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孩子他爸过来柚子多肉)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22 12:08:31 责编: 人气:

“呐,这次相亲算成功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女朋友。”,凌北澈脸不红心不跳地霸道地说道,一点不觉不好意思。可在郭漫听来一脸诧异地看着他那张似笑非笑的俊脸,有些茫然了。

“为,为什么”,她气恼,大声问道。

郭漫从没觉得凌北澈对她会有任何好感,她只是当初追求他的众多女生之一,也是最“勇敢”的一个。可现在,他为什么要这样急着娶妻吗

“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啊,你不是急着嫁人吗我也缺一个交往的对象,你是人民教师,我是人民子弟兵,我们很配的。”,凌北澈淡定地看着她,淡定地说道。

“”,郭漫无语,那精致的瓜子脸上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说过因为你是凌北澈就不可能”,郭漫气恼地站起,大吼道,她声音很大引来别人的侧目。她心酸地瞪了他一眼,快速跑开。看着她跑开,凌北澈诧异。

难不成,她真这么怨他

迈开步子追了上去,一直追到公园门外,她站在路边,这里根本没出租车,凌北澈得意地笑笑,到手的猎物岂有让她飞掉的道理。他开车,追上她,按着喇叭,她看了一眼,转身,接着向前走。

不理他

凌北澈停车,跳下车,一把将她捉住,“再不上车,我用强的了”,他就不信她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反正他是个男人,无所谓。郭漫听着他的话,心里一紧,着实被他威胁住了。而且这里是郊区,起码走出这条滨江大道,上了工农路才能坐到车。

“你放开我自己会走”,这个无赖还是跟以前一样坏

所谓,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吧。当年这个看起来坏坏的凌北澈,可招女生欢心了,当然,也包括她。明知道他桃花泛滥,她却死心眼地就喜欢他。

她甩开他,上了他的车。凌北澈得意地偷笑,也上了车。

他帮她送回家,要去她家,被她拒绝。

“怎样,满意吧”,郭母见女儿回来,兴冲冲地上前问道。

“不满意妈合着您是存心设计我呢”,郭漫后知后觉地问道。

“这臭丫头,说的什么话什么叫我存心设计还有,怎么就对人家北澈不满意了”,郭母气恼着反驳道。

“你明知道相亲对象是凌北澈,你还让我去我嫁谁都成就是不嫁给他”,郭漫气恼地吼道,说完就要上楼。

“嘿矫情起来了是吧心里明明喜欢,还给我装只要人凌北澈满意了,你就给我嫁了”,郭母冲着她上楼的背影大声道,郭漫没再回答,径自上楼。

令郭母欣喜的是,没一会儿就接到了郭漫的姑姑的电话,听说凌北澈对郭漫相当满意,郭母在心里偷乐。

“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人家北澈答应了”,郭母端了碗汤进屋,见着郭漫又在备课,大声道。

“妈你究竟是我亲妈还是他的妈啊”,郭漫气恼道,看着母亲那开心的样儿,她心里既欣慰,但

“废话我当然是你亲妈漫漫,你也就别别扭了,妈知道你这些年一直没忘记北澈,心里头一直惦记着这下,北澈也看上你了,多好啊,两全其美”,郭漫软下声,对她慈蔼地说道。

郭漫的眸色暗下,是惦记着,她承认,但也没忘记那撕心裂肺的伤感啊

而且,谁知道凌北澈是出于什么心理

郭漫没再说话,等同默认相亲成功。

重回特种大队,凌北澈已不再是一名特种队员,现在的他被正式任命为野豹特种大队中队长。特种大队训练场上,一排排,一列列穿着迷彩服头戴黑色贝雷帽的特种兵正在接受新任中队长的训话。

