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都是怎么干媳妇的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03:46 责编: 人气:
“爸爸,你换这件衣服好不好?”终于,闻天昊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粉蓝T恤摆到了闻岸央的面前。

桑念芷在旁边拿着拖把跟写大字似的在地板上东划一下西捞一把的,目光却时不时偷偷觑向闻岸央,观察他的反应。她发誓,她刚刚有看到闻岸央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嘿嘿,她知道他不会穿的,她承认自己只是坏心地想要看看他怎么努力说服儿子,当然喽,她是肯定不会帮他解围的。

只是没想到的是,闻岸央居然一声不响地接过了儿子递来的T恤。

咦,他会穿吗?一贯穿着正式高贵的他会穿上这种平民化的T恤?更别提上面还有着可爱……嗯,对他来说是很幼稚滑稽的图案。

“爸爸没有裤子和鞋子配,所以先拿着,等买了衣服配再换,好吗?”闻岸央摸了摸儿子的头说道,又瞥了桑念芷一眼,桑念芷接触到他的目光,赶紧低下头努力拖地板。

我拖、拖、拖!就知道他不会穿的,果然没猜错。而且这是一套亲子装,穿出去像怎么回事啊?他们又不是真的一家人。桑念芷在心里碎碎念着,说不出来心头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好像……有一点失望?有没有搞错,她失望个什么劲啊!要失望也是她儿子失望才对。对不起了宝宝,你老妈我没身份没立场,不好帮你出头了。

“哦,那好吧。”看了看爸爸身上的深灰西裤和软牛皮鞋,虽然有点失望,但小天昊也懂事地没有再多纠缠。

等桑念芷拖好地板,又帮儿子准备好水和一些小点心装在了他的趴趴熊的背包里,三个人终于出门了。

因为博物馆在市郊,开车大概要一个小时,所以闻岸央通过后照镜看到的,就是桑念芷陪着儿子坐在后座一起看书,一大一小手里各捧着一本漫画看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交流几句,母子俩很是惬意,也不管车开到哪了。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桑念芷一抬头,是一家休闲服饰的专卖店,她不禁感觉有点奇怪。

这时候,闻岸央回过头来,对她说道:“陪我进去挑件衣服。”

“什么衣服?”桑念芷还傻乎乎地问他。

“可以配得上这件T恤的衣服。”拎起装着T恤的袋子,闻岸央率先下车,帮他们开门。

相较于儿子的兴高采烈和激动,桑念芷倒是显得有点呆滞。她稀里糊涂下了车,又稀里糊涂走进店,然后帮闻岸央挑了一条牛仔裤和一双运动鞋,看着他直接在店里换好衣服,结了帐,最后很自然地一手抱起儿子,一手拎着装着换下来的衣服的袋子,走出了店门,重新回到车上。

“爸爸,你穿这件衣服好帅!”闻天昊兴奋的声音终于让桑念芷回过神来。

趁着他在前面开车,桑念芷仔细打量起他来。她还是不太明白,他怎么会想起来换上这件T恤的。当然,这不是说他穿这样不好看,相反的,粉蓝色的T恤穿在他身上很清爽,略微有些紧身的牛仔裤包裹着他结实的大腿,脚上的运动鞋,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年轻而又富有活力,就像一个大男孩一样。

惊艳。

不知道怎么搞的,桑念芷突然想到这个词,尽管她知道用在这里不合适,但这是她现在脑海里唯一能想到的词,代表了她的一种感觉。然后,她就觉得自己的心跳似乎加快了,“噗通噗通”跳得很厉害。哦,桑念芷,你为什么总是改不掉看到他就犯花痴的毛病?强迫性地收回自己偷窥的目光,桑念芷在心中无力地呻吟着,她需要好好反省反省。

“我穿这样很难看吗?”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桑念芷的忏悔。

“嘎?”桑念芷茫然地抬起头,从斜后方能看到他嘴角的笑意,他在跟她说话吗?

“我说,我穿这样是不是很难看,你一直看着我皱眉头。”闻岸央打趣道。

“没、没有。”桑念芷赶紧说道,怕他不相信,又加了一句,“你穿这样真的很好看!不信你问宝宝!”

“谢谢夸奖。”

看到闻岸央唇边的笑意更深了,桑念芷懊恼自己怎么又笨拙得像个白痴一样,儿子明明刚才都赞美过他老爸了。唉,冤孽啊冤孽!

