床戏片段小说多肉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39:49 责编: 人气:
“你打了方琦雨?”电话那头哇哇大叫,“我没听错吧?你那么猛?打了闻岸央的未婚妻?”

桑念芷狂汗,那头那个家伙在干嘛?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她拿咖啡泼我,那我只好礼尚往来了。”桑念芷咕哝道,“喂,你那么激动干嘛?”

“我不是没看过情敌对决的画面嘛,还不能让人家想象一下啊?”罗旭旭在那头嘻嘻笑着。

“你言情小说看多了吧?她那叫示威,他们下个月就结婚了。”桑念芷轻轻说道。

“呃?”罗旭旭愣住了,“不是吧?那么快?”她本来还以为念芷在S市呆了那么久,她和闻岸央之间还有点戏瞧瞧呢,这都落幕了?

就是那么快。桑念芷无声地苦笑了一下,快得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快得让她想躲都来不及。

她现在都有点后悔了,也许自己应该等到他们结婚了再过来,起码不用面对他们即将结婚这种对她来说血淋淋的现实。所以,趁着人家的喜帖还没送上门的时候,赶紧逃吧,经验告诉她,不战而败没什么可耻的,战而惨败才是可怜的,她已经败过一次了,犯不着再来一回。

“旭旭,我和宝宝准备明天回来,九点的班机,你有时间去接我们吗?”桑念芷打起了精神,说正事。

“有啊,明天你们在机场等我。”罗旭旭爽快地答应,接着她又问道,“对了,闻岸央知道这些事吗,你打方琦雨的事和你要回来的事?”

“方琦雨回去应该会告诉他吧?至于我要走的事,我还没说,不过应该也没有必要说吧?大不了我走的时候再告诉他一声好了。”

“我感觉,后头还有一场风暴要起啊。”罗旭旭在那边意味深长地说道。

桑念芷摇了摇头,刚想说什么,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门铃声传来。

“嗯,风暴估计来了,我不跟你说了啊,明天见。”桑念芷挂断了电话,跑去开门。

果然,一打开门,一脸阴鸷的闻岸央正站在门外。

看来方琦雨告状告得还真是及时,桑念芷明知故问:“你怎么来了?”

闻岸央瞅了她一眼,没有作声,长腿一迈走进客厅。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闻岸央深沉的目光看了桑念芷半天,这才开口:“琦雨说你打了她一个巴掌,我想听听你是怎么解释的。”

“哦?”桑念芷感兴趣地一笑:“那方大小姐是怎么跟你哭诉的?”

闻岸央皱起了眉,他不喜欢她这种挑衅的口气:“你别管她是怎么说的,我只想来问你,你是不是真的打了她?而她也泼了你一杯咖啡?”

下午,方琦雨突然找到他,哭哭啼啼说桑念芷下午约她出去见面,说是想和她谈谈报纸上的事,她答应了,结果她刚说出他们要结婚的事,就被一脸气愤的桑念芷扇了一个巴掌,在羞愤之余,她也把一杯冷咖啡倒在了桑念芷的身上。

说实话,他是不太像相信桑念芷会是主动动手打人的人,可是方琦雨脸上的红肿还很明显,她甚至还说了自己泼了桑念芷一杯咖啡,如果不是气急了,爱面子的方琦雨不会做出这种事。

“是呀,她泼了我一杯咖啡,而我也打了她一巴掌。”桑念芷皮皮地笑着,大方地点头承认。

“你为什么这么做?琦雨惹到你了吗?就因为她说我们要结婚了?还是你以为找上她,就能改变我即将娶她这件事吗?”闻岸央痛心地发现自己现在有点不了解她了,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吗?过去的她纯真善良,而现在的她也学会了玩阴谋手段了吗?而他更不敢相信的是,他找阿维调查出来的结果,竟然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策划出来的,先找人拍了他们的照片,然后叫人把照片送到报社,顺便附上一些精彩的内幕。阿维顺着报社摸到那个人,而那个人把桑念芷招了出来。

