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元20558|清冷师尊被按骑木马 贰毛仈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2:25:04 责编: 人气:
玄元20558年,九天之上。

“五公主上哪儿去了?”

“回帝后,公主自用完膳之后就出去了,并且不准奴婢们跟着,因此奴婢也不知道……”

哎,轻轻地叹了口气,朝那宫女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

“是。”

栖梧宫里的一切都还似百年前那般,坐在窗前的红木椅上,似乎还能看见小女儿抱着自己的胳膊撒娇的模样。

“娘亲,你就带我去嘛,我保证不惹事。”

“娘亲,夜旭尧他欺负我。”

“娘亲娘亲,我今天新编了一个舞,我跳给你看好不好。”娘亲,娘亲……

“娘亲。”一个清脆的声音把她唤醒。

“是瑶儿啊。”

“娘亲又在烦心西子的事吧。”

“是啊,她这丫头可从来就没让人省过心啊。”

“您也别太烦恼了,爹爹不是去昆仑山找那白泽族的道君了嘛,他不是通晓古今,天上地下没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嘛,一定能找到治好西子的法子的。”

“希望吧,瑶儿,如今西儿就只跟你亲近,你没事就多陪陪她吧。”

被唤作瑶儿的女子轻轻地握了握母亲的手,“放心吧,我会的。”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来天河了,她们说这里的水可以照出元神,天地万物,无一例外。站在河边,河水中倒映出的不是自己的样子,而是一只自己原来认为根本不可能存在的生物,凡人们通常把它称之为……凤凰。鸡头,燕颌,蛇颈,鱼尾,还有五彩的羽毛。她们告诉她,她就是这九天之上的公主,九天帝君的第五子,也是帝后生的唯一一只凤凰……夜西子。

似乎比她听说过的任何故事都还要荒唐,就在半个月前她还只是21世纪的一个普通的女大学生,生活在一个普通而幸福的家庭里。那天,她跟自家姐姐瑶瑶高兴地逛街shopping,然后,就如同大多数穿越小说所写的那般,车祸,然后魂魄离体,最后穿越。

但是她们告诉她,这不是穿越,她和瑶瑶本就是仙家之人。只是误入了时空轮回之门,投胎去了人间。听着就够匪夷所思的,更何况故事的主角还是自己。更让人不敢置信的是,身为姐姐的瑶瑶居然记得所有的事情,包括她们前几百年在这里的生活,以及之后的轮回,最后的回归。可是为什么她记得所有而自己却是半点印象都没有呢?目前官方的回答是,可能因为她们两个不是通过正常手段回来的,穿越时空之门时她受到了反噬,因此她现在不仅记忆缺失,而且法力全无。也就是说跟凡人没什么两样,当然,除了那河水里的影子。

大概了解了下现在的情况,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时空,只知他的父亲是九天之上的帝君,三界最高统治者,其后为丹穴山凤凰一族的白氏。她上面有三个姐姐,一个哥哥。大姐夜沁萝,已嫁给麒麟族族长之子为妻,也是五人中唯一成家的;二哥夜旭尧,帝君的唯一继承人;三姐夜静晗,其未婚夫为东海龙宫大太子敖子谦;四姐夜静瑶,她最熟悉的瑶瑶。

回来之后,哥哥姐姐们都来看望过她们,言谈举止间夜西子可以感受到那份浓浓的关爱和亲情,爹爹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是对她们也呵护备至,娘亲就更不用说了。虽是这样,但她仍然感觉很惆怅,一夕之间从一个普通的现代人变成了这异时空的天之骄女,一夜成名一夕暴富也不似这般憾人。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如今也只能默默接受这一切,只是她还是不知该如何与其他人相处,感觉有一条很深的沟壑格挡在她与他们之间,唯一感觉亲近的就只有瑶瑶了,最近她老是跟她讲她们原来在这里生活的趣事,她也权当是故事听听,竟没有半分当事人的感觉。

