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车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2:26:19 责编: 人气:
“桑小姐,你知道其实以我的条件,可以找到比你更好更漂亮的女人……”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头发梳得跟狗舔一样的男人傲慢地说道,高高在上的眼神看得让人想踹他一脚。

不过还好他对面的女人正在埋头苦吃,没有看到他的表情。只是正在和牛排进行“殊死搏斗”的刀叉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奋战。

“你没有稳定的收入,这我不介意,因为我年薪20万的身价还养得起你,不过,我很不喜欢你的职业,居然是个写艳情小说的作家……”

“啪”的一声,刀叉拍在桌子上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滔滔不绝,还来不及收口的他只能愣愣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女人看着男人,优雅地笑道:“章先生,我是写言情小说,不是艳情小说。”姿态足够淑女,笑容足够温柔,只不过眼里跳动的火花暗示了男人要是再说错一句话,就要危险了。

不过很显然这个章先生是个眼大无光的家伙,他愣了一下,再看到女人还是温柔婉约的样子,还以为自己刚才是看花了眼,于是又摆出一副自大的样子:“什么言情小说,在我眼里就是艳情小说嘛,一个意思。桑小姐,你嫁给我之后,我就不允许你再写这些东西了,女人嘛,相夫教子才是正道……”

哇咧咧,他还越讲越起劲哈?妈妈的……说过,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桑念芷脑子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终于断裂了,只见她“倏”地站起身,再次打断了还准备继续口若悬河的眼镜男,扯出一抹假到不能再假美其名曰微笑的表情,居高临下地看着眼镜男,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对不起章先生,很显然我这个‘艳情’小说家不符合你的妻子人选,请你另找高明吧!我得回家接孩子了!”特意加强“艳情”二字的读音,倒有一种咬牙切齿的感觉。

眼镜男被吓到了,口齿有些不清地结巴道:“你、你、你有孩、孩子了?那你还来相亲!真不要脸!”

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桑念芷一听到这句话,突然猛地回过身来,轻快地端起面前的酒杯,“唰”的一下,满满一杯红酒孝敬给了眼镜男那张蛤蟆脸,动作流畅一气呵成。然后她潇洒地转身,留下了跳脚乱骂毫无风度可言的落水鸡眼镜男被餐厅的其他客人用目光鄙视着,不过,这些都不关她的事了。

“桑念芷,你又相亲失败了?”电话那头的女高音让桑念芷每次接起电话,都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可怜的耳膜啊……

“罗旭旭,你可以再大点声没关系,反正我失聪变成残障人士你养我。”桑念芷揉了揉耳朵,没好气地说道。

“呃……”声音虚了一下下,然后又理直气壮起来,“你别转移话题,我现在是在说你相亲的事儿!”哼哼,威胁她罗旭旭,她后面可是有三座大山靠着呢。

“拜托,要我急着嫁出去好歹你们也挑点能见人的啊,那哪是相亲啊,那是在残害我的视觉、听觉、味觉、嗅觉!”桑念芷不满地嚷嚷道。

“有那么差吗?这个人是我爸安排的,听说还是个‘海归’呢。”罗旭旭在那头嘀咕了一声。

耳尖的桑念芷却一下听到了:“不是吧?连罗叔都掺和上了?”唉,真是要命,她的行情就那么差,谁都怕她嫁不出去,谁都要来掺一脚?海龟……她还乌龟咧!

