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阳初升,仿佛细写开小车车的小说片段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2:51:54 责编: 人气:
暖阳初升,仿佛一切都是美好的,新的一年在万家灯火间,升腾起绚丽的烟火,那样的美,美到忍不住想要留住这瞬间的烟花。

“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大年三十燃放烟花,虽然害怕到将烟火扔到远远的地方,却还是不忍心,因为实在是太喜欢。”沧灵澜倚在偌大的落地窗前静静的看着满天绽放的花朵,嘴角蔓延着苦涩。

起码自己有家,有一个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不是应该开心吗?距离上次去吃饭已经大半个月,凌泽熙总是早出晚归,甚至她有时候都在怀疑他是否没有回来过,但是不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忘记,为自己订饭,或许她又开始习惯了。

要知道曾经为此,沧灵澜付出了太多的苦。而今她可否再次任性些?“新年快乐……”易辰风。伸出手隔着厚厚的玻璃墙,很想要抓住那近在咫尺的烟火,却无能为力,就像是曾经近在咫尺的幸福一般。

这样想着,沧灵澜决定出去转转,或许这里的天会真的不一样。

穿戴整齐之后,沧灵澜一样样仔细的查看着兜里的东西,生怕漏掉什么。钥匙,钱包,手机,足了。浅浅的笑容挂在唇边,将手藏回上衣的口袋里。

凌家大宅。

“老爷,夫人……二少爷回来了。”秦管家秦英笑嘻嘻的一边拉开大门,一边朝着屋内喊道。

凌永琰只是淡淡的瞥了眼玄关处,算是支会了。夫人赵瑞杰却是笑呵呵的朝着老伴慎怪的看了眼。“儿子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不能柔和些?”

凌老爷除了自己父亲凌天彪之外,还真没怕过什么人,倒是特别的心疼媳妇。赵妈妈一个不高兴,凌爸爸马上屁颠颠的换个神情。

“回来了?呵呵,来……熙儿过来妈咪这边坐,好让妈咪好好看看。”赵瑞杰拉着儿子的手坐下,惹得凌爸爸是一百个不愿意,他巴不得这小子不回来。

“一个国家,离得又不是十万八千里,有什么好看的,看来看去还不是我的缩小版?”凌爸爸满嘴醋味十足。

赵妈妈却笑得合不拢嘴,她说:“熙儿咱不管他,不过儿子啊,你看看你妈咪我这阵子想你想的都瘦了好几圈了呢,你怎么能忍心呢?”说着不忘抹了把眼角。

凌泽熙一看到自己的母亲这般,就止不住的汗颜。这是唱的哪一出?他的妈咪就是这样,哪怕昨天他才回来过,照样会这般的说。

“妈咪,哪有,我看你至少能胖一斤。”凌泽熙将外套递到秦叔的手中,点了点头,唇边的笑痕很浅,几乎看不出来。

秦管家还是知道的。他说:“夫人,您就算是在想念儿子,起码也要让少爷洗个手,喝点茶先暖暖。”说完将凌泽熙的外套搭在衣架上。

凌爸爸很是赞同的在心底暗暗的想,一定要多加份红包给秦英。赵妈妈一想到自己又胖了,嗖的站起来,而后扑向凌永琰。“老公觉得我胖了吗?”

“怎么会?不管老婆你是胖是圆,还是矮,我都爱。”凌爸爸立马表态,要知道赵妈妈最近可是在想尽办法减肥呢,拍马屁也要拍到点在上才行。

“是吗?好吧。儿子啊,你爹地就是这样,竟会捡妈咪的痛楚说,算了,等你大哥回来,一定好好让他给我配制个美容养颜,瘦身健体的食谱才行。”这样想着,赵妈妈推开老伴的手,又扑到凌泽熙的身边坐下。

话说,那享誉业界的“计算机天才”凌志远,若是听到老妈这么说,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难过。为了凌家这可爱的妈咪,他可是硬逼着自己在不放弃梦想的同时,又修学了医学。不过幸好不是商业,那简直是战场,只是那样的战场没有自己驰骋在本本中自由。

秦管家端来热开水递给凌泽熙。“少爷喝点先暖暖,我去做饭,今天可是年夜,老爷和夫人早就开始准备了,都是少爷和大少爷爱吃的呐。”

凌泽熙抬头看着秦英说:“秦叔,真是辛苦你了。”

