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伤感情感经历文章,喝下去不准吐主人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6 10:22:48 责编: 人气:

冬氏娱乐大厦,冬升霖正在办公室里审阅着近日来公司艺人的数据排行表,准备给一些近来发展势头较好的新人安排新剧。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冬升霖扫了一眼,发现是家里来的电话,以为是冬青回去了,赶紧拿起电话摁了接听键。

 

“青青回来了?”

 

昨日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里面是个男人的声音,说冬青出了点事情,明天一定安全送回来。

 

冬升霖昨日追问电话里的男人是谁,对方只说是冬青的朋友就挂断了电话,再拨打回去对方已经不接了,原本他也有报警的想法,但是若对方真是青青的朋友,岂不是闹了一个大乌龙。

 

而且对方也明确说明天会把青青送回,但是冬升霖仍旧一宿没有睡好,要不是公司的事情急需他处理,它绝对会在家里等到看到完好的青青。

 

一上午喝了四杯咖啡,终于等来了电话,冬升霖怎么能不激动。

 

“小姐暂时还没回来……但是齐小姐和她的母亲过来了,说找您有事。”

 

齐玲和齐盼儿?这两个人居然还有脸进冬家。

 

“等着,我马上回去,如果青青回去,让几个保镖保护好她。”

 

冷着脸挂断电话,冬升霖叫来秘书,交代好接下来的工作,脸色不愉地离开办公室。

 

冬宅,齐玲和齐盼儿坐在沙发上,候在一边的佣人双眼紧盯着两人。

 

被这种防贼般的目光看得不悦,齐玲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给我倒两杯水来。”

 

佣人没有动,齐玲心生不悦,怎么说当年年轻的时候自己作为表亲,也是这宅子里被服侍的人,现在确实连一个佣人的脸色都要看了?

 

“妈,坐下,来这里的目的你不知道吗?”

 

齐盼儿觉得自己的母亲哪里都好,就是在这佣人面前不愿意低人一等的样子让她很无奈。

 

这么多年,因为冬升霖不认他们两母女,齐玲的心早就冷了,此刻齐盼儿一提醒,立刻醒悟过来。

 

恰巧这是门外响起汽车的引擎声,两人纷纷向门外看去,就见冬升霖英俊高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只不过脸色不是很好看。

 

两人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身体拘谨地看向门外,齐盼儿更是红了眼圈,身体本就虚弱此时再加修饰一番,更是显得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爸……老爷。”

 

“来这里什么事?”

 

直接越过两人,走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本就严肃的脸此刻冷硬的可怕。

 

冬升霖这般模样惹得齐玲母女心中满是气愤,心中也更加嫉恨冬青。

 

凭什么同是亲生女儿,不光生活差异巨大,现在连态度都不一样。

 

齐玲缓步上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冬升霖见她这副模样,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齐玲,你这是在干什么?”

 

眼见冬升霖躲开,齐玲反而挪着跪在地上的腿往前错了两下。

 

“老爷,求求你原谅盼儿吧,她也是年轻不懂事,若不是安生那个小子勾引了盼儿,盼儿绝不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事情,前几日安生过来和盼儿提了分手,还让盼儿把肚子里的孩子打掉,你看看盼儿都成什么样子了!”

 

齐盼儿适时跪在了地上,红着眼圈,脸色惨白地半低着头,正好可以让冬升霖看见她这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冬升霖毕竟不是心狠手辣之人,但内心深知这两母子内心也不是干净的,眼神示意佣人过来把两人搀扶起来。

 

齐玲母女却是以为冬升霖要把他们撵出去,当下便有些心急,齐玲更是冲着地上磕头。

 

“老爷,你就算可怜盼儿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原谅她吧,你若是不肯原谅她,我今天就死在这里。”

 

说着猛地从地上站起来要往一边墙上撞去,齐盼儿哪能真得让她撞上,赶紧站起来抱住齐玲。

 

“妈,你不能这样,你走了我怎么办?”

 

“盼儿,妈不能帮你,还不如以死……”

 

“够了!你们闹够了没有,齐玲,我原谅盼儿了,明天她就可以回公司上班,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吧?”

