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感情感文章,想和你从早做到晚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6 10:18:02 责编: 人气:

即便是意料之中的场景,冬青还是有些不适的扭开头,脸色煞白的呆楞在门口,微微耸动的肩膀被记者冲撞的踉跄不已。

 

前世,她狼狈不堪的各种高清照就是这么产生的,脸上未退尽的媚态被故意放大,更是验证了淫荡无耻的本性。

 

冬青深吸一口,在心底打气,戏一旦开场总得演完。

 

泛起雾气的眸子清瞟,捕捉到一个自电梯奔过来的身影,旋即扬声呵斥:“你,你们都给我住手,现在是侵犯隐私懂不懂,还有没有点仁义道德,在别人的伤口上撒然就这么开心吗?”

 

“骗了媒体大众的是她吧?顶着一张文艺女青年的初恋脸,还说什么母胎单身,私底下玩的这么大尺度,啧啧,真是不害臊!”一个女记者头也不抬的呛生。

 

哼,早就看这个绿茶婊不顺眼了,迷得她老公五迷三道的,果然是摇着尾巴的狐狸精。

 

冬青不着痕迹的环顾四周,很好,该拍的照片应该一张不落,这种明星丑闻最好传播了,留给娱记一半想象空间,他们能给你无数个辛辣版本。

 

“嘭!”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震得在场的人心惊肉跳的看向门口,只见安生一脸铁青的站在门口运气。

 

“安生!?”冬青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抓过皱成干菜的床单将齐盼儿裹住,声音哽咽颤抖:“他,他们拍了照片……”

 

话音未落,人已经啜泣出声,埋在床单里的声音呜呜咽咽,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前世,她出事之后,为了能在娱乐圈立足争会一口气,日夜磨练的演技终于派上了用场。

 

更何况,再不低头她怕自己笑出声,总感觉安生凌乱的头型跟绿油油的草原似的,摇曳生姿的根根分明。

 

“够了,谁给你们的胆子侵犯他人隐私,都给我掂量掂量,有没有资本对上东氏娱乐的工公关!”安生愤恨的盯着记者手里的摄像机,恨不得一个个摔得细碎。

 

混娱乐八卦的记者几乎都是人精,向来能屈能伸,纷纷放下摄像机面面相觑。

 

开玩笑,守着底片就是掌握了主动权,即便是不能报道出来,也少不了一笔不菲的交易金。况且他们也不想闹僵,毕竟冬氏娱乐旗下艺人众多,总不能为了个新出道的新人葬送后续合作的机会。

 

“不好意思,各位手中的底片还请不要随意报道,稍后冬氏公关部会联系各位,协商后续事宜。”冬青佯装镇定,不着痕迹的对着某个方向点点头,火候刚刚好,可以清场了。

 

记者嘴上应和着,纷纷鱼贯而出,争分夺秒的抢占头条席位。

 

安生等不得记者走远嘭的一声拍上门,一杯冷水就泼到了齐盼儿的脸上,牙齿碰撞的咯咯声清晰可闻。

 

“唔……”齐盼儿哼唧一声,茫然的抬头就看到了站着运气的安生,习惯性的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撒娇:“安生哥哥,那个死女人竟然敢暗算我,你可得为我报仇……”

 

然而,喑哑的嗓音如同指甲刮过黑板般刺耳,比起酸痛的脖颈,麻木到失去知觉的双腿更加让人无法忽视。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呆在这里的明明应该是……呜呜……”齐盼儿被捂住嘴无法出声,激烈的扑腾着想要将站在墙角的冬青撕个粉碎。

 

“你想说的是,被设计的人应该是谁?”冬青开口追问,眼神在躲闪的安生与发狂的齐盼儿身上徘徊,只觉得刺骨的森寒从心底窜上来。

 

原来,他从一开始就参与其中,宁肯给自己带上绿帽子,也要将她排挤出利益圈。

 

真是可笑,前世变故丛生,她竟然还觉得对不起这个肯力挺自己的未婚夫,殊不知一切都是为了名正言顺拿到冬氏集团的控股权罢了。

 

安生恍若微闻,心痛的将发狂的齐盼儿揽在怀里,只见唇瓣蠕动却不听不见声音。也不知道他到底对齐盼儿说些什么,她竟奇迹般地安静下来,蜷缩在男人的怀里小声啜泣。

 

“安生哥哥,昨晚和冬青通完电话,我就赶来酒店接她,谁知道,一进门就被人敲了闷棍……”抓着安生的衣襟齐盼儿几乎哭晕了过去,意有所指的瞟向冷眼旁观的冬青。

 

话是这么说,她心底却越发笃定背后使坏的人是冬青。

 

昨天的那通电话就是引诱她往里钻的诱饵,什么喝多了被轻薄了,不想让安生知道全部都是假的……。

 

闻言,安生沉痛的眸子陡然收紧,挥手就推开想要上前帮忙的冬青,顺着牙缝一字一顿的挤出几个字:“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说,是不是你设计的?”

