远的丹心又折了回来。

“小姐,夫人派人送了些首饰衣衫来。”

苏婉婉撇了眼口水流满地的哼唧,这猪鼻子还真灵!

一把用被子把它罩住。“进来吧。”

送东西来的是章管家,一进来就不着痕迹地将苏婉婉又打量了个遍,见她坐床头头发凌乱,想必是在外端得久了一回屋就破功。

心下嗤笑,面上功夫却不落下。“大小姐,这些都是我们夫人精心为您挑选的衣衫首饰,大小姐生得标志,只消再好好打扮下,十日后的赏春宴定能艳压群芳!”

“多谢管家,夫人有心了。”在人家贵妃的主场玩艳压?嫌她死得不够快吗?

“大小姐喜欢就好。”章管家拍拍手,十多个个婢女婆子跟着进来,恭恭敬敬地朝苏婉婉行礼。“这几个下人都是府上得力的家生子,夫人知道大小姐体弱,特命老奴——”

“夫人的美意我心领了,可正如管家您所言,我身子弱,喜静,实在用不上这么些人。”苏婉婉笑得有些虚弱,又咳嗽了几声,丹心立即上前替她顺气。

“大小姐的意思,是不喜夫人给您安排的人了?”章管家瞅着苏婉婉病弱的模样,不怜惜,反而又高了几分气焰。

“管家误会了,我素来喜静,在上城时就不用那么多人伺候。”云澜阁本就不大还塞那么多人,不就是为了监视自己?

提及上城,章管家还真傲了起来。“大小姐,上城是上城,这里可是东陵,是苏宅,不能比的!再说了,我们家老爷可是三品侍郎,是朝廷命官,家里头的小姐若不多配几个下人伺候着,说出去岂不是让人怪罪夫人冷待长女?”

就连丹心都听出这话里话外都在瞧不起人。“章管家,有你这样对主子说话的嘛!”再说了,他们家老太爷虽退休回乡,可当年打下的名头还在的,说难听点,苏家放在祁连家眼里完全不够看,当年要不是苏秉穷追猛打各种表忠心,岂能娶到祁连家的千金?

只是这些话她没说出口,丹心虽性子急可也不是傻的,小姐明摆着要立下乖巧的形象,她不能毁了小姐的心思。
章管家确实已当苏婉婉就是个逆来顺受的乡巴佬,没什么好怕的。“老奴这都是依照夫人的命令办事,丹心姑娘要是有不满,大可向夫人禀报去。”

丹心气得忍不住要反击,被苏婉婉拉住。

“小姐!”丹心急得跺脚,她家小姐可是被老太爷当宝贝疼的,怎得跑亲爹这来反而要受这等欺负?

苏婉婉给丹心递去个安心的眼神,转而冲一脸得意的章管家笑了笑。“章管家,我喜静从不因地域而分,且人多不利于我养病,那十日后的赏春宴定也无法出席,岂非要惹越贵妃不高兴?”

“我听闻越贵妃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妃子,她若同圣上诉苦,那圣上怪罪下来只会说是爹爹没本事,连子女的健康安危都照顾不好。”苏婉婉顿了顿,亮晶晶的眸子映着章管家每分每秒的神情。

“我身子向来孱弱,多生场病也无妨,可要是爹爹在圣上面前丢了脸,回家后定会怪罪夫人内宅管理不当,啧啧……圣上怪罪可是大事,爹爹届时定会做出表率来堵众人悠悠之口,重得我不敢想,但这轻得至少得撤了夫人管家之权!”

苏婉婉说到这,惊恐地捂住嘴。“哎呀~若真如此,那我岂非害了夫人?”

章管家脸色也不好,越贵妃可是圣眷正隆,保不齐会怪罪到夫人头上……

正犹豫着如何缓解这场面,又听苏婉婉开口:“不过我想,夫人心思细腻,又把我当亲生女儿疼,必不会作出此等糊涂事来,章管家,派这么多下人来我这是不是你的主意啊?”

“这……是老奴的主意!老奴就是想多些个人来照顾大小姐,却不想出了荤主意,还请大小姐勿要怪罪!”章管家见着台阶赶紧下。“那这些人……”必须得留几个下来看着这死丫头啊!

“管家送人来也是好意,我这云澜阁也确实需要些下人洒扫,留下三个便是,其他的管家带回去吧。”

章管家原以为所有人都要被打回,却不想峰回路站!

临走前多看了苏婉婉两眼,方才听这丫头说得头头是道还以为是个深藏不露的,现在想来确实同王婆子所言,只是个认死理的乡巴佬。

待章管家走后,苏婉婉让丹心去安排留下的三人,一回头,差点没被床上的景象吓傻。

旧被褥怎么颜色那么鲜亮了?还有这床的木架子,怎得都冒芽了?

赶紧掀开被子,就见哼唧口水直流,一双眼死死盯着桌上的首饰盒子。

“哼唧,你的口水有毒吧?”苏婉婉用两根手指捻着哼唧的翅膀把它从口水里拎起来,湿漉漉得滴了满床,这下子连枕头面都泛起了光彩,原本褪色的锦缎瞬间焕然一新,不说好以为是用银线绣的连云锦!

“哼唧是神兽,哼唧的口水是神水好不!”哼唧瞪眼,扑腾着猪蹄往首饰盒子靠。

苏婉婉还想研究研究被褥的奇观,但拗不过哼唧,只好抱着它去开首饰盒。

“我去,怎么都是金子打得头面!”金灿灿的都要把她闪瞎,难怪哼唧馋成这样。

“小姐,您在挑首饰吗?”丹心走近后也不免惊呼。“看来这尹夫人是真心待您好啊,竟送这么贵重的首饰来,小姐您瞧,这冠上的红宝石焰红如血,一看就是好货色,还有这身衣裳,是浮云缎,穿在身上走起路来似行云流水,光彩夺目!”

苏婉婉听丹心将这些物件一一说来,眼中的暗光越来越深。“是不是真对我好,还未可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