她找上方琦雨?桑念芷愣了一下,看来方大小姐的确改了台词啊。再看看闻岸央眼里为方琦雨心疼的模样,她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算了,随他怎么想吧,就像他说的,无论怎样,他都要娶方琦雨,那她解不解释也就都无所谓了,反正她就要走了,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退出来了。

如果说前一段时间的相处让她还曾经幻想过他们可能会复合,那么现在随着他婚期的确定和他现在质问的态度,她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淡淡地笑了笑:“我知道你娶方小姐的意志很坚定,我没觉得我可以改变任何事,你放心好了,我明天就带着宝宝走了,不会再出现在你和方小姐的面前了。”

“你要走?”不知道为什么,闻岸央的心头并没有因为她要离开而显得轻松,反而有一股无名火冒了出来,让他冲口而出,“是因为你觉得和我没有希望了,所以要离开,还是这又是一个你欲擒故纵的手法,顺便把儿子当牵制我的工具?”

听到闻岸央这样无情而又鄙视的话,桑念芷的脸顿时苍白起来,她垂下了头,刘海搭在了眼前,遮住了她黯淡无光的眼神。过了一会儿,她才轻轻开口:“你……一直是这么想我的?”

闻岸央无言了,他从来没有看到那样失去活力的她,像是一朵原本应该美丽绽放,却突然瞬间枯萎的花儿,让看花的人措手不及,也让他的心,好像突然被人紧紧揪了一下,猛然一痛。

“我……”闻岸央开口,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得说不出话来。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特别恬不知耻的一个人?七年前,恬不知耻地向你求婚,被你拒绝,七年后,我又恬不知耻地找上门,名为找到儿子,实际只想和你旧情复燃……你……是这么想的吧?”桑念芷没有抬头,只是低低地陈述着。

“念芷……”闻岸央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痛,他突然很想上前抱住她,不想让她这样贬低自己。可是,他只是捏紧了拳头,害怕自己这一拥抱,就再也不想放开了。

“闻岸央,你还真会打击人呢,呵呵。”桑念芷抬起了头,轻轻一笑,她没有流泪,因为哀莫大于心死,“我承认我一直都爱着你,可是,从现在开始,我不想再爱你了,因为,你不配。”

因为,你不配……因为,你不配……

闻岸央有些失魂落魄地回到了家,脑海里回响的全是桑念芷最后这句话。

狼狈地靠在沙发上,闻岸央一杯又一杯灌着威士忌,酒精没有麻醉他的神经,反而让他越喝越清醒,想到桑念芷脸上那漠然决绝的神情,好像和他已经变成陌生人似的,他苦涩地闭上了眼。

是的,他不配。七年前。

桑念芷满心欢喜地看着自己精心布置的客厅,越看越觉得满意。

明亮的吊灯没有开,只开了几盏壁灯,使得整个客厅都有一种温馨而又带点浪漫的情调,长方形餐桌两边摆着两个银质烛台,上面已经点上了蜡烛,而餐桌中央的水晶花瓶里插着一束紫色的勿忘我。

勿忘我,是桑念芷最喜欢的花,尽管花店里都把它作为配花来装饰其他的花束,但是桑念芷却不以为然。她就是喜欢纯粹的勿忘我,每次买花的时候都不要其他的花,只要这一束紫色就好。

看着那一朵朵小小的,紫色的花朵,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扎成一束盛开在她的眼前,她就有一种满足感。

她的亲亲男友闻岸央就经常打趣说每次送花他最能省钱了,别的女人不是长茎玫瑰就是香水百合或者是其他什么名贵的花,她只要一束勿忘我就可以了,实在太好打发了。

想到闻岸央,桑念芷的嘴角就不自觉地弯起一个弧度,再次看了看她最爱的花儿,她又继续进厨房忙碌起来。过了一会儿,她就端出了经过一下午的时间准备料理出来的精美食物,摆放在了餐桌上。因为闻岸央喜欢吃牛排,所以为他准备的是一份意式香煎肋眼牛排,配上82年的法国极品红酒,而为她自己准备的则是一盆颜色好看的蔬菜水果沙拉,现在的她最爱吃这些清淡却有营养的食物。

