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到了要出发 叫老公就给你好不好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33:37 责编: 人气:
终于到了要出发的日子,夜西子急不可耐地坐上她的鸾凤香车,夜静瑶早已踏上她的五彩祥云在天门口处等她。话说这二人的坐骑,那都是有一定来历的。先说说夜静瑶的五彩祥云吧,那是天帝之子的象征,这天帝乃是混元之气的化身,前四个子女都继承了他的真身,唯独夜西子,随她母亲,是只货真价实的凤凰。故五彩祥云,没她的份。见自家哥哥姐姐都有如此漂亮的云当坐骑,我们的西公主哪能善罢甘休。

500岁那年,是她第一次随父亲出门,那时候她还没任何坐骑,只得跟着父亲,与他共乘。回来之后,便吵着要个比五彩祥云还要好上几倍的坐骑,帝君夫妇哪里拗得过她,遂命人打造了这鸾凤香车给她。想来当初这夜西子用的理由也着实好笑,把自己说的爹不疼娘不爱的,甚至说怀疑自己是捡来的野凤凰,否则,怎会与哥哥姐姐们如此不同,真身不同,名字也取得如此别扭,就连个坐骑都没有。不过,自此之后,她也明白了一个至上真理……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所谓做戏做全套,二人共行了约莫百里才分开。夜西子直接往西海方向奔去,坐在香车里,怀抱着她那白猫喵喵,好不自在。

只是行了两个时辰左右就到达了,这鸾凤香车风采不减当年啊。下车之后立马将其收好,可不能让人给瞧见了,否则麻烦就大了。再次瞧了瞧自己的装扮,头发已用法术变成了如常人般的黑色,她原本的头发是暗酒红色的,要是就这样出去见人,恐怕是要被当成异类了。衣服也一切正常,再将抱起喵喵,好了,一切准备就绪,出发!

夜西子着陆的地方叫十里镇,离西海不远,是个交通要道,南来北往的人都要经过此处,打听消息什么的那是轻而易举的事。遂找了家最近的酒楼走进去,她发现,这地方虽然只是个小镇,但除了面积之外,其余丝毫不比那些大城镇差,南来北往的商旅络绎不绝,物资丰富,看起来很繁荣的样子。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啊?”进去没多久,就有小二过来热情的问道。

虽然这场景原来见过无数次,可这第一次被人称为客官,这感觉还着实新鲜,遂心情愉悦的回答道:“打尖。”

“那客官您要吃点什么呢?”嗬,好漂亮的姑娘,小二眼睛都看直了,不过怎一个人就出门了,这十里镇南来北往的可什么人都有,就不担心遇见什么歹人?

被他这么一问,夜西子倒真的有点懵了,刚才只想着来问路,也没想过要吃什么,这古时候的酒楼貌似也没什么菜单之类的东西,于是对那小二说道:“把你们酒楼的招牌菜都给我上上来,对了,上壶好酒,再来一盘新鲜生鱼,给我们家喵喵吃。”说罢用手摸了摸白猫儿的头。喵呜,白猫儿似是回应般喵了一声。

“好嘞,您稍等,一会儿就给您上菜。”这位姑娘也会喝酒?

果然,不少片刻,酒菜便一一被端了上来。

“小二,跟你问个事。”

“客官您说,这南来北往的事,只要是小的我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告诉您。”

嗬,小二好文化啊,“是这样的,我想打听下这里的龙王庙哪个是香火最旺的。”

“噢,姑娘你是要去求神吗?”

