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会高潮的小说片段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07:18 责编: 人气:
“旭旭,我可能会在这住一段时间。”一大早,桑念芷就打电话向好友交代。

“不是吧?是你没见到儿子,还是闻岸央不把儿子交给你?要我过去吗?”旭旭在被窝里摩拳擦掌,前者还好,要是后者的话,她就杀过去,鼎力支持好友。

“不是的。”桑念芷笑了,听出了那头的蠢蠢欲动,“我想带宝宝在这住一段时间,让他先适应和我在一起的生活。”

“这话是闻岸央说的吧?他不是还想和你旧情复燃吧?我说,这种男人也太无耻了吧?”罗旭旭嚷道。

“是他提出来的。”桑念芷顿了一下,声音淡淡的,“不过他已经订婚了……所以,应该不会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呃……哦,那就好。”罗旭旭暗自吐了吐舌头,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她怎么觉得这样好像更严重?

说实话,虽然念芷每次都乖乖在他们的要求下相亲,可没有一次能成的,其中不乏一些优秀的男人,但只要一问她,她都说没感觉。其实她很多次都想问,念芷,是你真的没感觉,还是你从来不让自己对别的男人有感觉?不过她没敢问,害怕勾起好友的伤心事。

尽管现在的念芷好像已经恢复了原来的乐观,但是她可没有忘记六年前挺着还不突出的小腹找上门的桑念芷萎靡憔悴得有多么吓人,明明已经怀孕了,可是却瘦成一把骨头,要不是她罗旭旭后来使劲帮着她补身子,使劲逼她吃,她真怀疑那个傻丫头能不能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不过,也大概因此,才留下了后遗症吧,唉……

“贝贝还好吧?身体怎么样了?”桑念芷又问道。

罗旭旭回过神来:“开玩笑,我的乖乖女儿哎……也不看谁在照顾她,能不好吗?你就放心啦,她健康得像只小猴子一样,嘿嘿。”提到她最宠爱的小晴贝,罗旭旭脸上都笑开了花,唉,生个女儿就是好,女儿是妈妈的贴心小棉袄,一想到贝贝用她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叫她,她就心花朵朵开。

“嗯,那我就放心了。”桑念芷也跟着笑起来,觉得轻松了不少,“那你叫她不要太想我,我很快就回去了。”

“哈哈,她才不会想你呢,她现在最喜欢的人是我,其次是司徒医生,再次是外公外婆,最后才轮到你啊,哈哈哈!”罗旭旭在那边笑得那叫一个张狂。

桑念芷笑着摇了摇头,她的这个死党,平时在外面看上去是一高级OL,而在她面前,从来就没个正经时候,跟个小疯子似的,真难为她这么“两面三刀”。

“喂,念芷,说到司徒医生,我可就想问问了,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罗旭旭又在电话那边发问。

“我和司徒只是朋友,仅此而已。”桑念芷回答得很干脆,看到儿子已经起床,正站在卧房门口看着她,她又对着电话说道,“旭旭,我儿子醒了,我不跟你多说了,有事等我回去再聊啊,拜拜。”

“喂!喂!喂!”对着电话喂了半天,听筒里只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罗旭旭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这个桑念芷,果然,一和她说到感情问题她就闪得比兔子都快,人家司徒医生多好的一个人啊,温文尔雅,气质彬彬,她都忍痛割爱了,那家伙居然还弃之如敝屐,这还有没有天理啊?再说、再说,好歹也给她听听她干儿子的小声音啊,一定和她家贝贝一样可爱,呼呼,桑念芷那家伙,重儿轻友!

这边的桑念芷可没听到死党的絮絮叨叨,顶多也就是耳朵痒了一下而已。她对站在门边的儿子招了招手,示意儿子走过来:“宝宝,你这么早就醒了啊?”

闻天昊乖巧地依到妈妈身边,陪妈妈一起坐在沙发上:“妈妈你在打电话?我打扰到你了吗?”