准备好一切,只等男主人了。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针指向了7点,桑念芷知道再有一会儿,闻岸央就要回来了,心里有着一丝期待,一丝甜蜜,也有着一丝紧张。

摸了摸还不明显的小腹,她在想该怎样向闻岸央宣布这个喜讯。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们相识整整两周年的纪念日,而又是在今天,她确定了自己怀孕了,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她不禁感激老天的安排,让她在这个重要的日子得到这样一个珍贵的礼物,她很期待在闻岸央的脸上看到欣喜若狂的表情,虽然,要看到一向冷静优雅的闻岸央失态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不过,凡事都有第一次嘛,呵呵。

桑念芷又瞄了瞄钟,真希望时间过得快一点,她的亲爱的能早点出现。

没过多久,窗外闪过车灯的光亮,桑念芷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打开了大门,她知道闻岸央回来了。

果然,一个高大的男人从黑色奔驰轿车里走了出来。一套深灰色的阿玛尼手工西装,里面配了一件同色的衬衫,男人边走边松开了宝蓝色的条纹领带,衬衫也解开了一个扣子,露出里面小麦色的皮肤,显得更加性感。

男人的五官很好看,有点像天野浩成,但一贯严肃的表情让他看上去有点难以亲近,不过却多了一份冷漠的迷人。深邃的轮廓让桑念芷不止一次怀疑他是不是混血儿,不过每次都被他坚定地否决了,这不得不让她大叹可惜。

桑念芷目光有些愣愣地看着闻岸央向她走近,没办法,无论怎么看,她都觉得他真是该死的好看,有时候她在想自己是不是太花痴了。

“你在看什么?”低沉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轻轻一带,她已经贴进了他的胸膛。

“看你呀。”仰着头,桑念芷微笑,环抱住男人结实的腰,把头靠在他的怀里,“你笑起来的时候会有一个酒窝哎。”

闻岸央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这个小女人似乎总有把他逗笑的本事,因为他永远搞不懂下一刻她稀奇古怪的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桑念芷看到他的左颊果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酒窝,让他顿时由一个成熟稳重的大男人变得……变得像一个可爱爽朗的大男孩了。暗自偷笑了一下,估计也就是这样,他才老是板着脸吧。

“又想什么呢,赶快进去吧。”大手揉了揉她的长发,闻岸央搂着桑念芷朝客厅走去。

一进门,闻岸央就看到了桑念芷精心准备的一切,他不免有些惊讶,想了一下,他开口问道:“今天是什么日子?我记得你的生日是八月份,现在才五月。”

桑念芷先是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然后故意皱眉,撇了撇嘴,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你不记得今天了吗?”

“对不起,我真的不记得了。”闻岸央诚实地回答道。每天忙碌的事情太多,他的确想不起来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了。

“那你就不知道问问我啊?”桑念芷抱怨地问道,又小声嘀咕了一句,“笨木头。”

闻岸央挑了挑剑眉,看来这个小女人意见很大嘛,于是他又问道:“那么,请问,亲爱的桑念芷小姐,今天是什么大日子?烦请小姐提醒小生我一下。”

“讨厌啊你。”桑念芷忍不住笑了出来,怨妇相装不下去了,算了,今天她心情那么好,哀怨的样子随便摆摆就可以了。

桑念芷故意哼了一声,把脖子昂的高高的,继续说道:“哼,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吧,今天是我们相识两周年的纪念日!”

这下闻岸央倒真的有点愣住了,他们都已经认识两年了吗?日子过得……还真快。没想到,他们都在一起两年了,这对他来说,是一个新鲜的体验,他的前几任女友,没有一个有这么长时间的。

看着眼前的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小巧细致的五官,白皙的皮肤,不是那种国色天香、惊艳四座的大美女,但绝对是那种越看越好看的类型,更别说她明亮清澈的眼睛里,总是闪烁着慧黠聪颖的光芒,让人不自觉会对她感到好奇,进而被她吸引,而他就是最好的例子。

眼光变得更加柔和,闻岸央笑着说道:“那你想要什么礼物?”