“对啊对啊,就是求神。”姐不求神,姐自己就是神好不咯。

“那姑娘可真是有心了,这么千里迢迢的前去求神。”没想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姑娘还这么虔诚呢。

“呵呵,是嘛,可是小二哥,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倒是快说啊,看姐急得。

“哦,对哦,您瞧我这记性。要说这香火最旺的龙王庙,那当然是离这儿十里开外的洛城内的那家了,每天都有很多香客前往拜祭,小的也曾去过那儿,不瞒姑娘您说,还真的感觉跟别地儿的不一样,似乎有股仙气呢。”

“哇哦,小二哥真乃神人也,连仙气都能感觉到。”仙气?那本姑娘就坐你面前你怎么就感觉不到捏,这小二哥,真是会吹。

“嘿,姑娘您还别不信,悄悄告诉你吧,小的还有幸见过龙太子呢。”小二用他那自以为很小的声音说着。

“你说你见过龙太子?”说他见过龙太子,这小二哥的牛皮未免也吹得大了些吧。

“对啊,我看见他和一位姑娘……”

“小二,怎么还不给本公子上菜。”一位穿着贵气的公子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那小二见有客人催促,自然不敢怠慢,只得对夜西子说道:“那姑娘您慢用,小的要去招呼客人了。”说完连忙往刚才那位公子哪儿走去,“这位客官您稍等,请问您点的是什么菜,小的这就给你去厨房催催。”

那公子抬头对他说道:“我还没点呢。”

“那公子您想吃点什么呢?”真是位奇怪的公子,不过,看他外貌倒是挺英俊不凡的,奇怪了,今天怎么老是遇见长得这么好看的人,先是那位姑娘,再是这位公子,难不成小二我今天要交好运了?

“两斤牛肉一壶酒。”

“好嘞,您稍等。”

再说夜西子,刚才被坐在隔壁桌的小子给打断了与小二的谈话,有点小不爽,不过,幸好还是找到了要去的地方,遂开心的吃了起来,说实话,这家店的酒菜都还满不错的。

而就在她吃的正香时,突然有两个男的走了过来,貌似是一主一仆,为首的那个流里流气的开口说道:“哟,姑娘一个人多没意思啊,要不要本公子陪陪你啊。”说罢还自顾自的坐了下来。这人穿得斯斯文文的,长得也不猥琐,没想到也是个斯文败类,而夜西子也只当他是空气,不理他,继续吃着,平生第一次遇流氓,竟是在这样老套的情形下,真是没新意啊没新意。

为首的那个男子见夜西子不理他,继而说道:“刚才我听到姑娘要去洛城,正好我家就住那儿,不如咱们一起啊,也好有个伴。”说罢还发出几句猥琐的笑声,右手顺势就要摸上她的手,立即将手一闪,才躲开了那咸猪手,夜西子只觉一阵恶寒,真是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遂冷冷的朝那人吼道:“滚!”那白猫儿似乎也懂得主人的心思,立刻停止了吃鱼的动作,对那流氓恶少怒目而视。

那斯文败类见夜西子如此这般,立马就变了脸色,“你说什么,叫本少爷滚,你知道本少爷是谁吗?”遂气得站了起来,拍着桌子叫嚣道。

“管你是谁,有多远滚多远。”真是破坏姑奶奶的食欲。

“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识相的话就乖乖跟我走,否则让你好好瞧瞧老子的手段。”说完对随从使了个眼色,那随从立马会意,走上前来就要抓夜西子的胳膊,说时迟那时快,一根筷子从旁边打来,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那随从的右手上,那随从被打得哇哇直叫。为首的男子见其这副德行,厉声说道:“没用的东西,还得本少爷亲自出马。”说罢恶狠狠地朝夜西子走来,想要拽她的胳膊,好巧不巧的,又一根筷子打来,正好打中他的右手,他的情况比那随从好不到哪儿去,疼得他是嗷嗷直叫,“谁?谁在暗算本少爷,有种给老子出来,老子要你好看!”真是输什么也不能输了志气啊,这流氓少爷都疼成这样了,还有力气逞威风。他怒气冲天的望着四周,看谁最有可疑,而这时酒店中的大多数人都只低头吃着,明显都不想趟这滩浑水。

“大中午的就遇见这种事,真是倒胃口。”说话之人正是坐在夜西子隔壁的那位贵公子。

夜西子瞧这人似有为她出头之意,也乐得自在,抱着白猫儿一副看好戏的心态。

“原来是你暗算的本少爷,发财,给我好好教训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那叫发财的随从听从命令的朝那贵公子打去,而那贵公子只是大手轻轻一挥,便将其扔出了店外,流氓公子见状,不服气的也朝他打过去,下场可想而知,主仆二人双双被扔出门外。这自然引来许多路人围观,“看什么看,找打吗?”摔得鼻青脸肿的流氓恶少仍不忘耍威风,而后一瘸一拐的被随从搀扶着走了。臭小子,别再让老子遇见你!

