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当夜西子闺蜜在做饭我被他老公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2:29:02 责编: 人气:
翌日,当夜西子起来之时,毫无悬念的已接近正午时分,而夜静瑶却早已起来收拾妥当,正拿着本书在窗前翻看,很是惬意的样子。

“想不到我们的瑶瑶公主还是个文艺青年啊。”已梳洗完毕的夜西子走到窗前打趣的说道。

“你以为在这没电脑没电视没网络没通讯的地方我还能干些什么来打发时间啊,不过你还真说对了,姐本来就是个文艺女青年来着,文艺小清新哦,有木有啊亲。”

“呕快别说了,你无耻得让我想吐。”夜西子立马作呕吐状。

“你稍微认可下会死啊!”难道姐这长相还不够小清新?

“你知道,我从来不撒谎的。”

“少来,你还从来不撒谎,你原来撒的那些谎连起来都可以绕地球一圈了。”小样,就跟我装吧。

“嘿嘿,是嘛,真的有这么差劲?不过,这说到绕地球一圈,瑶瑶你的年龄也差不多可以绕地球一圈了,哇哈哈哈哈。”嘿嘿,咱这叫以牙还牙。

“好啊,你个死西子,变着法的来说我老,你这五十步笑百步的家伙。”说完用手上的书狠狠地拍了下夜西子的屁股。

冷不防的被她打了下,夜西子立马还手过去,谁知都被对方一一躲过,“好啊,你还躲,看我不打到你,别跑。”二人就这样你追我赶的,直到该用午膳时才停止了打闹。

“西,想好怎么教训那恶龙没?”

“啊?额,没有,还没有。”夜西子回答得似乎有些……不利索。

“还没想好啊,我还期盼着你的好主意呢。”夜静瑶有点小失望的说道。

“就就这一个晚上,我能想出什么好主意来嘛。”我们的西公主继续不利索的回答道。昨晚她又是思乡又是赏月又是扭伤脚的,哪来的工夫想这个。

“嗯,说的也是,不过好歹我们在这儿还是要呆上些时日的,嘿嘿,日子还长着呢,别着急,慢慢想。”

“嗯嗯嗯,对对对,时间还长着呢,我慢慢想。”

“唉,我怎么发现你说话有些不对劲啊。”夜静瑶终于察觉到些许异常了。

“哪有什么不对劲的,我这不很对劲嘛,你想多了。”

“哦,那就好,来,多吃点,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下午还有场硬仗要打呢。”

“嗯,好的。”

“你昨晚是失眠了吗?”

“啊?嗯,是啊,你怎么知道的?”糟糕,该不会是发现她晚上出去了吧。可不能让瑶瑶知道昨晚的事,太丢人了。

“我就说嘛,就感觉你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嘿嘿,是啊,失眠了,你昨晚貌似睡得很好啊?”夜西子试探着问道。

“是啊,兴许是昨天玩得有点累了,一沾枕头就睡着了,除了你翻了几下我有点感觉之外,几乎是一觉睡到自然醒呢。”夜静瑶双颊冒着红光回答道,睡眠好就是好啊,皮肤细腻红润有光泽。

“怪不得你起那么早呢。”还好还好,没有发现,嘿嘿。

二人用完膳没多久敖子烨便过来了,身边自然还跟着莫风。不过不巧的是我们的西公主回房换衣服去了。

“莫风见过四公主。”

“嗯。”

无暇顾及一旁的莫风,夜静瑶只是盯着敖子烨打量着。只见来人身着暗黑色镶金边长袍,长相俊逸,满脸正气,脸部线条如刀削般刚硬,好似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人物般,这东海五太子好相貌啊,怪不得那么多女的为他痴迷。真的很难把他跟西子嘴里的恶龙联系在一起呢。

那敖子烨见夜静瑶一个劲的打量自己,心生不悦,不由的皱了皱眉。“两位公主可曾想好要去哪儿么?”

“嗯,这个倒还真没想好,要不你带我们随便逛逛?”夜静瑶回答道。

“那就先去北面逛逛吧。现在可以出发了吗?”

