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骚奴把这个穿上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00:32 责编: 人气:
“小雨,你好像也有点问题,是谁昨天信誓旦旦的说要平等的。是你自己的脚不想争取罢了。”林颖儿儿一边翻着时装杂志,一边心不在焉地说。

“什么吗?我都、这样了,你还在说我的不是。他呀,是存心捉弄我的好不好,是他不让电梯上来的。”薛雨凝接着又道:“你们倒是给我想想办法呀,也好让我报这一脚之仇。”

“唉,你真是被他整疯了。”苏馨用手指戳了她脑袋一下,“是你缺心眼,他在二十九楼放了个维修的牌子,那不会到二十八楼看看,你不会乘坐住客们的电梯呀,小雨,是你自己的脑子拐不过弯来!”

“明明是他不对,居然数落起我来了,难道你俩也被那小子的美色所迷惑了。”说到最后,更是不怀好意的“嘿嘿”了两声。

“拜托,我都不认识他。”两位美女异口同声的回答,什么逻辑,看来薛雨凝真是被秦大少给“整”傻了!

“你们呀,就胳膊肘往外拐吧,就让我在那个恶少的蹂躏下,过着惨绝人寰的生活吧……”

就在薛雨凝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时候,一双黑色运动鞋已呈现在她面眼前,“唉,我真怕了你了。那,这双也是客户送运动鞋,今年最新款,又软又透气,正好慰问一下你那重度伤残的脚。而你那双鞋子,我正了也要用呢!”

“颖儿,你千万别穿,这双鞋子好邪门的,不仅让我崴了脚,还有两个大水泡呢,你瞧。”更陪邪门的是把个顶头上司压在身下。

现在想来来,还一根怦怦直跳呢,薛雨凝捂着胸口,看来,这个心理阴影还不是一般的大!

“切,你以为我是你呀,走路跟打桩似的,不长水泡才怪。”林颖儿嘲讽着,她要争平等,而自己也需要呀。

“不听过来人言,吃亏在眼前,颖儿。”薛雨凝再一次地良言相劝着。

谁叫她们是死堂呢,难道见死不救呀!

“好了,我已经决定了。”

“切,颖儿她没事吧?”薛雨凝看向一旁正盯着电视看的苏馨。

“她呀,最近是有点古怪。”苏馨看了林颖儿,坏坏一笑!

“哦,听说他们广告公司来个大帅哥?”

“你们别在我面前提到他!”一听到大帅哥三个字,林颖儿就有着过度地反应。

“哦……”

“哦……”

两女相视而笑,“还真是有问题呀!”

“绝对!”

云低薄雾,回风急舞,严霜摧残木。

ABC酒吧,在S市是出了名的干净之地,在这里,只有美酒没有生色。

秦少谦和方司杰相对而坐。

“听说,秦伯伯为你找了一个秘书。”方司杰看着秦少谦,试探性地说着。

“一个大大咧咧的女人。”秦少谦拿着酒杯把玩着,说得心不再蔫。

“是吗,仅此而已?”方司杰挑眉,那家伙可不是个随便让人拿捏的,哪能就这么乖乖屈从呢?

“你想说什么,杰!”秦少谦靠近沙发,“我可没心情和你打哑迷。”

“只是好奇而已,你居然没反对的接受了!”秦少谦越是清描淡写,方司杰就越好奇。

“那是老头子安排的,我能怎样。”其实,他也是有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这样的接受了呢?

“非也、非也!”

秦少谦没有理会方司杰的弦外之音,而是把眼睛瞟向了吧台上。

那里有三个妙龄女子,一个火辣、一个清纯,一个么,哼……秦少谦好看的唇微微勾起,这个女人单独看来真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但身边有了两个极品却反而彰显出她那与众的不同的气场,绝佳的气质、张扬的小脸、活力的眼神,居然很难让人移开眼。

“的确,个个都是美女!”方司杰也看向的吧台,说得含糊。

她好久没有女朋友了,而自己,也是!

“长得最不起眼的那个,就是我那新上任的秘书!”秦少谦站了起来,看着方司杰,“在这里遇见了,总得打个招呼吧!”

方司杰失笑,“你说哪个最不起眼哪!”他盯着那抹娇小的身影,也许是该去打个招呼。

可就在这时,他那不识实务的电话响了,“阿哦,秦大少,我不能陪你了,公司有事,我要去看一下。”薛雨凝一行三人在吧台前的转椅上坐了下来。

“陆庆,给我也调一杯鸡尾酒,好吗?”薛雨凝冲着吧台里一个长相英气的男子说。

“小雨,女孩子不能喝太多酒!”陆庆看着薛雨凝,和颜悦色的说着。

“我会付钱的,陆庆,不要扫兴吗。”每次来,不是果汁,就是啤酒的,好没意思的。

“你、你们来,我什么时候收过钱。”没错,他就是酒吧的老板,三个女人的大学学长。
“唉,陆庆,你今天只管收她钱好了,她呀,今天发工资了,有钱!”林颖儿睨着在酒吧里忙碌的陆庆,戏谑着。

“哦,是吗,已经做了少谦一个月的秘书了。”陆庆温和地看着她,“那是该庆祝一下,我帮你调一杯!”

