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灵澜在黑暗的前夫的东西很大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10-13 14:00:36 责编: 人气:
沧灵澜在黑暗的房间中走了一圈,眼睛却紧盯着房间的某一个角落发呆。

打开那个柜门,沧灵澜的眼球忍不住的突突的跳。这是……这是……也就是不久前的事情,抖擞开,是床单,上面触目的红色,让她瞳孔瞬间瞪大。

难道是……她不知道他这样做究竟有何意义,但是她却有些难受。

静静的盯着床单看了一会儿,而后又将它安静的放回原处。手不经意间触碰到柜门,看着柜内琳琅满目的西装,休闲装,却都是清一色的黑,沧灵澜不自觉的有些不适应。

好像在脑海中的某个角落,这样的衣柜内,应该是黑白,卡其色俱全的,甚至是白色居多,而现在却是黑压压的黑色,让她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过了有多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好困、好累,最后蹲在衣柜旁边的角落睡着了。

凌泽熙很晚才回来,习惯性的走进沧灵澜的房间,却惊奇的发现她不在。现在的他似乎已经将这当成一种习惯了,冷硬的线条,略显疑惑。走到楼下,才发现厨房餐桌上,满满的都是菜。

本就对饭菜很挑剔的凌泽熙,竟然出奇的坐下,端起碗筷就那么吃起来了。芦笋?苦瓜?貌似都不是自己喜欢吃的,凌泽熙眼眸低转,却没有任何反应,吃完之后用餐巾纸拭擦了一下唇瓣。

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走去。

“啪……”凌泽熙将房间的灯打开,而后疲惫的冲了个澡出来。头发上依旧是滴答滴答的水珠,夜晚灯光之下看,却尤其显得妖孽了些。

性感的薄唇紧抿,勾勒出好看的唇形。墨色的眸子散发着光亮,漫步走到窗沿,而后又折回,从吧台取出一瓶红酒,为自己斟满,悠闲的品尝着,似乎有心事,倒影在窗玻璃上的影子,显得有些落寞。

“额……”熟睡中的沧灵澜似乎是梦到什么难过的事情,忍不住发出声响。

凌泽熙拧紧好看的秀眉,循着声音的发源处,看过去。这一看,让他有些惊诧。这丫头……还想着是不是逃跑了?以前她经常干这样的事情,还想着因为易辰风有些改变,原来,都想错了。

这丫头,竟然蹲在角落里,睡着了。凌泽熙放下酒杯,悠哉的走到沧灵澜的面前,双手环胸,这样的她让他有种想要保护的欲望,她令他心疼,这是毋庸置疑的。

可是……他为何总是在她面前表现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摸样?冷漠、冷酷,无情。她又何尝不是?

“哎……”凌泽熙微微的叹了口气,弯腰将地上蜷缩着的身子外自己的怀里靠了靠,然后将她抱到柔软的大床上,扯开被子,轻轻替她盖上。

然后伸手将灯关上,身子也随着在沧灵澜的身边躺下。是什么让她这样的没有安全感?看着依旧蜷缩成一团的沧灵澜,凌泽熙微不可查的又叹了口气。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温柔的仿佛能融化冰雪的声音飘起,他说:丫头,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凌泽熙轻轻揽住沧灵澜的肩头,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黑夜中黑亮的眼睛疲惫的闭上,却没有看到怀里的人儿的眼球轻微的转动了几下,而后,眼角泛起了潮湿。

沧灵澜不知道为什么凌泽熙,总是能触碰到她最敏锐的神经,却让她卑微的觉得那是奢望。曾经有那么一个人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会对澜儿千依百顺。

曾经易辰风遥望着天边的日落,说的那样的竺定,他说:“宝宝,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只要你一直抓紧我的手,我绝对不会在你放手之前,先松开你的手!”