“嗯,我倒是好了,就是不知道我那妹妹好了没。”说完对着里屋喊了一句:“西,你好了没,就等你了。”

“好了好了,就好。”人未到声先到,真可谓是千呼万唤始出来,换好衣服的夜西子终于是出来了。

“咦,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了他要不愿来可以不来的嘛,难不成这厮真有强迫症?

“西,你这是怎么了?昨天未来三姐夫不是已经告诉我们了嘛,你不会告诉我你不记得了吧?”夜静瑶对她的疑问很是不解,这西是怎么了,有健忘症不成?

被她这么一说夜西子倒是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幸好此时敖子烨适时的说话了,“既是大哥的吩咐,在下自然是不会搪塞,应好好尽地主之谊才是。”标准的敖子烨式话语,礼貌而疏远。

再这样说下去非得冷场不可,“好啦,都别站在这里说话了,五太子带路吧。”夜静瑶拉着夜西子的手对其说道。

那敖子烨也不再说什么,转身前面带路去了。这一路上他一直都保持沉默,从不主动说话,幸好有莫风小哥在,一路为夜西子二人讲解,才使得这四人的奇怪旅途显得没那么尴尬。虽是昨天已经在别的地方逛过,但是看到那些美丽的鱼群夜西子还是会不禁感慨……好漂亮,还有就是,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夜静瑶已经对自己这个妹妹没办法了,看来食人鱼已经镇不住她了。

其实并不是夜西子不怕食人鱼了,而是她觉得既然有敖子烨在,还怕那些个水族干嘛。一是因为这地盘是他的,二嘛,这男的莫名的给她一种安全感,有他在,没意外。

总之,这算是个不错的下午,虽然,没有整到某龙。

而日子也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来龙宫大概有半个月了吧,那敖子烨也算是个守信之龙,只要她们出去游玩,他都会在旁作陪,但仍是保持沉默。故这近半个月下来,夜西子二人倒是跟莫风混得相当熟了,与他最多也只能算是点头之交。而二人打算教训他的计划,也始终没有实行。主要是因为夜西子实在想不出什么法子整他,这么个油盐不进的龙。还有就是自己似乎也没那心情了,为了个冰块跟自己的脑子较劲,着实不划算。

而我们的莫风少年呢,除了在为认识了两位如此尊贵又可亲的公主而高兴之外,也对自家主子感到好奇。犹记得当初他家主子被大太子要挟之时是何等的窝火,似乎视九天的那两位公主为洪水猛兽,但是才过了一个晚上,尽管他仍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可是心情似乎变得很不错了呢,谁能告诉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主子怎么突然之间开窍了?本来嘛,可以陪两位这样的大美女游玩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他倒好,不光不高兴,还窝火,啧啧啧,您这是窝的哪门子火哟。

而之后的主子更是奇怪,他似乎很期待与两位公主的见面呢。莫非,难道,主子看上她们其中的一个了?噢,天呐,这千年冰山也会被融化?稀奇,稀奇。不过,到底是四公主还是五公主呢?据他推测,五公主的可能性大一些,一来二人接触得较多,二来,就是主子对了,眼神,想起来了,已经不记得是哪一天了,在他不经意回头看向自家主子时,发现他正瞅着五公主看,那眼神,似乎带了那么一丢丢的欣赏,还有一丝丝的爱慕。

不过据他观察,那五公主对他家主子貌似没什么很大的感觉。嘻嘻,在异性面前无往而不胜的主子,这次恐怕是要栽了。嘻嘻,不知道为什么,很期待看见主子在五公主面前吃瘪的样子呢。哎,是不是有点小邪恶捏,咩哈哈哈哈。
长乐宫内,敖子谦正聚精会神地听着下属汇报‘工作’,“这么说来,五太子最近都很安分咯?”