 

拳头攥的咯咯响,审视的目光在摇摇欲坠的冬青身上转了几圈,心中隐隐有个猜测。

 

“在你心里,我就那么不堪吗?”冬青踉跄几步站稳,语气悲凉,“你已经给我定了罪名,我回答是或否又有什么意义……”

 

“昨晚我去买药的路上偶遇了君雅影视娱乐老总,贺天擎,酒店监控视频为证。”她视线在地毯的某处顿了顿,好心开口提醒:“就她现在的流血量来看,不像是被破了身子,反而更像流产……”

 

哼,就算猜到了又能怎样,她就不信这两个人有面对贺天擎当堂对峙的魄力。更何况她原本没想藏着掖着,有靠山不用那是傻子。

 

齐盼儿捂着小腹疼的脸色苍白,抖得筛糠似的,傻愣愣的看着自己身下的地毯逐渐放大的暗红色,第一反应却是一把拽紧男人的衣袖哭求。

 

“快,快送我去医院,我不能,不能失去他……”齐盼儿意识模糊,一只手捂在小腹,心底只有一个想法,即便顶着未婚先孕的骂名,她也得保住这个孩子。

 

安生仅是一愣,用浴衣裹好已经疼晕过去的齐盼儿,夺门而出,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冬青。

 

片刻之后,冬青环顾残留一片狼藉的室内,轻叹出声。

 

前世的她是有多瞎,安生望着齐盼儿的眼神焦灼深情,连掩饰都懒得做。如此明显,她竟然蠢到替他们找借口。

 

去他妈的暖男!

 

她轻轻嗓子,掏出手机,脸上表情漠然说出的话却战战兢兢无法成句:“爸,好像出大事儿了……”

 

眼看着朝着自己疾步走过来的中年美大叔,冬青眼底一烫,压抑在心底的脆弱惊慌如潮水般迸发。

 

“爸爸……”

 

“青青!发生了什么事儿,你伤到哪里了?”冬升霖气还没喘匀,抓着女儿的手臂连转了好几圈,知道确认没有什么不妥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你这孩子,电话里也不说清楚,是不是安生欺负你了?”

 

冬倾将脸埋在父亲宽厚的胸膛里,贪婪的嗅着冬升霖身上的味道。公众面前的冷傲总裁,永远是站在她背后强有力的后盾,将她视若珍宝。

 

前世,出了那档子事儿后,她执意要照常嫁给安生,甚至不顾父亲的反对将股份转让给丈夫以减轻负罪感。

 

冬升霖打电话提醒她远离齐盼儿,安生这两个人,被她拒绝后驱车赶来的途中却遭遇车祸,大火无情的卷走了他的肉体,什么都没剩下。

 

逃过一劫,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亲人!

眼泪逐渐浸湿冬升霖一身昂贵的衬衫,胸前的濡湿感让他既担忧又心疼,大手轻轻地拍着冬青的后背缓缓安抚。

 

以为是安生又欺负了冬青,冬升霖心里虽然愤怒和无奈,但是耐不住这是自己的宝贝女儿喜欢的人,只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青青,我早就说过安生不适合你,可是你就是……”

 

“爸爸,我这回听你的,我不要嫁给安生了,我要解除婚约。”

 

从冬升霖的怀里抬起头,容颜艳丽中带着几分英气的脸上还挂着泪水,眼睛却是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

 

以为自己听错了,一向冷傲淡然的冬升霖,脸上不禁染上震惊的不敢置信的神色,握着冬青的胳膊下意识加重。

 

“青青,你……说的是真的?可是你之前……”

 

“爸,以前是我识人不清,可是今天我终于看明白了,安生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刚才……刚才他甚至把盼儿的事怪在我的头上。”

 

两行清泪滑过脸颊,看得冬升霖格外的心疼,大手轻轻地擦拭她的脸颊,冬青却忽然哭得更厉害了。

 

以为冬青是被安生伤了心,才这样难过,冬升霖一直耐心地边给她擦眼泪边安慰她。

 

“乖,爸的好女儿,取消婚约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有爸在,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之前冬升霖劝冬青远离安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两人都是大吵一架收场,如今女儿自己愿意和安生分开,冬升霖恐怕是最高兴的。

 

