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会流水的文*(邱兰馨)小叶系列H文房东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2-03-10 责编: 人气:

看了会流水的文*小叶系列H文房东

 深更半夜的,自己的老婆和房东躲在厕所里,若是被张小军发现了,那还了得?

 

  老马都快要吓出心脏病来了!

 

  就在这时,一只温润的玉手捂住了老马的嘴,邱兰馨眨着大眼睛对老马使了个眼色,而后朝门外喊道,“老公,是我,怎么了?”

 

  张小军站在门外,焦急的说,“你还要多久啊?我尿急呀!”

 

  邱兰馨皱了皱眉头,又喊了声,“你要是憋不住了,就进来吧。”

 

  说话间,邱兰馨把老马又赶回了洗衣机的背后藏起来,她迅速撩起裙下摆坐回了马桶上。

 

  “咔嚓”一声,门开了,张小军只穿条裤子走了进来。

 

  邱兰馨嗔怪的瞅了一眼,嘟起小嘴埋怨道,“就喜欢和我抢马桶。”而后撅着翘臀起身让到一边。

 

  张小军睡眼惺忪,嘴里咕哝着,“老婆,我看马叔的房间里灯亮了,你说他会不会听到了我们刚才睡觉时的动静吧?”

 

  这话把躲在洗衣机后面的老马吓了一跳。

 

  听到张小军的话,老马赶紧把身子骨缩的严严实实,生怕被张小军发现了。

 

  “瞧你说的,刚才就那么一小会儿,他听得见么?”

 

  邱兰馨面不改色,似乎话中有话,言语透露出内心的不满。

 

  “唉,老婆,你说我是不是要喝点那些补yào什么的?这每次都……”

 

  张小军yù言又止,他猛地打了个激灵,收回了小家伙。

 

  “你先去睡吧,这件事我们以后再说。”

 

  邱兰馨催促道,然后又坐回了马桶上。

 

  张小军回了房间后,邱兰馨终于长舒一口气,她佯装冲了一下马桶,连忙红着脸离开了。

 

  又过了许久,老马隐约听到张小军的熟睡声,这才从洗衣机后面钻了出来,他伸展了一下酸麻的身子骨,蹑手蹑脚的溜回自己的卧室。

 

  整整一夜,老马辗转反侧,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邱兰馨……

 

  这晚,老马失眠了。

 

  翌日,天刚蒙蒙亮,老马就起床出了门,他有晨跑的爱好,十年如一日,因此岁数虽然大了,但身体却依然硬朗,干活不累,健步如飞,几乎不输二三十岁的年轻小伙。

 

  跑步回来,老马顺便买了菜,家里的那对小夫妻租客,在租房的第一天就和他协商好,每个 月多出五百块钱的生活费,每天在家里吃一餐晚饭。

看了会流水的文*(邱兰馨)小叶系列H文房东

  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自己动手烧火做饭的,这对小夫妻并不例外,早中餐都是在学校的食堂解决,只有晚上下班才回到家里。

 

  老马回家后提着菜去了厨房,这个时间点也是那对小夫妻起床上班的时候,刚走到厨房门口,邱兰馨从卫生间里洗漱出来,两个人面对面的撞在一起。

 

  邱兰馨俏脸一红,低着头叫了声,“马叔叔,早啊。”

 

  老马回应了一声,他看到邱兰馨今天穿着一件浅粉色的紧身连衣裙,乌黑的长发披到肩头,略施粉黛,胸前的领口很低,隐约露出了一抹白花花的深沟。

 

  霎间,老马又联想到了昨晚那副火热的画面,顿时有些口干舌燥了,脚步不觉停留,一时竟挡住了邱兰馨的去路。

 

  “马叔回来了啊。”

 

  老马身后响起了一道声音,张小军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说,“刚接到通知,要去省里培训,下午就得出发,这几天就有劳马叔帮我照顾一下兰馨了。”

 

  老马回过身来,下意识的点点头,连忙笑道,“没事没事。”

 

  由于平日里,老马和蔼可亲,年龄又摆在那,这对小夫妻早已把他当做成自家的长辈来看待,张小军自然很信任这个房东叔叔。

 

  邱兰馨从老马的身边挤了过去,对张小军问道,“这次要培训多久呀?”