“是的,五太子最近都是在按照您的吩咐陪同在两位公主身边。”

“就没发生点什么特别的事?”敖子谦有点不甘心的问道,没道理啊,都近半个月了,怎么可以什么事都没发生呢。

“回太子,没有。”

“五太子没有对她们不耐烦吗?或者是干脆甩手走人?”就不信连这个都没有。

“回太子,这个确实没有。据属下观察,五太子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嗯……冷酷,但却是难得的有耐心,总觉得跟以往不大一样。”

“喔,不太一样,的确是不太一样啊。好了,既然没什么特殊情况,你先下去吧,记得只要一有情况立马上报于我。”

“遵命,属下告退。”

现在这算是个什么情况呢?这五弟,说跟以往不一样嘛,那确实是有点,但也没有很大的不同,说一样嘛那又有不一样的地方,哎,真是着急啊,好不容易逮到一个可以看他好戏的机会,难道就这样落空了?没有来个天地大战,好歹也要有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的程度啊。五弟啊五弟,你可知哥哥我每天呆在这东海也是会无聊的啊。

上天似乎被他的‘诚意’感动了,隔天傍晚,侍卫来报,夜西子与敖子烨二人被困在龙门之外,怕是明早才能回来了。好消息,绝对的好消息啊。

原来这天下午四人游玩之时产生了分歧,夜静瑶想要去北边看鲨鱼,夜西子却想去西边的龙门看看。于是夜静瑶就以自家妹妹实在太弱了的理由将其与敖子烨分成一组,自己与莫风小哥一组,在场的除了夜西子有点不情愿之外,其他人似乎都没意见,所以,分组成立。

可想而知,我们西公主这一路上是有多么的无聊,气氛是多么的尴尬,虽然跟这厮独处也不是第一次了,二人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跟他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她一个晚上跟瑶瑶说的多。悲剧了,这个下午真难熬啊。老天啊,保佑他们快点到龙门吧,她保证自己只在那儿溜一圈就立马回去,因为,这氛围不是一般的尴尬。

终于,在向老天祈求了N加N次之后,盼星星盼月亮,梦中的龙门啊,终于见到你了!

“咦,这龙门不就是我们来时经过的那里嘛。”原来自己来过啊,还以为有多神秘呢。

“这里是进入龙宫的必经之处。”敖子烨好心的解释道。

“就没有别的入口了吗?”

“没有。”

“哦。”自此,二人再无话题可聊,又是一段长长的可怕的沉寂。

“小心!”大脑正在神游的夜西子冷不丁被敖子烨一把拽过,接着眼前就一片黑暗。噢,老天,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

“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我什么也看不见了?”幸好还能感觉到敖子烨抓着自己的胳膊,不然真的是要被吓死了。

“龙门已关,看来我们要明天才能回去了。”

“什么?关了?明天才能回去!”老天,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居然要跟这家伙黑灯瞎火的呆一个晚上!

原来这龙门是有门禁的,昼时有大量别地的水族从这里进入里面修炼,但是不允许在里面过夜,故所有的外来水族都要赶在门禁之前离开,否则将受到严厉的惩罚,刚才龙门关闭之时夜西子恰好就在龙门之外,幸好敖子烨拽得及时,否则那冲击波的威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远远不能承受的。

现如今漆黑一片,还要等上一个晚上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旁边这龙也只是跟自己半生熟,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糟糕的吗?

“坐这里吧。”黑暗中传来敖子烨那冷酷的嗓音,然后便拉着夜西子在一块稍微平整一点的大石块上坐下。

“咦,你对这里很熟悉嘛,连哪里有石头都知道。”纯属没话找话聊,这厮在这儿生活了几千年,能不熟嘛,都熟透了。

“我看得见。”又是不冷不淡的一句回答,却惊起夜西子内心千层浪,这家伙居然说他看得见!他居然看得见!老天爷,你,不公平!

“我们龙族是可以夜视的,你们凤族理应也是如此,怎么现在你……”说完看向夜西子,见她一副懊恼的表情,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话了,“抱歉。”千年的记忆和法力尽失,换成谁都是会难过的吧,这样看来,她算是够坚强的了。

“没事,我都习惯当一个正常人了,你现在要我把自己当成一只鸟我反倒会不习惯呢。”这龙今天表现得挺不错的嘛,还懂得顾及他人的感受了,实在难得。“唉,对了,我有这个。”说着从身上掏出一颗夜明珠来,好东西啊,这一下子眼前就明亮许多了。接着略带得意的看向敖子烨,发现对方也正看着她,乖乖,和个半生熟的异性玩对视有够尴尬的,我闪,遂眼神不再看他。

接着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期间夜西子脑海里闪过了种种话题,居然没发现一个适合拿出来聊的。老天保佑,快点到明天吧。

想想想,接着想,突然灵光一现,特兴奋地说道:“我们呆在这里一晚上,他们该担心死我们了吧?”祖宗唉,这话是该用这么兴奋的语气来说的吗?