“小傻瓜,没有。”桑念芷笑着搂过儿子,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算是早安吻,“我在和你旭旭阿姨聊天,嗯……旭旭阿姨是妈妈最好的朋友。”怕儿子不明白,桑念芷又多解释了一句。

闻天昊的小脸闪过一丝害羞,为妈妈的早安吻。从来都没有哪个人亲过他,就是爸爸都没有过,果然,有妈妈还是好!想着想着,闻天昊发现自己又想哭了,皱了皱鼻子,努力克制自己,嗯,他不能哭,他是男生,爸爸说男生是不能哭的,他不能老是哭,不然妈妈会不喜欢的。

“宝宝,怎么了?”桑念芷抬起儿子的小脸蛋,看到他一脸要哭不哭的样子,皱眉问道。

摇摇头,闻天昊吸吸鼻子:“没有,只是很高兴看到妈妈呢。”

“小傻瓜。”桑念芷摸了摸儿子的头,笑着说道,“宝宝,去刷牙洗脸换衣服,妈妈带你出去玩。”

闻天昊虽然只有六岁,可是自理能力却很强,没过一会儿,他就打理好了自己,穿得整整齐齐的站在妈妈面前了。

桑念芷认真打量了下儿子,才皱了皱眉说道:“宝宝,你的衣服都是这样吗?”

闻天昊穿的还是那套小西装,饭店服务员清洗过烘干了早上刚送来的。小西装很合体,梳得整齐服帖的头发,再加上和闻岸央几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五官,闻天昊简直就是一个Q版的闻岸央,看上去帅气十足。

“都是这样的衣服呀。”闻天昊回答说道,看到妈妈的眉头越皱越深,他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很干净,也没有穿错呀,那妈妈为什么皱眉头?

“嗯嗯,看来我们得先到百货商场去一趟,去帮你买几件衣服。”桑念芷看着儿子认真地说道。

一看就知道是那个把西服当制服穿的闻岸央的品味,他也不想想,宝宝只是一个六岁大的孩子,天天让他西装革履,搞得跟个小老头似的,一点都没有六岁小孩子该有的活泼可爱和朝气蓬勃,这让她非常不爽,所以她要帮她最爱的宝宝改造一下。

到了百货商场的童装部,桑念芷带着儿子如一阵风似的快快乐乐地杀了进去,然后仔仔细细为儿子一件一件选着衣服,看到合适的好看的就买,直到她两手都拎不下了,儿子也从头到脚焕然一新了为止。

看着儿子穿着浅绿色的T恤和一条宽松的牛仔背带裤,脚上穿着一双小凉鞋,站在镜子前笑得那样灿烂开心,桑念芷的眼睛不禁一阵酸涩,这就是她的儿子呵,她可以真实地看到他听到他触碰到他,再也不必为只能在梦里见到他而伤心难过了,她的儿子,终于回到了她的怀抱,她再也、再也不会离开他,丢下他了!

“妈妈、妈妈,再买一套那样的衣服好不好?卖衣服的姐姐说这是爸爸妈妈和孩子一起穿的衣服,我们一家人一起穿的衣服呢!”小天昊“咚咚咚”地跑过来,试衣服试的小脸红扑扑的,只见他轻轻拉着妈妈的衣角,指着橱窗里的大布景说道。那是一副爸爸妈妈带着小男孩小女孩,一家四口手牵手站在花园里的温馨画面,而塑料模特身上穿的是粉蓝色的亲子装。

“啊?好。”桑念芷的思绪被打断,她低头看着儿子期盼渴望的眼神,不忍心拒绝。即使,她明知道一家人在一起穿上亲子装的机会是微乎其微,但还是开口对售货小姐说道:“小姐,这套衣服我要了。”

母子俩买完衣服,准备找个地方喝点东西,可是刚走出大门,桑念芷就看到了一个她不想看到的人,闻岸央的未婚妻,方琦雨
“桑小姐,我能和你聊聊吗?”方琦雨的脸上挂着无懈可击的笑容,一袭鹅黄色的套裙,将她美好的线条修饰得更加完美,桑念芷不得不承认,方琦雨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女。

“很抱歉方小姐,我还要带我儿子出去玩,恐怕没有时间和你聊天。”桑念芷并不想和她有所交集,她也大概知道方琦雨要和她谈什么,不过可能得叫她失望了,因为她并没有那个兴趣做她方小姐的假想敌。

“桑小姐,你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方琦雨向前迈了一步,挡住了母子俩准备从她身边绕开的脚步,脸上的笑容淡淡的,眼里已经有了一丝不耐烦。

看到她一副不跟她谈就不让自己走的架势,桑念芷叹了一口气,只好停住了脚步:“你想说什么?”