 

冬青默默地站在门外,冷眼地看着屋子里这一场精彩的闹剧,没有错漏齐盼儿眼底的那一抹恨意。

 

冬青抬脚走了进去,越过抱在一起“母女情深”的两人,走到冬升霖身边给他顺气。

 

“结果也得到了,没事你们可以走了吗?”

 

两人看见冬青走进来的那一刻脸上均是一愣,隐约觉得冬青似乎有哪里变了,这种感觉齐玲尤其强烈,毕竟她算是看着冬青长大的。

 

“姐……我们以后……”

 

“没有以后,我也不是你姐,两位没事就离开吧,送两位出去。”

 

冬青冷漠地拍着冬升霖的背,不去看那两个恶心母女的表情。

 

就算看了又能怎样,现在装作一副感激的心情,背后不还是一样会继续报复,索性还不如撕了这层脸皮。

 

“青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让你看见这种事情,哎……”

 

“也没有多久,喝点水顺顺气。”

 

只不过是恰巧在这两母女开始表演的时候进来的,说实话,其实表演的有些拙劣。

 

不说齐玲,就齐盼儿那副演技在冬青看来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似得,看着真情实感,细琢磨却是没有半点水准在里面。

 

“你昨日去了哪里?”

 

“去了一个朋友那,出了点事,你看,我的手都伤了。”

 

临离开贺天擎的家里的时候,他告诉了如何和冬升霖说的,冬青只要简单地强调是个朋友就好了。

 

“怎么弄得?怎么这么多伤?”

 

刚才被齐玲母女气的,冬升霖倒是一时没有注意冬青身上有伤,此时听她提起,脸色凝重,大手轻轻地摸着她身上缠裹纱布的地方。

 

安生早就被警方抓起来了,估计等吃一阵子牢饭,就算冬青现在不说,冬升霖也能在同行身边听说。

 

“安生把我带走了,逼迫我答应和他复合,不同意就要杀了我,幸好当时有个朋友及时赶到,不然我这条小命可就没了。”

 

为了不让冬升霖担心,安生尽量往轻松的地方说,但是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冬升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当时一定很凶险。

不想去戳破冬青的小心思,大手摸上她的头,冬升霖满脸慈爱。

 

“没事就好,安生那边我不会轻易放过他。”

 

冬青无所谓的笑笑,安生那样的人,总归不会让自己轻易栽倒,只要有一个小机会他都能顺杆子爬上来,只是一点小惩罚又有什么用,她要的是他永远都不能翻身。

 

冬宅外面,刚被佣人撵出来的齐玲母女,坐进齐盼儿的玛莎拉蒂,这个车子还是当初冬青送给齐盼儿的生日礼物。

 

“盼儿,你有没有觉得冬青这丫头变了?”

 

“是吗?我觉得反倒她以前的样子是装出来的,现在这模样才是她真实的,妈,你看见今天他们父女对我们的态度了,我觉不会这么轻易算了,凭什么他们过着富裕的日子,我一定要把那些我应得的抢回来。”

 

齐玲对冬升霖也是有着无尽的怨愤,当初她辛苦十月怀胎,本来以为可以换来冬升霖的喜爱和荣华富贵,没想到这个男人那样狠心,竟然理都不理他们,只是每个月给一些生活补贴。

 

那点钱和冬家的家产比简直天差地别,所以她这些年来一直暗恨冬升霖的狠绝,连带着从小给齐盼儿灌输这种思想。

 

“盼儿,我们一定不会让他们一直这样活的自在的,咱们现在先回去休息,这件事从长计议。”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齐盼儿启动车子,缓缓离开冬宅。

 

坐在客厅的冬青听见门外的动静,嘴角微微勾起,明天又是一出好戏了。

 

次日,冬青乖巧地坐在餐桌旁眼睛盯着手机,娇嫩的粉唇缓缓地吞下一口粥,又把头微微转过去,一个勺子适时伸了过来。

 

“老爷对小姐可真好。”

 

冬青收回落在手机上的视线,看向一旁笑得一脸慈祥的沈妈,又看了一眼正端着粥碗吹粥的冬升霖,莹润的眼睛微弯。

 

沈妈在冬青很小的时候就在冬宅工作,算算也已经二十多年了,只不过有一个不孝的儿子和儿媳,若不然已经五十多岁的人怎么还会跑到别人家当佣人。

 