“我想要什么礼物你都会给吗?”桑念芷眼珠一转,笑得更加灿烂,等的就是他这句话。他既然那么大方,那她就不客气啦。

“我想,只要不是要我让我把月亮买下来送你,其他基本应该没问题,当然,如果你真的很喜欢月亮,我倒是可以买一艘宇宙飞船给你去看月亮。”闻岸央开玩笑地说道,事实上他也的确有买宇宙飞船的实力。

“我要那么大家伙干嘛?我又不会开。”皱了皱鼻子,桑念芷一脸顽皮的笑容,“放心,我问你要的东西,绝对是你很好给的,而且也不用花钱买。”

“是吗?那你要什么?怎么看上去心怀不轨?”闻岸央有些好奇地笑着问道,这小丫头又在搞什么鬼?

“我要……”她故意慢慢开口,一方面是吊他胃口,一方面也有点犹豫,但她还是说了出来,谁叫他从来都不提,那她只好皮厚一点了。

“我要你做我老公。”虽说她一贯主动胆大,但向一个男人求婚,也是第一次啊,而且似乎有点太皮厚了,好像怕自己嫁不掉的样子。所以说完了这句话,桑念芷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用叉子戳着面前的色拉,不好意思看他,脸上浮起一片淡淡的红晕。

也正因为如此,她没有看到闻岸央原本微笑的表情一下冷了下来。

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她预想中的回答,桑念芷有些急了,她抬起头,却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闻岸央一脸冷淡不悦的样子。敛去了笑容,她的心“咯噔”一下,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央……你不想……和我结婚吗?”她顾不得理会心里抽搐的疼痛,巨大的狼狈和尴尬让她必须知道他的回答。

“我不会和任何人结婚的。”闻岸央轻轻吐出这句足以让桑念芷血液结冰的话,没有再看她一眼,便径自从餐桌前站了起来,转身向门外走去。

桑念芷呆呆地看着闻岸央打开门,往外面走去。突然,她也站起了身追了出去,她跑到了门边,对着闻岸央的背影大声喊道:“央!为什么?你不爱我吗?”

闻岸央稍稍停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因此他没有看到桑念芷脸上那苍白的神情,如果他肯回头看她,也许就会感到心有不忍了,任何人,看到桑念芷脸上的那抹绝望与凄凉,都会于心不忍的。

当然,他也没有回答桑念芷的问题,只是决绝地大步走向奔驰,开门、坐进车里、然后发动,就这样,闻岸央开着车绝尘而去,离开了桑念芷的视线。

桑念芷想大声呼唤闻岸央回头,结果张了张嘴,她只吐出轻若未闻的一个字:“央……”

他的车影在她的眼里越来越远,也越来越模糊。感觉微凉的晚风带来一滴水珠落在脸上,桑念芷怔怔地摸了摸脸,却发现水滴竟然越来越多,顺着她的脸不断滚滚落下,呵,原来,原来是她哭了呢。

呆滞地走回了客厅,鲜花,烛光,美食,一切看上去还是浪漫得不像话,但是此刻,在桑念芷的眼里却变成了极大的讽刺。

她木然地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坐在了餐桌前,将那盘精心为他准备,现在却已经凉透了的牛排挪到自己眼前,拿起了刀叉,麻木地一口一口往嘴里塞着。

失了温度的牛排有一股腥味,桑念芷猛塞了几口,突然扔下刀叉,跑到卫生间狂呕了起来,直到她觉得自己把胃酸都要吐完了的时候,才喘息着站起身,扶住了面盆两边,打开了水龙头,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

镜子里的她,头发凌乱,红着眼,脸上全是狼狈的水渍,从她苍白的脸庞滑过,留下一道道水痕,分不清究竟是自来水,还是泪水。

这天,桑念芷在客厅坐了整整一夜。

而第二天,在她无数遍打了那个她最熟悉的号码,却被告知对方已关机时,她终于明白,他不要她了。

第三天,憔悴的她简单地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把钥匙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然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她住了快两年的地方,离开了这个埋葬了她所有的爱,封杀了她所有的欢乐的地方。