方琦雨并没有开口,而是微笑地看了眼桑念芷身旁瞪大了眼防备地看着她的闻天昊。她知道这小子不喜欢她,她也一样,特别是知道他是桑念芷的儿子之后,心里像更是堵了一面墙一样。不过,现在闻岸央对他儿子的监护权问题态度还不明确,所以她还不能表现得太明显,万一给他找到机会告状,闻岸央一定会生气的。

桑念芷知道方琦雨的意思,于是弯下腰,微笑着对小天昊说道:“宝宝,你去旁边的麦当劳点好饮料等妈妈好不好?妈妈一会儿就过去。”麦当劳离他们站的位置大概5米的样子,这样就算她和方琦雨谈话,也可以时不时地看顾到孩子。

闻天昊没有说话,只是担心地看着妈妈,虽然他不知道她们要聊什么,但他就是不喜欢看到方阿姨现在的这个样子,那种感觉,就像动物世界里的蜘蛛张好网在等着小昆虫一样,然后掉在网上的小虫就会很可怜的拼命挣扎,但是还是会被讨厌的蜘蛛吃掉……而那只可怜的小虫,就是他的妈妈……闻天昊越想越恐怖,小脸皱得跟个包子似的。

“宝宝,乖啦,妈妈马上就过去呢,好不好?”桑念芷看出儿子的担心,有些好笑地说道。

“妈妈,那你要快点来哦。”闻天昊还是不放心地交代了一句。

“呵呵,你们还依依不舍啊,天昊,我只是好久没见过你妈妈了,想跟她聊聊而已,放心吧,我不会吃掉你妈妈的。”方琦雨不想再看到他们母子情深的模样了,假假地笑着说道。

“去吧。”桑念芷没有搭腔,只是摸了摸儿子的头,然后微笑地看着小天昊一步三回头地走向麦当劳。

直到看见儿子的身影在麦当劳里坐定,桑念芷才转头看向方琦雨:“方小姐,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方琦雨瞄了瞄桑念芷手上拎的袋子,轻笑了一声:“这家商场也是属于方氏的,我今天是路过视察商铺,没想到看到了你们在买衣服。你带天昊买了不少衣服啊?”

“还好吧。”桑念芷搭了一句,她不认为方琦雨找她就是来和她谈天昊的衣服样式。

果然,方琦雨的下一句话就不是那么温柔了:“我还看到……你买了一套亲子装?当然,你和天昊母子俩一人一件嘛,不过,你好像买的是一家四口穿的哦?”

“天昊很喜欢,所以我才买的。”桑念芷轻轻地笑道,四两拨千斤,“方小姐你也对亲子装感兴趣吗?里面还有不少款式,很好看。”

“我对这些无聊的东西才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准备带着天昊和岸央一起穿这套亲子装吗,哦,我差点忘了,这一套是四件,或者说你连下一个孩子的都准备好了?”方琦雨装作好奇地笑着问道,只是任谁都知道,这话里的意思已经不是在说衣服了。

“方小姐,你的想象力未免太丰富了一点,也许你也应该去写小说。”桑念芷不以为意地说道,还是一副处之泰然的模样。

“我想,任何一个正常的女人都会这么想吧?毕竟孩子的妈妈出现在孩子的爸爸订婚后没多久,而两人共有的孩子,则是最好的接近爸爸的工具不是吗?然后接着就会上演一场合家团圆的好戏,而你,桑念芷,不是已经成功了一半吗?”方琦雨说到这,已经指得很清楚了,她不相信桑念芷单纯地只是想带回儿子,要说她借着儿子与闻岸央重修旧好倒是真的。