“没事,我大哥已经知道了。”敖子烨特淡定的回答,其实他早就知道大哥派侍卫跟踪他们的事了,这个大哥,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咦,他是怎么知道的,莫非还真有传声海螺这回事?”太神奇了,真真是比电话还要神奇啊,都能用心电感应了。夜西子兀自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

那敖子烨见她提到传声海螺不免觉得有些奇怪,“传声海螺?那是什么?”

“咦,难道不是吗,就是对方对着海螺说话,无论隔多远你都能听见的那种海螺啊。”

“你是说这个?”说罢不知从哪里掏出个小海螺来。

“呀,应该就是这个。”从敖子烨手里接过海螺,仔细观察着,夜西子发现它除了长得比较精致一点外,与普通海螺没什么差别。“喂!”对着海螺叫了一声,“奇怪,我也没听到有回音啊。”

见她这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敖子烨轻不可闻的一笑,“这海螺既是我的,自然只有我才能听见。”

“哇哦,这东西有够神奇的,不过,看起来很适合送给心上人啊。”不过这家伙会有心上人才怪咧。

果不其然,敖子烨冷冷的说道:“我没心上人。”似是想要撇清什么。

“哎哟,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啊,呐,还给你,好好保管哦,留给以后的心上人。”嘿嘿,突然觉得逗一逗这家伙还蛮好玩的。

敖子烨尴尬的咳了一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海螺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想不到他也会有手足无措的时候,我们一向英明神武处事果断的冷面战神哟,这次遇见我们西公主是不是得认栽了呢。

“哈哈,逗你玩的,还给你。”

敖子烨愣愣地看着递过来的海螺,说了句连他自己都觉得奇怪的话:“不用了,放我这儿也没用,你留着吧。”

吓,大哥,您这是神马意思,放你那没用,放我这儿就更没用了好不好,我还没那么多悄悄话要跟你说咧,不过您放心,我是绝对不会误会您对我有意思的,乖乖,大神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既然大神都发话了,夜西子哪有不收之理,虽然实用性不强,但好歹卖相不错。

沉默,还是沉默,自聊完海螺之后,二人又都没再开口说话,不知过了几个时辰,此时夜西子早已饿得不行,反观旁边那厮,依然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乖乖,您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不累吗?

终于是饥饿战胜了一切矜持,夜西子弱弱的开口问道:“那个,你,不饿吗?”噢,老天,快点说你也饿,你一定也很饿对不对?然后我们再一起去找吃的,姐不挑食的,海鲜神马的都OK啊,不过这里可以烧烤吗?

“不饿。”两个字把夜西子的所有幻想都破灭了,“你如果饿的话可以吃这个。”说罢从怀里掏出个小瓶子来。

“这是什么?”哇靠,这厮身上放那么多东西。

“这是用祝余练成的丹丸,吃了它就不会感到饥饿了。”

祝余?那是个神马东西,姐姐我只听说过茱萸,不过既然大神都这样说了,她也就毫不犹豫地接过瓶子,倒出一粒直接吞了进去。咩咔咔,什么叫立竿见影,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吃西药都还得有个产生药效的时间呢,这货居然才刚服下去就见效了,要不要这么神奇啊,大神的东西,果然对得起这个‘神’字。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夜西子渐渐有了睡意,头如小鸡啄米般一点一点的,好没形象。敖子烨有点无奈的看着这一幕,轻声说道:“困的话就躺这儿吧。”说罢起身将整个石块让给她,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可惜此时的夜西子已是睡神附体,完全没有发现异常的地方,恭敬不如从命地躺了下去,片刻就进入沉睡状态。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醒来之时周围已恢复明亮,显然龙门已开。慢吞吞的爬起来,慵懒的伸个懒腰,漫长的一夜终于结束了。向龙门望去,发现敖子烨正面对龙门负手而立,仰望着前方,身躯挺拔伟岸,说不出来的好看。不知为何,夜西子发现此刻的敖子烨异常顺眼,还,特别好看呢。

“醒了?”