高大挺拔的凌北澈同样穿着一身迷彩服,头戴黑色贝雷帽,双手反握在背后,看起来英气逼人的样子。那双深邃,犀利的眸子锁着前方,说出的话,字字铿锵有力。

“训练训练训练现在立即去训练”,厉声吼完,士兵们训练有素地迅速地散开,投入到每天例行的魔鬼训练中。

刚回到办公室,接到家里的电话,“下次我私人电话一律不准接”,接电话前,对文书低喝道。

“报告是”,文书连忙说道。

“北澈,我问你,你跟郭漫到底发展到哪种程度了”,属于母亲大人的声音响起,凌北澈懊恼地皱了下眉头,“凌夫人,请您下次务必在周末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跟她没任何进展,忙着呢”,回到部队,对于如鱼得水的凌北澈来说,女人对他没一点影响力,每天满脑子就是如何搞好训练和新一期特种兵的选拔。

听着儿子这样的话,许晴文气得气不打一处来,“混小子你以为相个亲,你同意了,人家同意了就完事了”。

“过年再说成吧忙去了”,凌北澈说完,挂了电话。

凌北澈从抽屉里取出手机,开机,查了下信息,没有郭漫发来的。心里微微有些异样,扯了扯唇,发了条短信出去,其实对郭漫也并不算爱,年纪大了,家里催婚得紧,他这人对妻子没什么挑剔,但对象是郭漫,心里是有些欣喜的。

总算可以了了这么多年来在内心里的一点遗憾。

这是郭漫一个多月来第一次收到凌北澈的短信,“我是凌北澈,最近部队很忙,没空跟你联系,请见谅等回家了去找你,小慢慢”,简单的几句话,客套有了,幽默也有了。

郭漫心里到底是激动的,本以为他已经把她给忘了的,心里的那股小小的失落被抚慰,她激动地回了过去,“你忙你的就好了。”,她回复了条很体贴的话。

满心期待地等他的回信,半天没等到。其实发完那条短信,凌北澈就已经关了机,他这个人一向公私分明。

而且,作为一名特种军人,他必须更严格地要求自己,才能严格地要求手下的兵

出了办公室,遇着了大队长。

凌北澈冲他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大队长刘铁铭回了个,“你小子,终于回来了”,刘铁铭伸出拳头,凌北澈也伸出,跟他碰了碰,“敢不回来么”,笑着回答。

“对你不敢”,大队长说完,跟凌北澈一道走着,两人边闲聊着,提起当年凌北澈刚进特种大队的种种。

“改天一定跟他们几个会会。”

“他们几个也可都惦记着您呢”,凌北澈他们说的是,凌北寒、陆启正、凌北烨、顾亦宸还有孙大飞。包括他在内,总公六个人。六年前,他们曾经是野豹特种大队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那是一支最精锐也是最神秘的特种部队。

因为其高度保密性,他们的家人都不知道他们曾经从事过这样的职业。

“走现在就去凌北寒的侦察营玩玩去”,那原本是他们头儿的刘铁铭提起当年的事,热血沸腾,激动地说道,在凌北澈的诧异下,他跳上了车。

凌北澈也跳上一辆勇士,戴上墨镜,站在驾驶室外,朝着凌北寒的侦察营驶去

“上次回去,老太太没少念叨”

兄弟俩怀里各抱着一把半自动步枪,向士兵们演示,边朝着天上的啤酒瓶子开枪,边说道。

头戴贝雷帽,墨镜的凌北澈丝毫没分心,精准地朝着天空开了三枪,酒瓶应声而碎,“她老人家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题外话是,我不是已经相过亲了吗