“都是一家人,秦叔就是我们的家人,秦叔要不要帮忙啊?”赵妈妈朝着秦英咔吧了下眼睛。

秦英忙说:“不用,不用。夫人,你就饶了我吧,你们就等着我的拿手好菜上桌就可。”说完偷偷抹了把眼角,这个家就是他的家,老爷夫人对自己又特别的好,他的心被感激填塞的满满的。

看着时间,凌泽熙仿佛有些心不在焉。赵妈妈朝着老伴的地方眨巴了下眼睛,凌爸爸会意的点了点头,顺带清了清嗓子说:“好不容易回家,你妈咪想你想的紧,过年公司也都放假,趁着这段时间,在家好好陪陪你妈咪。再者,你大哥也回来,闲来没事都陪你妈咪出去转转。”

这敢情是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凌泽熙眉眼突突跳了两下,怎么他横竖听起来,都觉得老爸的话,特别的违心。但是……他还真的不能在家待下去,今年有些不同。

赵妈妈狠狠地瞪了老伴一眼,凌爸爸清清嗓子继续说道:“你李叔一家也来家里,你和小杰,志远也都老大不小了,平时工作再忙,也是要抽些时间好好陪陪我们这些老人家。年后,我和你妈咪打算去看你爷爷,你和志远也一起吧。”

凌泽熙挑了挑眉,说:“老头子最近挺好的,你们去看他,他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没事你们就出去旅游,不仅能增进感情,也能顺带让妈咪减肥成功。”

瞧瞧这儿子还真是妈咪的小棉袄,赵妈妈在心底把自己的儿子夸了千万遍。看着时间也该是凌志远下飞机的时间了,樟宜飞机场。

凌志远戴着一副黑色墨镜,一身宽松的黑色妮子大衣将姣好的身躯包裹起来。左手边是一个笔记本包包,除了这些好像连基本的行礼都没有。骨节分明修长的右手拿出电话,同样的内置西装革履,却散发出不同的气质。

“妈咪……你儿子回来了。”凌志远痞子般的笑容浮现嘴角,瞬间闪晕了多少纯真少女的心。

赵妈妈听着儿子的笑声,心里直冒泡泡。不无感慨,还是大儿子好,不像身边的小儿子这么冰冷冷的,一点都不懂得林香惜玉。

“儿子啊,呜呜呜呜……妈咪好想你啊,还有多久到家啊?”

“妈咪……”凌志远笑嘻嘻的叫了声,接着说道:“妈咪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放心,爹地如果嫌弃你的话,儿子娶你。”

这话摆明了是说给在自己妈咪身边的凌永琰听的。赵妈妈心里乐开了花,唇瓣上好看的粉色唇彩也闪闪的闪着光亮。斜眼瞥了下自己的老伴,赵妈妈心情更加的愉悦。凌爸爸脸色由青色转成黑色。

凌泽熙心里抽动,这还是在商场上曾经叱咤风云的自己的父亲吗?或许也只有在自己的母亲面前才会如此的失态,他有些飘忽,自己呢?故意冷淡着,却还是放心不下。

也不知道凌志远和赵妈妈说了些什么,凌爸爸再也忍无可忍了,直接将手机抢过去,吼了声:“小子,你有种就别回家,回家看老子不打断你的腿。”气呼呼的将手机挂断。

凌志远盯着手机呆愣了几秒,而后仰起头“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真是越来越有趣了,最近研究那些个程序还真是怠慢了脑袋,这样一想,他倒是觉得好多了。

随手照了辆车,朝着家的方向走去。也不知道是何缘故,他临时改变了方向,朝着自己弟弟凌泽熙的别墅走去。“海湾别墅。”

街上人影恍然,大多都是和家人一起,但是到了别墅远处,凌志远远远的便望见了一个人的眼中,眼底灿烂若星光,却给人一种隐隐约约的忧伤,那样淡淡的疏远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在这里停下就好。”凌志远付了钱走下车,就那样站在离沧灵澜不愿的地方静静的看着。看着沧灵澜的背影,他甚至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距离这么近,却感觉好像好遥远,却又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烟花易冷,再冷冷不过心。

两抹身影就那样交替的重叠在一起。沧灵澜用脚尖随意的踢着地上的石子,却感觉背后有大片阴影与自己娇小的身影重叠。

她厄的转身,眼底是来不及散尽的惊讶。随着沧灵澜的眼睛上下在自己身上扫过,凌志远低低的笑了,迈开长腿几步跨到她的身边。

“这样的夜,很美。美女自己一个人吗?”镜片下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着光芒,凌志远无害的问着。