“刚刚真是多谢公子了。”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年轻贵公子礼貌的回答道。

“不知公子尊姓大名,家住何处,小女子改日好登门拜谢。”哎,人在江湖,这叫礼数,懂不?

“在下姓敖,家在东边,离这儿远得紧,登门拜谢就不用了。”虽是笑容可掬的回答她,但总觉得对方有点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不告诉姐也好,你以为我真会去啊,认真你就输了。

“原来是敖公子,幸会幸会,既然如此,那么敖公子的这顿饭就记我账上好了,小女子实在是无以为报。”嘿嘿,我够知书达理的吧。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那贵公子对她露出无害的笑容,说实话,这人长得确实不错,夜西子暗自细细打量,暗紫色镶金边长袍,头发束于脑后,显得整张脸格外英气,俏皮的眼神,再加上那无害的笑容,一脸的阳光灿烂,年纪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小正太,阳光大男孩嘛。卖相不错,还有正义感,身手了得,有潜质啊少年。

“谢公子成全。”夜西子说罢便走去柜台结账,临走前朝那小正太望了眼,没想到他也正看向自己,朝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对方也同样报以微笑,嗯,总的来说,这个少年看起来还是满顺眼的。
一出酒楼,夜西子便忙着向人打听去洛城的方向,原来这洛城还在十里镇的西边,从十里镇往西走十里路,还真是够对称的。

虽然不用鸾凤香车,但十里路对她这样一个上仙来说也是小意思,凡人可能得花上半个时辰才能走到的路程,她只消花上片刻就到了。

这洛城果然是个好地方,大街上人头攒动,商铺林立,街边小商贩众多,南北货物应有尽有,看来也是个经济贸易颇为发达的城市。有个地方很奇怪,夜西子发现这儿有好多卖花的小贩,按理来说,古人对鲜花的需求远没有现代人的多,怎就她瞧见的这一条街上就有如此多的花贩,着实令人费解。

“姑娘要买花吗?”一个在街边卖花的大婶见她盯着自家的花出神,忍不住开口问道。

“哦不用了,我只是随便看看。”夜西子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关系,姑娘你看吧,老身这儿的花啊,可都是今早我女儿才采下的,新鲜着呢。”大婶热情的说道。

“哇,是嘛,大婶,你们这儿怎么有这么多卖花的商贩啊?”

“姑娘,一看你就是外地人,我们洛城啊,可是出了名的花都呢,就连帝都都有许多达官贵人来我们这儿订花。”一说到这个,大婶的眼睛都亮了许多,不难看出其脸上的自豪感。

“原来如此,看来是我孤陋寡闻了。”看来这是个常识性的问题,噢,丢人了,来之前真应该做点功课的。

“姑娘是来这儿游玩的吗?”

“嗯,差不多吧,我是来这儿的龙王庙上香的。大婶你可以告诉我龙王庙在哪儿吗?”

“当然可以了,这龙王庙啊,就在城西,你从这儿一直往前走,在第一个路口左拐,差不多就可以看见了。”

“谢谢大婶了,不过您可以为我挑束花吗?我想等下拜神时用。”龙王大叔,对不起了,拿你当个幌子,这大婶都这么热心的给我指路了,我总得意思一下吧。

“行,没问题,不过姑娘,你还真是奇怪,老身还是头一次见人拜神用花的呢。”

“呵呵,不有句话叫借花献佛嘛。”好家伙,这理由编得够烂的。

“花弄好了,给你。”

“哇哦,好漂亮的一束花,大婶您眼光可真好,呐,这是花钱。”

“哟,这么大一锭银子,老身可找不开啊。姑娘可还有碎银子?”