凌北寒也没分心,这兄弟俩仿佛能一心二用,边闲聊着家常,还能边射击,而且精准不误,教整个营的官兵不停地拍手叫好。

“你小子可别以为答应了,这事就成了,女人们要的不仅仅是婚姻”,凌北寒又说道,起初跟郁子悦结婚时,他也没想过要怎么谈情说爱,然而

“那要的是什么”,凌北澈显然就是当年的那个只知道部队的凌北寒。

凌北寒的大手覆上了心口,凌北澈了然,“那看样子我得跟她说清楚了。”,如果郭漫要的是爱情,他这一时半会儿还真给不了。

“怎么打算一辈子打光棍啊你给我记住了,军人,也可以有爱情好好待人家吧”,凌北寒沉声道,提着步枪带头离开。兄弟俩的比试也没分出个胜负。

过年的时候,凌北澈人没到,礼物到了。

郭漫知道,凌北澈还在部队,前两天他的母亲也来说过,说他是特种兵,不像一般的兵,假期多些。郭漫表示理解,但心里到底是酸的。

凌北澈过年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去郭家找郭漫,谁知,她却出去了,好像是跟什么人看电影去了。凌北澈去找了,到了那家电影院,看着散场出来的人,他坐在车里,眸子犀利地锁着。

心里在暗暗地猜,跟她看电影的,是男人,还是女人这么想着,看见了一熟悉的身影,她身边跟着的是,男人

车子越来越颠 坐在我腿上(孩子他爸过来柚子多肉)

男人,竟然真是个男人。凌北澈在心里暗忖,双眉间纠结出淡淡的细纹,狠狠地吸了口烟。又仔细地打量着她身侧的那个男人

“郭老师,要不一起去吃个饭吧”,戴着眼镜,温文儒雅的男人对她说道,郭漫心里稍稍为难。这个男人是他们学校的一名老师,跟她一个年级的,放寒假没回老家,今天约他出来逛逛。

受凌北澈的毒害,这些年,除了男学生,家里亲朋,她都不会跟异性相处。

“我,我”

“漫漫”,她刚要开口,一道低沉浑厚的嗓音响起,令她诧异的是,凌北澈居然突然出现了。他刚刚喊她什么来着

凌北澈上前,强势地将郭漫扯进怀里,睇着一旁的戴着眼镜的男人,嘴角带着大方的笑意,“你好我是郭漫的男朋友,幸会”他没伸手,直接说道。

郭漫感觉自己脸颊发烫,十分地不好意思。

那男老师听他这么一说,也尴尬得很,平时没见着她有男朋友啊,而且看起来还这么英气逼人,条件也很优秀。连忙说了几句客套话,跟郭漫道别后,离开了。

郭漫想从他怀里挣脱,凌北澈不干,“郭漫同志,亏得你还是个人民教师呢,怎么还想脚踏两只船”,凌北澈似笑非笑地对她打趣道,脸上还不出到底是不是生气了。

只是那样子看得她像是自己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似的。

“你胡说什么大街上,别拉拉扯扯”,郭漫气恼道,想挣脱他,他仍然霸道地圈着她,扣着她的腰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郭漫上了车,凌北澈发车,也没说话,径自开着,“你今天才回来的吗”,半天,她问道。

“嗯”凌北澈答应道,声音很淡。

这样的氛围让郭漫更觉尴尬,局促,不知该再怎么说。凌北澈在一家餐厅停车,原来是带她来吃饭来着。除了相亲那次,她这是第二次跟他一起吃饭。

这就是她这两月来,经常想起的,也是曾经被她压抑着很多年的凌北澈。心里应该还是喜欢他的吧不然此刻,会心悸两人一起默默地吃着饭,凌北澈感受到她的目光,心里很是满意。

出了饭店,他开着车载着她去了孙大飞开的台球馆,郭漫不会打台球,他热心地教她。

此刻,她的身子伏在台球桌边,他的身子在她背后,包着他,一只手覆盖着她的右手,这么近的距离,很暧昧,“进了,进了”,郭漫激动地说道,抬首时,正对上他的俊脸,他正看着她。

两人的鼻息交缠在一起,她心跳得厉害,就要别开头,他将她拉起,面对面,抱着她,深眸锁着她的脸。

“我们结婚吧”

“啊”

