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 女人越说痛,男生越往里面塞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0-06-18 09:13:32 责编: 人气:

按着公主腰强行坐下去h 女人越说痛,男生越往里面塞 

开门的瞬间,杜鹃嫂子就从门缝儿里给挤进来了,她双眼眼神迷离的看着杜小磊,嘴角含笑,眼角含春。

  这样一副模样,看的杜小磊喉咙一紧,心里的小鹿扑通扑通的开始撞了起来。这也难怪,王杜鹃长得这么漂亮,但凡是个男人看到王杜鹃都得多多少少有点反应,更何况是刚刚吃了龙息丹的杜小磊呢。

  “杜鹃嫂子,你来找我干啥嘛。”杜小磊轻声问道。

  杜鹃嫂子一笑,一双秀手抬起,轻轻的搭在了杜小磊的身上:“你这孩子,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不知道为什么,杜鹃嫂子的一双手柔若无骨似的,那软肉搭在哪里,杜小磊就觉得舒服到了哪里,光是一杜鹃嫂子的一双手就让自己这么快活了,要是杜鹃嫂子整个人都属于他了,那自己还不上天啊。

  “嫂子,你,你别……”不过,现在是在自己家里,而且是在村子里,外面人来人往的,杜小磊心里还是有点儿害怕。杜鹃嫂子却不以为然的笑道:“怕啥啊,磊子,你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儿住吗,屋里又没别人儿,而且村里人没事儿也不会来你家里。而且嫂子都不怕,你怕啥呀……嫂子想要你,想要的不得了哩。”

  听到王杜鹃这样热辣又大胆的话,杜小磊再也忍不住了。他身下一热,该硬挺的东西早就硬挺了起来,那小兄弟就等着杜小磊的召唤呢。

  “磊子,嫂子自从今儿早上见到你之后,下面儿就跟绝了堤似的,止也止不住,你帮嫂子治一治呗?”王杜鹃妩媚一笑,对着杜小磊说道。杜小磊被她撩拨的神魂颠倒,一时气血涌向大脑,双手一震就把王杜鹃身上穿的衣裳给撩起来了。

  这撩起王杜鹃的衣服一看,杜小磊一下子就笑了。

  王杜鹃就穿了一件儿裙子,内里是啥也没穿,光溜溜儿的。说起来,王杜鹃也算是胆子大了,这要是万一被村子里的小孩儿给看光了,王杜鹃的脸以后还往哪儿搁啊?

  衣服被杜小磊一撩起来,王杜鹃的心立即就开始砰砰乱跳了。随着杜小磊一双大手在王杜鹃身上摸索,王杜鹃只觉得浑身的火儿都被杜小磊给点起来了。其实这一路上,王杜鹃心里全都是杜小磊,她想他想的都入了骨子。

  一想到杜小磊,王杜鹃的身下就湿成一片小溪,原本打算入了夜等杜小磊去自己家里,但是王杜鹃竟然已经等不及。光是从家里往这边儿来的路上,王杜鹃的下面就已经泥泞成一片了。再不止止,这可怎么得了呦。

  看到王杜鹃这副模样,杜小磊心里忍不住暗笑,同时手上动作也是一顿。他的动作停了,王杜鹃可受不了。王杜鹃伸出猩红的小舌头,在杜小磊的耳朵边儿上舔了一下,舔的杜小磊魂儿都酥了。

  “磊子,嫂子那里痒得很,你快帮嫂子止止痒呗。”王杜鹃粉嫩的柔唇中吐出这样的话语,听的杜小磊再也把持不住,腰下猛的一用力,准备和王杜鹃融为了一体。

  可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喊声,原本如痴如醉的杜小磊顿时清醒了过来。

  杜小磊一把推开杜鹃嫂子,悄声说“现在大白天,不能做,被人发现了,我们两个就没法继续待在村子里了。”