“这个还真没有了,大婶您就别找了,其余的就当是问路给您的报酬。”

“这怎么行呢,姑娘给的钱都够买我这一整车的花了,要不这样,等下次姑娘有零钱了再给,反正老身每天都是在这儿摆摊的。”

“哎哟,大婶,您就收下吧,我先走了啊。”说罢一溜烟就跑了。

“哎,姑娘……”这姑娘,真是……哎。

拿着一束鲜花走在人头攒动的街上,夜西子觉得颇有一番意境,“小喵啊,这朵花给你戴上。”摘了朵紫色的小花戴在喵喵的耳朵上,这下真成小花猫了。喵呜,小白猫儿以叫声回应她的行为。

直走,左拐,终于是到了。好气派的龙王庙啊,金碧辉煌,仙气袅袅的,那小二还真没说错,果然是有股仙气。咦,这大门两旁的居然不是石狮子,居然是!赑屃!石头雕的赑屃!背上还驮着个石碑。可怜滴小期期,你老子不但让你帮他看门,还要你整天驮着个大石碑,凰姐姐我对你表示万分的同情。不过,有这石像在的话就更好办了,不用去西海也能联系到他,因为这寺庙的石像都是通灵的。不过,还是得先跟里面的那位大神打个招呼才行,都来到他的地界儿了,不来庙里见见他那也太没礼貌了点。

走进寺庙,一股幽香直飘入鼻,那是种独属于寺庙的檀香。看着来来往往的香客,果然是香火鼎盛啊。正殿就如想象中的那般威严,神台前不乏拜祭之人。将手里的鲜花放于神案前,夜西子心里默念道:“龙王大叔,近来可好,我啊就是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您老人家。看您这地界儿挺不错的,地杰人灵,龙王大叔好福气啊。”再次瞧了瞧那龙王像,便头也不回的离去。寺庙里的人都很纳闷,这姑娘好生奇怪,来到这里不跪拜也不上香,只是献了束花就走了,怪,实在是怪。

从寺庙里出来,夜西子就心情愉悦的走到赑屃像前,能不愉悦嘛,原本打算去郊外一家家的找,看谁认识敖子期的,终于可以不要用这大海捞针式的搜索方法了,当事人不就在这儿嘛。

对着那石像默念:“敖子期,快快现身,你凰姐姐来看你了。”

可是那石像似乎没半点反应,不应该啊,这家伙……对了,他被禁足了,怎么才想起来,看来自己高兴得实在太早了点。不过再怎么禁足,石像也该是通灵的才对,即使不能现身,好歹传个话还是行的,莫非,有人对这石像做了手脚?夜西子仔细的观察了遍石像,发现上面居然有道封印,是了,就是这个东西封住了它的灵性。哼哼,看我怎么把你给解了。心里默念咒语,“破”,封印应声而破。

“敖子期,听得见吗?凰姐姐我来了。”

“你是西子?”石像处传来敖子期的声音。

“不是我还能有谁。”

“你怎么去人间了?”

“我这还不是为了你这呆子的终身大事嘛。”怎么样?够义气吧。

“我的终身大事?难道西子你也跟他们一样,来劝我回头是岸的吗?”声音不由变得有些焦虑。

“说你是呆子还一点都没叫错,我像是那么顽固的神仙吗?”真是气煞我也。

“那你?”

“当然是帮你来的了。”大哥,能问点有水准的话吗。

“帮我?”

“对啊,你赶紧告诉我,那女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等我摸清楚情况后再认真部署部署。”看我比你有头脑多了。

“真的吗?那我在这儿先谢过你了,要知道,你都回来这么久了,我都还没去看过你,反倒让你来看我,我这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敖子期愧疚的说道。

“跟我还客气什么,再说了,你都被禁足了,还怎么来看我,真是个呆子,赶紧告诉我吧。”这千年不变的大呆子。

“嗯!她叫百灵,家住龙王庙北边的郊区,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以卖花为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我们”一说到心上人,这呆子便滔滔不绝起来。

