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蕨,采蕨春天如同孩子的脸,说变就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责编: 人气:

春天如同孩子的脸,说变就变。前一天还是阴雨缠绵,今天却是艳阳高照。“人间四月天”,春光明媚,春风和煦,正是踏青赏春的好时候。

母亲闲来无事,换了一件外套,穿上解放鞋,找来一个蛇皮袋子,对我说:“天气这么好,我们去采蕨芽吧!”“好呀!”我也正有外出活动筋骨之意,于是满口答应了。还顺便拉上一边正在看电视的侄子,让他打打下手,给我们拿拿衣服、背背蕨菜什么的。

我们家住在城边,离采蕨的山头有一定的距离。我们一行三人穿过城市逼仄的小巷,走上了一条通往乡间的水泥路。偶尔与一树粉红的桃花或是洁白的梨花相遇,那高高低低的油菜花在田野大肆挥霍春光,将满地的金色谱写成乡村最美丽最耀眼最抒情的歌,引得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几只小黄狗正在花间穿梭,追逐着飞舞的蝴蝶,还不时传来几声欢快的欢叫。远处未开耕的田野萌着诗意的绿,大片浅紫色的“燕舌花”点缀其间,将田野写满柔媚。几头牛一边悠闲地啃着青草,一边漫不经心地欣赏春的姹紫嫣红。山上的树披上春装,那嫩的黄、深的绿,将树林勾勒得层次分明,而河边的柳正悄然无声地吐出新绿,那一头浅绿的秀发随风飘飞,充满诗的灵动和飘逸。

走上一条弯曲泥泞的小路,跨过一座简易小桥,伴着小河的一路轻声歌唱,我们来到了一处美丽的村庄。路边植古樟,山下挖池塘,塘边搭小台作钓鱼之用,山上栽桃李等果树。我们顺着一条窄小的山道上山采蕨时,这些果树的花开得正欢。而山道边、荆棘丛里、低矮的灌木下,一根根鲜嫩欲翠的蕨芽破土而出,在晨风中将生命站成一种安详的姿态,不经意地点缀在乡野山间,或地头路边。它们如淘气的小娃娃,有的在握拳练功,有的在舒展筋骨,有的则在举目眺望,姿态各异,情趣盎然,让我见了满心欢喜,不一会儿,手中就握满了一把柔嫩新鲜的蕨芽。

一边采摘,一边思绪飞扬,不禁想起了生命的顽强。蕨芽的小身子那么柔嫩,要钻过厚厚的土层,有的还是坚硬的石子土,在春天站成一种美丽的风景,实属不易。许是一场春雨,听到了生命召唤的蕨芽迫不及待就破土而出。刚钻出地面的蕨芽幼小而坚挺,顶部蜷曲地向内弯抱着,就像一个婴孩握着的粉嘟嘟的拳头。这些蕨芽非常娇嫩,几乎就断了,毫不费力。刚采的蕨芽,浑身裹着一层细细薄薄的茸毛,拿在手中的感觉非常柔软。

“今天可是来对了,这两天刚下过雨,蕨芽也长得快,虽说黑蕨不多,但白蕨不少,总算是有所收获!”母亲一脸微笑地说。

是呀,这蕨菜可是好东西呢,天然、环保。和其他的城里人一样,我对蕨芽也是情有独钟。我知道母亲说的黑蕨和白蕨就是书上所说的牛蕨和羊蕨。据我所知,蕨芽是凤尾蕨科多年生草本植物蕨的嫩叶,多生于潮湿的背阳山地上,是一种适应性强的植物。蕨芽分绿蕨和紫蕨两种,通常把紫蕨称为牛蕨。把绿蕨叫做羊蕨。牛蕨紫黑,茎壮肉厚,多生长在土质肥沃的地头,肥胖的身子大的有手指粗,小的也有筷子般粗细,长可盈尺,通身柔嫩,水灵灵的十分招人爱。而羊蕨翠绿,茎细肉薄,多生长在土壤贫瘠之地,因得不到足够的养分而显得“面黄肌瘦”,也难怪母亲不甚喜欢。

采蕨,采蕨。我们一边说笑,一边在茶树旁、荆棘丛里搜寻蕨芽的身影,而那些蕨芽好像有意要和我们捉迷藏,将自己隐藏得很深,总是在我们苦苦寻找后才露出它们可爱的身影。其实,采摘的过程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有时要爬坡,有时要钻荆棘,不是无意中滑倒,就是被荆棘丛偶尔挂一下,这让采蕨变得紧张而刺激。没办法,谁让我们贪吃。为那柔嫩爽滑的口福,辛苦一点又算得上什么?

见到山间水库的大堤上有一大片枯死的蕨藤,我想下面一定少不了蕨芽。就让小侄子找来一棵树枝,将枯蕨藤一一翻开,果然,蕨根现出原形,露出毛茸茸的脸和身子。这些蕨芽就像在开家庭会议,一个个如同在聆听族长发言似的,那认真劲没得说。这么一大片的蕨芽真是可爱,让人有几分不忍下手,但没法子,谁让自己嘴馋呢!不出半天,一个蛇皮袋子很快就给装满了。背着新采摘的蕨芽,一路沐浴温柔的春光,闻着清新的花香,哼着欢快的曲子,我们满载而归。

到家后,母亲将蕨芽清理了一遍,将它放在沸水中烫一烫,然后再放入冷水中反复漂洗,直到没有了淡淡的苦味后,方才放在锅里伴肉小炒。于是,餐桌上就有了一盘新鲜可口的蕨芽,吃起来酥酥的、柔柔的、滑滑的、爽爽的、甜甜的,一股久违的清香在口中萦绕,仿佛春天的味道全浓缩在这蕨芽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