莹润的双眸盯着沈妈看了许久,她恍惚想起上一世沈妈好像身体有些毛病,她的儿子儿媳倒是把她接了回去,只不过两个人完全是看中了沈妈这些年来积攒的钱,冬青后来还去找过沈妈,却被告诉已经去世了。

 

望着眼前有些苍老的沈妈,她是上一世除了冬升霖在她后来出了那样的事情依然对她很好的人了。

 

“青青张嘴,沈妈说了那么一句你怎么还哭了。”

 

冬青下意识的张嘴吞入勺子里的粥,一只大手摸上脸颊擦掉她脸上的湿润,莹润的眼眸望着东升林手指上沾着的水珠,纤手摸上脸,果然是哭了。

 

“哎呦,小姐你看我这话说的,快擦擦。”

 

接过沈妈递过来的手绢,冬青擦干脸上的泪水,卷翘的睫毛沾染着了诶朱抖了抖。

 

“不是沈妈的错,我这不是想着我这么大的孩子还要爸爸喂,有些丢人嘛。”

 

俏丽的脸蛋带着害羞的笑意,却很快又心安理得地伸过头张开嘴巴,调皮地看着冬升霖。

 

男人慈爱点了点她的鼻尖,继续端起粥碗舀了一勺粥喂她。

 

看着冬青的确没事,沈妈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总算放下来,脸上再度染上笑意。

 

“小姐这不是手上的伤还没好,等好了自然不用老爷了。”

 

说着话,沈妈拿着手上的抹布佝偻着背影走到一边的桌子上仔细地擦着桌子。

 

“爸爸,家里那么多佣人,以后这种活不要让沈妈干了,简单准备一日三餐就可以了。”

 

“我也没想让她做,但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不做这些工作,当月的工资说什么都不要。”

 

冬青没再说什么,沈妈的倔强也是出了名的,不然就算儿子再不孝顺,她这般年纪耍赖撒泼一番赖在儿子身边不走,那对夫妻也没有办法赶她。

 

奈何沈妈偏不想窝在两人身边受气,愣是一年半载不回家一次,只有儿子手头紧了才会装模作样地把沈妈接回去。

 

清澈的视线再度落回手里的平板上,手指滑到一个硕大的红字标题时,嘴角微俏,憋在心里的那口闷气总算出了,心情愉悦地就着冬升霖的手吃了一顿早饭。

 

帝国大厦顶层,李林传恭候在一旁,他是贺天擎的私人保镖,虽然说贺天擎很少用他保护。

 

五官冷峻的男人一言不发地靠坐在老板椅上,幽冷的眼眸盯着平板上的新闻——昔日当红清纯星跌落神坛再遇车祸肇事。

 

鲜红色的字体想不让人看见都难,薄鞘的嘴唇微勾,视线落在候在一边的男人

 

“她让你做的?”

 

李林传不敢有一丝犹豫,快速地点点头。

 

“是,冬小姐说那是她买的车子,现在觉得看着碍眼,让我动点手脚,但是保证人不会出事。”

 

“恩,你先出去,这段时间你在暗中保护她。”

 

经历了上次的事情,贺天擎发现冬青比他想得还要危险,索性保镖留在自己身边也用不着,不如放在更有用的地方。

 

对于贺天擎的安排,李林传没有一点反对的意见,毕竟他守在贺天擎身边也是毫无用武之地。

 

冬宅,冬青无聊地窝在沙发上看电影,阿囧也乖巧地趴在她的脚下完全充当了暖脚的角色。

 

据冬升霖说,阿囧那天回来的时候一身污水,他看了半天才发现那是阿囧,冬青觉得估计是安生把那绿球扔脏水沟里了,阿囧是个念旧的。

 

那绿球是是冬青送给它的第一个礼物,几次扔掉都被它找回来,之前她和安生开玩笑似地提了这件事情,估计他是还记得。

 

纤细白皙的手摸上毛绒绒的狗头,呓语般地趴在阿囧的耳朵边。

 

“你下次可聪明点,见着安生和齐盼儿直接咬,球我到时帮你找回来。”

 

阿囧仿佛听懂了般嗷呜了两声,继续乖巧地闭上眼趴在沙发上。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冬青伸手摸索了半天,才在一堆抱枕上找到,手机屏幕上跳跃着的名字,让她微微勾起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