“好了好了,跟我说这么多干嘛。”大哥,你话太多了。

“我。”

“好啦,既是如此,那我先去了,等会儿再来找你。”亲亲小百灵,我来咯。

“那好,你自己小心点。”

“知道啦!”这呆子真是罗嗦,在这儿她需要小心什么。出发咯。
这洛城郊外也是一派好风光,看季节应该是初秋了,最适合出游的季节。走在石子小路上,闻着阵阵桂花香,心情大好。夜西子就这样欢快的踩着步子朝前面的民居走去。

“老奶奶,向您打听个事儿,有位叫百灵的姑娘是住在这边吗?”迎面走来一位老奶奶。

“你是说百灵啊,她跟她娘就住在前面那屋。”老奶奶指了指不远处的茅草屋。

“实在是太谢谢您了。”夜西子欣喜地说道,目标就在眼前了呀。

“不用不用。”老奶奶说罢便缓着身子离去。

咦,前面好像有人吵架,“女儿!女儿!你们放开我的女儿!”

“娘!娘!”

“你这臭丫头,赶紧乖乖的跟老子走,到时候跟了我家少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别这么不识抬举。”

“不!我哪儿也不去,娘!娘!”

据听来的这些个话分析,莫非是强抢民女?你们这些个龟孙子,看姑奶奶今天怎么收拾你们。正当她要出手之际,有人比她更快一步。

“哎呀,哪个不要命的敢踢我!”强拉着那姑娘的奴才被来人一脚踢倒在地,“呀,是你,今天中午那个臭小子,兄弟们给我上!”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中午替夜西子出头的位少年贵公子,而被打之人正是那唤作发财的随从,他如今仗着人多,将中午时的教训忘得一干二净,但是显然,这一群奴才加起来也不是那位少年贵公子的对手,不消一会儿,全都被打得满地找牙。

“滚!”少年惜字如金地说出一个‘滚’字。

“小子,你给我等着!我们走!”一群狗奴才就这样屁滚尿流的走了。哎,这下回去又要受罚了,本来他今天陪少爷去十里镇散心,在酒楼里看上位姑娘,刚要得手就被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给搅了局。回来之后为了取悦自家少爷,自告奋勇的来到这儿,想用这姑娘让自家少爷高兴高兴,没成想,又是这个臭小子!真是祸不单行额。

小正太也真是,怎么哪哪都有他,每次都是夜西子将要出手之际出现,并且遇见的坏人还是同一拨,真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不过看刚才他那些招式,似乎不像个凡人,他究竟是何来历?哼哼,宝贝照妖镜,今天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从怀里掏出一面看似普通的铜镜,朝那少年的方向照去,喔,居然是条龙,西海的吗?

“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被救女子朝少年福了福身。

“对啊,刚才真是多谢这位公子了,老身在此谢过了。”咦,这不是之前那位卖花的大婶吗?

“你们不必谢我,我今天……就是来取你性命的!”说罢便一掌向那女子打去,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夜西子随即愣住,这家伙想干嘛,不知道神仙是不得随意杀害凡人的吗。幸好自己及使用白绫接住了那女子,性命应该是保住了。

“啊!”

“百灵,我的女儿!”

“是你!你究竟是谁,为何坏我事!”少年愤懑的开口说道。

夜西子也不理他,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给那女子服下,刚听那大婶喊她百灵,小期期,这回你可得好好谢谢我了,欠我一条人命哦。嗯,这姑娘长得眉清目秀的,虽说不上倾国倾城,好歹也算个清秀佳人,敖子期眼光不错嘛。

“你究竟是谁?”那少年见她不理他,再次愤怒的开口说道。

见那百灵服下丹药已无大碍之后,夜西子才缓缓站起身来,对那少年说道:“你又是谁,可知刚刚险些犯下大错!”

那少年却是不屑地说道:“哼,这是我自家事,用不着你管。”

自家事?难道他跟敖子期有什么关系?“听你这话,敖子期是你什么人?”