早上在偌大的一个博物馆里看完恐龙,桑念芷不知道儿子怎么还有精神继续下午两场的动画电影,反正从第一部到第二部,她是在电影院里睡得一塌糊涂,还是闻岸央喊她才醒过来。

看完电影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自然是按照小寿星的安排,陪他到麦当劳里吃他最喜欢的儿童餐。

“宝宝,你想要什么礼物?妈妈还没送你礼物呢。”吃过饭,三个人走在商业步行街上,桑念芷对儿子说道。

“爸爸,你也要送我礼物吗?”闻天昊想了想,仰起头问走在左边的闻岸央。

“你想要什么,爸爸都会给你。”闻岸央微笑着对儿子许诺。

闻天昊骨碌碌的大眼睛瞄瞄一左一右牵着他的爸爸妈妈,然后说道:“爸爸,妈妈,那我们买个生日蛋糕回家吧。”

吹了蜡烛,许了愿,分吃了生日蛋糕,小家伙明显困了。也难怪,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就连大人都觉得累,更别说小孩子了。

看到儿子困得哈欠连天,桑念芷轻轻抱起儿子:“宝宝,妈妈带你去洗澡,然后睡觉觉好不好?”

小家伙耷拉着脑袋摇了摇头。

“宝宝不是困了吗?怎么还不想睡啊?”桑念芷哄儿子。

“我要爸爸妈妈陪我一起睡。”困得口齿都含糊不清了,但桑念芷还是听见儿子说什么了。

她尴尬地看了闻岸央一眼,又继续耐着性子哄儿子:“宝宝,这么晚了爸爸要回家了呢,妈妈陪你睡好不好?”“不要,我要爸爸妈妈陪我一起睡嘛!”困顿的小孩脾气居然上来了,身子在妈妈怀里,一只手却扯住了坐在另一边的闻岸央的袖子,生怕爸爸就跑了。

桑念芷更尴尬了,一边轻声哄着儿子,一边想要掰开儿子抓着闻岸央的那只手。可是小家伙虽然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却死拽着衣袖不撒手,桑念芷又不敢用劲,只能把求救的目光看向闻岸央,希望他能哄哄儿子。

闻岸央看了桑念芷一眼,然后把天昊从她怀里抱过来,小家伙闻到父亲熟悉的味道,闭着眼,双手搂着爸爸的脖子,喃喃说道:“爸爸不要走,和妈妈一起,陪我……”

闻岸央轻拍了拍小家伙的背:“爸爸今天不走了,先带你去洗澡,好不好?”

“嗯。”趴在爸爸怀里,闻天昊点了点头。

桑念芷一听闻岸央的话,脑袋就炸了,什么叫不走了?他不走她要睡哪?刚想开口说不行,闻岸央却一句话堵住了她的嘴:“天昊从来没有爸爸妈妈陪他一起睡过,今天是他的生日,你就当满足他的生日愿望吧。”说完,带着儿子往浴室走去。

桑念芷看着父子俩的背影,心里头突然掠过一种很复杂的感受
洗过澡,换上睡衣的小天昊似乎精神又好了一点,一边在大床上跳来跳去,一边不停催促傻站在一边的桑念芷:“妈妈,快去洗澡啦,我和爸爸等你啦!”

桑念芷看向闻岸央,他穿着一直留在这里的条纹睡衣,几颗水滴顺着柔亮的发丝滴入微微敞开的衣领中,然后没入他小麦色的宽阔胸膛中……一幅很绮丽的画面,桑念芷发现自己又有点看呆了,呼呼,男人长那么好看干嘛?

“你准备在那里站一晚吗?儿子还在等你睡觉。”他斜靠在床边,微笑地望着她,眼里有着一丝挑衅,似乎在嘲笑她的胆小。

切!不就睡一张床嘛,有什么了不起?儿子还在旁边呢,怕什么!桑念芷被他的眼神激到了,高傲地抬起头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往浴室走去。

等她出来的时候,闻天昊和闻岸央已经分别占据了中间和左边的位置,把右边留给了她。

“妈妈。”儿子轻唤了一声,示意她赶紧上床。

儿子都跟他生了,现在还矫情个屁啊?桑念芷给自己壮了壮胆,走到床边,爬了上去。

“宝宝,赶快睡觉吧。”桑念芷侧躺着,一手撑着头,一手轻轻拍着儿子,哄儿子睡觉。她的目光一直放在儿子身上,不敢抬头看闻岸央。不过,她可以感受到闻岸央的视线,是集中在她身上的。