 

  张小军自豪的笑了笑,“说是一个星期呢。”

 

  张小军是数学老师,虽然年轻,但是因教学有方,又给学校拿回几个大奖,校方领导颇为赏识,只要有机会,就会推荐他去深造,据说下半年还要升他做年级主任。

 

  相比而言,邱兰馨这个音乐老师,职位晋升的空间就小了许多,因此,也只有在谈论工作上,张小军才会显得那么自信满满。

 

  很快,两个人就收拾好去学校上课了,留下老马独自一人在厨房里忙活。

 

  “一个星期不在家?”想到张小军要出差了,老马的心里忐忑不安,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要和邱兰馨单独同处一室了。

 

 两点钟左右的样子,张小军回到了家,一进门就风风火火的收拾行李,老马被惊醒后,还以为家里进了小偷,刚起身就见张小军拉着行李箱出来。

 

  “小军,这就走啊?”老马恍然道。

 

  “是啊,马叔,学校催的紧,再晚就赶不上车了。”

 

  张小军说着就拉开大门,朝外走去,没走两步,又回头叮嘱道,“马叔,兰馨帮忙看着点,要是晚上没回家,你就给我发个信息啊,谢啦!”

 

  嘿,什么情况,这小子?对自己的老婆这么不放心?

 

  老马没有多说,只是点头应道,“没事,你去吧,好好搞啊小伙子,前途棒棒的!”说着,老马还伸出了大拇指。

 

  张小军嘿嘿一笑,迅速消失在楼梯拐角处。

 

  老马过去关上了门,心里就乐呵了起来,环顾四周,眼前这个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自己再熟悉不过了,只是今天,似乎觉得有些不一样了。

 

  至于哪儿不一样,老马一时也琢磨不透,自从老婆十年前去世后,家里就变得冷冷清清,膝下无子实在是闷得慌,老马就开始对外招租,而且他很挑租客,社会无业游民一律不租,这对夫妻教师就是老马精挑细选下来的。

 

  然而,有了租户后,家里看上去虽然热闹了点,但老马心里却总是空空的,有时候都甚至觉得自己才是一个外来人,在这个家里显得有些多余。

 

  直到今天,老马才忽然有种男主人的感觉,他觉得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自己应该担当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无微不至的照顾邱兰馨。

 

  想到邱兰馨,老马心里就禁不住暖和起来,这个长相甜美,声音更甜美的小女孩,老马在看去第一眼的时候,就莫名的喜欢,那一声声“马叔叔”的叫声,简直是甜到了老马的心坎上。

 

  突然,老马的老款翻盖手机响了起来,打开一看是张小军的来电,老马连忙接通后问道,“小军,什么事呀?”

 

  “马叔,你快帮我去卧室里找找我的教师证,时间来不及了,一会儿我到楼下,你从阳台直接丢下来。”电话里传来一阵焦急的喘息声。

 

  “好好,小军,你别着急,我这就去找。”老马挂了电话就冲进了小夫妻的卧室。

 

  在哪里呢?老马四处搜寻,眼光一下子落在了床头柜的角落,张小军的教师证露出了一半,正好夹在了缝隙里。

 

  老马赶紧过去从墙缝里抽出证件,刚准备扭身往外走,去发现床头柜的抽屉虚掩着,从里面露出了几个五颜六色的玩具。

 

  “什么东西?”老马好奇的打开抽屉,随手翻了一下那些玩具。

 

  看清楚后,老马顿时心里一紧。

 

  “滴滴滴!”手机又响了,老马怔了一下,接通电话,张小军的声音传了出来,“马叔,找到了吗?我到楼下了!”