那时候的易辰风很帅,不仅仅在所有人的眼中,也在她沧灵澜的眼中。他只想要为她一个人展现最美好的温柔,她亦想把最美好的绽放在他面前。

可是,最后,他还是先她一步放开了她的手。

凌泽熙那样温柔的语调,会让她的心更加的难过。她只是忘不了那个叫易辰风的男子,忘记一个人不是只需要时间就可以的,所以沧灵澜难过。

就像是白天不懂夜的黑一样,她再次把自己伪装起来,而后期待着自己一点点的磨练成刀枪不入的铜墙铁壁。

凌泽熙不知道沧灵澜的心思,因为他实在是太累了,最近为了沧灵澜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原本是打算加通宵的,可是一想到她会睡的不安稳,便丢下了所有的工作,直奔回家。

有他在身边,她的梦是睡着的;有她在身边,他的心也稍微放轻松了些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缝隙洒在大地上的时候,凌家。

“你怎么在我房间?”沧灵澜朦胧着一双眼睛问。

凌泽熙挑眉,难不成这丫头昨晚脑子摔坏了?吃干抹净了,就想不认账?休想!“那可要问你自己。”凌泽熙斜睨着一双幽蓝。

沧灵澜抚了抚额头,总感觉头越发的有些沉重,难不成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在自己无意识的情况下?思来想去,还是想不出来。

“我不记得了。”沧灵澜貌似无辜的看向一旁的凌泽熙。

这样暧昧的姿势,配上萌呆了的表情,瞬间让凌泽熙的身体一阵异样。声音沙哑的蠕动:“你确定这是你的房间?”

沧灵澜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抬眼扫视了一周之后,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双手却没有要松开搂着凌泽熙脖子的打算,对上凌泽熙明亮的灼热的眸子,她瞬间有些觉醒。

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你……”连说都不会话了。沧灵澜眼神四处晃动,脸颊却红的厉害,手忙脚乱的想要从床上跳开。

可是某人却偏偏不给她这个机会。凌泽熙伸手便将想要逃跑的小人儿抓回来,轻声附和在耳边,低语:“怎么?吃干抹净了,就想轻易将我踹开?”

温热的气息灼的沧灵澜耳根更加的麻,但是她却不知所措,想要逃开,却躲避不开。低低的声音,像蚊子一样的蠕动:“什么时候的事?是我吗?不管是谁先开始,反正受伤的总是我就对了,你有什么?”

“伶牙俐齿!知不知道,排队想要爬上我的床的女人,都能从吉隆坡排到喜马拉雅山顶了。”凌泽熙有些小惊喜,这样的沧灵澜是他不曾见过的。

起码从遇到她的那刻开始,就没看到过这样的她。虽然言语略显调皮,但是眼底却是毫无光律。

沧灵澜在凌泽熙灼热的带着冰凉的眸子中,似乎看到了自己孤寂的冷漠摸样,这让她有些恍惚。这是自己吗?这样的她让他无奈,更让她自己无奈。

可是现在想要退,后面已经没有路了。

“喜马拉雅山山顶的那个是不是脑子有病?就像她喜欢的人一样?额?正常人就应该鸟占雀巢,管他什么爱情、友情的,都是扯淡!”眼底凉凉的悲伤感,蔓延着。

凌泽熙手上加大了力道,依旧揽着她的腰身。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此刻的她要多寂寥,有多寂寥。凌泽熙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摸着沧灵澜的头发,薄薄的吻,落在散发着淡淡的紫罗兰花香的发间。

他说的很慢:“你该知道,你说这句话是要负责任的……没有谁是傻子,也没有谁可以一辈子精明到底。”凌泽熙看了眼低着头的沧灵澜,然后说:“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只要是你想做的,我都会支持你,会一直在你转身能看到的地方……等你。”

沧灵澜不是傻子,虽然有些迷糊,这是不管她多么强悍,都是改不掉的病。她昂起小脸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她说:“凌泽熙,你为什么愿意帮我?”这么优秀的男人,一如她心中的那个男人一样,却偏偏……

凌泽熙说:“有时候,不是任何事情都有理由的。我是商人,自然就绝对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是哈,这点倒是我忘记了。唯利是图,是你们商人的本质,总想着一定要有利可图,什么情谊,都不重要是吗?”沧灵澜嘴角撇下一抹惨淡。

“可以这样理解……但是……我的条件只是要你记得一点。”

望着凌泽熙深不见底的眼睛,沧灵澜有些不敢置信。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男人,竟然会这样云淡风轻。嘴角动了动,问了句很白痴的问题。“什么?”明知道,哪怕自己不问,凌泽熙也会告诉她,可是她还是控制不住的问了。

“你是、也只能是我的女人,我凌泽熙的女人!”霸道的语气,透出不容置疑的气势。

沧灵澜有些错愕,这是什么情况?他是要她一直铭记,铭记她现在是他的女人,不管是为了什么,今后也只能是他的女人。

这也罢了,反正她已经失去了可以傲娇的资本,还有什么是放不开的。都说男人有处子情结,以后……沧灵澜摇了摇脑袋,露出一抹无奈的笑,没了以后,他们不可能了,纵使不计较易辰风的事情,他的家人也是不会接受像她这样一个,已经不再清白的女子。

