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氏!薛雨凝细老公满足不了我怎么办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2:46:35 责编: 人气:
秦氏!

薛雨凝细嚼慢咽着早餐,是不是自己昨天学走路有点过头了,居然起晚了。

所以早餐只能在这个时候完成了,还好那个无良上司还没到,要不非被他抓住小辫子不可!

薛雨凝一边吃一边打开了电脑,一上线,那柳絮就找上门来了。

小豆芽:小雨,你的保密真工作真好呀!

长腿姐姐:?

小豆芽:你居然成了秦总的秘书,要不是昨天我们主管说,我还不知道呢!

长腿姐姐:换了个工作岗位而已,有什么好张扬的。

小豆芽:小雨你的专业是会计吧,怎么就成了秦总的秘书呢?

长腿姐姐:我怎么知道,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当上了呗。

小豆芽:呵呵,与上次我们的谈话有关吗?

“虽然公司基于从人性化角度出发,不反对员工上班前可以用自带早餐食用,但你一边吃一边还聊天,实在是有点……”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把正不知怎回答的薛雨凝弄得个措手不及,立马满嘴的包子夹杂着刚入口的豆浆辅天盖“桌”地喷射出来,顿时桌面上惨不忍睹。

“瘟、神。”薛雨凝暗暗叫骂。

薛雨凝看看满桌的狼籍,又看向一脸憋笑的秦大少,虽然非常之生气,但没有怒形于色。

真是糗死个人了,怎么老在他面前出丑?

八公分的高跟鞋今天穿在脚上,那可不是盖的,在身高上她怎么也可以争回一口气的。于是她落落大方,笑脸盈盈地站了起来。

秦少谦看着眼前的小妮子越来越来高,高到几乎可以平视时,倏得眼中闪过一丝不解,但更多的是玩味。

这女人没事长这么高,干什么?接着,秦少谦瞥了眼她脚上高得离谱的鞋子后,眼中又多了抹嘲讽,暗自的好笑,长这么高就算了,还吃饱撑得穿这么高跟的鞋。

欣赏完小秘书的打扮后,秦少谦终又向桌子看去,毕竟她的杰作、他这个老板也得好好欣赏一下的嘛。

薛雨凝似乎猜出了他的不怀好意,侧过身子挡住了她的视线:“秦总,早,这点小事,就无需观瞻了。”

任是牵强地挤出一抹笑容,淑女口吐莲花那是美谈,可满嘴喷馒头总让人有点汗颜,想到这,薛雨凝心里难免有点不是滋味
“好,那你就收拾一下吧,待会进来,有些资料还需要你整理呢。”秦少谦说得再平常不过,看不出有任何其他的企图。

但,居然还是让她与文件打交道,难道昨天自己的出丑,让他很满意,满意得还想再来一次?

一个早晨薛雨凝就在办公室里翻箱倒柜:

“秦总这是去年的资料,是不是能销毁了?秦总这份合约已经履行毕,是否可以存档了,秦总……”

薛雨凝忙得那是一个呜呼哀哉,整理着不知打哪跑出来的资料。忙得她腰酸胳膊疼,可那无良秦大少却在悠哉悠哉地斗着地主。

“你也知道地主要斗呀,知不知道你才是这世上最大、最无良的地主呢,一早晨就让她搞这八百年前的资料,存心欺侮好人呀。什么存档,早就可以扔进碎纸机千刀万剐了。”薛雨凝一边整理一边咒骂,“斗你个斗,祝你斗出个斗鸡眼、近视眼、青光眼……”

而秦大少看着薛雨凝“趾”高气昂地进进出出,更是被高跟鞋的“咚咚”声敲得昏昏沉沉,头都要裂裂开了。

她当他的脑蛋是木鱼呀,“咚咚咚”让她得很过瘾吗?

那么,他这个脾气超好的上司,是不是应该婉转地提醒一下,长这么“平庸”再穿这么高跟的鞋,于她是非常不适合的,活像根筷子杵来杵去的。

老总出去了,那自己可以偷着乐了,薛雨凝那叫一个惬意,翘着二朗腿,听着舒缓的音乐,真是优哉、优哉!

“叮……”

好不容易等那秦少谦出去午餐的时间偷闲休息一下,就听见那世上最可恶的声音在电话那头恶心八啦地响起:“薛秘书,帮我把办公桌上的一个文件袋送到拿到楼下来,我一楼的大厅等你!”

行,这是她份内的。

薛雨凝拿着文件袋来电梯房,事实证明,不管在哪里,都有等级之分的,员工电梯一共有三部,一部是专供经理级以上的人员享用的,里面还专门配备的开电梯的工作员。

当薛雨凝手持文件袋的出现在那里时,那个工人把眼睛瞟向了的天花板。切薛雨凝暗自嘀咕,谁稀罕坐那破电梯。

她有两个员工电梯供选择呢,薛雨凝转身,对着员工电梯,好吧,现在只剩一个电梯可选了,因为另外一个电梯,显示着在维修中。

薛雨凝按下的电梯按钮……时间在一秒一秒、一分一分地过去,那个数依旧纹丝不动地锁定在一。

正在薛雨凝焦急等待的时候,秦大少的电话来了,“薛秘书,你让我等了五分钟了。”

五分钟,已经五分钟了吗?

老天,她可以在二十九楼呀……薛雨凝满脸堆笑得看向电梯阿姨,但对方亚根不睬她,直接把电梯门关上了,给她吃了一碗窝囊囊的闭门羹。

薛雨凝咬牙,看着仍旧在一楼的电梯,好吧,走楼梯就走楼梯,有什么了不起,她可是一个运动力超强的人!

但只走了十层,才十层薛雨凝的脚就在叫嚣了,那双高高在上的鞋,明显在给她脸色看。

切,自从当了那个恶少的秘书,怎么什么都她作对,盒子、电梯,如今就是鞋子了。

它不愿意与她携脚前进,那么她可以把它捧在手心里,接着薛大秘书便着光着脚三步一跳得直蹦一楼了。

当她蹦到第五层的时候,那秦大少的电话又来了,“薛秘书,请问你认识一个文件袋的东西吗?”

“秦总,别说是文件袋了,就是文件的亲戚,档案袋、塑料袋、手提袋我都认识。”

什么人哪,不就是慢了点吗,直接挖苦起人来了,“只是一时没坐到电梯,我在走楼梯呢,你要是急着要呢,就请移尊步,到楼梯口等着我。”

在走到了二楼的时候,薛雨凝停下了脚步,把高跟鞋穿在了脚上。那个恶老板上午对她的高跟鞋已经有看法了。

假如这次再被他看见自己光着脚,那还不汗死。

秦少谦很满意得在楼梯候着,他真的很想第一时间看到那个女人脚踩高跷似的鞋子,从二十九楼下来,是怎样一副狼狈样。

但结果有点让他失望,大失所望,那个女人依旧的精神抖擞的样子,步子还很是轻盈,速度,速度么有点堪忧。

“啊”!

只见他的小秘书脚一崴,整个人就成武器状向男人砸了过去,这个时候了,假如他就此一躲,这个女人不知会不会摔破相。

但出于……出于,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捉弄过后的愧疚,秦少谦伸出双臂救美了起来。

可他真的太、太小看了英雄救美的艰巨性,这个女人手长脚长真不是盖的。

她的份量是相当的可观的,秦大少马退了一步、一步又一步,最后还是不堪重负的倒了下来。

薛雨凝,此刻真是囧起死了,四肢成树袋熊状抱着她的顶头上司,如果细听,她还能听到他重重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