水晶瓶里的紫色勿忘我还没有枯萎,可是她的心,却早已凋
广播里空中小姐甜美的声音唤醒了桑念芷,恍恍惚惚间,她才发现已经快到N市了。

刚才在飞机上,她居然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七年前,那个让她心痛无比的夜晚,很讽刺呵,在她再一次离开他的时候,她又梦见了第一次离开他的情景。也许,这就是老天在提醒她不要再留恋他了吧?因为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带给她的,都只有伤害而已。

看了看还在身边熟睡的儿子,桑念芷的眉头才舒展开来,幸好,她总算带回了她宝贝的儿子,她的宝贝,现在都在她的身边了,她没有什么遗憾了。

她原来以为昨天闻岸央不会把儿子留给她的,可是,昨晚的他好像因为她的话受了什么打击一样,最后竟然有些慌乱地匆匆忙忙离开了。她的话,伤到了他吗?

突然,桑念芷有些气恼地咬唇,不要再想了,不要再想他了,桑念芷,你和他已经彻底没关系了!

轻轻摇醒小家伙,她轻声对儿子说道:“宝宝,我们快到家哦。”

“唔……”天昊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妈妈……我刚才梦见爸爸了……”

桑念芷一愣,随后摸着儿子的头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

“司徒澜,你可不可以不要笑得那么淫?看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罗旭旭斜睨了开车的司徒澜一眼,受不了地搓了搓胳膊。拜托,不要表现得那么明显行不行啊,开车开得好好的都能笑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呢。

“有那么明显吗?”司徒澜瞥了罗旭旭一眼,没有掩饰他的愉悦心情。

“还不明显啊?你自己对着镜子照照,再夸张一点就要流口水了。”罗旭旭瞪了他一眼,不是滋味地说道。

司徒澜又是抿唇一笑,没有在意罗旭旭的嘲讽,倒是很认真地对罗旭旭说道:“旭旭,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喂喂喂,说话别这么暧昧,什么叫我给你机会啊?切,要不是我的车子突然抛锚了,怕耽误了接机,我才不会找你来呢。”罗旭旭嚷道。

“总之,旭旭,谢谢你。”司徒澜转头望着罗旭旭,目光真诚。

“好好开车吧你!”罗旭旭不自在地撇过头看向窗外,脸上有着一丝可疑的红晕,该死的司徒澜,长一副勾人的桃花眼还笑什么笑,哼!

司徒澜微微一笑,没有再说话,把视线转到前方。

罗旭旭又回过头来,偷偷打量起司徒澜。今天的他上身穿了一件白色休闲款的短袖条纹衬衫,下面是米白色的休闲裤,看上去俊朗而又潇洒,加上他那层次分明的短发和那双会勾人的桃花眼,以及高挺的鼻梁还有微微稍显红润的唇,啧啧啧,简直就是欧洲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嘛,唉,不知道那些迷恋他的小美眉们如果知道他早已经心有所属了,而且对象还就是她的好朋友,俩孩子的妈,估计芳心都要碎一地了。

就在罗旭旭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张面纸突然伸到了罗旭旭的面前,弄得她一愣:“干嘛?”

“我知道我秀色可餐,可也请你擦擦口水,不要一副要把我生吞活剥了的样子,我会不好意思的。”司徒澜打趣地说道。

“司徒澜,你怎么不去死!你个超级自恋狂!”罗旭旭暴怒,张牙舞爪地吼道。呸呸!什么白马王子,他就是一株不要脸的水仙花!

