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她这个小秘小说开车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3:46:42 责编: 人气:
唉,她这个小秘书实在是太命苦了,简直比小白菜还命苦,为了那么点工资,就要低声下气得任人宰割。

薛雨凝愤懑得在秦少谦脸上滚着鸡蛋,心里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秦少谦用余光打量着他的秘书,这个女人在咋一见面的时候,在长相上还真没有可取之处,但在看习惯了之后,倒觉着很是养眼。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第二眼美女了。

此时,她正弯着腰、身体前倾得给他敷着脸,虽然胸部不大,但透过领口似乎隐约也能看到其中的风采,而她的小蛮腰看去纤细而赘肉全无,特别是从牛仔短裤中伸出的修长双腿,笔直而匀称。

盘在腰里一定很爽!

“秦总,这半张脸,你是不是也想来上这么一拳,平衡一下!”薛雨凝收回了手,生硬得说着,这家伙这眼光,让她以为自己没穿衣服呢!

“我对你这种洗衣板女人不感兴趣!”自觉自己的失礼,秦少谦收回了眼光,但总不能就此承认吧。

“洗衣板?秦少谦,还是有点肉的,好不好!”话闭,薛雨凝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薛雨凝纠结着,她是不是搓衣板和他有一毛钱关系吗,有必要这么申辩吗。

“是吗,我怎么没发现!”秦少谦玩味得盯着她胸部。

“哼!”薛雨凝做了个深呼吸,尽量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是啊,秦总,我是搓衣板,就请你把眼光收回吧!”

在这么一个深夜,一个紧闭的房间内,孤男寡女,谈论着如此暗昧的话题,好像比较容易出事!

“我们走吧!”那就出去吧!

“啊,可以走了吗?”薛雨凝兴奋着,总算可以回家睡觉了吗?

“薛秘书,你任务完成了吗?”如果,就此放过她,岂不太便宜她了。

“秦总,该做的,我都做了。”

“但明显的,没做到位!”

薛雨凝哈欠连翩得在电影院里坐着。

其实,她也想乘这个时候学学英语,但实在是、不是时候,此时已经是凌晨二点了,而她还在老板的威胁下加什么班。

更狗血的是在电影院里加班,还看什么原版大片,薛雨凝奋力睁着正在打架的双眼,尽量听着那不是连贯进入她耳朵的单词。

妈的,这秦大少是不是故意整她的,知道她英语听力极差,还来看这坑爹的原版片。

薛雨凝摇晃着脑袋,最后把头支在了秦少谦的肩上,会周公去了。

秦少谦看那颗靠过的头颅,这个女人在睡觉的时候,总算关住了那飞扬的表情,变得恬静淡然了。秦少嘴角勾起一抹悦色,靠着她的头,也进入了梦乡……
直到东方泛起了鱼肚皮的颜色,秦少谦才把薛雨凝送回了家。

薛雨凝拖着全身发酸的身体回到了家,她是一肚子委曲,自己辛辛苦苦加了一个晚上的班,而且没有得到老板慰问的同时。

居然还好心的提醒她、呆会上班不要迟到了。

哼,真是个无良的奸商。

薛雨凝摸出手机看了下时间,六点,那么她还能美美地睡上一个小时。

当她倒在了自己了床上,才发觉不对劲,“啊!”薛雨凝一声惨叫,她的床上怎么会有人?

“小雨,你叫什么?”林颖儿动着身体看着一脸惊慌的女人。

“颖儿,你怎么会在我的床上?”自己被她吓得不轻,而这个女人却云淡风轻的问她叫什么。

“啊?”被薛雨凝这么一问,昨晚的一幕又浮在眼前。

顿时,林颖儿有点手足无措了,“我……我,睡你的床又怎么样?”这个时候了,只能先发制人了。

薛雨凝彻底被林颖儿这理直气壮的回答震惊了,霸占了她的床,还霸占得还有理了。

她注视着故意回避她眼神的女人,她的脖子里有着多个……吻痕,那深浅不一的青紫,就是做那个那个的时候留下的。

“颖儿,你……”

“我,我什么我?”林颖儿被她盯得浑身不自在,伸手抚住了昨晚的罪证,“这还不是你惹的,薛雨凝。”

切,她真还比窦娥还冤哪,谁有个外伤,怎么都怪罪到她头上了。

昨晚、秦大少,也这么说来着?

“这……”薛雨凝双手握拳,怒火中烧,“这是秦少谦干的?我找他算账去。”

怪不得这个女人昨晚会给他一拳呢!

“不,不是的!”林颖儿也站了起来,拉住了义愤填膺的女人。

“那是谁?”还另有其人?

“是……是魏浩珩!”

