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电台稿子300字,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6 10:23:11 责编: 人气:

今天特意穿了一件修身裙,可以完美地勾勒出她的身体曲线,现在倒好,连带着凸起的小腹一块出来。

 

冬青绝对相信她现在的这副模样被狗仔偷怕下来,明天的新闻头条绝对是——新人女星冬青疑似怀孕,想想都丢人。

 

扯了扯一边摸着肚子的钱途,眼神示意他把西装外套脱下来,但是对方却像是没听懂一样,舒服地仰躺在椅子上。

 

气恼间,一件黑色的散发着淡淡古龙香水味道的外套落进她的怀里,冬青转头望向身侧已经站起来往外走的男人,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外套拢好放在臂弯里,挡住肚子。

 

“走啦。”

 

踢了一脚钱途的凳子,冬青还是头一次发现钱途在酒局上没有什么大用途。

 

跟着贺天擎的身后几步远往外走,钱途和程远像是心有灵犀似得落后了他们一大段距离,等到冬青坐上电梯才发现两个人没有跟来。

 

正想要探出头望外看,一只大手挡住她的额头把她往后一推,踉跄了两下跌进一个怀抱里,电梯门顺势关上。

 

紧贴后背的温热体温让冬青多少有些不舒服,正想要往前挪动两步,一只大手倏然缠上她的腰肢,自然而然地摸上她鼓起的小腹。

 

忽然觉得有点丢脸,冬青觉得她可能是第一个见导演吃的肚子撑起裙子的女明星。

 

察觉到抹在小腹上的手捏了捏,似乎像是在感受手感好不好,冬青赶紧伸出手制止。

 

“刚吃饱。”

 

“恩,不捏了。”

 

低沉的声音贴着耳畔响起,温热的气息熏透冬青的耳朵,放在小腹上的手果然不动了。

 

电梯门打开,贺天擎适时松开冬青,等着冬青出了电梯从后面跟上,恰巧钱途和程远从另一部电梯里下来。

 

“谢谢你的衣服。”

 

站在车子旁,冬青把手里的西装还给贺天擎,男人却是没说话,也没有接。

 

在冬青身后的钱途精亮的眼珠转了转,率先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冬青,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些事情,先不送你回去了,就麻烦一下贺总帮忙把冬青送回家了。”

 

话音未落,冬青眼见着钱途开着车子从她身边快速离开,黝黑的瞳孔猛然睁大。

 

“跟上。”

 

望了眼率先走在前面的高大身躯,冬青顿了一下和身边的程远道别,踩着小细高跟跟了上去。

 

车子缓缓启动,冬青仍抱着贺天擎的衣服笔直地坐在后座上,一会儿看一下贺天擎的侧脸。

 

“有什么问题你现在可以问。”

 

“恩……程远的电影你是不是投资了?”

 

“恩。”

 

幽冷的双眸看向她,闪动着异样的情愫。

 

冬青淡淡地应了一声,转回头看向窗外,靓丽的灯光随着快速行驶的汽车飞驰而过。

 

一只大手忽然摸向她的头顶,弄乱了她今天特意做的发型。

 

“我不喜欢你今天的造型。”

 

虽然很好看,但是就是看着格外的碍眼。

 

“我去见导演,总不能穿着家居服啊,不然人家会以为我是去观光的。”

 

这话贺天擎没有办法反驳,手下的力气只能更大里的揉乱冬青的秀发。

 

懒得和他计较,反正任务也完成了,冬青索性就由着他乱揉。

 

“晚上去我家?”

