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宠婢月非娆_sm调教乳夹哭叫求饶h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2-01-29 责编: 人气:
书房宠婢月非娆_sm调教乳夹哭叫求饶h

昏暗的房间里,司梦茹睁开双眼,轻轻一抬手都能带动着全身疼痛的她心底骤然一紧,她还是没能躲过这些人的算计吗!

身旁的呼吸声清浅地传进司梦茹的耳朵,她轻轻从床上坐起身子,透过幽暗的灯光,司梦茹看清了那男人惊人的面容,男人刀削般的脸上线条硬朗,仅仅是看着紧闭双眼的他,司梦茹都能感觉到这人眉宇间的冷傲。

司梦茹皱着眉头,看着这个生得人神共愤的男人,一时间有些愣了神。

她守了二十几年的贞洁,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葬送了?

她昨天晚上好不容易从绑架她的人手里逃脱,却转身就把自己又送进了狼口?

这个男人昨天貌似也是中了损招,才会跟同样中招的自己发生这样的事!

司梦茹想着既然如此,那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这样对谁都好!

她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把地上散作一团的被撕坏了的礼服胡乱套在身上。

凌玄烨轻哼一声转了个身,司梦茹赶紧蹲下身子,等着凌玄烨再次睡着。

凌玄烨俊朗的脸跟司梦茹近在咫尺。

在感受到陌生气息后,凌玄烨刷地睁开双眼,在看到司梦茹后眼神瞬间一凝,那眼中一道寒光直直射向司梦茹。

他声音富有磁性而略带低沉地对着司梦茹说道:“你是谁?”

司梦茹手忙脚乱地起身就跑,她可不想被害她的人抓住把柄!

凌玄烨光着身子,看着被司梦茹关着的还在颤抖的门,眼神逐渐阴沉。

司梦茹从会所出来后,看着自己身上的订婚礼服,心里一阵阵地难过。

她给陈慕白打通了电话。

“慕白,我们两个还是不要订婚了。我们之间还是算了吧。”

司梦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泪已经忍不住地就从眼眶流了出来。

陈慕白听出司梦茹语气中的颤音,刚刚落下的心又跟着悬了起来。

“梦茹,你说什么胡话?你在哪,我来接你。”

“我在家。”

陈慕白来不及换下西装,开着车就朝司梦茹家赶去。

跟陈慕白面对面坐在一起的时候,司梦茹语气平淡地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解释清楚,对陈慕白,她做不到隐瞒。

他听完司梦茹的话后,许久才说:“你饿了吧?”

司梦茹看着陈慕白钻进厨房,眼里一直被她压抑着的眼泪滚落。

“你吃完好好休息,我要回去跟家里解释一下昨天的事。梦茹,不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陈慕白的妻子只会是你。”

陈慕白把面放在桌上,对着司梦茹说完后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快步离开。

顾思薇一步也没离开陈家,她眼神中带着一抹慌乱地看着大门。心里暗暗祈祷着司梦茹一定不要回来!

陈慕白回到家,把他查到的司梦茹被害的资料通通甩给顾思薇。

“你不要再白费心思了!昨天梦茹跟我在一起!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见到你!”

顾思薇看着一脸冷然的陈慕白,张了张嘴,始终是没说出话来。

证据都摆在面前了,她还能说什么。她谋划了这么久,终究不过是给他人做嫁衣!

顾思薇拿着资料,离开了她梦寐以求的陈家。

半路上,顾思薇接到一个电话后,她的眼睛瞬间通红。

她咬牙切齿地低声咒骂:“陈慕白!你就这么爱司梦茹吗!你居然连这样的事都能忍!”

在宝贝们三岁生日的这一天,司梦茹带着孩子们来到墓地,一座没有遗像的坟前,她抱着二宝三宝和四宝坐在地上。

“大宝,妈咪要跟陈叔叔结婚了,你也赶紧找个你喜欢的家庭去吧,要是你还想做妈咪的宝贝,那妈咪就跟陈叔叔一起等你的到来了啊~”

二宝萌萌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司梦茹。

软糯的小女音脆生生地跟司梦茹说道:“妈咪,八是叔叔,是爸爸!”

三宝最细心,他刚一听到陈慕白的脚步声就赶紧从司梦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粑粑抱!”

四宝小嘴一扁,搂紧了司梦茹,看着一脸温柔的陈慕白,小脸上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妈咪!我的!”

小男孩霸道至极地对着陈慕白宣言。

陈慕白被四宝的动作逗得开怀大笑。

“好啊,妈咪是你的,你是我的!”

“才八是!我是妈咪的!”

陈慕白蹲在司梦茹身旁,语调温柔地对她说:“我们回去吧,明天就是婚礼了,我们还有很多事没处理好呢。”

司梦茹了然地点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跟陈慕白去民政局把结婚证领了,然后给三个宝宝把户口落实了,宝宝们都到了读书的年纪了,不能再耽搁下去。

陈慕白抱着二宝三宝,司梦茹抱着四宝,一家人从墓地出来,谁都没有想到这将是他们最后一次这么和谐地在一起。

顾思微带着一个小男孩找到凌玄暮,小男孩跟凌玄暮那如出一辙的俊脸让凌玄暮顿时想到哥哥凌玄烨!这孩子只有可能是凌玄烨的!他有严重的洁癖,至今还没有哪一个女人能爬上他的床!

他冷眼看着顾思微,在心底有些鄙夷凌玄烨的口味。

这样一个恨不得把调色盘放到脸上的女人,居然会是凌玄烨下得了口的!

“你说这是我的孩子?”

顾思微见沉默许久的凌玄暮终于说话了,顿时激动地点头。

“您没发现这孩子跟您长得一模一样吗?我也没想到,就那一次,我居然会怀孕。这几年,我一直在找您的消息,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我终于找到了孩子的亲生父亲!”

“嗯,等会儿会有医生来采集样本做亲子鉴定。你可以出去了。管家,把她送走,顺便算清楚这几年应该给她的补偿。”

“不是,我是孩子的母亲,你要是不让我住在这里,我就带孩子离开!”

顾思微佯装气愤地拉住小男孩的手,丝毫不顾及小男孩已经红了的眼眶。

“妈妈,我疼~”

凌玄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是他只是漠然地看着顾思微。

“既然你不愿意把孩子留在我这里,那就走吧。管家,送客。”

书房宠婢月非娆_sm调教乳夹哭叫求饶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