沧灵澜不知道现在她在想些什么,为什么想到的不是凌泽熙说的话,而是那张春风满面的笑脸。

“想什么呢?”凌泽熙拢了拢眉毛。

“啊?不好意思,我走神了。”沧灵澜这才发觉自己大片的香肩正裸露在外面,整个身子全部靠在凌泽熙的怀中,虽然他们发生了肌肤之亲,但是这样躺在一起,还真的有点不大自在,特别是还是悠哉的谈论着好多尴尬的事情。

沧灵澜脸急速升温。看在凌泽熙眼中却是另一番景致,他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强迫让她的眼睛直视着自己。“似乎你很喜欢。”

“什么?”沧灵澜不明所以的问。

凌泽熙的嘴角弯起好看的弧度,他噙着一抹笑,笑的有些莫名,起码在沧灵澜眼中是这样的,有些诡异。他轻啄了一下她诱人的红唇说:“想歪了?既然如此,那么就来实际的,省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说完,便深深的吻下去。沧灵澜来不及说出的话,全数淹没在霸道的吻中。越是想要抗拒,他的吻越是伶俐。沧灵澜呼吸有些紊乱,却强迫自己冷静,似乎心底的抗拒,敌不过身体的适应感。

难道这就是以前,诗可欣说的,女人对于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是情有独钟的?不管心底到底是何感触,起码在身体上是适应的。

诗可欣?对啊,在她离开y大的时候,不是说会在新加坡的吗?承载着她的梦想的,她说过去巴黎感受着浪漫的气息,要成为像香奈儿一样的能耐。

现在的她,是不是还在这里?她好想她。

“丫头……这种情况下,也可以走神吗?”凌泽熙噙着笑。

看得沧灵澜一阵颤抖,死咬着下唇,不愿发出声响。她倔强的说:“凌泽熙,你真卑鄙。”
沧灵澜娇羞的摸样,全数落入凌泽熙的眼中,眼底是类似井底般的深沉。他揉捏着眼角慵懒的开口:“你这是在勾引我吗?”

沧灵澜不明所以的抬起清澈的眼眸望过去,感觉像是深陷一汪深潭,潭底是她看不清色彩的黑暗,却感觉灼热的光线顺着自己的脸颊一路向下。这让她有种赤裸裸的感觉。

说实话很不爽,虽然他们这般的亲密过,可是心底却保留着那份可以的残留下的淡漠。慢慢的揉动了一下嘴角,深吸一口气。“如果可以,我到希望你主动投怀送抱。”违心的,绝对的违心,只不过是骨子里的不服气的态度导致的。

凌泽熙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扯动嘴角。“可以,我突然觉得太主动了,反而没了矜持,不好。”他伸出一根手指比划着,指肚轻轻扫过沧灵澜有些红肿的唇。

沧灵澜想都没想,张嘴就咬下去,却只咬住半屡空气。不得不咬牙切齿的瞪着那个正幸灾乐祸的男人看。“男人也需要矜持吗?我还以为你一贯主张霸道主权呢!”恨得牙根痒痒。

凌泽熙不怒反而笑了,笑容里满是宠溺的爱意。这让沧灵澜有些恍惚,明明刚才眼中一闪而过的温柔,却在下一秒变得沉寂。他说:“‘霸道主权’?这个提议不错,我可以重新考虑一下,是不是下次先入为主,那些繁琐的步骤可以省略了,直接奔入主题,或许更省事省力。”

沧灵澜嘴角抽噎,什么人。狠狠的瞪了一眼貌似无辜的人,拉起被单在身上缠了几圈之后,蹦跶着起身,踩着地上狼藉的衣物,打开衣柜,随便找了套衣服,进了洗澡间。

“很好。起码看起来不再死气沉沉。”不知道是因为沧灵澜举动太过可爱,还是和她斗嘴的缘故,让凌泽熙的心情很好。一双灼热的眼,似乎想要将浴室的门看穿,那样的热烈,却只能在她看不到的地方。

在她看得见的地方时而冰凉,时而柔情似水,时而深不可测,时而又关怀连连。真的不知道哪个才是真的他。眼底的某些情绪被掩藏的很深,有种不容触碰的禁地的感观。

沧灵澜甩甩头,望着镜子中的自己,染上红晕的脸颊,似乎还在发烧,这让她有些小小的挫败感,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捧起凉凉的水使劲的往脸上拍,想让自己更加清醒一些。