“嗯。”小家伙没有多说话,只是一手拉过桑念芷的手,一手拉过闻岸央的手,抱在自己胸前,然后满足地笑着闭上眼睡觉。

桑念芷的手不可避免地碰到了闻岸央的手,她不禁轻轻一颤,迅速往后一缩。看到儿子渐渐睡着了,她也赶紧闭上了眼,没过多久,她听到了闻岸央轻轻关掉台灯的声音。

一个小时过去了,四周很安静,只听到很均匀的呼吸声。桑念芷稍稍挪动了一下僵硬的身躯,然后悄悄地睁开了眼。

虽然没有灯光,但眼睛在习惯了黑暗之后,透过窗外朦胧的月光,桑念芷还是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的脸。卸下了醒时的冷漠严厉,睡着的他五官柔和了很多,还带着一抹婴儿般的纯真,让人忍不住想怜惜。

他长得真的很好看,浓眉,高挺的鼻梁,羽毛般微卷的睫毛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睛,那种很纯粹很纯粹的黑色,非常容易吸引人迷失在他的眼神里,优雅的薄唇总是轻抿着,显得有些无情,但是她也记得他每次吻她的时候,那唇上的感觉。他不爱笑,所以外人看到他的第一眼总是觉得他冷峻得难以亲近,可是她知道他笑起来的时候,左颊会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会让他顿时从一个冷漠的男人化身为一个可爱的大男孩,呵呵,很矛盾吧,但这就是他的魅力。

桑念芷的目光一点点认真地扫过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唇,只有在此刻,她才可以贪婪地看着他,只有在此刻,她才可以任由自己肆无忌惮地幻想,他,还是她的,他和宝宝加上她,他们是密不可分的一家人。

越来越多的泪水,无声无息地划过桑念芷干净的脸庞,没入耳际。她轻轻抽回儿子还握在胸前的手,然后慢慢起身下床,走出了房间。

而她没有注意到,当她走出房门之后,闻岸央突然睁开了眼,毫无睡意的眼说明他刚才其实根本没有睡着。

桑念芷走到了阳台上,深夜的风轻轻吹着她的发和裙角,带来很多凉意。她在白色木椅上坐了下来,抬头看着静谧的夜空和点缀着的点点星光,桑念芷努力平复着有些激动的情绪。

尽管这些天她很刻意地忽略他,对他不疏远更不亲密,仿佛他们只是最普通最普通的朋友一般,可是,她知道自己压抑了多少感觉。

七年了,她用七年的时间忘记他,可是,当她再见到他的那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所做的自我催眠都只不过是白费,她根本就忘不了他。

她可悲地发现自己从来都不是小说里那种敢爱敢恨的烈性女子,她只是一个传统的死心眼,爱上了就再也放不下了,即使他伤她再深,她也还是很没骨气地死心塌地爱着他。

到底,该怎么办?她快装不下去了。每次在他面前故意装作开朗大方,憨憨傻傻,好像她已经从他带给她的情伤中走了出来一样,可是,没有人知道,每见他一次,她的心就会多痛一次,因为爱着他,也因为恨着他。

桑念芷把头埋进膝盖,双手环抱住了自己,压抑了声音轻轻啜泣着,眼泪一颗颗滴落在白色的裙摆上。

闻岸央走到阳台上,看到的就是把自己缩成一团的桑念芷,她就像一抹白色的游魂,孤独地缩在椅子上,脆弱而又无助,让他觉得……心疼。

眼里闪过一丝坚决的光芒,闻岸央走向她。

桑念芷听到脚步声,赶紧抬起头来,看到闻岸央,她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站起了身:“你怎么……”

话还没有说完,她的唇,已经被他吻住。挂在眼角的泪水还来不及抹去,顺着她的脸颊,滴落在他的唇上。

他霸道地将她紧紧锁入怀中,火热的唇印上她的,不容她挣扎。

桑念芷不停挣扎,却怎么也推不开他,只能紧紧贴在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闻岸央才慢慢放开她。

唇上的压力一松,桑念芷神色复杂地望着他。她不会违心地说自己想甩他一个巴掌,她明白,她的身体比心灵诚实,她喜欢他的吻,她渴望他的吻,就像一个走在沙漠的人,对绿洲的渴望一样。

“为什么……吻我?”一开口,桑念芷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一丝颤抖。

“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想这么做了。”闻岸央的声音低沉,手指一点一点擦去她脸上的泪痕。

桑念芷的目光变得迷惑起来,他的吻,在她心里荡起了层层涟漪。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他究竟爱不爱她?