“这才像话吗?”薛雨凝很是欣赏地看着陆庆在吧台里把个罐子扔来扔去的动作,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陆庆,你能教我吗?”

“教你?”教柔道吗?在大学的时候,他可是追了她二年未果,今天,她居然想学了?

“调酒!”看着他的神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你想哪里去。”

柔道?免了吧,那可不是一个淑女能为的。

“调酒?”陆庆探究得看着她,怎么这个女人真的对酒感兴趣?

“陆庆,教教我,教教我,你这扔来扔去的,看着很爽的样子。”

陆庆看着孩子气的薛雨凝,心中一悸,“只要你有那个耐心,我可以教你!”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薛雨凝眉开眼笑,大有马上要从椅子上爬过去的架式……

“薛秘书,你才做了一个月的秘书,就想改行了吗?”这时秦少谦风流倜傥的走了过来,“陆庆,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堂授课了?”

一个懒洋洋而来的声音,冻做了攀爬状的薛雨凝,她回头,对上那双充满玩味的黑眸,有着不屑。

“秦总,你也管得太宽了吧,我只不过是打发一下业余时光而已。”

“少谦,你也来了,只是小雨的要学我才会答应哦!”陆庆看向一脸不悦的薛雨凝,“小雨,你的酒!”

“谢谢!”薛雨凝接过酒后,向秦少谦扬了扬眉,下班了,总不能再受他的奴役吧,“秦总,我很忙,你自便吧!”

秦少谦看了眼薛雨凝手中那杯一半红一半白的液体,“陆庆,一样的,我也要一杯!”

哼,什么人哪,薛雨凝看了眼手中的酒,一红一白,颜色很是好看,“陆庆,这个叫什么名字!”

“爱恨交加!”
一个名字引来两位死党的闷笑,苏馨凑到林颖儿儿耳根,“人家都爱恨交加了,她还什么也不知道!”

“感情白痴!”同样林颖儿儿也在苏馨耳根前小声着。

薛雨凝瞥着两个闷笑的死党,很是不解,笑这么隐晦作什么,难不成她的话语让她们误会,她对那皇太子有意思?

秦少谦看着笑作一团的两个小女子也很是纳闷,他只是来向自己的秘书打个招呼的,很可笑吗?

这行人中,只有陆庆是门清的,知道她们的笑意是来自何方,但他只能装傻充楞!

薛雨凝向着她的死党扔了个卫生球后,一饮而尽,酸酸甜甜,哪里有酒精的味道,“陆庆,你骗人啦,根本就是杯果汁。”

陆庆嘿嘿两声,“女孩子喝太多酒不好!”

“薛秘书,你就不给我引荐一下,旁边的两位美女?”秦少谦坐了下来,嘴角扯着笑意,睨着她。

他来了很久,但她一点心思也不在他身上。那么,他有必要力争一下,怎么说他也金光闪闪呀。

“以秦总的知名度,还用得着我引荐吗?”他,花花公子一个,而她,可不是拉皮条的。

一句话,又引来两位死党的偷笑。

“你好,秦总,我叫林颖儿儿!”

“你好,我叫苏馨!”

两位美女很大方得自我“引荐”起来,惹来薛雨凝的轻蔑与嘲笑,居然连这两个绝色美女也逃不过他的美色……

转眼已是冬天,薛雨凝已做了近二个月的秘书了,她和秦少谦的关系可谓是相敬如“兵”。

不是吗,她薛雨凝本来就是秦少谦手中的一个“兵”。

这种关系在她看来是步入正轨了,上司和下属本来就是一个下达命令、一个努力做事。

虽同为秦氏的员工,但这种关系是绝对不可以逾越的。

二个多月的相处,薛雨凝对秦少谦也有点改观,他并没有像传言的那平庸不才,是个绣花枕头,是靠秦老大的封荫与庇护才坐稳“服装厂”的老总宝座。

(秦氏,有三个产业,服装厂、旅馆部和旅游部,银都是旅馆部的一个投资,是一个超五星的宾馆,全部的部门都在银都办公。)

相反的薛雨凝倒觉得他是比较智慧和阔达的,毕竟他对公司的流言并没有太在意。

公司里同的诸多流言,恐怕是出自他一向吊儿郎当且又玩世不恭的样子,再有就是外面时有流传的绯闻色事件。使人们难免会把他与目无一切、妄自尊大的“富二代”联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