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爱的我想你 我下边 邻居新婚少妇真紧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10:05:38 责编: 人气:
苏婉婉微笑中透着MMP,“想来三妹妹定是一直都吃这些好东西,所以个头长得比同龄人都高。”只可惜光长个不长脑子。

上城可是江南鱼米之乡,别说河鲜天天饭桌上都见,保不齐这盘虾仁就是他们那运来的!

“那是当然,爹最疼我了!”苏雨敏趾高气昂,尹氏却皱起了眉头,她怎么觉得苏婉婉话中带话?

刚要深思,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倾悦耳的轻笑声,如黄莺般轻灵,光听就让人浮想出这声音主人的美好容颜。

“是清荷回来了。”尹氏说出这个名字,连苏秉威严的面目都柔和了几分。

苏婉婉顺势看去,就见一浅藕色裙衫的少女翩然入室,身姿窈窕,踏的是如今东陵城最风靡的莲花步,轻盈婉转,裙摆的流苏随着她腰肢的微微摆动而荡起圈圈水光般的涟漪,煞是好看。

待人走近,俯身见礼,就连苏婉婉都不禁眼睛一亮。

好漂亮的妹子!

面若粉瓣,唇红齿白,一双眸子似秋水流盼,流云发髻上缀着两支百蝶穿花的金步摇,配上精细雕琢的镂金耳坠子,华贵中透着清丽,恰到好处。

“女儿见过父亲,母亲。”苏清荷盈盈一笑,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神情都像是红楼梦里的官家小姐,自带慢动作。

苏婉婉等了两秒,才等到苏清荷的目光缓缓挪到自己身上。“这位便是大姐姐了吧,之前总听爹爹和娘亲提起,清荷很是挂念,如今姐姐能够回来一家团聚,真是件大喜事。”

苏清荷的眼中满是惊喜,一时间苏婉婉都分辨不清她是真心还是假意,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跟着起身回了一礼。“我在上城就听闻妹妹你的美名,如今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不光人美,言语举止都透着东陵第一才女该有的文秀才情。”

如此浓烈的彩虹屁再配上苏婉婉憧憬又羡慕的笑容,尹氏几乎能肯定她就是个傻乎乎的土包子,给苏清荷使了个眼色,母女俩相互扶着入了座。“你这丫头怎么才回来,可是宫里有事耽搁了?”

苏清荷面上闪过娇羞,下意识地瞥了眼苏婉婉,声音很轻柔,“没什么,只是越贵妃喜欢我的诗,便留我多说了会子话。”

苏婉婉挑眉,越贵妃?她的未来婆婆?

“越贵妃向来喜欢你。”苏秉忍不住又问,“你在贵妃那呆了那么久,可有见到八王爷?”

苏清荷精致的脸蛋直接红透,“王爷今日陪同皇上去飞箭楼练骑射,未曾见到。”说这话时,她有些局促的目光划过还未落座的苏婉婉,见人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连忙解释:“大姐你别误会,贵妃娘娘其实留我下来主要是想多了解你的事,没、没别的意思……”

“妹妹说什么呢,我们既是姐妹就不存在误会一说,更何况妹妹你才情卓著,有谁会不喜欢呢?贵妃娘娘喜欢你,那就是我们苏家的光荣,我们姐妹同沐恩泽。”苏婉婉不仅没露出妒色,反而以苏宅为重,苏秉连连称赞,尹氏却撇了撇秀眉。

这丫头竟然不中套,是真不知越贵妃是谁还是装的?
“婉婉这话说的不错,来,同爹喝一杯。”苏秉将自己喝的梨花醉赏了杯给苏婉婉,对这多年未见的女儿越看越满意。

苏婉婉赶紧接过酒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显然没将方才苏清荷的话放心上。

“哎老爷你瞧你,光顾着喝酒都不让婉婉落座,来,婉婉你别多礼啦,赶紧坐下用膳。”尹氏多看了苏婉婉一眼,又换上温柔的笑颜,“清梧同毕尚书家的三公子春猎去了,要过两日才回来,等他回来我们才是真的一家团圆呢!”

闻言,苏婉婉不禁挑眉。

苏清梧比自己小五个月,是尹氏趁着娘怀自己的时候爬床得来的,也正因这一胎得男,让其在苏宅站稳了脚跟,更助她在娘去世后坐上了苏家大娘子的位置。

不过听尹氏的意思,苏家就他们几个孩子?

眼里闪过讽刺。

呵呵,十多年来苏秉的妾室竟没一个能生的,看来尹氏管理后院当真有一套啊!

午膳后,苏婉婉以舟车劳顿为由先回了云澜阁休息,苏秉看她脸色确实不好就不做多留,叮嘱尹氏给苏婉婉准备新的首饰衣衫,便回了书房。

苏雨敏和苏雨瑶看着她淡蓝色的身影远去,两人心里都有了小九九。

……

云澜阁内的装饰并不及苏宅别处那般奢华,反倒是中规中矩,没有任何特色也没有放多昂贵的摆件,粗看下来没什么不对,但细看便能察觉其中的偏心。

就比如苏婉婉现在摸着的被褥,银色的织缎都有些软化脱线,更别提上头的图案色泽,已渐褪色,还有一旁几案上摆着的瓷瓶,仔细看才会发现底部边缘有着小裂口,显然都是库房里的陈年旧物,一点都不配这座刚重修好的崭新院落。

这些心思,想必都是尹氏在试探自己吧?

苏婉婉不屑一笑,仰躺在床上。

舒了口气,说实话,她真的是累了,这身子太弱,要不是前些天吃了哼唧的红豆饭,她根本撑不了那么久。

“小姐,你没事吧?”丹心赶紧端着茶水过来,“那些人也真是,明知道小姐你身子不好还拉着你说那么会子话!”

苏婉婉抿了口水润润嗓子,勾起冷笑:“知道她们不怀好意,却不想那么沉不住气。”

“就是啊,方才席间那个三小姐说话也忒难听了,摆明了瞧不起人嘛!还有老爷是什么个意思,越贵妃分明是您未来的婆婆,怎得还让二小姐去讨好笼络?莫非还想让二小姐同你一道服侍八王爷?”

苏婉婉眼珠子转了转,她席间没顺着尹氏和苏清荷的意说下去,便是懒得理会这种复杂关系。

这个八王爷她压根就不认识,更别提想嫁了,于她而言,八王爷连备胎都算不上,顶多算是把她送回东陵的千斤顶。

原本用好就可弃了,不过眼下她在东陵人生地不熟,苏宅又是个虎狼窝,她手上攥着的唯一保命符就是这个婚约。

只要有准王妃这个身份在,别人都不得不高看她一眼,苏秉也会帮着自己,所以在自己真正变强之前绝不能让出这个靠山。

她要找机会好好会会这位传说中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