沧灵澜最是随意的撇了撇嘴,看似很不屑说话。她没有理睬,仰起头继续看着满天繁星下,绚烂的烟花,静静的绽放,眼底是一片荒凉。

凌志远没有说话,平时那些对付女人的伎俩,似乎都派不上用场,不是用不上,只有自己知道,眼前的人似乎并不合适。他牵扯出好看的笑容说:“烟花总是亦冷的……”说完别具深意的看了眼身边无动于衷的人。

没有女人这么轻易的无视自己的存在,今天还真是……凌志远自知无趣,看着电话上不断闪烁的电话号码,他笑的那样灿烂,如同今夜的星空一般明黄妖艳。

沧灵澜转头看着他说:“回家吧,你的家人在等你。”随后裂开嘴角笑了,她说:“别用你所谓的魅力来魅惑我,对我没用。烟花易冷……再冷冷不过心。”说完将手放到嘴边哈着气。

指尖白色的淡淡的雾气袅袅升起,转瞬消失。

凌志远有瞬间的错觉,仿佛触手可及的身影,下一秒就会消失在自己的面前。那样的飘渺,带着灿如星光的眸子,隐约之间映衬着若即若离的光晕。

那样的炫目,那样的动人。这个夜看起来是真的好美,美得让他不忍去破坏。“好一句,烟花易冷,再冷冷不过心。呵呵……”凌志远唇边似有似无的荡漾着笑意。

这样的笑,在沧灵澜看来有种熟悉的陌生感,凌泽熙是不是也这样笑过,而且……沧灵澜笑了笑,随意的甩了甩脑袋。怎么可能这样的没有脑子,刚从一个火炕跳出来,差点没烧成灰烬,现在是又在向另一个火坑里面跳吗?

凌志远只是笑,仔细的观察着沧灵澜脸上的表情,没有在说话,而是鬼使神差的将电话掐断,心里为自己的荒唐行为愣了一秒,只是这是怎么了?回荡在空气中的是被沧灵澜呼出来的白气,袅袅如烟。

“你刚从外地赶回来?”沧灵澜盯着一言不发站在身边的人问道。

“可以这么说。”凌志远淡然一笑。

“嗯。那么你就更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的家人一定特别期待你的回来。”说这句话的时候沧灵澜眼底是掩饰不住的落寞,她的家在哪里?哪里才是属于她的家?

凌志远想要望进那抹黝黑,却来不探究就被打断。“呵呵,有家多好,不要不知好歹,等你失去的时候你才知道是多么的可惜……”

空洞的声响,淹没在升起的烟花中。她想过,真的想过,曾经那个烟花之夜,他许诺过,为她植满满室的星空,撑起灿烂的花火。他许诺一生一世。

可是她却在心底默默地许下三生三世的诺言。若是今生能有这么一个人一直陪在身边,陪着她在同一片星空下赏烟花,那么她许诺下,此生,君若有意,妾亦无悔的话语。

可是一切都变了。

那一年,他们一切穿过y市的大街小巷,在迎接来y市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易辰风噙着那抹耀眼的暖意,伸手牵着沧灵澜的手,唇间是暖暖的气息,扬扬洒洒的落入她的耳畔。

他说:“澜儿,你相信缘分吗?”

她傻傻的笑,然后很郑重的说:“不相信。”

易辰风好看的秀眉拢了拢,却是无限的宠溺。他说:“为什么不信?难道不是因为缘分才让我们相遇,而后相知,相爱?”

沧灵澜歪着脑袋,哈着气,吹着自额头飘落而下的晶莹剔透的雪白雪白的雪花。那样的美,她银铃般的笑声响起来。她说:“我偏偏就是不相信缘分,更不相信命运。因为……”她俏皮的眨了眨眼,然后轻轻勾起易辰风的手。

“因为,我只相信你呀。”一波接一波的笑声传出,在这个天寒地冻的滨海城市,绽放开一朵朵艳丽的花骨朵。

易辰风慎怪的拉过她的手,紧紧地拽在手心里。心底是暖暖的气息在流动。他的小傻瓜就是这般的与众不同,一般的人都会说,相信,甚至会说就是因了命运才让他们相爱的,可是她却说不相信,在她心里相信的只有他而已。

这是需要多少的爱,才堆垒起来的信任。他从来都知道她不相信命运也不认,却真心的欢喜,比她说喜欢他的时候都来得猛烈了些。因为她相信他,她愿意相信他就说明她是真的很在意。

易辰风将沧灵澜的肩膀揽过来,牵起那双柔夷,覆盖在自己左心房第二根肋骨往下一寸的地方说:“傻瓜,我的小傻瓜,你就这么的相信我吗?”

