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大全写给女友感动到哭,湿 短文300字左右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7 10:31:47 责编: 人气:

文若曦身上的睡衣,黑色的,不保守,也不算性感,但是那颜色,却趁着她肤如白雪,懒懒的靠在那,困极了,双眼半眯,红唇微张,长发蓬松,这本是邋遢的模样,却是说不出的性感撩人

 

他突然道:“正好,我新歌要拍。”

 

花姐本就是顺口那么一说,也没指望真能帮上什么忙,毕竟她想让文若曦走演艺的路子,又不往歌坛发展,哪怕这位宫天王是乐坛的神话级人物,她也没指望他真能帮什么。

 

却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好的事儿。

 

花姐感觉就好像走在路上,正饿的厉害,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刚好落在头上。

 

文若曦正迷糊,听见耳边有人说话。

 

“宫雪初。”

 

文若曦睁开蒙松的眼睛,正好对上那人的脸,哪怕隔着眼镜,文若曦感觉也能看见他的眸子,两人四目相对,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一句话--不是什么好鸟!

 

下一秒两人对视一笑,彼此心照不宣,昨晚上的事儿,呵呵……

 

文若曦看一眼人家已经伸出的手,慢慢伸出自己的手握上:“文若曦……”

 

眼前的男人带着宽大的墨镜,鸭舌帽,只能看见一个弧线漂亮的下巴,还有漂亮的唇,很潮的一个人。

 

他似乎是有意无意的用力握了一下文若曦的手,松开的时候,还故意摸了一把。

 

文若曦呵呵,妈的,这货想泡她。

 

男人,撩妹,其实也就那一套。

 

宫雪初道:“我会让我经纪人给你联系,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尽快拍。”

 

花姐高兴的点头:“好好,我们随时都有时间。”

 

宫雪初道:“再见,我还有事先走了。”

 

文若曦困意还浓着被花姐拽了进去,“太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这个宫天王人可真不错,我以前以为他这人高傲又狂妄,没想到,人还挺好的。”

 

文若曦打个哈欠:“可我怎么觉得,他想泡我。”

 

花姐戳了一下文若曦的头:“啧……就算是他想泡你,你也得给过滚过去拍了这个,他可是宫雪初宫雪初啊,你知不知道?”

 

文若曦打个激灵猛地站起来,睡意全消,惊呼一声:“啊……你说他是宫雪初?”

 

“清醒了?”

 

文若曦喃喃道:“是啊,清醒了,雪神啊……”

 

宫雪初是歌坛这十年来的神化,16岁出道,一曲爆红,而后十年,在唱片消亡的时代,在大批的歌手都在抱怨失业了,日子难混的时候,他依旧能每出一次专辑都能销售轻松破百万张,拥有大批粉丝的拥护。

 

每次演唱会,都能引得万人空巷。

 

百万张在今天是什么概念?

 

宫雪初这个名字几乎统治了现在歌坛的所有奖项。

 

当晚,文若曦收到了一份来自国的邮件。

 

看完邮件,文若曦勾起唇角,美艳的脸蛋,仿佛是淬了毒一般,阴测测散发着刻骨的恨。

 

文若曦拿起手机,拨通了邮件里的号码。

 

过了十几秒,电话通了。

 

文若曦:“杨玉姗是吗?”

 

手机里停顿了几秒,“是我,请问你是谁?”

 

文若曦:“你那失踪了八年的姐姐还没找到吧!”

文若曦听到啪的一声似乎是玻璃杯碎裂的声音,电话里的声音变了声调:“你是谁?”

 

文若曦缓缓抬起下巴:“我是能帮你的人,想知道你的姐姐的下落,现在就到中央广场……”

 

文若曦挂了电话,关掉电脑,换身宽松普通的黑色运动服,带上口罩,帽子,趁着夜色出了门。

 

晚上10点多的中央广场,很热闹。

 

文若曦看看花坛边坐着一个消瘦的背影,她看了一会,抬腿走过去。

 

文若曦坐在她背后。

 

她笑道:“不错,来的倒是准时,别转身,你若转身,我保证你什么都得不到。”

 

杨玉姗心里蓦然一惊,已经转了一半的身体又默默转回去,她道:“你是谁,你知道什么?我姐姐现在在哪儿?”

 

文若曦听到她话中的急迫,还有颤抖,她仰头看一眼天空,道:“不用找了,她死了。”

 

杨玉姗当场就崩溃了,“不……我不相信,我姐姐……一定还活着。”

 

“信不信由你,三年前,我用这个秘密,威胁文振民,免了一场无妄之灾。”

 

“我不相信,我……我……”

 

文若曦打断她:“八年前,你姐姐杨玉卿给文振民做秘书,被他看上,下药迷女干你姐,又拍下她果照威胁,你姐姐只能就范,后来怀孕被文振民的老婆徐婉芳知道了,闹上门连续踹了你姐姐肚子,当时你姐姐怀孕4个月,然后,当场流产,大出血,一尸两命,他们夫妻俩眼看死人了,合伙毁尸灭迹,然后伪造你姐姐离职出国。”

 

文若曦丢给杨玉姗一个信封。

 

杨玉姗打开,上面是几张泛黄的照片,其中一张是她姐姐大着肚子的照片,她的手抖的几乎拿不住,她捂着嘴,喉咙里发出哽咽的哭声。

 

文若曦眯起眼睛,当初她妈妈死的时候,她也是这样哭的。

 

可是一年年过去,她已经快忘记怎么哭了。

 

“哭有用吗?你姐能活吗?能报仇吗?”

 

杨玉姗擦去眼泪,咬牙道:“我想报仇,我要给为姐报仇。”

 

“那就拆散他的家庭,让他倾家荡产,身败名裂……杀人,偿命!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你为什么要帮我?

 

文若曦勾起红唇:”为什么不帮你呢?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杨玉姗握紧照片:”好,我跟你合作,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开始复仇。”

 

文若曦冷幽幽道:“你的漂亮就是武器,男人嘛,接近她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床上喽,让他对你死心塌地,让他心甘情愿为你去弄死他老婆,让他亲手为你奉上文家的资产,最后……”

 

文若曦唇角带着笑,眼睛里淬了着恨,缓缓道:“最后,杀-人-偿-命!”

 

杨玉姗内心在剧烈挣扎,她看着照片,看着那些证据,她想起当年他们姐妹俩相依为命,她姐姐大学辍学,就是为了供她读书。

 

杨玉姗咬牙下了决定:“我……我……我知道了。”

 

文若曦又扔给杨玉姗一个信封:“这是文振民的资料,好好背熟,勾引男人,需要技巧,自己看着教程好好学。”

 

“以后我要怎么联系你?”

 

“不要主动联系我,有需要,我会找你。”

 

“好……”

 

杨玉姗走了,文若曦坐在中央广场久久没动。

 

她觉得自己也真是够坏了,将杨玉姗一个干净的女孩儿拉到她复仇的疯狂之中。

 

可是,已经开始做了,她就不会后悔。

 

同情,这个东西,没必要出现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