“没办法,谁叫你眼界高,我身边的可利用资源基本上已经全部被你踢出局了,为了不负使命,我只有找我爸帮忙了,嘿嘿。”罗旭旭耳边夹着电话边涂脚趾甲边说。

“我怎么觉得你在幸灾乐祸啊?你哪来那么大的使命感啊?真是搞不懂。求你老人家高抬贵手,饶了我吧。”桑念芷有种快要抓狂的感觉。

“嘿嘿,哪有。我也是迫于无奈啊,我可是答应了桑叔、桑姨、还有我家的小晴贝,一定要努力在今年年底之前把你这个老旧货物出清掉。”罗旭旭一片壮志在心中。

桑念芷翻了个白眼,抓着手机一头倒向背后柔软的沙发。轻轻皱了下眉,她叹了一口气,说不上来心里那种疲倦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你有心事。”罗旭旭这个十几年的朋友可不是当假的,桑念芷的一个叹息,就让她收敛起了嬉皮笑脸,关心地问。

“旭旭……我想去把宝宝接回来。”桑念芷的声音停顿了一下,显得有些犹豫,“可是,都六年了,已经过了当初我和他约定的时间,我好怕宝宝不认我,也好怕他不把孩子给我。”

“孩子会有抵触情绪是可能的,那就要你耐心点了,至于闻岸央,那混蛋有什么资格不给你,孩子是你身上掉下的肉,是你的一部分,他连你都不要还要什么孩子!”罗旭旭一提到闻岸央,口气明显呛了起来。

再次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桑念芷的心揪了一下,她又叹了口气,轻轻说道:“那……我把手头上的事情结束,就去S市。”
坐在飞机上的桑念芷有些忐忑,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冲动地回来,是对还是错。六年了,她离开S市已经有六年了,而这也就意味着她已经六年没有见过她的儿子了。

六年前,因为一些事,她无法亲自抚养她的儿子,只能忍痛把刚刚出生满月的儿子丢给了他的亲生父亲,她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而这一分别,没想到竟然就是六年。

下了飞机,桑念芷坐上了出租车。

“小姐,去哪里?”

“幸福大道520号。”地址一说出口,桑念芷怔住了。下意识报出的这个地址……她住了两年多的那个地方。

幸福,520。

当年的她还是一个对爱情抱有憧憬和希望的小女孩,所以在他要为她买房子的时候,特地选了这个地址,因为她觉得,这个地方听上去就很有幸福很有爱的感觉,而且,她也希望这个地方可以护佑她的爱情和爱人。

只可惜,笨蛋女孩的愿望没有实现,再美好的寓意,也成全不了她的爱情

摇了摇头,桑念芷淡淡笑了笑,怎么自己一回来就开始感伤呢?于是她又开口对前面的司机说道:“司机先生,请送我去豪尔饭店吧。”

“咦?不去幸福大道了吗?哦,那我调头。”司机耸耸肩,不明白这位小姐怎么一会又改变了主意了。他打开了车上的广播,节奏感很强的音乐从收音机里流淌出来,他一边随意点头打着节拍,一边和桑念芷聊天。

“小姐,看你的样子,不像本市人哈?”大嗓门的司机没有看出桑念芷的感慨,大大咧咧地问道。

“我在这里读过书。”桑念芷看着车窗外的梧桐,微笑着说道。大学四年,她在这个有着美丽梧桐的城市里学习和生活,也是在这个城市,她拥有了一份刻骨铭心却又痛到极致的爱情,原本以为这里会成为她的家,成为自己一辈子的归宿,却没想到……一切都只是她的奢望而已。

再次摇头失笑,桑念芷拍拍脸,命令自己不要再多想了,这次回来,她和他不会有太多交集,她只是回来要回儿子而已。

“昨日,闻星科技集团的总裁闻岸央先生和方氏百货的千金方琦雨小姐在希尔顿饭店举行了盛大的订婚仪式,仪式上,两人姿态亲密,时不时露出甜蜜的笑容,而闻岸央和方琦雨还是大学校友,不禁打破了先前人们猜测的纯商业联姻的传言。闻岸央六岁的儿子闻天昊也出席了父亲的订婚宴,举手投足都有乃父之风,可以预见,长大后的闻天昊必定会是人中龙凤。只不过,随着方琦雨嫁入闻家,闻天昊继承人的地位是否会动摇,这就是一个难以预测的问题了……”

“现在报新闻的……都那么八卦吗?”桑念芷喃喃自语地说道。他都订婚了吗……不是不会和任何人结婚的吗……脸上闪过一丝苦涩的笑容,桑念芷没想到自己一回来,迎接她的就是这样一个让她……让她……无所适从的消息。