瑶瑶口里的夜西子,是个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孩子,是个让众多神仙头疼的小恶魔,却也不失乖巧可爱的一面。而在凡间的时候,自己虽然小时候也很皮,也曾经和男孩子打过架,欺负比自己小的小孩这种事也不是没干过,但在上学以后就变乖巧了,一直都是个乖乖女的形象,却也不呆板,该疯的时候还是会很疯。可是现在,似乎是越来越忧郁,越发不爱讲话了,没想到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会是如此之大。好想念之前的那个家啊,好想爸爸和妈妈啊只是一切似乎都回不去了呢。

喵唔,喵唔,喵……

几声猫叫把她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儿蹲在她脚边,可怜兮兮的望着她,她们说这是她五百岁那年跟随帝君出去游玩时带回来的,虽只是只凡猫,但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也有了些许仙气。

蹲下身子把猫儿抱了起来,她自小就喜欢猫,这一点倒是什么时候都没变过。

“喵。”用手宠溺的摸了摸小猫的头,小家伙立马舒服的叫着,喵呜,喵呜。

“喵,呵呵,我们回去吧。”

似是回答她般,小家伙又欢快的叫了起来,喵呜,喵呜。
栖梧宫内,灯火通明,看着那明亮得犹如白炽灯般地灯光,夜西子有点恍惚,仿佛自己还在以前的家,没有车祸,没有凤凰,更没有九天。随后看见这古老的建筑,才意识到一切只不过是空想,她仍是她的五公主,再也回不去了,突然有股想落泪的冲动。

“西,刚刚上哪儿去了?害我等你那么久。”等候多时的夜静瑶忍不住抱怨道。

“其实没有去哪里,就是随便逛逛。”夜西子淡淡的回答她。

“哎,你呀,别不开心了,娘亲他们都很担心你呢。”

“这个我也知道,可是难道你,一点都不想念家人朋友们吗?”

夜静瑶自然是知道这个家人朋友指的是哪里的,“我当然也是想的啊,可是,想也没有用啊,回不去了呢。”

“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夜西子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似乎不认识眼前这个人了。那可是养育了她们20来年的父母啊,给予了她们无私的爱,在成长的路上一直默默支持引导着她们,怎能说割舍就割舍的!

“呵呵,好啦,逗你玩呢。”夜静瑶满眼戏谑地看着她,“呐,给你看样东西。”说完衣袖一挥,奇妙的情形出现了,空气中居然出现了那个让夜西子朝思暮想的家,忍不住伸出手去触摸,但却什么也没摸到,疑惑的望着瑶瑶,她示意自己先别着急,继续看下去。忽而客厅里出现一个中年妇女,身上还围着围裙,刚做完饭的样子,这个人她再熟悉不过了,是妈妈!紧接着,从书房里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没错,是爸爸!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地掉了下来,浑身颤抖着,这几天一直阴郁着的情绪似乎要全部宣泄而出。

“别急别急,看后面。”夜静瑶拍着她的后背安慰道。

这时,从另外一个房间走出来两位少女,夜西子认得那房间,那是自己与夜静瑶的房间,奇怪,家里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两个人。画面切到了餐桌上,妈妈不住地为那两个少女添菜,爸爸也一脸慈祥的看着她们,就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这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爸爸妈妈好像忘记了我们,不是该有遗像什么的嘛,爸爸妈妈不是应该很伤心的吗,怎么会这样,还有,她们又是谁?”夜西子激动地抓着夜静瑶的手问道。

“西,先别激动,你听我说。”轻轻地拍了拍夜西子的手背,想借此平缓她的情绪,“你也看到了,在那个世界,已经没有我们存在过的任何痕迹了,她们才是爸爸妈妈的女儿,我们只是误闯异时空的外来者,随着我们的回来,我们在那的一切都会消失,包括所有人对我们的记忆,一并消除。”

“不,你骗我,你是骗我的对不对,爸爸妈妈怎么可能会忘记我们,怎么可以!”夜西子声嘶力竭的吼道。

“西,你冷静点,我知道你一时之间难以接受,但请你相信我,只有这样对他们才是最好的,难道你想要看到家人朋友们因为我们的离开而伤心难过吗?还是你想看到爸爸妈妈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

其实并不是夜静瑶绝情,之所以这么冷静,是因为她和夜西子不同,她有比她多了近一千年的记忆,二十年跟一千年比,实在是九牛一毛沧海一粟,并且身为神女,也远比一般人要超脱许多,知道那二十来年只不过是她漫长人生中的一个小插曲,一个劫数吧,这里才是她真正的家,故只是花了些许时间,她便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是夜西子不一样,如今除了真身,她和凡人没什么两样,在她眼里,那二十来年就是她的全部,岂是说看开就能看开的?