“呵呵……”司徒澜一笑起来,桃花眼显得更加勾魂了,他发现,逗弄这个火爆小太阳,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

“念芷,这边!”桑念芷刚带着儿子走出机场门口,就听到有人喊她,她闻声望去,一个身着红色连衣裙的高挑美女如一团红色的烈焰一般朝她扑面而来,美女有着一头风情万种的长卷发,还挑染了几丝今年最流行的巧克力色,在阳光的照耀下正闪烁着性感妩媚的光芒,周围有好多男人都向她投去了惊艳的目光,不过她却毫无察觉,直直奔着桑念芷而来,然后一把抱住了桑念芷:“你终于回来了!”

桑念芷差点没给她勒得喘不过起来,只能挣扎着轻唤:“旭旭……”

“罗旭旭,你再这样熊抱下去,我就得送念芷直接去医院了,原因是被人拥抱过紧导致窒息。”随后而来的司徒澜笑着为桑念芷解围,然后温柔地看着她。

罗旭旭心里高兴,也就没再理会司徒澜了,只是瞪了他一眼,便把目光转向了桑念芷身边那个目光有些怯怯的小男孩身上:“念芷,他就是宝宝吗?长得好可爱!”

桑念芷点了点头,弯下腰对儿子介绍:“宝宝,这是旭旭阿姨,和司徒叔叔。”

罗旭旭在闻天昊的面前蹲了下来,笑得一脸灿烂:“宝宝,我是你妈妈的好朋友,你和贝贝一样,叫我旭旭妈妈就可以了。”

“旭旭妈妈。”闻天昊听妈妈提起过罗旭旭,于是乖巧地开口。

“宝宝真乖,哈哈,我又多了一个儿子了!”罗旭旭听到闻天昊叫她,乐坏了。

桑念芷看到罗旭旭乐不可支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视线转而对上了司徒澜那双笑着的眼睛,里面有着毫不掩饰的爱意,但她只是淡淡一笑,和司徒澜打招呼:“司徒医生。”

听到桑念芷的称呼,司徒澜的眼神微微一黯,但他还是微笑着朝她点头:“念芷,你回来了。”

主动上前提过桑念芷的行李箱,他又对正在和闻天昊积极交流的罗旭旭说道,“罗旭旭,别光顾着说话,先回去吧。”

“知道了知道了!”罗旭旭没有看他,只是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一个心思全扑在她刚认的干儿子身上了。

四个人上了车,罗旭旭还是坐在前面,桑念芷带着儿子坐在后排,她环顾了一下车上,对罗旭旭说道:“旭旭,贝贝没来吗?”

“贝贝昨天被桑叔、桑姨接过去了,她还不知道你回来呢,不过我来的时候已经给桑姨打过电话了,估计贝贝下午就该回来了。”罗旭旭扭头对桑念芷说道。

桑念芷点点头,搂着儿子轻轻说道:“宝宝,下午就要见到妹妹了哦,你高兴吗?”

“嗯!”闻天昊重重地点了点头,小脸上绽放出期盼和好奇的笑容。

而桑念芷看到儿子脸上并没有害怕和排斥的表情,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起码这让她知道,自己做的并没有错。

“念芷,在那边一切都顺利吗?”司徒澜开口问道。

“还算顺利。”桑念芷听到这句话,不禁垂下了眼,轻轻说道。

“那就好。”司徒澜微微一笑,也没再多问。

倒是桑念芷又开口了:“司徒医生,今天还麻烦你来接机,真的很不好意思。”

司徒澜还没开口,罗旭旭先说话了:“他一点也不会觉得‘麻烦’的!是吧,司徒澜?”罗旭旭对司徒澜眨了眨眼,还特意加重了“麻烦”二字。

司徒澜不以为意,对桑念芷微笑着说道:“我很愿意来接你们的,幸亏罗旭旭的车今天坏了,不然我就没有献殷勤的机会了。”

桑念芷没想到他会说得这么直白,只好尴尬地笑了一下,把头转向了窗外。

而罗旭旭听到司徒澜的话,竟然奇迹般地没有再和他杠上,而是沉默了下来。

闻天昊睁大眼睛看了看妈妈,再看了下司徒澜,不禁皱起了眉,他发现,他好像不太喜欢那个司徒叔叔看他妈妈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