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埋入双腿之间被吸到高潮 给她下药疯狂占有她h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4 10:11:26 责编: 人气:
“你们欺人太甚!”丹心忍不住想教训苏雨敏,却被苏婉婉紧紧拉住,低头看去,就见苏婉婉微微摇头,她不知道,苏婉婉早在苏雨敏和苏雨瑶出现的时候就将哼唧偷偷放了出去,等的就是让苏秉瞧见自己被欺负!

就在上一秒,哼唧已经回到门口冲她比了个蹄子。

妹纸,请开始你的表演!

“来人,将桌上的首饰衣衫全都带回听雨轩。”苏雨敏拉上苏雨瑶,两人完全不将苏婉婉和丹心放眼里,再看云澜阁里其他三个下人都躲在门外不敢进来,她们更是得意。

“三妹四妹,这些东西真不能给你们,是夫人特意吩咐——哎呀!”苏婉婉扑上去作势去抢首饰盒子,苏雨敏怎能让她得逞,伸手又给一巴掌。

谁知这下她的指尖擦着人脸而过,看着像打到了,可愣是皮毛都没碰到!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就传来丹心撕裂的哭喊,定睛一看,苏婉婉竟倒地不起!

“婉婉!”苏秉恼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雨敏回头就被甩了一巴掌。“你这个孽障,看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苏雨敏顿时泪流满面,“爹爹你听我说,我刚才没打到她,是她自己倒下的,和我没关系啊!”

说这话时,苏秉已经俯身将晕厥的苏婉婉给抱了起来,她头向右无力地垂着,露出脸颊上触目惊心的指痕!

苏秉这下彻底怒了。

这张脸还要用来勾八王爷,岂能落半点瑕疵?!

“赶紧去叫大夫!”苏秉一声令下,门外看戏的婆子赶紧去喊大夫。

苏雨敏没想到苏秉这般紧张苏婉婉,顿时觉得委屈极了,捂着生疼的脸颊哭成小花猫。“爹爹你信我呀,我真的没打到她!”

“还说没有!”苏秉露出严厉凶狠的目光,苏雨敏才意识到他是真的生气了!

“我有眼睛,自己会看!”苏秉本就对苏婉婉有愧疚,当下看到她虚弱无助的可怜样,更是愤然:“你们两个跑到云澜阁胡闹不说,还将婉婉打伤,我怎么会有你们这样心狠手辣的女儿!”

“老爷!”尹氏适时赶到,赶紧在苏秉要打下另一巴掌时将俩小女儿护在怀里。“敏儿瑶儿年龄还小,闹些小孩子脾气是常事,你可以怪她们不懂事下手没轻重,可你不能说她们心狠手辣啊!”

正在装晕的苏婉婉忍不住皱眉,这女人还真会说话,一下子就把伤人事件归结成小孩子打闹,那她要是再追究岂不是和小屁孩一般见识,更不懂事了?

微微睁眼,苏婉婉两眼泪汪汪。“爹……婉婉的脸好疼,婉婉会不会破相?”

苏秉心瞬间软成水,小心翼翼地将人扶上床躺下,“婉婉别怕,爹一定请最好大夫给你治脸,身子也受惊了吧?一会儿让大夫给你开方安神药,你这些天就在云澜阁好好休息,放心,有爹在,定不让你受委屈。”

苏秉对苏婉婉的态度就是在打尹氏的脸,可显然她不是吃素的。

尹氏杨柳腰一扭,瘫坐在地上拂袖抹泪,我见犹怜。“老爷,是我疏于对敏儿瑶儿的管教,你要罚就罚我吧!”苏秉虽平日里疼爱子女,可一旦犯了错,他惩戒起来绝不客气,戒尺杖责都使过。十日后的赏春宴她还想让俩孩子在东陵权贵面前好好露个脸,若现在受处罚,岂非白费了她的心思!
尹氏赶紧掐了下苏雨敏苏雨瑶的腰,使去眼色,“还不快给你们爹爹道歉!”

俩孩子像是说好了一样直接跪地磕头,咚咚咚一下下狠得不行,“爹爹,敏儿瑶儿知道错了!请爹爹责罚!”

苏婉婉瞪大眼,肉计说来就来,尹氏还真是教子有方!

再看苏秉,当真动容了。

沃特惹个马德法克,伤得又不是他,苏雨敏她们冲他道歉有毛用?

可偏偏她们这般做就是给足了苏秉颜面,苏秉看重的只有自身,别人怎么样他才不管!

“确实是你疏于管教,可这俩孩子如此待长姐,不得不罚。”苏秉看向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女儿们,皱了皱眉,再看尹氏自责又痛心的模样,叹了口气。

到底是打小养在身边的更亲,“算了,爹爹知道你们是无心的,就罚你们在祠堂抄经一晚,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才给饭吃,这样的事情以后不准再犯,没得传出去让人说我苏秉治家不严。”

“老爷……”尹氏挪动膝盖来到苏秉跟前,纤长白嫩的玉手轻轻搭在他腿上,红着眼狂咬着唇,“那老爷你打算怎么罚柔儿呢?”

说着话,手指在大腿上打圈。

苏秉喉结滚了滚,“哎,夫人你啊……”

“要不晚上老爷到柔儿房里来,柔儿任凭你处置~?”尹氏含情脉脉,声音柔得能掐出水,苏婉婉躺在床上翻了个大白眼。

姓尹的你还真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都能把车开起来!

瞄了眼苏秉,果不其然半分怒气都不见,眼珠子扒在尹氏身上恨不能透视!

苏婉婉抽了抽嘴角,老娘拼着险些毁容的命岂能让你这样含糊过去?

掩去眼底的暗光,“爹,我和敏儿瑶儿都是亲姐妹,姐妹间小打小闹是常有的事,好在这回伤的不是妹妹们,否则我这心都要疼死。”

苏秉欣慰道:“你是个懂事的孩子。”

苏婉婉皮笑肉不笑,“眼下罚也罚了,妹妹们以后定不会再犯,我思忖着源头不过这些衣衫首饰,妹妹们要是喜欢便送给她们吧!”

听到这话,苏雨敏差点要跳起来,说的好像东西是她苏婉婉的一样!她才不要施舍!

苏雨瑶虽然年纪最小,但眼力见顶好,赶紧扯了扯苏雨敏的袖摆,小声提醒:“横竖都要受罚,若能得到这些首饰,便不算太亏。”

苏雨敏强行咽下口气,脖子扭了扭,极不情愿地说道:“妹妹……谢过大姐,以后再也不敢冲撞大姐了。”最后几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的。

“敏儿不得胡闹,这些首饰都是娘安排给婉婉的,你——”

“不过些饰品,敏儿喜欢便给她,这也算是婉婉做姐姐的一点心意,你一会儿再去库房寻些给婉婉补上就是。”苏秉懒得多管后宅之事,摆摆手打断了尹氏的话,倒是对苏婉婉的印象又好上几分,是个明事理的孩子。

尹氏看着苏雨敏的下人将那些搭配得极为老气的衣衫首饰抬走,一个头两个大。

亲闺女拆了自己的台,这算个什么事!

丹心也不理解为什么苏婉婉要将东西都送给苏雨敏和苏雨瑶,好不容易等到人都散了,苏婉婉也疲累了,无奈,只能憋着一肚子疑问等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