“呵呵,小姐这你就不知道了,闻星科技是有名的跨国公司,有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媒体们有了消息,自然就要大肆报道啦!”司机先生耳尖地听到桑念芷的话,大喇喇地笑着说道。

“不过说真的,闻岸央有个儿子,也不知道着方琦雨这个后妈进门,会不会上演豪门争夺战啊……不过也没听说闻岸央结过婚啊,怎么就多出一个儿子来了……”司机又八卦地嘀咕道。

愣了一下,桑念芷的眉头皱了起来,方琦雨,陌生而又熟悉的一个名字,她们有着一面之缘,她只知道方琦雨是闻岸央的大学学妹,一个很精明干练而且美丽的女人。至于她为什么对方琦雨印象深刻,那是因为她在方琦雨的眼睛里,曾经看到对闻岸央毫不掩饰的爱恋和对她的不屑一顾与嫉妒。

当年陷入热恋中的她并没有多在意方琦雨的表现,因为闻岸央说方琦雨只是他的学妹,她相信他,而且也有自信他是真心爱她的,可是呢……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和她已经往事如烟,而最终站在他身边的人,是方琦雨。

命运吗?是的,这就是命运。

桑念芷自嘲地笑了笑,没有理会心头那一阵又一阵隐隐的疼痛,她只知道,所有的一切都过去了,她无意再去追忆些什么,接回她的儿子才是她最首要的事情。她不想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直觉让她认为,方琦雨不是那种肚量大到会把别人的孩子视如己出的人。

她的宝宝,原来叫天昊吗?她对孩子的记忆只停留在襁褓里他熟睡的样子,她好想快点见到他。

没想到,就在第二天,桑念芷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见到了她的儿子……闻天昊。
“天昊,你喜欢什么随便说,阿姨等会都买给你。”妆容精致的女人虽然是对着坐在车后座的男孩说话,目光却是盯着身边开车的男人男人正是闻岸央,六年的时间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岁月的痕迹,而是让他更加多了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方琦雨不禁在心里感叹,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她从大学等到现在,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是她的了。

想到这,方琦雨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说话的语气也更加温柔:“天昊,再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了,到时候我和你爸爸一起陪你过,今天先来带你选礼物,你想要什么别客气,尽管和我们说。”又对闻岸央说道,“是吧,岸央?”

闻岸央没有说话,只是扯动了一下嘴角,算是附和。

闻天昊和他老爸一样,一身合体的西装,头发梳得很整齐,再加上没有多少笑容的表情,俨然一个酷哥小绅士。只见他端正地坐在后座,有礼貌地回答道:“谢谢方阿姨。”目光仍然盯着手中的书,没有看前面的大人,因为他知道方阿姨虽然是在和他说话,但是她的目光从来都是盯着他老爸的。有时候他真的觉得方阿姨很像蜘蛛精,每次看他老爸的眼神,好像他老爸是唐僧,总想把他老爸一口吞下去的样子。轻叹了一口气,闻天昊又埋首于手上的书里,大人的事还是大人管吧,虽然他是一个少年老成的小孩,但是他也管不着。

“天昊,我们进去吧。”方琦雨一手挽着闻岸央,一手想去牵闻天昊,但是有意无意的,闻天昊双手抱着他的大百科全书,带头往商场走去,让方琦雨的手落了空。

“小孩子还是小孩子,一听到有礼物,就跑得比谁都快。”方琦雨故作大方地收回手,微笑着对身边的男人说道。

“让他自己去看看吧,我们跟在后面就好。”闻岸央开口了,他很放心他的儿子不是那种顽皮的小孩,父母一不在身边立马就惹祸。而且这是方氏的百货商场,里面的员工或多或少都认识闻天昊,要是有什么事,他们一定会立刻通知他。