“啊?嗯。”呀,自己刚刚盯着他看不会是被发现了吧,丢死人了。

“我先送你回去吧。”

“哦。”

回去的路上除了沉寂还是沉寂,而夜西子似乎也不想费脑筋找话题,无语就无语吧,反正她觉得这样也不错,起码不会觉得很尴尬了。

回到宸佑宫,夜静瑶如意料中的仍在睡觉,不想当那扰人清梦之人,夜西子轻手轻脚的躺了下去,不想还是惊动了她,“唔,你回来啦。”

“嗯。”说完复又沉睡过去,夜西子因昨晚没睡好,故不久也进入了梦乡。
敖子烨刚回到永烨宫就见自家大哥优哉游哉地坐在自己房间内,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见他回来,也不搭理,继续把玩着手上茶杯。

“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啊,昨晚你一夜没回,大哥我很是担心呢。”嘿嘿,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我是来看戏的。

“我很好,你可以回去了。”

喂喂喂,我可是你大哥啊,有必要这么不客气吗,没礼貌,“咳咳,五弟,不要那么绝情嘛,咱们兄弟俩好久都没好好说过话了,何不趁此叙叙旧呢。给哥哥说说昨晚的情况呗。”

“如果没什么别的事我就先去休息了。”这大哥又想做什么?

敖子谦见他都下逐客令了,赶忙说道:“别别别,我找你是真的有事。”这五弟,真是一点都不可爱呢。

“什么事?”

“你未来大嫂为了感谢你这段时间对她两位妹妹的照顾,特为你准备了晚宴,就在今晚。五弟你一定要来啊。”不大确定他会不会答应,即使身为他大哥,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有这个面子让他答应参加他向来不喜欢的宴会。

“怎么,她们快要回去了?”

似是很诧异他会这样回答,难道没戏了?五弟,你好歹答应一下啊,要不然大哥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是快了,你也知道,毕竟我们还没成亲,总呆在这里不好。”说完看向敖子烨,“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到底去不去呢?”

“既是未来大嫂的邀请,我又怎能弗了她的面子,这晚宴自是要去的。”

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痛快,还以为自己要磨上一阵子呢,“去就好,去就好,那五弟你先休息,大哥我走了。”任务完成。

看着敖子谦离去的身影,敖子烨不禁摇头,这个大哥,越来越不像个大哥了,没起形来都快赶上六弟了。难道真的是因为心上人才改变的?而想到晚上的宴会,又不禁皱起眉头,他对这种宴会一向都是能避则避的,为了大哥他才答应了下来,不过,真的是为了大哥吗?

脑海中又浮现出那女子的身影,安静地望月的她,因发现新事物而激动兴奋的她,被激怒对他怒目而视的她,活泼俏皮的她,忧伤惆怅的她,还有昨晚安静沉睡的她,快要离开了吗?很奇怪,怎会生出些不舍的情绪来?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该走的终究会走,自己何时变得如此不洒脱了。

到了晚上,敖子烨依约赴宴。长乐宫内,众人皆已到齐,就等他了。与一般的晚宴无异,美酒,美女,美食,丝竹之声,一应尽有,说的也无非就是那些感谢之类的话,总之,是一个华丽而普通的宴会。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他并没有过早的离去,而是直到夜静瑶与夜西子二人离开他才提出离去。

而敖子谦呢?晚宴上时不时的观察着敖子烨,终于是被他瞧出点猫腻来了,他就说这五弟怎么今儿个这么反常,原来如此。虽然他掩饰得很好,可他终究是他大哥,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他可是看出来了他这五弟瞧那五公主的眼神有点不正常,这样一来,这半个月来的疑惑也终于被解开了,就说他怎么可能如此有耐心的陪两个娇娇女游玩,原来,还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呐。不过,看那西子妹妹对他五弟似乎不是很上心,五弟呀,你可得努把劲了,嘿嘿,这美人可不是那么好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