如果不爱,为什么他要用这么深情而又渴望的眼光看着她,为什么要用这种怀念的语气和她说话,他的吻,为什么那样浓烈而又温柔,好像里面包含了很多很多的情感

如果爱她,那么为什么七年前他要拒绝她?她可以认为他是因为不愿被婚姻束缚,可是现在,为什么他又和方琦雨订了婚,心甘情愿套上枷锁呢?她不明白,她真的不明白他在想些什么。

一时之间,桑念芷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她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很认真地看着他,似乎想从他的眼里寻找到答案。

可是,让她失望了,闻岸央的眼神渐渐恢复了平静,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轻轻搂着她,把她往屋子里带:“早点睡吧,时间不早了。”

桑念芷欲言又止,把想说的话化作一声低低地叹息,任由他牵着她走回房间。

而他,听到了她无奈的轻叹,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和痛楚。

各自重新躺回到儿子身边,两人没有再说一句话,思绪复杂的两个人,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方小姐,这是你要的照片。”一个瘦小的男人把一个纸袋放在了方琦雨的面前,嬉皮笑脸地说道。

保养得光滑如玉的一双手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拿起了纸袋,抽出了里面一叠厚厚的照片,一张一张飞快地翻看着,越看方琦雨的脸色越难看。

终于,“啪”地一声,方琦雨把那一叠照片掼在了办公桌上,还有零星的几张飘落在了地上,照片上闻岸央和桑念芷牵着闻天昊正从电影院里走出来,三个人穿着同样的T恤,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一看就知道是一家三口。

铁青着脸的方琦雨瞪着散落的照片,像是还不解气似的,她顾不得保持她优雅的形象,当着男人的面用力抓起眼前的照片,一张一张撕得粉碎,直到她眼前没有完整的照片为止。

长得尖嘴猴腮的男人并没有被吓到,仍然微笑着站在方琦雨的办公桌前,等着她发泄完,甚至还特地捡起地上的照片放到方琦雨的面前供她撕。

方琦雨阴鹜的眼神盯着那张桑念芷被撕碎的笑脸,过了很久,才缓缓开口:“挑几张精彩的给娱乐周报,至于该怎么写,我想你知道怎么安排。”

“方小姐,我办事放心,不过,关于报酬嘛……”

方琦雨皱眉,不耐烦地拿起支票簿,在上面写了几个数字,然后撕下来给他:“办好之后我会把另一半打进你的账户。”

“方小姐果然爽快,那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男人满意地弹了弹手中的支票,走出了方琦雨的办公室。

桑念芷被放在枕边正在震动的手机给震醒了。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闻岸央近在咫尺的那张俊脸,吓得她一个跟头往后翻,一屁股栽倒地上去了。

“唔……”想呼痛又不敢出声,桑念芷龇牙咧嘴,在心里哀哀叫了几声,痛痛痛啊……她的屁屁……摔四瓣了都……

也是这一阵痛,才让她完全清醒了过来,也顺便想起了这个男人怎么会在她的床上。

看到手机还在震动,桑念芷赶忙从地上爬起来,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揉着她可怜的屁屁,走出房间,接起了电话:“喂?”怕吵醒还在睡的父子俩,她的声音很小。

“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贝贝想你了呢……”一个甜甜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一下子甜进桑念芷的心里,顿时让她眉开眼笑。

“是贝贝呀,妈妈也想你呢!”桑念芷的声音也柔了起来。

“妈妈,你都不疼贝贝,今天是贝贝生日呢……旭旭妈妈、司徒叔叔还有外公外婆都在家……就你不在……呜呜……你不疼贝贝……”小猫一般轻轻的呜咽声让桑念芷的心头一阵揪紧。

“贝贝小乖乖,不哭不哭哦,妈妈会心疼的呢,妈妈最爱贝贝了。”没办法,人家是妻奴,她是女儿奴,简称“女奴”。

“可是你都不回来呢……”小女孩还在抱怨。

“贝贝乖乖,妈妈再过几天就回去,好不好?”桑念芷耐心地哄着那头的小人儿,“贝贝,有收到妈妈让旭旭妈妈带给你的礼物吗?”她昨天打电话罗旭旭就是为了这件事。

“嗯,有收到呢。”小孩的记性都长不了,一被转移注意力就忘了刚才自己在抱怨什么了,“我好喜欢那条粉粉的纱裙裙哦,旭旭妈妈说我像个小公主。”

“我家贝贝本来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呀,以后会有很多小男生来追哦。”桑念芷把小女孩捧上了天。

“我才不要讨厌的小男生,我要像司徒叔叔那样的大男生!”小家伙还挑剔得很,“妈妈,你要快点回来哦,我和司徒叔叔都在等你回来呢。”

桑念芷摇头失笑,这个小家伙对司徒澜还真是死心塌地的拥戴啊,再这样下去她这个当妈的都要嫉妒了。

“妈妈,你是不是要哥哥就不要我啦?”那头的小人儿突然又冒出来一句话,语气里有着担忧。

桑念芷愣了一下,赶紧说道:“怎么会呢?你是妈妈的贝贝呀,妈妈怎么会不要你?”