凌北澈的话就跟炸弹似的,突然爆炸,震得她心脏猛地颤了颤,惊呼,然后一脸诧异地看着他。

“结婚”,她难以置信地问道。

凌北澈抬首,深眸睇着她,点点头,“你不想”,他一向喜欢速战速决

“不想”,她脱口而出,大声道。用力地将他推开

凌北澈诧异,没想到她这么坚决,也这么直接,“为什么你过年也二十七了吧”

“凌北澈你混蛋”,郭漫激动地大吼,心里扯了扯,“凭什么你又不喜欢我凭什么你拒绝的是你,要结婚的也是你我不想接受”,郭漫将心底的话吼了出来,这些年,那件事对她的心理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没有感情,这么突兀地就结婚,算什么会幸福吗那还不如不结不如让她继续活在幻想里她同时也觉得,凌北澈很可恶,很目中无人。好像她就是他想要就要,不想要就拒绝的一样。

一点都不尊重她,而且,从相亲到现在,他只发过一条短信给她,可想而知,他就是想为了结婚而结婚的

看着郭漫一脸气愤的样子,凌北澈又诧异了,也知道,她还在乎小时候的那件事,他正要上前,她却跑开,朝着门口跑去,他快速地追上,在她出门前,将她扯住,“你唔”,她刚想吼,他扣住她的后脑勺,低下头,霸道地强吻住了她。

这样的事情,也只有在她狂迷凌北澈的时候,那情窦初开的季节幻想过,花前月下,他轻轻地,吻着她。

良久,她挣扎,喘不过气来,他不舍地松开只见她满脸通红,样子看起来更可爱。想必还是初吻吧,凌北澈募得想起,许多年前的那一晚,看着她那怯怯的模样,当时就想吻她的

郭漫气喘吁吁地,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脑子也是嗡嗡的,心跳得厉害。

“你你”,嘴里只模糊地说出这个字,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知道的,我当年要参军,根本不可能答应跟你交往”,他还抱着她,锁着她的脸,认真地说道。想起她那天被他羞辱的样子,心里一阵懊悔,惭愧。

一个女孩子,当着全校师生的面,被拒绝,那种感受

忽然意识到自己当年挺可恶的,这些年,每每想起那件事,心里也是内疚的,觉得自己挺过分。

听着他的话,郭漫心里一阵扯痛,“别跟我说这些了你就算说喜欢我,我也不会相信的我知道你就是想找个人结婚”,郭漫委屈地吼道。

被她说中心事,凌北澈有些尴尬,“那你连跟我交往试试的机会都不肯给”,他又问道,对她确实没什么爱,但觉得她挺适合的,跟她结婚,应该不错的。

他退了一步,郭漫心里松了口气,让她跟他分手的话,她肯定舍不得,“我只是不想这么糊里糊涂地就结了,在没有感情基础的情况下”,她垂眸,理性地说道。

凌北澈心里踏实下来,“好,我不勉强你,先处着,结婚的事,以后再说,但你不可以再跟别的男人有交往”,凌北澈说道。

她点点头,想挣脱,他强势地抱住她,“你放开”,她气恼道,他低下头,嘴凑近她的唇边,她看着他的脸,心跳得厉害,“你别这样,我们”

“既然在交往,亲亲抱抱也是可以的”,他邪笑着说完,低下头,再次攫住了她的小嘴。像是吻上了瘾,她笨拙地一动不敢动,还睁大着双眼看着他,样子十分有趣,他微微松开她,“没人教你,接吻要闭着眼睛的吗”,他啃咬着她的唇,睇着她,邪肆地说道。

她听话地闭上眼睛。

“不错有进步”,换气时,他放开她,看着她一脸迷醉的样子,微微红肿的唇,说道。

她心里一颤,猛地伸手,推拒着他的胸口,“我该回家了”,她红着脸说道。

“不想去唱歌”

“但时间不早了”,心里是想去的,又担心回去晚了

他募得捉住她的手,“伯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不会有事的”,凌北澈沉声道,取过她的外套,为她穿上,拥着她出了台球室。刚刚的小举动让郭漫心里暖暖的,这感觉,似乎很像她曾经渴望的,恋爱的感觉。

