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写给男生感动,深夜开车文案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7 10:31:07 责编: 人气:

傅晟回到家的时候,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拎着一个纸袋进了客厅。

 

11点多,傅家客厅还有人说话。

 

“晟你回来了……”

 

傅晟懒懒应道:“妈,还不睡?”

 

他母亲傅夫人站起来,道:“这不是……”

 

傅夫人话没说完,旁边的人,便赶紧柔声道:“晟,你回来了,我今天没事儿,就来看看伯母,结果只顾着说话忘了时间。”

 

傅晟瞧见文茹静,脸上的表情连冷一下都懒得给,“妈,你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还熬什么夜,还嫌脸上皱纹少吗?”

 

傅夫人已经50多了,但是保养的非常好,看起来也不过四十出头,她赶紧去摸自己的脸:“哎呀,真的吗?”

 

傅晟不耐,道:“我累了,上楼睡了。”

 

傅夫人拉住傅晟:“诶,你等等,茹静在家等你很久了。”

 

“她自己乐意,管我什么事?”

 

傅晟懒得搭理,可是文茹静这个女人倒是有耐心,这三年被傅晟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更别说跟她说话。

 

可她就愣是在外面依旧能自己表现的好像和傅晟感情很稳定的样子。

 

这种野心昭然若揭的女人,傅晟从没看在眼里,要不是因为她平日能讨的傅夫人挺高兴,他早让人收拾她了。

 

傅夫人原本打算让傅晟跟文茹静说说话的,不小心看见他脖子上的伤口:“呀,你这脖子怎么回事,让谁咬了?还有这……”

 

伤口周边,还有没擦掉的口红印子,这明显是……刚跟女人鬼混完啊?吃完不擦干净嘴就回来了!

 

傅夫人脸色不好看,扭头去看文茹静,只见她脸色苍白,纤瘦的身体微微颤抖,看起来饱受打击。

 

傅夫人抬手打了一下傅晟的胳膊:“你看看,越来越不像样子呢,你都这么大年纪了,又是有女朋友的人,也该收敛点了。”

 

傅晟不耐烦的侧身:“我先上楼了,以后别让不相干的人留在家里。”

 

傅夫人叫道:“诶,你……晟,你这是怎么说话的……”

 

傅晟将手里的纸袋丢在地上,里面的东西露出来一角,赫然是女人的高跟鞋,黑色的,小巧精致,可不就是文若曦掉在车里的鞋。

 

傅晟眯起眼看着那双高跟鞋,他竟然鬼使神差的带回来了。

 

他想起文若曦将他的衬衣丢进垃圾桶的样子,嗤笑道:“我怎么忘了丢垃圾桶了?”

 

叩叩有人敲门。

 

“谁?”

 

文茹静的声音响起:“晟是我,你脖子上的伤……要紧吗?我给你上点药吧。”

 

傅晟听见文茹静的声音,就生厌:“谁让你上来的,滚下去。”

 

文茹静咬唇:“晟,我不进去,我就站门口跟你说几句话,可以吗?”

 

她今年29了,很快就要三十岁了,她比傅晟还要大一岁,她真的等不了,她每次照镜子看见自己眼角无论怎么保养,也止不住的细纹,就害怕。

 

她必须赶紧嫁进傅家,再等下,她的机会更渺茫。

 

她费尽心思用尽各种办法,想博取傅晟的好感,但是,没有用,他从不会看她一眼。

 

自从三年前他跟文若曦睡了一夜之后,傅晟对她就更加厌恶,她一个月甚至都见不了他一次。

 

傅晟讥笑,慢悠悠解开衬衣的扣子,他脑子里想起文若曦,下次……绝不会放过她。

 

傅晟心里想着文若曦,口中绝情道:“文茹静我劝你早点死了嫁进傅家的心思,就你……配吗?”

 

傅晟这一句话刺激了文茹静,她最大的梦想就是嫁进傅家,她已经将嫁给傅晟当做她的终极目标了。

 

这三年,傅晟无视她,却没如此直接的说过,她不可能进傅家。

 

如今他猛然说出这话让文茹静瞬间崩溃的感觉,她一把推开傅晟的房门:“傅晟,为什么你就不能接受我,我到底哪里不好,你说,我一定会改,改到让你满意……”

 

傅晟猛地转头,双目如刀,“谁准你推开我的房门?”