 

温热的气息忽然贴近耳朵,吓得冬青紧往门边缩,转头望见幽冷的双眸涌动着晦暗,娇唇紧抿,看着他的眼神游移不定。

 

若是让她去,她现在也的确没有理由拒绝,可是她又实在不想去。

 

“逗你的。”

 

大手掰过她的身体让她坐直,做好的盘发终于散落开,披散在后背上,昏暗的车内越发显得冬青出尘绝丽,俊秀的眉毛皱在一起。

 

车子停在冬宅门口不远处,冬青把西装弄平整,正想放到车上下车,手腕忽然被拉住,疑惑地目光望向贺天擎。

 

“穿上,外面冷。”

 

原来是为了这个,冬青没有犹豫,抖开西装套在身上,宽大的西装越发衬得她的娇小。

 

“我先走了,回去注意安全。”

 

幽冷的双眸望了她一会,车窗缓缓上升,冬青站在路边直到车子消失才往冬宅走。

 

客厅的灯光还亮着,冬青推开门走了进去,坐在沙发上的冬升霖恰好抬起头看向她。

 

“回来了,不早了,赶紧洗澡睡觉吧。”

 

“恩,爸,你也早点休息,不是说不让你等我了。”

 

走到冬升霖身边,冬青黏腻地抱了他一下,一天工作的疲惫恍惚间都消失了一般。

 

冬升霖这才注意到冬青身上披着一件男士外套,冷肃的眸子看着她。

 

“身上的衣服是谁的?”

 

“贺……呵呵,是那部《浴火重生》电影的投资人的,一起吃了饭送我回来的,也算是顺路。”

 

原本没想瞒着冬升霖,可是话到嘴边冬青还是换了一个说法,有投资人这样一个身份,冬升霖就算心里不悦也挑不出什么毛病。

 

冬升霖沉默了一瞬,手指戳了戳冬青的额头。

 

“以后要是回来的晚告诉我,我去接你。”

 

身处娱乐圈这么多年,冬升霖当然知道不少娱乐圈的污秽之事,但是他绝对不会让这些人对冬青下手。

 

“行了,忙了一天赶紧上床睡觉。”

 

“恩,爸爸晚安。”

 

回到卧室,冬青甩掉脚上高跟鞋,光着脚走进浴室,出来的时候隐约地看到手机屏幕在亮。

 

拿起来,原来是贺天擎打来的电话,只是不知道她什么时候静音了。

 

“你到家了。”

 

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手接了起来。

 

“恩,你还没睡?”

 

这不是废话吗?也是幸好她没睡,不然半梦半醒中被人电话吵醒的感觉可不怎么美好。

 

“刚洗了个澡,正打算睡了,明天要去参加一个发布会。”

 

是她之前代言的一个手机品牌,也算是托了票房女王的福,她之后接了不少代言,所以钱途今日也没提多少关于代言的事。

 

“那你早点休息,晚安。”

 

“恩,晚安。”

 

挂断电话,冬青盯着手机看了半天,才转身找吹风吹干头发。

 

本来以为忙了一天,躺在床上应该很容易睡着,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冬青现在满脑子都是贺天擎。

 

若是论包养,贺天擎这种近乎宠溺的方式大概是所有女人想要的,但这不是冬青想要的。

 

上一世的经历告诉她,爱情是最危险最让人盲目的东西,若不是当初她太过喜欢安生,最后也不会落得那样悲惨的下场。

 

所以这辈子她不想要爱情,只想报完仇,好好陪在冬升霖身边。

 

脑子越想越乱,冬青猛地把头埋进枕头里,细软乌黑的长发散在被子外面,显得格外妖艳。

 

倒是没想到埋枕头这种方法还挺好用,不一会冬青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纤手白皙的手臂抓着枕头狠狠地捂住耳朵,但是外面的敲门声依旧在响着。

 

愤愤地把枕头扔到一边,披散着长发走到门边打开卧室的门,钱途敲门的动作一顿,幽幽地看了一眼披头散发的冬青。

 

“冬青大小姐,拜托你看看几点了,再不快点发布会就要迟到了。”

 

还带着些许起床气的冬青听见这句话,混沌的大脑猛然清醒过来,砰地关上门,留下一脸怔愣的钱途。

 

过了十五分钟,卧室的门再次打开,冬青素淡着一张脸整理着手上的裙子,扯过仍站在门口的钱途快速地下楼。

 

“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催催我。”

 

“大小姐,我还想问你呢,我给你打了不下三十个电话,你看看你手机,你一个都没接。”

 

气喘吁吁地坐在车上,冬青才有时间喘一口气,等待在车里的化妆师赶紧给冬青上妆。

 

点开手机扫了一眼,果然看到未接来电有30多个,冬青脸色讪讪,她才想起来昨天手机关静音了。

 

“对不起对不起,下次一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车子停在发布会现场门口,一身靓丽的冬青从车子里走了下来,场外有很多举着她应援条幅的粉丝在外面等待,看见冬青出来,立马一窝蜂地涌了过来。

 

“冬青!冬青!我们爱你!”