进了ktv包厢,只见着孙大飞左拥右抱着在唱歌,凌北澈不悦地瞪了他一眼,孙大飞连忙识相地让两女人离开,一向是乖乖女的郭漫还头一次见着男人左拥右抱两个女人的样子,跟在凌北澈身后,有些畏惧。

凌北澈示意她在沙发角落坐下,“自己先玩,我跟他说几句”,在她耳边小声说道,郭漫在角落里坐下。

凌北澈在孙大飞旁边坐下,一股子女人香水味刺鼻,他拧开一瓶啤酒,喝了几口,“别成天这样醉生梦死的”,凌北澈低声教训道。

“少来你们各个甭跟我说这些,你在这玩吧,我滚了”,孙大飞跟他喝了一口,说完,丢掉酒瓶,起身出去。凌北澈看着他的身影,叹息地摇摇头

看着角落里的郭漫,他上前,在她旁边坐下,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包厢里,环境幽暗,音乐很响,舒缓了神经,郭漫整个人放松下来也没推拒他,“怎么不唱啊”,他凑近她的耳朵,沉声问道。

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蜗处,她全身颤了颤,泛着鸡皮疙瘩,看着他,摇摇头

凌北澈倒是拿起了话筒,站起身,点了首军歌大声唱了起来,郭漫听着他嘹亮的歌声,很诧异,在那不停地鼓掌,不一会,他还唱起了英文歌。

唱了好一会儿,两人划了拳,边喝酒,边说笑,她喝了两瓶啤酒便醉了,整个人笑得也更开,被他抱在怀里都没反抗,“小慢慢,记不记得我”,凌北澈抱着身上穿着紧身毛衣的她,在她耳边问道。

一声小慢慢,着实戳中了她的心,“记得你是阿澈哥,表哥的朋友”,郭漫醉醺醺地说道,遥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就被他迷住了,那时候她才八九岁。

凌北澈笑了笑,在她脸颊上亲了口,她也没躲开,喝醉了的她,任他吃豆腐。

“小慢慢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凌北澈坏坏地问道,明知道她喝醉了,什么话都说,还故意问。也许,这更满足他的男性自尊。

“十岁小学三年级”,她大声道,打了个酒嗝,凌北澈暗自偷笑,原来那么小就暗恋他了。

“还怨不怨我”,他又问道。

“不知道喝酒”,她醉醺醺地说道。

“喝喝”,凌北澈将一杯矿泉水递给她,说道,傻乎乎的她竟然当成啤酒,咕噜噜地喝下。

“小慢慢现在穿几号胸衣啊”

“36c我有c了我有c了可是你”,郭漫说着说着,眼角落下一颗眼泪,他不知道,当年被他刺激,说她胸很平后,她被刺激地常常想尽办法丰胸。

他明白她的意思,笑了笑,横抱着她,抬起她的下巴,“所以我来找你了”

“不”,就在他要解她皮带时,她惊醒了,一把捉住他的手腕,凌北澈的理智也恢复,也才反应过来,现在是处于何时何地。

“对不起”,他抱歉,将她的毛衣下摆拉下,为她整理了下头发,她带着醉意说要回家。

“好,回家去”,凌北澈笑着说道,将她抱起,扶着她,出了包厢。

那晚,他把她送回了家,两人的关系明显地有了进一步发展,也像正常的情侣一样,过年期间,约会了很多次。

“这些都是你在非洲的照片啊”,郭漫翻着凌北澈电脑里的照片,激动地问道。看着他怀里抱着步枪,穿着军装,戴着墨镜,走在非洲街头巡逻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地帅气。

“是”,凌北澈沉声道。

“这,这是谁啊”,有一张他穿便装的照片,在沙漠边,有个亚洲女人,抱着他的脖子吻住了他的脸,郭漫喃喃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