“当然,我不相信你还能相信谁呀?”沧灵澜嘟着嘴巴用食指狠狠的戳着他的胸膛。

易辰风抓住那只小小的嫩嫩的手按在心脏跳动的地方缓缓地说:“澜儿……我愿意用我余生的全部气力去珍惜你,爱护你,护你一生一世不受伤害。”

“嘻嘻……辰辰,你这是在表白吗?不过……”沧灵澜以头顶蹭了蹭易辰风的下巴,而后接着说:“一生一世到底有多长啊?辰辰……我不要你一生一世的诺言,我只要你在我离开人世的前一秒,对我呵护备至就好。”

易辰风眉眼间全是笑意,这一刻他深刻的知道,她是希望自己在她离开之后还可以找个人好好的活下去。怎么可以?他要和她一直在一起,哪怕直到百岁之后,他们踏进棺材,也不愿放开她的手。

易辰风说的坚定,他说:“好!此生定不负卿!”

话语中的坚定,沧灵澜从未质疑过,哪怕是他对她那般,她也不曾质疑他对她曾经的好。

沧灵澜笑的明晃晃,她说:“辰辰要说话算数哦,拉钩上吊五千年都不许变。”

“好!”易辰风拉着她的手走在晶莹的雪花之下。

那一夜他们就那样默默的走着,直到走到礁石台的时候。瞬间绽放的绚烂,让沧灵澜这样冷情的人,禁不住的留下眼泪。
“保容以僾悦己,留命以待沧桑。”青春岁月一去不再来。随着岁月断了时光,七零掉落,梦里云归时,开过,谢过,碎了一地琉璃。

“傻瓜,你的世界以后将由我来负责。”易辰风温柔的气息飘散开。

沧灵澜撅着嘴有些不满的说道:“小气鬼,为什么不说,以后你的世界由我主宰呢?”

“呵呵……好,臣下拜见女王陛下,还望陛下赎罪,臣知错了。”易辰风毕恭毕敬的后退一步,然后拱手弯下腰一副严肃的表情说着。

“知道错了,就是好孩子。乖,陛下我,就准了。”沧灵澜一挥手像模像样的对着面前的人说着。

“谢陛下,那么臣下是不是可以平身了?”虽是这样说,但是却未等面前的人儿说话便自动自发的站起来身子。

沧灵澜见状,双手叉腰,气鼓鼓的跺了跺脚,接着说道:“本宫还没有准奏,为什么你就谢恩了呢?”

“因为臣下知道,我的女王陛下最是善解人意的。再说了,我的女王陛下,你这幅形象也着实有点……”易辰风有些难为的摇着脑袋,然后说:“这天下也就臣下敢将陛下收了,难不成陛下要重新选夫?始乱终弃?”

沧灵澜着实被易辰风逗乐了。她鼓着腮帮假装生气的说:“好吧,看在你这么忠诚的份上,本宫就准许你喜欢我了,并且准许你一辈子都只能对本宫一个人好!”

“遵旨!臣下遵旨!”易辰风拱手说道,好看的眉眼一闪闪的,晶莹剔透的眼神,宠溺的瞧着面前的可人儿。

沧灵澜就是这般的霸道,易辰风早就习惯了。但是他愿意,他就是心甘情愿的想要这般宠着她。

“我们堆雪人好不好呀?我对一个辰辰出来,看看是不是和你很像。”说着沧灵澜伸出白皙的手开始捧雪。

易辰风心疼的抓过她的手握在手心,责怪的说:“雪太凉了,会冻着你的。”

“呀?呵呵……放心吧,你家傻瓜虽傻,但是还不至于是个笨蛋。你帮我戴上手套不就行了?”看着易辰风帮她戴上手套的那双指节分明的手指,沧灵澜笑的美美的。

她说:“辰辰,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好不好?”这时候的她并不知道这样的一辈子,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可是这一刻,她望着面前英俊的男子,忽然就想到了一辈子,想要一辈子珍守住这份柔情。

棱角分明的脸庞线条柔和,易辰风不着痕迹的在沧灵澜的唇上印上一吻。一吻天长地久,这就是沧灵澜的感觉。易辰风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始终睁着眼睛的沧灵澜说:“小傻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

沧灵澜脸蛋微微的泛起了红晕,她还是没心没肺的咯咯的笑着,笑着笑着眼底泛起晶莹。她说:“辰辰……如果有那么一天,你将我遗失了,那么我不会原谅你的!”