 

“冬青!看看这里!我是姐姐粉!”

 

“冬青!加油,我们永远是你的夏至!”

 

各种声音围绕在耳边,震得冬青的耳朵嗡嗡的,被安保人员保护着走到发布会入口处,示意安保停一下,冬青转过身跟在身后的粉丝也停了下来。

 

“这么热的天辛苦大家了,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要太过拥挤,很不安全,别挤了,乖,听话。”

 

原本安静的粉丝听见后面的那句话瞬沸腾了,更有甚者拿着手机拍了视频迅速发到网上。

 

“刚才冬青和我说‘乖,听话。’啊啊啊,好宠溺!”

 

“冬青我爱你!我们一定听话!”

 

估计其中有几个后援会的会长,冲着人群“嘘”了一声,刚才沸腾的场面瞬间安静了。

 

看着事态良好,冬青冲着他们挥挥手,在安保的陪护下走进发布会现场。

 

在候场区等着,主持人正在台上进行新品发布的介绍,化妆师正在给冬青补妆,钱途忽然碰了碰她的胳膊。

 

“我说,你和君雅影视集团的贺总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你在的地方就有他?”

 

贺天擎来了,冬青那莹润的双眸顺着钱途打趣的视线望过去,果然在观众席的斜后方看见那个男人高大的身影。

 

“他是不是想追你,据我所知这个发布会可是和他没什么关系,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过来看你,不是别有用心我都不相信。”

 

收回视线,冬青淡淡地扫了钱途一眼,不打算与他交流。

 

他们的关系哪里是追求,分明连床都上过了。

 

看见冬青不说话,钱途还想说什么,主持人在那边已经看向冬青这边,只能把肚子里的话咽了回去。

 

冬青今天穿了一身淡紫色的修身长裙,头发挽起,脸颊两边散落着些许碎发,原本有些英气的脸蛋显得格外柔和。

 

她今天其实也就是属于站个场,简单介绍一下这款手机的性能,和现场粉丝做个活动就可以了。

 

前两个环节进行的很顺利,到了邀请粉丝的环节,冬青现场抽选了一个号码,坐在这个号码座位上的人就可以上台来。

 

只是让冬青没有想到的是,她抽到的号会是贺天擎的座位号。

 

高大的男人一站起来立马吸引了一众人的目光,怔愣着看着贺天擎走过来,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呼叫,冬青望过去时,只隐约看到什么东西冲着她飞了过来。

 

下意识地闭眼上,在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发现整个人被贺天擎护在怀中,抬起头对上一双幽冷的眸子。

 

“有没有事?”

 

冬青摇摇头,循着喧闹的声音往他身后望去,保安正把一个叫嚣着的男人擒拿出去。

 

“冬青,你没事吧,还能进行活动吗?”

 

后台的人员跑上来,满脸担忧地看着冬青,脸上有着为难,毕竟这算是直播,冬青若是离开发布会,上面肯定会责罚。

 

“没事,可以。你有没有伤到哪?”

 

后面那句话是看着贺天擎说的,刚才她只是恍惚看见什么东西飞了过来,却没看清就被贺天擎搂进怀里。

 

“没事,我就不陪你做游戏了,这次别走神了。”

 

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也算是知道现在的形式不适合弄乱她的头发,只能轻轻拍了两下。

 

看着贺天擎脱下黑色风衣外套,冬青才看见散落在地下的白色粉末,应该是石灰粉之类的东西。

 

工作人员也不好强制把粉丝留在台上,只能随意地下面叫了一个粉丝上来才完成发布会。

 

发布会结束后,冬青在望向贺天擎的座位时,发现人已经不在那了,想必是已经离开。

 

出了发布会的现场,一众粉丝还等在外面,看见冬青出来,一个个脸色担心地问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