  王杜鹃痒没有止成,一副欲求不满的迷离着凤眼,嘟着嘴娇嗔:“怕什么,我尽量控制不叫。”

  “我们要想长长久久,还是小心一点好。”杜小磊看着王杜鹃的身体,虽然目光里都是贪婪,可语气里却透漏着坚定。

  王杜鹃见好事难成,只好低头拾掇自己的衣服。可她的一举一动,在杜小磊眼中柔弱的都能溢出水,尤其是慢腾腾的束胸,好似在故意诱惑杜小磊一般。

  穿好衣服之后,王杜鹃扭着小蛮腰贴着杜小磊的耳朵,轻声呢喃道:“磊子,今晚别忘了来嫂子家,嫂子……给你留着门儿呐。”704

  看着王杜娟风骚的背影,杜小磊算是整明白了。

  自己越是羞涩,反而越让这群女人觉得自己是个雏儿,反而还笑话自己。

  相反的,自己要能压制住这帮女人,自己占主导地位,才是长久之计。而且,自己吃了龙息丹之后,少不了要和这帮女人们做这种事儿,村子里的女人有多骚气,从王杜娟就可见一斑,自己享福的日子,还长着呢……

  想到这里,杜小磊又是忍不住嘿嘿一笑,等王杜鹃彻底消失了,他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洗个澡,不然满身大汗的不是事儿啊。可是走到厨房一看,杜小磊犯了愁。自己昨天偷懒,没有挑水,导致今天水缸里的水严重不够,看来得现去挑水了。

  唉,好不容易舒坦舒坦,又要出门儿挑水。杜小磊撇撇嘴,很是不爽,此时,他情不自禁的又回味起了王杜鹃的一对儿硕大,和那一道迷死人的小沟壑。

  这女人要是自己的老婆就好了。杜小磊心想,但是转瞬间,他又想到自己和王杜鹃之间的好事儿。不行不行,自己的老婆可不能给自己带绿帽子。得找个保守一点的女孩儿做老婆才行。想到这里,杜小磊又嘿嘿笑了。

  走出家门,他挑着两个水桶大算去打水,走到水井旁边,杜小磊发现有很多人在排队。他排上号之后便开始等着打水,就在这时候,排在前面的李寡妇忽然看到了杜小磊。

  “磊子,你怎么也来打水啦?对了,磊子,你等等,嫂子回家给你拿个东西去。”说罢,李寡妇急匆匆的带着水桶转身离开。杜小磊还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他李嫂子要给自己拿什么东西。

  过了很快,李寡妇就拿着东西回来了。杜小磊看到,那是一筐鸡蛋,一筐很是新鲜的鸡蛋。看到那筐鸡蛋,杜小磊的心很快就暖了,这是李嫂子感激自己,所以要送给自己鸡蛋啊。

  一筐鸡蛋在城里人眼里可能算不上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在杜小磊心中,这比什么都沉重。李寡妇家里也没有多少钱,还要供柱子读书,这筐鸡蛋可能就是李寡妇能拿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

  “嫂子,你看这事儿,我不好收啊。要不你留着给柱子补身体吧,柱子正好是长身体的年纪……”杜小磊说道。但是李寡妇一个劲儿的推辞,最后推脱不下,杜小磊只好收下了一筐鸡蛋。

  收下那一筐鸡蛋之后,杜小磊的心里暖融融的,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样。就在这时候,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出现在了李寡妇和杜小磊之间。

  “呦,李寡妇,你之前可从来不随意给村里人送东西啊,为啥要送给磊子这个小毛蛋?难不成你是相中了磊子了?”说这话的,正是村里的流氓,洪二狗。

  李寡妇被洪二狗的话羞的面色一红,一时间竟不好意思起来。洪二狗嘿嘿一乐,继续用浮夸且大的声音说道:“李寡妇,你要是满足不了的话,尽可以找我洪二狗啊。我洪二狗的活儿好得很,而且货子也大,比你用黄瓜舒服多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