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书写给女生感动,开车最猛的的文案长

来源:www.qipaozhi.com 气泡志情书网 时间:2021-09-17 10:54:36 责编: 人气:

我猛的一下从床上站起来,却不想整个人趴到了地上,今天实在是太累了,我的腿因为站的时间太长,都有些麻木了,我在情急之中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幸好孩子没事儿!

 

顾不上许多,我抓了外衣,往身上一披,就匆匆忙忙的下楼。

 

给妈妈打电话,那边一直都没有人接听,我心里面害怕的很,难道是爸爸的情况不好,妈妈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了。

 

越是这么想,我心里面就越难过,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来到路边,我匆匆忙忙拦了辆出租车就钻了进去。

 

我心里一直都在默念,爸爸妈妈,女儿不孝,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办法去看你们……

 

其实这一段时间,这种愧疚之情就像是小虫子一样一直啃噬着我的心,可是我没有办法呀,爸爸妈妈你们一定要原谅女儿啊。

 

车子把我载到了老宅子,我几乎是从车上冲了下来,家里还亮着灯,我的一颗心也就不那么害怕了,爸爸并没有被送到医院,说明情况没有我想象的那么严重。

 

但是我还是加快脚步往家里跑,可是当我刚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觉得我的身后传来了一股邪风。

 

我还没来得及转头,我就挨了一闷棍,或许是因为刚才我正准备转头呢,那一棍子打的有些歪了,从我的肩膀滑落到一旁。

 

我捂着自己的头,呼叫声还没有出口呢,就觉得眼前一黑。

 

一个麻袋套在我的头上,我什么也看不到了,此时一双胳膊从背后把我紧紧的给抱住了,使劲的往旁边拖。

 

“救命,救命!”我大声的呼喊起来,可是随即我就被那个禁锢我的人使劲的推进了一辆车里,咣当一声,车门被关上了。

 

有一双脚踩在了麻袋上面,我就躺在车子的地板上,还有一双手紧紧的按着我,无论我怎么挣扎,也挣脱不了他们。

 

车子缓缓的启动。

 

我大声的吼,“你们是什么人?想要钱的话,所有的钱都在我的包里!”

 

可是他们并没有翻我的包,看来并不是劫财。

 

我的心慢慢的往下沉,难道是林轩!

 

我想起来苏妮给我打的那个电话,难道这本来就是一个陷阱!

 

我咬牙问到:“林轩,是不是你?”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我!

 

难道他们……

 

我不敢往下想,车子迅速的开到一个地方,停车之后,他们把我从车上拖了下来,在下车之前,一只脏兮兮的手用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塞住了我的嘴,我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被跌跌撞撞的往前推搡着,我感觉自己进了电梯,突然就听到电梯了的声音说,“你好,九楼到了!”

 

九楼,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医院的九楼就是手术室!

 

把我带到医院,除了林轩还能是谁呀……

 

林轩,你这个畜生……

 

当我被带到一个房间的时候,麻袋终于从我的头上取了下来,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绝望,眼前站着两个医生,和那张冰冷的手术床!

“林轩,林轩你给我出来!”虽然知道此时我已经没有逃出去的可能,但是我还是扯着嗓子大声的喊。

 

我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手术室和整个走廊都没有什么人,唯一可以听到我声音的,或许就是护士站。

 

但是手术室离护士站却是最远的。

 

“救命,快点救命啊!”我开始拼命的挣扎。

 

那两个医生似乎已经完全被收买了,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呼救一般,直接把我推到了手术床那边。

 

手术床对我来说就像是刑场一般,我吓得浑身都是哆嗦,此时我已经怀孕六个月了,肚子已经显形了,我前一段时间就可以感受到胎动了,我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孩子就是我全部的希望,我可以为了他忘记一切所有的丑恶。

 

难道上天连这最后一丝希望也要给我扼杀了吗!

 

不,我绝不允许!

 

医生一个捂住我的嘴,一个把我扔到了手术床上。

 

“快点儿,速战速决!”

 

“知道!”

 

两个医生迅速的对话。

 

我被摔的七荤八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只胳膊就已经被绑好了,我挥舞着另一只胳膊,“你们简直是丧尽天良,你们这叫杀人,我是孩子的妈妈,我有权利留下我的孩子,你们要是强行给我做手术,一定会不得好死的!”

 

我知道林轩这个时候一定就守在手术室的外面,为了就是防止我逃跑,我对着手术室的门大声的吼道,“林轩,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你给我滚出来,我就算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的汗水和泪水在脸上交织,我此时真的很恨我自己,出门之前为什么不能好好的想一想,为什么要带着我的孩子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等我另一条胳膊也被死死地固定在手术台旁边的时候,我的泪水忍不住滑落,心也跌落在冰窖里,谁能来救救我?上天呀,看到我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苦的份上,你难道就不能留下我唯一的希望么!

 

冰凉的针刺进了我的肌肤,我已经感不到疼痛了……

 

两个医生都戴着大大的口罩和帽子,我只能看到他们的眼睛,他们看着我的眼神是那么的淡漠。

 

麻醉剂的药力非常的快,在我的身体里面融合,我的眼皮儿变得有些沉重,但是我就是不愿意闭上眼睛。

 

我心里的疼痛盖过了肉体上的疼痛,我的两条腿被强行的分开,然后就像胳膊一样被左右的固定起来,我的挣扎都是徒劳。

 

就这么四仰八叉的被他们固定在手术台上!

 

我的泪水在这个时候已经流干,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头顶的无影灯,他们是那么的冰冷……

 

当一条同样冰冷的医疗器械伸进我的身体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了一声惨烈的惊叫!

 

“不是已经打过麻醉剂了吗?”那个正在操作的医生问了旁边的同事。

 

“当然打过啦,谁知道他的劲头这么足啊,别管那么多,接着做!”

 

那条冰冷的器械开始在我的身体里面肆无忌惮的游走……