等她走出浴室的时候,凌泽熙已经一身清爽的站在柜子前面挑选衣服。头发上偶尔滴答的水珠,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百倍。早知道他有早起沐浴的习惯,却没想到速度还真快。

似乎是感觉到来自后方的注视,凌泽熙随手拿了套衣服,转身。“收拾完一起下去。”然后不管不顾的解开身上的浴袍,将衣服一件件的穿上,毫无避讳。

这让沧灵澜有些目瞪口呆,身材好,也不至于这么显摆吧?太明目张胆了,简直是爆残天物!心里啧啧的发出感叹。人,很奇怪,明明想要变得更加冷漠一些,却还是清除不掉骨子里的那份原有。就如沧灵澜。

原本就不是一个太过伤感冷硬的人,只是偶尔会感怀一些事情,用来提醒自己。现在她打算用最坚硬的刺来伪装自己,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坚强一些。

“看够了没有?”凌泽熙看不出表情的脸上,一张薄唇微微张合。

沧灵澜一个机灵,转身结结巴巴的说:“没,不是。我是说我没看!”

身后的凌泽熙则微微拧紧了眉头,而后舒展开来,动作快的似乎连自己都未发觉。他说:“解释就是掩饰。”

“对,有本事你再脱下来呀!”沧灵澜转身翘着嘴角说。

“看来有时间有必要抚平,你身上拿份带刺的菱角。”凌泽熙说完转身率先下了楼。

沧灵澜也不知道为什么和他在一起,总是不自觉的升起一股连自己都说不清的情愫,她把这归结成是“初次综合症”。不是说,女人对自己的第一个男人都是情有独钟的吗?看来自己是太过想要感谢了。

贱!贱贱的。这样想着沧灵澜的心里好受多了,似乎自己就该是被虐待的,越是虐,她越是勇猛。

疾步追上走在前面的凌泽熙,沧灵澜伸出手拉住他的意志胳膊。

“有事?”凌泽熙似乎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但是脚步上,稍微的放慢了些速度。

“那个……谢谢你!”沧灵澜深吸一口气说:“凌泽熙,谢谢你!”

凌泽熙不得不停下脚步转身去看这个倔强的女人,他不是没有领教过她有多么的倔。杜月蓉刚去世那会,她躲在屋子里不吃不喝三天三夜,勉强喝进去的也全数吐出来,不是他用嘴强迫性的喂食,估计这丫头能一直那么倔下去。

他摇摇头,甩掉那些事情,然后很认真的盯着眼前因为疾走,脸蛋有些红晕的女人。

“谢谢你!”沧灵澜以为是自己声音不够大的缘故,所以又加重了语气说了一遍。

“谢谢我让你欣赏了那么久,白吃了那么多豆腐?”凌泽熙肆虐的笑,但是心底却有些动容。

沧灵澜气呼呼的瞪着眼前的人,真想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的构造,一如曾经的易辰风一样。他也是总是弄不明白,为什么那么爱笑的沧灵澜,有时候背影是那样的落寞,满脑子的奇异思想。

沧灵澜有那么一瞬的失神。凌泽熙不满的微蹙了一下眉头,这丫头什么时候能够不这么噬魂?总是心不在焉。“打算什么时候去?”

“啊?”沧灵澜还没有回过神,没明白过来什么情况。她弱弱的说:“我不就是没对你负责吗?有必要这样吗?”

凌泽熙又是一愣,怎么感觉在对牛弹琴,驴唇不对马嘴。想想这些词似乎也不大妥当,于是乎,脸色变得很难看,几乎接下来说的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如果你想,我想我会给你机会在大厅里,甚至外面,对我负责!”

沧灵澜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咔吧的眨了两下,而后才发觉自己脑子竟然又在愤愤之前他们在房间说的话。不由得脸一片嫣红。她舌头有些打结的说:“其实……其实,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

“哦,对了。谢谢你帮我疏通,这样我就可以去完成梦想了。”沧灵澜眼底的光亮,亮晶晶的。

微眯了眯眼睛,凌泽熙淡淡的说:“准备一下,下周去学校报到。”

“哦。那个……可不可以请你再帮我个忙?”沧灵澜说到“再”的时候声音小的跟蚊子蠕动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