“啊!”薛雨凝舒了口气,还好不是秦少谦?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当然会有这种想法了,那家伙名声多臭呀,林颖儿要是跟了他,那还不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小雨,你都怪你啦,你说你昨晚到哪去了,你要是在,我也不至于、不至于……”

“你还说,我呀,被秦大少拉出去了一个晚上……”

“你……”林颖儿上下打量着她,“你也……”他们是同命相连吗?
“切,才不是呢。”被人这么怀疑着,薛雨凝只能把昨晚的事说了一遍。

两人一对口供,才发现,这事似乎是注定了的。

唉,看来那双鞋子真是撞了邪了,真太邪门了!

“那,那个家伙呢,非找他算账不可。”两人说完昨晚的遭遇后,薛雨凝想着要如何为林颖儿出头了。

“他他他,在我房间呢!”林颖儿有着羞臊地开口了!

“啊,你可真行,居然还让他睡!”

不由分说,薛雨凝冲出自己的房间,有着找人拼命的架式。

“小雨,你冷静,昨晚他喝醉了,才会……才会这样的!”

“那也不行!”

当她们一前一后来到林颖儿的房间时,那魏浩珩已经走了。林颖儿松了口气,要是被薛雨凝当面揭穿,昨天发生的事。

那么她真的要羞死了。

“颖儿,你带我去找他。”她怎能容忍有人把她的死堂强行吃了呢。

“小雨,这事我自己会解决!”

秦氏!

在收到吕秘书上楼面圣的口谕后,薛雨凝的脑子嗡嗡直叫,该如何解释他们的“共渡良宵”呢!

薛雨凝毕恭毕敬地杵在秦老大的面前,表情僵硬,心跳如雷。

秦老大则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看得薛雨凝心里一阵阵的发毛,要不是这几个月的信息接听下来,知道他是个作风正派的老男人,薛雨凝还真会会错意呢!

“董事长,要是没什么吩咐,我就出去了!”薛雨凝看着秦老大许久未开口,多好的台阶呀,还不顺着就下。

“我什么也没说呢,小薛!”秦老大靠进老板椅,寻思着如何追问,“那小子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这个么,董事长,我今天上班还没见过他呢,我这就下去问问啊!”薛雨凝挠着头,扯着大谎。

门外偷听地秦少谦很是满意她的回答,他冲着对他偷笑的吕秘书做了个禁声动作。

继续趴在门上听着。

“是吗,小薛,那么昨天晚上你与谁在一起!”要不是有朋友看见他在俩电影院里,他还真会相信一脸平静的她!

啊!这,秦老大有天眼吗?
“董事长,其实我也不是有意瞒着你的,这都是秦总的意思!”薛雨凝垂下了头,盘算着如何出卖他呢!

秦少谦眯紧了眼,怎么开始为自己脱罪了吗?

薛雨凝思忖着,秦老大他知道他们昨晚在一起,假如他知道他们去开房一事,那么恐怕她没进办公室就会被烧焦了,而她此时还能完好无损地站在他面前,那么说明,很有可能是在电影院的时候有人看见的。

多怪那无良皇太子,这么公开的场合,不被人撞见才怪。

“想起来了吗,小薛!”

“是这样的,秦总之所以不说呢,是怕你误会啦,你也知道我有个朋友叫林颖儿的,她是个很有名平面模特,昨天他们正好去了同一宴会,没想到我朋友在那里遭到几个男人的非礼,秦总也是出于正义才去解违的。”

看着秦老大原闻其详的样子,薛雨凝又说道,“你知道,人多手杂,又酒后乱胆,难免有个磕磕碰碰,所以秦总就中招了,我朋友也受伤了,她的脚崴了呢!”

从今天早晨看到颖儿的样子,她的脚的确伤得不轻,这不算撒谎了。

薛雨凝观察着他的神色,又娓娓地说着,“秦总他很是仗义啦,知道我朋友的脚扭到了,就送她回家,我看见秦总为了我的朋友光荣挂彩,所以就陪着他去买鸡蛋抚慰他的脸了。”

“就这样?”

“就这样!”薛雨凝斩钉截铁,表情严肃,“颖儿她一直很感激呢,要不是我的阻挠,她一直嚷嚷着要为秦总送个见义勇为的锦旗呢!”

薛雨凝大言不惭地的臆淫着,引来门外秦大少的几记闷笑。昨晚才发生的事,就一直嚷嚷着了,唉,真怀疑这个女人的说谎能力!

“就这么简单?”秦老大不死心得追问着。

“就这么简单,秦总是一个正义、有为青年,做这种事当然不需要弄得全天下皆知喽。”

有为青年,他儿子是个有为青年吗!秦老大顿时得意不少。

“那既然清楚了,你就下去吧!问问鹏鹏需不需要看医生!”

“好,我这就去!”

说罢,薛雨凝一溜烟地闪出房去,把个在吕秘书办公桌前装镇定的秦少谦直接忽略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