“看来你也不傻,实话告诉你,敖子期是我六表哥。”

“你居然是他表弟,那,你是东海的老几?”哟呵,少年,不错嘛,东海来的呀。

“你这人,说话怎生如此无礼!我乃东海六太子敖子蹇。识相的就让开,我们龙族不是你能惹的!”

哟,还起范儿了,我乃我乃的,“既然你是敖子期的表弟,那就应该知道这姑娘是谁,怎还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来。”

“哼,这女的,害得我表哥吵着要脱离神籍,来当这不中用的凡人,还跟他父兄闹翻脸,我岂能饶他!”

“哇哦,想不到这呆子平时呆头呆脑的,关键时刻居然这么彪悍。”小期期,够叛逆的啊。

“你这说的什么话,他这叫大逆不道,就为了个凡人女子,居然要抛弃与他相处了千年的亲人们。”那敖子蹇愤懑的说道。

“那看来你今天是势在必得了?”

“没错,你最好给我让开,否则,本太子连你也一起收拾了。”

哟,少年,好大的口气啊,“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哼,看招!”敖子蹇说罢便向夜西子打去,这二人你来我往的,你打我挡,我挡你打的,一时间也分不出个高下。夜西子心想不能恋战,得赶紧解决了这个家伙再说,否则今天就白来了。突然心生一计,“呀!敖子期你来啦!”被她这么一喊,敖子蹇一个分神,夜西子趁这个空档立马出了个狠招,终于是把他给制服了。“哈哈,你输了。”

“你耍诈!”

“本姑娘这叫兵不厌诈,哼哼,愿赌服输吧。”

“本太子可没说要跟你赌,要杀这凡人我有的是时间,看谁耗得过谁,咱们后会有期!”说罢便金光一闪没了身影。

“百灵姑娘,你没事吧?”扶起早已愣在一旁的百灵。

“啊?我没事,请问姑娘你是?”百灵愣愣地说道,这位姑娘刚才好生厉害。

“唉,你不是方才跟我问路的那位小姑娘吗?”站在一旁的大婶算是缓过神来了。

“对啊,大婶,就是我。百灵姑娘你好,我是敖子期的好朋友,我叫夜西子。”

“你就是西子姑娘?”百灵吃惊的说道。

“对啊,怎么你认识我吗?”

“嗯,子期原来经常跟我提起你。”

这呆子还挺有良心的,不过他居然经常在心上人面前提自己的绯闻女友,这呆子还就是呆子,笨头笨脑,“既然这样,你好好跟我讲讲你们之间的事情吧,我今天来啊,就是为了了解情况的。”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

“姑娘你难道不是?”百灵疑惑地说道。

“你以为我是来劝你离开的对吧,放心,我又不是他们那些个老顽固,现在啊,我得了解一下你们的基本情况,咱们不能打没有准备的仗。”

“姑娘,我和子期之间,还有可能吗?”百灵激动的说道。

“不是有句话叫事在人为嘛,这也不是说完全没有希望的,你呀,赶紧跟我说说你们的事吧。”

“嗯,我们……”这百灵便向夜西子娓娓道来,开端呢,就是个英雄救美的故事,哎,这英雄自然是敖子期了,这恶人嘛,居然还是那流氓恶少,真是哪哪儿也都有他。话说当初那流氓恶少看上了去龙王庙上香的百灵,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而这事儿正好发生在那赑屃石像的跟前,我们那超级富有正义感的敖子期自然是看不得这种事的,两三下就把恶徒给打跑了。

百灵对其可谓是一见钟情,而敖子期也在这你来我往的情况之下对其日久生情。可惜好景不长,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龙王发现真相之后大怒,硬是要棒打鸳鸯,将他们活活给拆散了。可怜这对小情侣,被迫分隔两地,那百灵更是整天以泪洗面,做起事来也是神情恍惚的,这可把大婶给急坏了。不过幸好,如今她这问题解决大王夜西子回来了,定能创造个美满的结局出来,加油,小西西。

本来大婶跟百灵都极力挽留自己吃晚饭的,但夜西子委婉的拒绝了,今天的正事还没干完呢,哎,事儿可真多,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能者多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