 

文茹静吓得哆嗦一下,“我……晟我……不是故意的……”

 

忽然,文茹静的目光落在傅晟脚边。

 

震惊的看着地上的纸袋,她是个女人,她不可能认不出那是――女人的鞋。

 

“滚,以后再来一次,我就断文家一条胳膊。”

 

…………

 

凌晨,文茹静的车停在傅家外面,她在车上望着黑夜中的傅家奢华宏伟的别墅,眼睛里全都是疯狂。

 

她做梦都想进傅家做女主人,喜不喜欢傅晟,傅晟又是否喜欢她并不重要,她爱的是傅家的权利和金钱。

 

文茹静握紧方向盘,疯魔道:“我一定要知道那个骚货是谁,我一定要弄清楚……我不会这么算完的……”

凌晨三点,傅晟就给周浩打电话,让他查清楚过去三年,文若曦在干什么。

 

没错,他这么大的人,居然失眠了,满脑子都是文若曦。

 

他现在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她过去三年究竟和几个男人有关。

 

…………

 

文若曦原本以为小整了一下傅晟心情会稍微好一点。

 

但是,好心情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回去之后,心情忽然沉重起来,完全没有半点高兴。

 

她嘲笑自己,有什么可高兴的,整了一次傅晟就值得开心吗?

 

她图一时高兴,如果惹恼了傅晟倒霉的不还是她吗?

 

现在的局面那么难,她还跑去招傅晟真是作死。

 

可是,那口气真的咽不下去。

 

文若曦真的厌恶死现在举步维艰的处境,她还有那么多事情没做呢,她必须尽快找到突破口,绝对不能再这样被困下去。

 

文若曦正出神,突然隔壁的阳台传来一阵不小的动静。

 

文若曦看过去,原来是一男一女半夜跑到阳台上找刺激了。

 

那女人的手扶着栏杆,弯着腰,嘴里叫的声大:“不会……有人吧……”

 

男人嘴里咬着一根烟,衣衫倒是整齐,不慌不忙地:“有人怕什么,不是你要刺激吗?还怕被人看?”

 

听着那声音,文若曦愣了一下,这公寓是开放式的阳台,两户阳台也不过隔了不到两米,如果不是天黑,文若曦还真能看的清清楚楚。

 

文若曦笑了,她这还是头一次见邻居呢,要不要打个招呼?

 

想拿手机来一张,忽然想起来,她的手机被一王八蛋给偷了,遗憾的摇摇头。

 

又点了一根儿烟,继续在那看,半夜睡不着,有人免费表演,不看白不看。

 

一根烟没抽完,那女人不经意看见了旁边阳台上有明灭的亮点,吓得她尖叫一声,立刻捂住脸,然后推开后面的男人,转身就跑,衣服掉在阳台上都没捡。

 

文若曦懒懒靠在栏杆上,无聊的打算回去。

 

结果那男人慢悠悠整理好衣服,兴致不错?”

 

清冷的夜色中他的声音沙哑,那音色竟也是出奇的好听,对被人围观了,也不觉得羞耻。

 

文若曦微愣一下,哟,这男的有意思,感情老早就知道她在,还真是……不要脸呀。

 

文若曦弹了一下烟头,“还好,没你高……”

 

“啧,就没别的了?”

 

文若曦点头:“嗯,腰不错。”

 

对面的男人显然被噎了一下,他懒懒抽着烟,道:“你把我今晚的女人吓走了。”

 

文若曦嗤笑:“你们把我今儿晚的困意吓走了。”

 

“既然都睡不着,玩一把?”

 

文若曦又吸一口烟,将烟头在阳台上按灭,道:“男人,我从来只玩一手的,对二手的没兴趣。”

 

文若曦抬抬手,回屋睡觉。

 

她拉开推拉门进去的时候听到隔壁男人骂了一声:“靠……”

 

文若曦心情突然就好了,有人欲求不满,估计今晚是睡不着了。

 

天一亮,才刚刚6点多,花姐就来了。

 

文若曦刚睡着没俩小时,打着哈欠,头发蓬乱去开门。

 

文若曦打开门闭着眼懒懒靠在门框:“花姐,怎么来这么早?”

 

结果听见花姐正跟非常亢奋的别人说话:“宫天王,您也住这儿?真是太巧了。”

 

文若曦迷迷糊糊睁开眼撇一下,哟,这身形,怎么像昨晚上那在阳台玩刺激的货。

 

那货也不回花姐的话,看着文若曦问:“花姐,这是你的人?”

 

花姐笑道:“是啊,还没出道呢,以后有机会,还得请你多关照。”

 

“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