“方小姐,我想问你,我和闻岸央的事情你知道多少?”面对方琦雨的指控,桑念芷并没有被她激怒,她了解一个女人的嫉妒心,这是言情小说里不可或缺的桥段,往往起着催化男女主角感情的作用,只是没想到这类不讨好的催化剂角色,她今天也扮演了一次。

“我不在乎你和岸央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只在乎现在你想和他发生什么。”说到这个,方琦雨更是感到万分不满,她和闻岸央也算交往了一段时间了,现在他们更是未婚夫妻,而闻岸央对她始终都是冷冷淡淡的样子,更不要提和她真正谈心聊天了。以前她以为自己还有时间慢慢磨,慢慢点燃闻岸央对她的爱火,可是现在这个女人出现了,她突然有了很强烈的危机意识,女人,在这方面都是很敏感的。不过,她是不会在桑念芷面前承认她的失败的,所以只能以一副高傲的姿态来掩饰。

“当年,他抛弃了我,嗯,也许这么说不太准确吧,应该是说,他只是彻彻底底拒绝了我的求婚而已。”桑念芷自嘲地笑笑,淡淡叙述着往事,她并不在意方琦雨怎么看她,只是想表明她无心插入他们之间而已,“所以,你觉得我会再笨得放下自尊,去缠上一个根本不爱我的男人吗?”

是的,她不会再这么蠢了。她不否认,见到闻岸央,她还是会有一点点心动,但是,那也只是一点点自己对过往的爱情不能释怀而已,那么微不足道的感觉,是无法和她心里那刻骨铭心的痛相比的。

痛彻心扉的感觉,尝过一次就够了。

方琦雨不耐烦地打断桑念芷的思绪:“桑念芷,我没兴趣听你们的往事,我只要你向我保证,你不会和岸央旧情复燃,然后赶紧带着你的儿子离开S市!”

桑念芷发现原来鸡同鸭讲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有些人真的注定你无法和她沟通,难道她的意思还不够明确吗?是她表达得不好,还是她方小姐的耳朵跑去打苍蝇了?

算了,她还是放弃跟她废话,直接点算了:“你放心吧,我对有妇之夫并不感兴趣,更加无意做个第三者,如果你要听的就是这句话,那么我说完了。现在我可以走了吗?”说完,也不理会方琦雨什么反应,桑念芷转过身就往麦当劳走去,对于她不喜欢的人,她决定不用保持礼貌,特别是在她脾气不好的时候。

方琦雨看着桑念芷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哼,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

“妈妈,她跟你说了什么啊?”闻天昊一边吸着可乐一边问道,眼睛盯着他的妈妈。

“没什么,只是随便聊聊。”桑念芷对儿子笑了笑,抓起一块麦乐鸡往嘴里塞去,“嗯嗯,好久没吃了,突然觉得好好吃啊!”

“妈妈,她是不是在说我的事啊?”闻天昊放下了手中的可乐,忧心忡忡的样子。他虽然才六岁,可是他已经懂得很多了。

“宝宝,你再皱眉就变成小老头了,呵呵,来,张嘴。”桑念芷塞了一块麦乐鸡到儿子的嘴里,这才又说道,“宝宝,等会吃完了我们先回饭店搬家好不好?然后妈妈再带你出去玩。”

“哦,好呀。”闻天昊点点头,只要和妈妈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妈妈,你不进去吗?”闻天昊仰头望着发呆的桑念芷,轻轻扯着她的衣角问道。

桑念芷在儿子的拉扯下,突然回过神来:“宝宝,你说什么?”

“妈妈,你为什么不进去啊?你不喜欢这里吗?”闻天昊小心翼翼地问道。爸爸说这是妈妈以前住的房子,是因为他要爸爸搬了一张床进妈妈的书房,所以她不高兴吗?