“可是,看到这个真的是很就这样被遗忘了,所有的一切都抹消了吗,我不要啊!”说完又大哭起来,夜静瑶不忍心的抱着她,“好了,一切都会过去的,你还有我们不是吗?等爹爹回来,帮你恢复记忆和法力,一切就都会好起来的。”显然这句话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眼前的少女虽然还在抽噎着,但情绪明显没那么激动了。

哎,最近似乎常常叹气呢。夜静瑶看着熟睡着的妹妹,帮她盖好被子,轻轻地退了出去。也不知道爹爹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再这样下去,西子非得垮了不可,每天都这样郁郁寡欢的。哎,这天家的儿女也是会有忧愁困扰的啊
夜阑宫。

“你总算是回来了,怎么样,可有找到什么办法?”

“办法倒真是没有。”

“没找到你还这么高兴?”看着丈夫一脸欣喜之色,帝后不禁皱眉问道。

“那昆仑山的老头跟我说,万事不可强求,一切要顺其自然,到了那正确的时候,凤凰还会是咱们的那只凤凰。”

“这老头,就是爱拐弯抹角,什么叫到了正确的时候,要是再过上千年万年可怎么办。”即使高贵沉稳如帝后,一遇到自己女儿的事,还是会忍不住急躁起来。

“唉,你莫急,我既然去了,岂有那么容易回来之理,那老头跟我说,离那时间,不远了,不远了。”

“那真真是好极了,唉,你让那老头透露了那么多的天机,一定又让他给狠狠地敲诈了一番吧。”

“可不是嘛,胁迫我陪他下了三天三夜的棋,可真是把我给折磨坏了。”

“跟他下棋?那是有够慎人的,为了女儿,夫君你辛苦了。”帝后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其实从他们之间的称呼就能看出这帝君与帝后之间的相处之道与平常夫妻间并无异,更不会因为身在高位而产生什么隔阂。

“只要能医好我们的女儿,这些都不算什么。”帝君也回以一记温柔的眼神,“哎,咱们这五个儿女里面,向来都是她最让人操心的,希望通过这次,能让她成熟起来,别再像原来那样爱闯祸了。”

“放心吧,会的,在凡间的这二十来年,对她们改变都挺大的,瑶儿不是也比原来更懂事了么。”

“是啊,看得我这个做父亲的很是欣慰啊。再过一两年她们两个就要满一千岁了,三女儿也差不多快出嫁了,再然后是她们两个,到时候就只剩下我们两个孤家老人了。”帝君不禁概叹道。

“想那么么远干嘛,我还想她们在我跟前多闹腾一会儿呢,再说了,就老四跟老五的性格,要找到个如意郎君,恐怕得花些时日,两个都不是盏省油的灯啊。”

“也对,特别是老五,性子有时候比男子还要男子,老是干些不修边幅的事情,也不知要怎样的一个男子才降得住她。还有老四,虽说没有老五那么不修边幅,却也不容易对付,着实让人头疼。”

听到丈夫这样说自家女儿,帝后有点不高兴了,“瞧你这说的什么话,就好像没人敢娶她们似的,我们的女儿,到时候自然是会有一大群的仙界公子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就怕到时候挑花了眼!”

见自家娘子生气了,帝君忙说道:“我们的女儿自然是很优秀了,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

“唉,我觉得吧,那东海龙宫的五太子就不错啊,年轻有为,法术高强,听说长得也是一表人才,好多神女都为之倾倒呢。”

“嗯,还有那西海龙王的六儿子,不是跟西子的关系挺好的嘛,我看他也不错。还有这次我在昆仑山见到的那老头的徒弟,不仅生得俊朗,而且修为也很高,真是后生可畏啊。”

就这样,这一帝一后从现在,慢慢的聊到了儿女们的将来,这天底下的父母,大概都是如此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