“好,那你也陪我逛逛,最近忙着订婚的事,我都好久没来逛过了,正好帮你和天昊添点衣服。”方琦雨想尽量把握和闻岸央独处的机会,哪怕只是两个人一起逛商场也好。

闻岸央不置可否地微笑了一下,任由方琦雨带着他往二楼的精品衣饰专柜走去。

闻天昊喜欢来方氏百货的唯一理由就是这里有个全市最大的书店,有很多很多的书,而且书店的角落还有供会员客人看书的阅读区,里面有十几张原木长书桌和长木椅,像图书馆一样,他可以坐在这里尽情地看他喜欢的书。

闻天昊老练地走到书架边,仰着头在高大的书架上一排排的仔细寻找他想看的书。世界之窗、科普探秘……游遍世界!闻天昊眼睛一亮,终于找到他想找的书了,他伸长胳膊去拿,结果踮脚够了半天才发现,他居然够不着。

闻天昊皱起了眉,终于发现这个书店有什么不好了,那就是没考虑到个子矮的顾客,够不着这么高的书架,唉,好歹旁边也放个凳子啊,这叫他怎么拿。

他瞪着那本游遍世界,有些气鼓鼓的,他没找那些书店的员工帮他,因为如果找她们帮忙,那些人一定会向他问七问八,打听这打听那的,以满足他们对闻方联姻的好奇心,烦都烦死了。

不甘心,闻天昊又跳了跳,还是够不着。

就在他气馁的时候,一个清亮的女声从他头顶传来:“小朋友,你是要拿这本书吗?”洁白的指尖轻轻点了点那本游遍世界。

“嗯!”闻天昊重重点了点头,眼巴巴地盯着书,希望手的主人能够好心地帮他拿下来。

果然,书被拿了下来,不过人家却没有急着给他,而是先随意地翻了翻。过了一会儿,才把书递给他:“小朋友,这本书上字很多,你都认识吗?能看懂吗?”

“能。”闻天昊接过书,爱不释手小心翻看着,不知道怎么的,下意识的就回答她了,又添了一句,“谢谢。”

“哇,那你好聪明,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还在看童话呢。”女声里带着笑意,还有一丝赞许。

闻天昊听到这句话,终于从书里抬起了头,看向站在他面前的人。

这一抬头,闻天昊愣住了,他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又睁大眼睛死死盯着面前那个穿着白T恤,水洗牛仔裤,看上去很随性的女人。

女人看到小男孩奇怪的目光,笑容微微收敛了一点,她蹲下身,和他平视:“小朋友,你怎么了?”

闻天昊看着她那张他曾经在照片里看过千百次的熟悉的脸,终于忍不住慢慢红了眼眶,他小声地轻轻唤道:“妈妈……”

桑念芷原本微笑的表情在听到小男孩的有些怯懦的轻唤声后,一下子凝固住了。她收起了笑容,这才仔细看着眼前这个眼睛红得像只小白兔,分明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地不肯让它流出来,长得很可爱的小男孩,一种强烈的熟悉感让她的心漏跳了好几拍,她慢慢把小男孩拉到自己身前,语气温柔却带有一丝颤抖:“你叫什么名字?”

“闻天昊。”

这三个字如一道惊雷一般,狠狠劈进桑念芷的心里,会是他吗?还是同名同姓的人?她强忍着心里的激动,又问道:“你爸爸是?”

“闻岸央。”

熟悉的名字再一次震撼了她,终于,她的眼泪“唰”的一下夺眶而出。

是了,这就是她的儿子,心心念念的宝贝儿子。桑念芷一下把小男孩搂进怀里,痛哭出声:“呜……宝宝!”