“没有,宝宝,我们进去吧。”桑念芷扯了个微笑,带着儿子走了进去。

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望着屋子里那熟悉的布置摆设,那些原本以为已经遗忘了的记忆,突然像潮水一样涌进了她的脑海里,打得她不能动弹,让她有一种几欲灭顶的窒息感。如果没有儿子在一旁的催促,她估计自己会很没胆地掉头就跑。

客厅窗台上的白色雏菊,兀自静静盛开着;厨房里收拾得很干净,她最爱的那套海蓝色地中海风情的餐具,也在碗柜里一个不少的好好地呆着;主卧室的紫色纱帘,层层叠叠,和淡紫色鸢尾图案的床单被罩组成一幅美丽的画卷,依旧浪漫唯美得不像话;书房里多了一张儿童床,却不影响整体的美观,书架上的书并没有因为主人不在而落上厚厚的一层灰,只是有一些微微的凌乱,好像经常有人翻阅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桑念芷努力压下心里那些奇怪的感觉。她不想知道闻岸央为什么没有卖掉这所房子,她也不想知道为什么屋子里的一切都还保留着她离开时的样子,她更不想知道闻岸央经常带着儿子来这里住有什么意思,她不想知道,一点儿都不想,她只要记得一句话就好:物是人非事事休。

“当你将离别握在我手心,我听见爱被悄悄捏碎的声音……”流泪手心的旋律从口袋里穿出,打断了桑念芷的思绪。她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到了屏幕上那个没有名字却很熟悉号码,她知道是闻岸央。她不想把他的号码存下来,可是大脑却不由自主地牢牢记住了这个号码,真可悲。自嘲地笑了笑,桑念芷接起了电话:“喂?”

“你们在哪?我去饭店接人,服务员说你已经办了离店手续了,你还是带着天昊迫不及待地逃走了吗?”闻岸央低沉的声音响起,语气有一丝不悦,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着急。

迫不及待?逃走?桑念芷白眼一翻,当她拐卖人口吗?于是她没好气地回了一句:“就算带儿子回家我也不屑用逃的好不好?我已经带宝宝先搬过来了。”

“是吗?我以为你有逃跑的前科。”听到她们没有离开S市,闻岸央松了一口气,声音里也有了一丝笑意。

桑念芷没理他,她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不过她不会傻得回应,他们俩的交情还没好到可以在一起“忆苦思甜”的地步。

“怎么不等我去接你?我说过开过会中午就去接你们的。”闻岸央没有在意她的不理睬,继续说道。

“没有必要打扰你,我还认识路。”桑念芷敷衍了一声。你要是识相就不要过来打扰我们了。

“那你们在家等我,我马上就到,然后带你们出去吃饭。”很显然,闻岸央不识相,说了一句,然后没等桑念芷说“不用了”,就匆匆挂断了电话。

喂,有没有搞错?他会不会太霸道了点?她有说要和儿子一起跟他出去吃饭吗?桑念芷瞪了手里的电话一会儿,然后才忿忿地塞到口袋里,接着捋了捋袖子,她决定自己准备午饭,鬼才理他呢!

闻岸央把手机放到旁边的车座上,薄唇扬起一丝微笑,他是故意挂电话的,因为他不想给她拒绝的机会。

拉开冰箱门,桑念芷本来没指望能发现多少可以吃的东西,但是没想到,里面的东西还丰富的,一些时令蔬菜和肉类、水果、牛奶、鸡蛋等等,都分门别类放得整整齐齐的,而且都很新鲜。

桑念芷有些好奇地问道:“宝宝,你们经常在这里吃饭吗?”

跟着妈妈走进厨房的闻天昊点了点头:“是呀,我和爸爸经常来,梦梦阿姨就会买很多很多菜,然后做给我们吃。”

“梦梦阿姨?”桑念芷在冰箱里翻动的手停了一下。

“嗯,梦梦阿姨很好哦,她会帮我们打扫屋子,然后买很多很多东西放冰箱,有时候还会做很多好吃的菜给我和爸爸吃,她很温柔又很漂亮,比那个方阿姨好多了!”闻天昊一提到梦梦阿姨,小脸上绽放出喜悦的光芒。

桑念芷愣了一下:“宝宝,你很喜欢这个梦梦阿姨?她也住在这儿吗?”