“可是……可是……”小家伙语气犹豫,很显然还是不放心。

“贝贝乖,妈妈过几天就回去,带着哥哥一起回去哦,等着妈妈,好不好?”桑念芷耐心安抚着。

“哦……”贝贝拉长了音调,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似乎还是不太相信妈妈的话。

桑念芷又耐心哄了女儿几句,那头的小家伙才依依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抓着手机靠在餐桌边,桑念芷还在回味女儿的声音。是的,她的女儿,桑晴贝,和闻天昊是双胞胎兄妹,不过小天昊是在晚上11点58分出生,而小晴贝则是正好跨过这天,在第二天的0点01分出生,所以,两个小家伙虽然是双胞胎,可是生日却差了一天。宝宝,贝贝,他们是她最宝贝的人。

想起这有意思的巧合,桑念芷的脸上堆满了笑容,唉,自己才出来几天,可是就已经开始想念家里的那个小家伙了,她果然是“女奴”。

笑着摇了摇头,桑念芷一转身,就看见儿子站在了她的身后,正在看着她。

桑念芷赶紧迎上去,蹲在了儿子的面前,和他平视:“宝宝,你醒了?睡得好吗?”

一反常态的,今天的小天昊没有用他那软软糯糯的小声音喊妈妈,也没有露出那可爱的笑脸,他只是看了妈妈一眼,眼神有点古怪,然后突然转身又“咚咚咚”地跑回了卧室,爬上床,靠到他爸爸的身边。

怎么回事?桑念芷愣了一下,不明白儿子怎么突然情绪就不对了,明明昨晚还好好的啊。她也赶紧追到卧室里,却看到闻岸央已经醒了,还把儿子抱在了怀里,而小天昊就趴在他的肩头,背对着她,却没有说话。

闻岸央和她对视了一眼,眼里有着询问。

桑念芷眼里有着一丝着急,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闻岸央大手拍了拍儿子的背,轻轻问道:“天昊,怎么了?为什么不高兴?”

小天昊重重摇了摇头,却还是搂着闻岸央的脖子,不肯说话,也不肯回头,似乎不想看到桑念芷一样。

“宝宝,你是在生妈妈的气吗?”桑念芷坐到床边,温柔地摸着儿子的头,却感到儿子突然一僵,抵触她的抚摸。

问题大了。桑念芷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惹到宝贝儿子了,仔细回想了一下,从昨晚到现在,自己没做什么事啊……不对,刚才接了个电话,难道是小家伙听到她在讲电话?可是,就算他听到自己在说什么,也不至于气成这样吧?

桑念芷觉得头大了,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要好好和儿子沟通沟通,6岁的小孩已经有了自己的思维和想法了,特别是像小天昊,单亲家庭让他早熟而敏感,绝对不能用粗暴的方式来对待他,让他留有心结。不过,前提是她要和儿子单独沟通,旁边没有其他人在。

把别扭的小人儿从闻岸央的怀里抱过来,她对闻岸央说了一句:“时间不早了,你先去上班吧,宝宝交给我了。”

闻岸央点点头,看了看不吭声不吭气的小家伙,然后对桑念芷说道:“我晚上再过来。”

桑念芷没有反对,她知道他也很关心儿子。而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要弄清小家伙到底怎么了。

等到闻岸央走后,桑念芷先是去厨房为儿子准备早餐,一杯新鲜牛奶,一个煎鸡蛋,还有几片抹上了小天昊最爱吃的草莓果酱的吐司,简单的几样却十分有有营养。

等到桑念芷把早餐端到卧室,没有看到人,于是桑念芷又把早餐端着走进了书房,果然,看到书房的小床上,隆起了一个圆鼓鼓的小山包,小家伙正闷头躲在被子里面呢。

把早餐放在了书桌上,桑念芷走到床边,连山包一把搂进自己怀里,轻轻拍着问道:“宝宝,到底怎么了啊?妈妈哪里做错了?跟宝宝道歉好不好?”

小山包没理她。

怕儿子在里面闷坏了,桑念芷不顾里面的抵抗,硬是把被子拉开,然后,她就看到了闻天昊一张哭得惨兮兮的小脸,湿漉漉的大眼睛瞅着桑念芷,跟小鹿斑比似的,惹得桑念芷又是一阵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