闻天昊终于表现得像个六岁的孩子了,他紧紧搂住桑念芷,大声哭了出来:“妈妈……妈妈……”眼泪鼻涕喷得满脸都是,有的还沾到了桑念芷得衣服上,不过没有人理会,母子俩抱头痛哭,哭声大得连店员都被惊动了。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闻天昊露出被泪水洗过的可怜兮兮的小脸,看着桑念芷问道。

“傻宝宝……妈、嗝!妈妈才没有不要你……”桑念芷哭得太伤心了,都打起嗝来了。

“妈妈,别哭了……”闻天昊用手为她抹去眼泪,这让桑念芷的心里又是一酸。她的儿子怎么那么可爱那么懂事,而她又怎么那么狠心,六年都没有来看他?她真是一个混账妈妈……想到这,才停止的眼泪又忍不住流了出来。

而懂事的闻天昊,只好抱着老妈的肩头,轻轻拍拍她的背,安慰这个比他还爱哭的老妈。

“闻先生、方小姐!”书店的店员还不容易才找到正在挑选衣服的方琦雨,和坐在一边等她的闻岸央。

“什么事?”闻岸央沉声直接问道。他看到她的胸牌是书店的员工,他知道天昊在书店里。

“闻先生,您儿子、您儿子在书店里哭……”店员先是瞄了方琦雨一眼,才继续说道。她没敢说闻家小少爷是和一个女人抱着头哭的,因为怕说错话让方琦雨不高兴,估计到时候她就得失业了。

“我去看看。”闻岸央眉头皱了起来,对方琦雨打了个招呼就往三楼的书店走去。

“我和你一起。”而方琦雨自然也放下了衣服,跟着闻岸央一起去,虽然她很不高兴买衣服的兴致被人打断,但是她也聪明的知道,讨好闻家这个小少爷,是她顺利进门的一大保障。
闻岸央一走进书店,就看到他的儿子眼睛红红地坐在阅读区的原木椅上,眼巴巴地盯着透明落地窗的另一边。

顺着他的视线,闻岸央看到了书店对面有一家甜品店。他走上前去,坐到了儿子对面:“天昊,你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闻天昊转过头,看到老爸出现,刚想兴奋地张口,眼神却瞄到跟在他老爸后面走进来的方琦雨,于是又撇了撇嘴,咽下了脱口而出的字眼,继续把视线转向落地窗外。

“天昊想吃冰淇淋吗?阿姨去给你买,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方琦雨巧笑倩兮,故意忽略小家伙的沉默。

“不用了,我妈妈已经给我买回来了。”本来不想搭腔的闻天昊看到她一副以自家人自居的神情,突然开口说道。看到方琦雨的脸色一变,他顿时觉得心情好多了。

没有理会两个大人各异的神情,闻天昊在看到书店门口桑念芷的身影后,突然跳下座位,笑着向她奔去:“妈妈!”

“宝宝,慢点。”桑念芷低下身,爱怜地把一头撞进怀里的小家伙扶好,然后对他说道,“我买了巧克力和草莓两种口味的奶昔,你喜欢哪种,自己挑。”

“妈妈,我要巧克力的!”像是怕别人听不到似的,闻天昊大声说道。

桑念芷微笑着把巧克力奶昔递给闻天昊,这才慢慢站起身,看向儿子背后的两个大人。她其实不是很想面对他们,所以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儿子的身上,直到不能不面对为止。

“你们订婚了?”一张口,桑念芷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亏她还是写言情小说的,对于这种俗烂到不能再俗烂的情节,她有一百种得体的应对方法,哪怕只说一句“好久不见”也好,可是她却跟个白痴一样选出一种最容易勾起别人的战斗力的寒暄方式。

果然,女人天生就是好战士,闻岸央还没有回答,方琦雨先进攻了:“是呀,我和岸央订婚了,你是岸央的朋友?”一脸甜笑,还特意挽起了闻岸央的胳膊,方琦雨已经忘了桑念芷了。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桑念芷很想对她说,其实你可以不用笑得这么假,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旁边在用小勺挖奶昔的闻天昊又开口了:“方、阿、姨、她是我的妈妈!”故意一字一顿显示阿姨和妈妈的区别,闻天昊承认自己变坏了,可是他就是不喜欢这个阿姨,就是喜欢他的妈妈,没办法。