许是冬升霖心里实在激动,冬青被捏住的胳膊很疼,但是她仍旧笑着,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冬升霖的喜悦和激动,微红的眼眶泪水肆流,努力地冲着冬升霖点着头。

 

纤瘦的手臂紧紧回抱着冬升霖,上辈子父亲离开她都不曾这般抱过他,这一次反倒像是要把上辈子欠给父亲的愧疚都要一股脑地补回来。

 

哭够之后,冬青撒娇般地把眼泪抹在了冬升霖已经濡湿带着些褶皱的西装上,红着眼圈脸色犹豫地看着一脸满是慈爱的男人,声音打颤。

 

“爸爸,盼儿她……终究是在我这里出的事,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她吧,她被安生抱走的时候身下……一直在流血。”

 

晶润微红的双眸望着冬升霖忽然严肃的神色,知道自己的目的多少达到了,估摸着时间已经不早,冬青赶紧扯过父亲的手正要往外走。

 

“青青,你留在这里我自己去就行。”

 

从进来,冬升霖就察觉到了屋子里面的异样的气味,再和冬青的话一结合,多少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他还是担心自己的女儿过去会被欺负。

 

望着最疼爱的女儿疑惑的神色,冬升霖不禁声音不由软了些。

 

“医院肯定很多记者,你这个时候过去不安全。”

 

晶润的眼眸望着眼前明明在外人面前一副冷傲的模样父亲,本就红红的眼圈瞬间又染上湿润。

 

冬升霖总是给冬青最强大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就算在上辈子她被人强暴后,冬升霖仍旧竭尽所能地为她铺就好路,依然把她身边的一切安排地完美周全。

 

卷翘浓密的睫毛上挂着泪珠,轻轻一扫就在眼下带起一片湿润,清眸里闪烁的光芒是冬升霖从未见过的自信。

 

“爸爸,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不受伤害,我会慢慢变得强大,保护你,保护好整个冬氏娱乐。”

 

她知道单单倚靠冬升霖和冬氏娱乐是万万不够的,安生这些年靠着她的信任为自己谋得了不少权利以及金钱,再加上一个不肯罢休的齐盼儿,若是撕破脸皮真得算计起来冬氏娱乐也不是不可能。

 

而现在唯一能够仰仗的人,就是君雅影视娱乐老总——贺天擎。

 

那个未来将会站在娱乐圈顶端的男人,只有仰仗他,不论是冬青还是整个冬氏娱乐才能真正地发展下去。

 

冬青脸上的坚定,让冬升霖忽然间发现自己的女儿有些不一样了,她再也不是那个摔破了裙子会和他哭鼻子的小女孩,刚才还说会保护他。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面对仿佛一夜之间长大的女儿,冬升霖却是既心疼又恼恨自己没有把女儿保护好。

 

“好,爸爸等着你保护我,咱们先去医院。”

 

提到重要的事情,冬青立刻来了精神,脸上虽然一脸担心,内心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安生和齐盼儿接下来又要和她演什么戏。

 

医院门口果然好多记者,清亮的眼睛隔着车窗望过去看了一会,背地里默默地撇撇嘴。

 

安生看来的确很在乎齐盼儿,光从门口的保镖数量上就看出来了,那黑压压的一大片,要是能放进一个记者才怪。

 

冬升霖自然也看到了医院门口的“盛况”,黑沉着一张脸吩咐司机绕道后门。

 

医院的后门自然也不是谁都能进的,因着冬升霖和医院院长是朋友的关系,上辈子风头正盛的冬青倒是走了不少次。

 

帝国大厦顶层,豪华装修的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慑人的低压,秦川百无聊赖地坐在意大利定制的真皮沙发里,勾人的桃花眼望着老板椅上面无表情的男人,嘴角多少带着点看好戏的笑容。

 

“贺少,容我问一句,睡了自己女神的感觉如何?”

 

一记冷淡的视线快速扫了过去,带着逼人的威压,秦川反倒像是没感受到一般,慵懒地靠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翘成二郎腿,白皙修长的手指端着杯子缓缓喝着里面渐凉的咖啡。

 

“哎,要我说啊,你这睡都睡了,报道也出来了,你不如将计就计一举拿下怎么样?也不枉你一个堂堂君雅影视娱乐老总背后却做着后援……”

 

“你最近是不是皮痒了。”

 

阴沉的双眸望了过来,秦川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适时闭上了嘴,耸了耸肩膀放下杯子,修长的手指轻弹了下裤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缓缓踱到门边。

 

“哎,几年的兄弟情比不过一个女人啊。”

 

不怕死地扔下这句话,在贺天擎瞥眼刀之前,身影灵活地打开门窜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