 

  “找到了,找到了,我马上给你丢下来啊!”老马说着关上抽屉就朝阳台跑去。

 

  老马住的是老式单元楼,屋内结构布局很落后,去阳台必须穿过主卧,老马就睡在这间主卧里。

 

  来到阳台,老马就把教师证朝楼下的张小军扔了下去,他家在三楼,楼层并不高,教师证很精准的落到张小军的脚下,张小军捡起来,对阳台上的老马挥挥手,一溜烟跑出了小区。

 

  整个下午,老马都心神不宁,他怎么也无法将外表清纯的邱兰馨,与那些玩具联系在一起,难道她只是表面上很单纯,内心却很狂野?

 

  如果真是那样,那就张小军的身体状态而言,如何能满足得了她!

 

 衣服是件比较单薄的睡裙,相当的暴露,这是前年的情人节,张小军特意送给她的礼物,当初那晚她刚刚穿上,张小军就受不了了。

 

  那时候,张小军身体倍儿棒,每次都能让邱兰馨快乐,只是后来为考职称,张小军一门心思彻夜苦读,中途又大病了一场,结果虽然考上了,但身体却大不如以前。

 

  最明显的就是在过夫妻生活的时候!

 

  想起往事,邱兰馨深深的叹了口气,换上了这件睡裙,站在镜子前。

 

  胸口的半片雪白完全遮挡不住,裙摆极短,身子稍微动动,就可以看到很多地方。

 

  加上里面处于真空状态……

 

  面对镜子里那具秀色可餐的娇躯,邱兰馨自己都忍不住动情了,俏脸羞红发烫,像是发高烧一样。

 

  “我穿成这样出现在马叔叔面前,不知道马叔叔能坚持多久?”这件睡裙只在卧室里穿过,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出来,邱兰馨的脑海里不禁闪过如此想法。

 

  不过下一秒,邱兰馨就拍了拍小嘴,自责起来,“呸呸呸!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人家可是长辈呀!”

 

  这么一想,邱兰馨又放开了许多,收拾好后就走出了卫生间。

 

  老马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待着,面前摆放着几道香喷喷的菜肴,还有一瓶红酒,邱兰馨出来的一刹那,老马整个人都看呆了,他心跳急促,全身愈发的狂热。

 

  见邱兰馨离自己越来越近,老马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转移了眼神。

 

  “兰馨,饭菜好了,我们趁热吃吧。”

 

  邱兰馨看到桌上的菜都是自己的最爱,十分开心,而后发现了那瓶红酒,表情又有些错愕,“马叔叔,你不是常喝白酒吗?”

 

  老马事先早就想好了台词,不慌不忙的笑着说,“今天我生日,你陪叔叔喝两口,叔叔知道女人都喝这个洋酒,有美容美肤效果。”

 

  见老马精心准备,邱兰馨惊讶的同时,又有些感动,这个房东叔叔挺会体贴人的,明明自己过生,却还顾及她的口味。

 

  新婚后,老公张小军忙于工作,几乎很少对她有所照顾,累了不会捶肩捏背,病了也不陪着她一起去医院,婚前婚后,相差甚远。

 

  坐上桌,邱兰馨吃了一口炒田螺,心中美滋滋的,有了一股久违的贴心感。

 

  “兰馨,叔叔不知道你的酒量,就先给你小酌半杯。”老马往邱兰馨跟前的高酒杯倒了小半杯红酒。

 

  邱兰馨心头一热,握住了红酒瓶,正好也抓着老马的手,“马叔叔,没事,你多倒点,我陪你喝!”

 

  邱兰馨的玉手光滑柔嫩,此时抓在老马的手背上,让老马的身体像过了电似的。

 

  老马的手一抖,不觉把杯中酒给满上了。

 

  “多了多了,这杯给我。”老马放回红酒瓶,就要和邱兰馨换一杯酒。

 

  “不多,马叔叔,你们男人喝酒不是说什么来着,满心满意嘛,嘻嘻。”邱兰馨护住酒杯,对老马歪着脑袋娇声道。

 

  “那行,满心满意!干杯!”老马兴奋极了,这 丫头说话简直是甜到了心坎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