一圈一圈的心疼在易辰风的心尖上徘徊,隔着厚厚的手套,他握紧她的手,语气里满是坚定的说:“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会把你找回来……就算是倾尽我所有,也在所不惜……直到你肯原谅我。”

沧灵澜狠狠的点了点头,遂即头一歪,斜睨着脚下的积雪说:“辰辰,你不是害怕我会把你堆得很丑,所以才不想让我堆雪人吧?”

什么逻辑?只不过是情到深处想要好好的表白一下,哪想到这个小傻瓜会是这般的一根筋。易辰风伸手刮了刮她被冻的有些红的鼻尖说:“你呀,真是喂不饱的小白眼狼,我那是心疼你。”

沧灵澜翻了翻白眼说:“我也心疼你呀,所以要堆一个漂漂亮亮的小辰辰出来。嘻嘻……”说完一溜烟的抽开手,开始扒拉地上厚厚的一层积雪。

易辰风笑着看着她活蹦乱填的摸样,心底一片柔和。抬起手看了看时间,还有些时间。于是开始投入到堆雪人的氛围中。

看着堆好的两个大雪人,沧灵澜满意的笑了。她指着自己面前的雪人说:“小辰辰,你说是你比较帅,还是大辰辰比较帅?”眼底是不无满意又得意的笑容。

易辰风捏着鼻尖押着嗓子说:“都帅,但是辰辰最帅!”

看着滑稽的表情,沧灵澜捧着肚子笑得前倾后仰的。她说:“辰辰……你……最坏了。看看那边那个小胖堆真难看。”说着手指向旁边紧挨着的雪人说。

易辰风拉起她的手,将她弱小的身子揽在怀里说:“那个小胖堆?好吧,我还以为是小猪了呢,咋一看原来她是有名字的。”

“胡说,她怎么看都不像猪。她还有名字?真奇怪,仔细瞧瞧在白白的雪人肚皮上还真有那么几个小字。”沧灵澜习惯性伸出食指,戳着易辰风的胸膛说:“辰辰……你怎么说她是我呢?”

易辰风委屈的垂下眼睑说:“我有说过吗?”

沧灵澜一愣,才赫然发现自己上当了。敢情是自己在承认,自己是小猪,而且是个小胖堆摸样的小猪。她撅着嘴,转头狠狠的咬着易辰风裸露在外面的脖颈。声音有些含糊不清的说:“辰辰是个大坏蛋,大坏蛋。”

带着点撒娇和赌气的嗓音,让易辰风没来由的一阵麻醉。他就是愿意,就是愿意这样迁就着她,宠着她,任由她胡来。他强忍着体内迅速升腾的奇异温度,稍微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说:“澜儿,毕业之后嫁给我吧!”

沧灵澜呆呆的看了一会儿易辰风,然后羞赫的点了点头。易辰风的唇有些火辣辣的吻上,若不是身后忽然燃起的烟花,惊醒他带着最迷的朦胧,他就差点做了连他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事。

幸好,他在心底感叹,幸好,这烟花即使绽开。他拉过还有些犯晕乎的沧灵澜朝着前面的小山奔去。耳畔的风滋啦啦的响,面前绽放的花火更是美,美得让两个人都惊叹不已。

这夜星空下是两个相依相偎的身影,他们十指相扣,望着满天飞舞的雪白色,夹杂着烟花五彩的绚烂,他们的心紧紧相依相偎。

那一年,是沧灵澜第一次那样的接近烟花,以前的她虽然喜欢却也很怕,但是那一刻她的心是安定的,她想要珍藏住这份美好,一直走下去。

看着天空中绽放出的字“辰和澜儿一辈子在一起。”仅仅是这十个字,却让沧灵澜的心脏猛烈的收缩,那样的猛烈,那样的震撼。

易辰风变戏法似的左手托着一个拇指大小水晶项链,轻轻的戴在沧灵澜的脖子上。他说:“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

沧灵澜依旧笑,眼泪一点一滴的掉落在雪地上,激起轻微的声响。她主动吻上他的唇,易辰风眼底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他的小傻瓜在主动吻他。他即开心又心疼,他不要看着她掉眼泪,他在心底默默的想,想要一辈子看着她开开心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