“她不住在这里,不过她每个星期都会来,我们有时候能碰到她,有时候不能。”闻天昊没有注意到桑念芷脸上那有些奇怪的表情,自顾自说着,“梦梦阿姨对我和爸爸都很好,我很喜欢她呢。”不过,现在有妈妈在了,我最喜欢的人是妈妈。有些害羞的小天昊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只是开心地笑着,看着他最爱的妈妈。

桑念芷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个梦梦阿姨一定正暗恋着闻岸央,这是身为女人的直觉。方琦雨知道她的存在吗?估计不知道吧?

嗤!她管那么多干嘛?发现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桑念芷嗤了自己一下,闻岸央和方琦雨和那什么梦梦的三角恋她才没兴趣知道好不好!做饭做饭!

“宝宝,你想吃什么?”桑念芷把注意力集中到儿子身上。

“嗯……我想吃糖醋排骨。”闻天昊听到妈妈发话,赶紧点菜,他好想吃妈妈亲手做的菜哦!

“呃……好吧。”桑念芷看到儿子和小狗一样晶晶亮的期盼眼神,硬生生地压下“我不会”三个字。

为什么她儿子长得像爸爸,连口味都像?她记得那时候闻岸央也很喜欢这道菜,可是非常邪门的,其他的菜她做的还都满好的,就是这道菜,她怎么做也做不好,也不知道拿闻岸央当了多少次实验品了,但每次下场都是惨不忍睹。她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一道糖醋排骨,所以老天让她这辈子都没有做好糖醋排骨的命,本是同根生嘛,相煎何太急。

唉,但愿这次能成功吧,人家说母爱是伟大的,希望这伟大的母爱能够让她创造奇迹,阿门。

闻岸央走进厨房,看到的就是两个忙碌的身影,大的那个正系着花围裙在灶上翻炒些什么,旁边的灶上还炖着一锅汤,她时不时揭开盖子看看,惹得香味四溢,小的那个像只小耗子一样趴在她旁边的流理台上在……在偷吃?闻岸央不禁失笑,静静地站在厨房门口,没有破坏这幅温馨的画面。他不是没有看过女人做菜,可是,从来没有人能带给他这种感受,一种……盈满胸口的温暖和感动。

“哇,宝宝,你又偷吃,真是个小馋猫。”桑念芷看着旁边的儿子,取笑道。

“妈妈,你做的菜好好吃哦……”闻天昊吃的满脸感动,他也不想偷吃,可是妈妈的手艺真的很好嘛,每道菜看上去都那么好吃,他忍不住了。

桑念芷笑着走到儿子身边,为他擦了擦嘴边沾到的菜汁,眼角却突然瞄到一个身影,让她的手僵了僵,该死,他站在那边多久了?

闻天昊顺着妈妈的目光向门口看去,然后“腾”地一下往外面冲去:“爸爸!”

闻岸央弯下腰,一把接住儿子,顺势将他抱了起来,然后微笑的目光看向了那个有些局促不安的小女人:“你在做菜?我不是说带你和天昊出去吃吗?”

桑念芷不自在地拉了拉身上的围裙:“我想我还没有和你一起吃饭的必要,我还是比较喜欢自己做菜,儿子也喜欢我做的菜。”

“嗯嗯!爸爸,妈妈做的菜好好吃哦,比梦梦阿姨做的不差耶!”闻天昊惊喜地向爸爸报告这个大喜讯。

“那不知道妈妈愿不愿意留爸爸下来一起吃饭?”闻岸央对儿子说着话,眼神却看向桑念芷。

卑鄙!用儿子做挡箭牌!桑念芷皱眉,瞪了闻岸央一眼,不过他不痛不痒,还是胸有成竹地盯着她微笑。

果然,儿子祈求的眼神和撒娇的请求让桑念芷根本吐不出一个“不”字,只能含恨看着闻岸央抱着儿子走到客厅,等着开饭。而她,明明怨得要死,却还是只能乖乖地把菜一道一道端上桌,真是可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