“天昊,你在开玩笑吧?你年纪小,别被别人随便一说就上钩了,现在的骗子多着呢。”方琦雨皮笑肉不笑,看向桑念芷的目光里一片不屑。

这别人和骗子都是指她吧,桑念芷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她就是我妈妈,我的亲妈妈!她才不是骗子!”闻天昊有点急了。

“是吗?那你妈妈叫什么名字啊?是哪里人?怎么到现在才来找你啊?”方琦雨口气虽然和缓,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咄咄逼人。

闻天昊毕竟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哪能敌得过心思复杂的大人?而且他的确只见过桑念芷的照片,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更不知道她是哪里人了。一时之间,他有些慌了:“我妈妈、我妈妈……”

“我是桑念芷,昨天才从N市过来,我想。”桑念芷微笑着瞄了闻岸央一眼,接着说道,“如果闻天昊真的是这位闻岸央先生唯一的亲生儿子的话,那么,我是他妈妈也就没错了。”

桑念芷不是一个喜欢惹是生非的人,但是看到儿子委屈到眼红的样子,她忍不住反击了,欺负她可以,就是不能欺负她儿子。

方琦雨倒抽了一口气,没想到一直都没有怎么还击的桑念芷一来就是重重一击,让她没有招架之力。

桑念芷,她记得!那个和闻岸央好了两年的女人,闻岸央还为她买了一幢房子,害她还以为他们会就此结婚,可是后来那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就离开了,记得那段时间闻岸央的心情很不好。

再次细细打量了眼前这个娇小玲珑的女人,她不是很确定。她是见过桑念芷一面,但她不记得桑念芷究竟长什么样了,只记得她有一头及臀的长发,可是现在看到的这个女人却是清爽的短发。方琦雨转头看向闻岸央,向他求证:“岸央,她说的是真的吗?”她不相信,天昊长得像他爸爸,一点这个女人的影子都没有,她怎么会是天昊的妈妈?而且如果那时候她怀了孕,那为什么还要走?蠢得不知道母凭子贵吗?

只可惜,闻岸央让她失望了。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闻岸央终于说了一句:“她是天昊的妈妈。”

那一头飘逸乌黑的长发可是她的宝贝,她怎么舍得把它剪掉了?闻岸央还记得她说过,她长得虽然和美女沾不上边,可是这头长发可是美女的必备物件,走出去绝对加分,因此她时常在他耳边叫嚣着,头发是她的第二生命,头在发在,头不在发也要在,还给他定下规矩,亲热的时候绝不可以压到她的头发,他也有努力遵守过,不过,一失控起来,对不起,这个规矩作废。

可是现在……一头缠绵的长发变成了只到耳垂下方的短发,少了一份妩媚成熟,却多了一份年轻俏丽,再加上她一身简单的休闲服饰,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刚出社会的大学生,难怪方琦雨认不出来,就连他都感到惊讶。

“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告诉我,天昊是她的儿子?”方琦雨有点急了,骄纵的脾气冒了出来。怎么会这样?闻天昊是桑念芷的儿子?她可以容忍闻天昊是一个不知名的过去的女人为闻岸央生的,却绝不能容忍那个女人居然就是桑念芷。

“我也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咄咄逼人。”一直在认真打量着桑念芷的闻岸央听到方琦雨质问的口气,感到一丝不悦,虽然他们已经订了婚,也不代表她就有权利过问他所有的事。

听到这句话,方琦雨的脸色一白,她知道自己的语气惹他生气了。垂下眼,掩藏起自己愤怒和嫉妒,方琦雨又变成那个温柔恭顺的千金小姐:“对不起,我只是没想到桑小姐会是天昊的妈妈,感到有点奇怪罢了,你别生气啊。”重新挂起微笑,她讨好地看向闻岸央。

而闻岸央深沉的目光则是集中在桑念芷的身上,旁若无人地看着她,看得很专注,看得方琦雨脸色越来越阴沉,也看得桑念芷寒毛直竖。直到他瞄到周围越来越多的看热闹的店员和客人,这才开口说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